回到頂端
|||
熱門: 關中 唐嫣 陽明大學
}

在喜樂、固執與落寞之間:侯孝賢、林義雄和施明德的十字路口!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5.05.25 00:00
英雄不只出少年。從台灣九份的「悲情城市」,到大唐王朝民間的奇異俠女故事。侯孝賢顯然的「穿越」,為他今年68歲的導演生涯,帶來了燦爛的喜樂。另一方面,政壇上不服老的林義雄與施明德,還在白翁不敵民意新浪潮中,試圖堅守他們的執著和傲氣。

侯孝賢以電影《聶隱娘》的表現,昨天獲得坎城影展最佳導演殊榮;在台北,25年政治犯苦牢印記,自許台灣曼德拉的施明德,宣布角逐總統大位。林義雄則以第三勢力領航者自居,痛批民進黨立委選舉不禮讓,是「混帳」。

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與侯孝賢光彩的際遇相比,林、施兩人的落寞,是政治殘酷的必然?還是抉擇的迷失?了解他倆的人士明白,答案其實並不重要。

那就給予祝福吧。身為一位資深的政治記者;施主席的老友、林主席哈佛大學研究所同學,只能說,他們的時代畢竟生死交關。

1990年,施明德出獄。25年的牢獄生涯讓他增長不少智慧,卻也剝奪他與社會接觸的機會。缺乏社會經驗的他,當時決定退居幕後,以黨主席的身分參與民進黨的聖戰。直到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他這才默默離開。

然而,眼見民進黨如同自己所推翻的國民黨一樣,慢慢向財團靠攏,施明德說,終於下定決心以羅賓漢之姿要來扭轉台灣歪斜的政策,就像柯文哲的白色力量,要帶給人民藍綠之外的新選擇。

不過,比起柯文哲以素人身分說服民進黨禮讓,施明德更是要面對30萬公民連署門檻的挑戰。「這說起來也是可笑」,施明德接受我的電台節目「蔻蔻早餐」訪問時說,我們雖然挺香港佔中、支持真普選,但是「台灣的總統選舉門檻卻比香港高出太多」。「有時候我都搞不懂台灣的民主究竟還算不算得上民主了,還是這是另類的防磚條款?」

只是面對這樣的困難,施主席還是擺出了「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堅持。畢竟要是連30萬的連署都沒有,他拿什麼跟人家競選總統?網軍酸民們對他也是批評不斷,宛若千夫所指,但他「何必退縮」?

宋楚瑜一直是施明德結盟的熱門對象。他今天透露,2000年時,就有人提出了宋施配;「那是受政治迫害者對於獨裁掌權者的臣服」,施主席如此詮釋。他說,2016年,如果施宋配成真了,那才是民主政府與獨裁政權之間的和解。

如果當選,陳水扁會不會被特赦?施明德強調,關鍵還是在阿扁自己。陳水扁當初以台灣之子的身分攀上權位的最高峰,卻背叛了民眾的期待。台灣人恨的,不是他的貪瀆,而是他讓大家期待落空。如果他能像盧武鉉為自己背叛人民期望道歉,整個國家才有原諒他的可能。

當選之後,另一個議題則是同性婚姻。施明德解釋,實際上,在台灣簽訂聯合國兩公約的時候,便將公約內容視同國內法了。可是總統馬英九光出一張嘴,雖然在市長任內舉辦過同志遊行,卻沒有實質上出一份力。明明以總統之尊只要強硬執行公約內容,公平正義就可獲得實現,卻一點作為也沒有。

美麗島事件同為受刑人的林義雄,雖然與施明德自2000年來幾乎未曾謀面,但當施明德一說出來參選,林義雄便答應用選票支持,施明德已是珍惜。至於林義雄國會減半、選制改革主張,造成民進黨立委選戰不利的現實,和迭遭批判指責的「錯誤」,施明德咎責於陳水扁的政見,才是始作俑者。

昂揚自信,再怎麼說,再不喜歡他們,施明德選總統;林義雄震怒,都是台灣政治前進的過程。林義雄、施明德和侯孝賢,都是走過動盪大時代的人物,在喜樂與落寞之間,他們有自己的人生十字路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