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凱米颱風 拜登 幼兒園性侵

林保淳》罷免,請懸崖勒馬

聚傳媒/ 2024.06.24 14:00

林保淳》罷免,請懸崖勒馬

林保淳》罷免,請懸崖勒馬

照片取自中央選舉委員會

    【聚傳媒林保淳專欄】自解嚴之後,台灣實施民主制度已經將近40年了,也常以此自傲傲人,但是晚近以來卻越來越走回專制霸道的老路,民進黨掌權之後,行政、立法、司法大權一把抓,先是挾持雄厚的執政優勢,制定各種足以鞏固自我權力、壓制在野黨的法案、機關,為一黨專政作足了準備,而更利用「脫黨」的巧門,將原本應該絕對中立的監察機構,如監察院、選委會、NCC等,毫不避諱地安插自家的人馬,而各公民合營事業,更少不了綠友友的酬傭,台灣政壇、商企界,幾乎都是民進黨在唱獨腳戲,我們不禁懷疑,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理想的「民主」嗎?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民主」是以人民以一張一張的選票建立起來的,2024年民進黨立委選舉挫敗,淪為第二大黨,失去了國會的主導權,卻仍舊不肯承認事實,妄想維持一黨獨大的威權,不但於國會殿堂使盡各種杯葛、干擾的手段,攪亂議事的進行,甚至召集群眾,在立院外圍進行「青鳥行動」,企圖內外夾攻,以「偽民意」影響社會視聽,以遂成其獨霸的心願。

    這番立院的討論焦點,是有關「國會改革」的議題,而這正是當初民進黨在野時期極力呼籲、推動的主張,只不過時移勢異,就整個改轅換轍、自我否定,行政院針對這點提出的「覆議」,根本就是純粹的政治語言,與「民主」是背道而馳的。如果不出意外,民進黨的「覆議」應該是不會過關的,這點他們也早已心裡有數,因此,他們所展開的全台宣講,能夠說服的恐怕也就只是同溫層的綠營支持者而已,並無助於立法院的表決,顯然是別有所圖的。

    立法院是民進黨政治板塊的缺口,為了總攬政權,當然非處心積慮奪回立院席次不可。立委選舉才剛過完不久,民進黨已吃足了苦頭,沒有耐心再等三年多了,因此,除了「青鳥」群飛外,更積極在全台宣講,是有「一石兩鳥」的規劃的。一來,當然是想藉此營造氣氛,企圖於2026年的地方大選作鋪排;但更主要的就是想利用「罷免」的手段,一舉洗雪前恥,奪回立院的掌控權。

    台灣的選舉制度,是明訂有「罷免」的條款的,此舉自然無可厚非,但如果是因為選輸不甘心,或是由於不同的政治立場作祟,稍有不滿,就以「罷免」為手段,這樣的「民主」,恐怕將會引發不可承擔的後遺症,以致完全扭曲了民主「選賢與能」的真諦。

    「罷免」在台灣幾乎已淪為「政治鬥爭」的手段,尤其是自「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成功之後,食髓知味,民進黨猶如打了雞血一般,亢奮到完全失去了理性,罔顧民主精神,敵我意識強烈,動輒揚言「罷免」;而在立法院連番受挫於在野黨之後,更積極進行,目前紛傳有藍委10名、20名的口袋名單,甚出所謂「解散國會,全面改選」的口號。其實不止立委,就是連民眾黨的新竹市長高虹安、國民黨的基隆市長謝國樑的「罷免」連署,也都早已積極展開。民進黨可以說是全面向在野黨宣戰了。

    「罷免」雖是民主選舉中明訂的制度,但其實是個雙面刃,其原意本在罷免若干失德失能、不稱其位的政治人物,但如果操作過頭,不僅會流於意氣之爭、意識形態之爭,對方亦一定不肯示弱,你可以罷免我的人,我又何嘗不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同樣選擇若干標的性人物,也來個罷免?是以,國民黨也開始蘊釀了罷免動作,作為反制。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惡鬥,赤裸裸搬上了檯面,民主的良性競爭,反而成為惡性的拼搏,非得鬥個你死我活不可,這真的是我們一直炫誇的民主嗎?

    大家都知道,選舉是非常勞民傷財的事,縱觀歷次的罷免行動,有成有敗,其實誰都沒有必成的把握,但卻必須投注入全台人民的血汗納稅錢。自2016年罷免的門檻降低後,罷免就成為政黨惡鬥的利器,以現階段的政黨實力來說,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程序,顯然都是可以輕易完成的,問題是第三階段的成功與否,其實與被罷免對象的賢愚與否無關,而是取決於對此人的好惡,以及資金的投入。「選錢」已令人詬病,連罷免都還是不免於貲財上相較量,簡直就是將民主當生意場、當兒戲了。

    台灣的選舉頻率已經非常密集了,如果又進行罷免,隨後就必須重選,等於同一個席次,必須經由三次劇烈的攻防,才能告一段落,這不但虛耗了公帑,更容易激起仇恨與對立,無論成功與否,都將徹底撕裂台灣社會,其後遺症豈容小覷?

    但是,以目前兩黨的對立趨勢而言,民進黨是吃了秤陀鐵了心,非得進行罷免不可了,而國民黨當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同樣會以罷免作為反制。兩黨惡鬥,全台選民如同被操縱的傀儡,隨其風向而被擺弄著,未來的發展將會如何?真的就教人不敢臆測了。

    「罷免」當然是選民法定的權力,但必須慎之又慎,偶一為之,可以作為政治人物的惕厲,但如果用以洩憤、鬥爭,則將脫離正軌,成為一種巧門。選舉雖是必須各自使出渾身解數以求勝選,但堂堂正正,於選舉日作一對決,才是真的敢於面對民意的正當途徑。在此,奉勸藍綠兩黨懸崖勒馬,莫再為一己之私,扭曲了民主的真義。

 

作者曾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照片取自中央選舉委員會

    【聚傳媒林保淳專欄】自解嚴之後,台灣實施民主制度已經將近40年了,也常以此自傲傲人,但是晚近以來卻越來越走回專制霸道的老路,民進黨掌權之後,行政、立法、司法大權一把抓,先是挾持雄厚的執政優勢,制定各種足以鞏固自我權力、壓制在野黨的法案、機關,為一黨專政作足了準備,而更利用「脫黨」的巧門,將原本應該絕對中立的監察機構,如監察院、選委會、NCC等,毫不避諱地安插自家的人馬,而各公民合營事業,更少不了綠友友的酬傭,台灣政壇、商企界,幾乎都是民進黨在唱獨腳戲,我們不禁懷疑,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理想的「民主」嗎?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民主」是以人民以一張一張的選票建立起來的,2024年民進黨立委選舉挫敗,淪為第二大黨,失去了國會的主導權,卻仍舊不肯承認事實,妄想維持一黨獨大的威權,不但於國會殿堂使盡各種杯葛、干擾的手段,攪亂議事的進行,甚至召集群眾,在立院外圍進行「青鳥行動」,企圖內外夾攻,以「偽民意」影響社會視聽,以遂成其獨霸的心願。

    這番立院的討論焦點,是有關「國會改革」的議題,而這正是當初民進黨在野時期極力呼籲、推動的主張,只不過時移勢異,就整個改轅換轍、自我否定,行政院針對這點提出的「覆議」,根本就是純粹的政治語言,與「民主」是背道而馳的。如果不出意外,民進黨的「覆議」應該是不會過關的,這點他們也早已心裡有數,因此,他們所展開的全台宣講,能夠說服的恐怕也就只是同溫層的綠營支持者而已,並無助於立法院的表決,顯然是別有所圖的。

    立法院是民進黨政治板塊的缺口,為了總攬政權,當然非處心積慮奪回立院席次不可。立委選舉才剛過完不久,民進黨已吃足了苦頭,沒有耐心再等三年多了,因此,除了「青鳥」群飛外,更積極在全台宣講,是有「一石兩鳥」的規劃的。一來,當然是想藉此營造氣氛,企圖於2026年的地方大選作鋪排;但更主要的就是想利用「罷免」的手段,一舉洗雪前恥,奪回立院的掌控權。

    台灣的選舉制度,是明訂有「罷免」的條款的,此舉自然無可厚非,但如果是因為選輸不甘心,或是由於不同的政治立場作祟,稍有不滿,就以「罷免」為手段,這樣的「民主」,恐怕將會引發不可承擔的後遺症,以致完全扭曲了民主「選賢與能」的真諦。

    「罷免」在台灣幾乎已淪為「政治鬥爭」的手段,尤其是自「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成功之後,食髓知味,民進黨猶如打了雞血一般,亢奮到完全失去了理性,罔顧民主精神,敵我意識強烈,動輒揚言「罷免」;而在立法院連番受挫於在野黨之後,更積極進行,目前紛傳有藍委10名、20名的口袋名單,甚出所謂「解散國會,全面改選」的口號。其實不止立委,就是連民眾黨的新竹市長高虹安、國民黨的基隆市長謝國樑的「罷免」連署,也都早已積極展開。民進黨可以說是全面向在野黨宣戰了。

    「罷免」雖是民主選舉中明訂的制度,但其實是個雙面刃,其原意本在罷免若干失德失能、不稱其位的政治人物,但如果操作過頭,不僅會流於意氣之爭、意識形態之爭,對方亦一定不肯示弱,你可以罷免我的人,我又何嘗不能「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同樣選擇若干標的性人物,也來個罷免?是以,國民黨也開始蘊釀了罷免動作,作為反制。執政黨與在野黨的惡鬥,赤裸裸搬上了檯面,民主的良性競爭,反而成為惡性的拼搏,非得鬥個你死我活不可,這真的是我們一直炫誇的民主嗎?

    大家都知道,選舉是非常勞民傷財的事,縱觀歷次的罷免行動,有成有敗,其實誰都沒有必成的把握,但卻必須投注入全台人民的血汗納稅錢。自2016年罷免的門檻降低後,罷免就成為政黨惡鬥的利器,以現階段的政黨實力來說,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程序,顯然都是可以輕易完成的,問題是第三階段的成功與否,其實與被罷免對象的賢愚與否無關,而是取決於對此人的好惡,以及資金的投入。「選錢」已令人詬病,連罷免都還是不免於貲財上相較量,簡直就是將民主當生意場、當兒戲了。

    台灣的選舉頻率已經非常密集了,如果又進行罷免,隨後就必須重選,等於同一個席次,必須經由三次劇烈的攻防,才能告一段落,這不但虛耗了公帑,更容易激起仇恨與對立,無論成功與否,都將徹底撕裂台灣社會,其後遺症豈容小覷?

    但是,以目前兩黨的對立趨勢而言,民進黨是吃了秤陀鐵了心,非得進行罷免不可了,而國民黨當然也不可能坐以待斃,同樣會以罷免作為反制。兩黨惡鬥,全台選民如同被操縱的傀儡,隨其風向而被擺弄著,未來的發展將會如何?真的就教人不敢臆測了。

    「罷免」當然是選民法定的權力,但必須慎之又慎,偶一為之,可以作為政治人物的惕厲,但如果用以洩憤、鬥爭,則將脫離正軌,成為一種巧門。選舉雖是必須各自使出渾身解數以求勝選,但堂堂正正,於選舉日作一對決,才是真的敢於面對民意的正當途徑。在此,奉勸藍綠兩黨懸崖勒馬,莫再為一己之私,扭曲了民主的真義。

 

作者曾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學系教授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