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人性複雜/夏俊山

台灣好報/ 2024.06.23 09:36

夏俊山

《水滸傳》中,秦明是第一個被宋江逼上梁山的體制內的軍官。

杜甫詩曰:“雷霆空霹靂,雲雨竟虛無” “霹靂”指的是雷,“霹靂火”指雷火。 秦明綽號“霹靂火”說明秦明的性子急躁暴烈。

◆性格鮮明的猛士
秦明武功高強,性如烈火,是眼裡揉不得沙子的硬漢,108位頭領中唯一使用狼牙棒的戰將。得知上司花榮上了梁山,落草為寇,秦明怒火中燒,一心要將花榮抓捕歸案。

《水滸傳》第三十四回《鎮三山大鬧青州道霹靂火夜走瓦礫場》:“只聽見山上鑼聲震天響,飛下一彪人馬出來。秦明勒住馬,橫著狼牙棍,睜著眼看時,卻見眾小嘍羅族簇擁著小李廣花榮下山來。到得山坡前,一聲鑼響,列成陣勢。花榮在馬上拿著鐵槍,朝秦明聲個喏。秦明大喝道:‘花榮!你祖代是將門之子,朝廷命官,教你做個知寨,掌握一境地方。食祿于國,有何虧你處,卻去結連賊寇,背反朝廷?我今特來捉你。會事的下馬受縛,免得腥手汙腳。量你何足道哉!’”

儘管花榮曾是秦明的上司,一旦背叛了朝廷,秦明就怒火中燒,狼牙棒當頭劈下,要取花榮性命。此時的秦明義正辭嚴,是非分明,幫理不幫親,不愧為朝廷忠勇的“兵馬總管秦統制”。

《孫子兵法》曰:“胸有奔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將軍。”可惜秦明胸有奔雷,面亦如奔雷,如此性格,很容易暴露底牌。花榮看出秦明不念舊情,招招要命,知道繼續打下去,隨時有可能被秦明的狼牙棒送上西天。

死拼不行就改為智取,花榮虛晃一槍,轉身就跑,以秦明的性格,不用回頭看,一準在後面緊追。花榮偷偷拉弓搭箭,突然回轉身嗖地一聲,射落了秦明頭盔上的紅纓。秦明驚出一身冷汗,好險啊,不是花榮手下留情,自己就再也看不到日出,看不到家人,看不到慕容知府了。

花榮比秦明更有人情味,也更智慧。宋江、花榮針對秦明的火爆脾氣,制定了損招:用“麻雀戰”引誘秦明。秦明性急,帶領軍馬,尋路上山。“尋到午牌時分,只見西山邊鑼響,樹林叢中閃出一對紅旗軍來。秦明引了人馬趕將去時,鑼也不響,紅旗都不見了。”秦明看那路不能上去,正要離開,“東山邊鑼響,一隊紅旗軍出來。”秦明引人馬,飛也似奔過東山邊來看時,鑼也不鳴,紅旗也不見了。秦明恨得把牙齒都要咬碎了,山頂上卻響起鼓笛之聲,十餘個火把照見花榮陪著宋江在山頂上飲酒。秦明更加怒不可遏,叫駡到夜深。“三更時分。眾軍馬正躲得弩箭時,只叫得苦,上溜頭滾下水來,一行人馬卻都在溪裡,各自掙扎性命。扒得上岸的,盡被小嘍囉撓鉤搭住,活捉上山去了;扒不上岸的,盡淹死在溪裡。”秦明怒氣衝天,把馬一撥,搶上山來,結果掉進陷馬坑裡被活捉了。

秦明武藝不錯,但勇猛有餘,智謀不足,性格十分鮮明。

◆可以“軟取”的硬漢
秦明祖籍山后開州(今遼寧省鳳城市),本是青州指揮司統“馬軍五虎將”之一,梁山泊排座次時,呼延灼位列第八,秦明的戰鬥力即使不能勝過呼延灼,起碼也是持平。

秦明不怕生死搏殺,血灑疆場,無疑是一位硬漢。他被活捉後,解在廳前,雖然沒喊”二十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仍然不失硬漢形象。

花榮見了秦明,“連忙跳離交椅,接下廳來,親自解了繩索,扶上廳來,納頭拜在地下。”接著,宋江也亮明身份,自稱“小人”。受此禮遇,秦明反而坐不住了,“連忙下拜道:’聞名久矣!不想今日得會義士!’宋江慌忙答禮不迭。秦明見宋江腿腳不便,問道:‘兄長如何貴足不便?’” 吃軟不吃硬也就罷了,秦明這一轉變簡直是光速,快得令人難以置信:鬆綁之前,還是不共戴天的仇敵;鬆綁之後,不但下拜,還誇宋江“義士”,關心宋江,稱宋江“兄長”,這樣的人簡直就是一條變色龍,哪有什麼信仰和節操。

宋江講了被知寨拷打的經歷,燕順又來相勸。秦明“再上廳來坐了飲酒。那五位好漢,輪番把盞,陪話勸酒。”秦明開懷吃得醉了,扶入帳房睡了。“一覺直睡到次日辰牌方醒。”(第三十三回)

宋江不跟秦明玩硬的,秦明就完全放鬆了警惕,他根本不會想到,這些人熱情挽留他在山上好吃好喝,背後其實隱藏了一個大陰謀。秦明的智商大概跟李逵差不多,屬於“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工具人”。

在秦明進入夢鄉之際,宋江抓住機會,派王英等人打著秦明的旗號,戴上秦明的頭盔,連夜下山,燒殺劫掠。直到第二天,秦明還蒙在鼓裡。當他很坦然地單騎回青州時,眼前的景象讓他震驚:“到得城外看時,原來舊有數百人家,卻都被火燒做白地,一片瓦礫場上,橫七豎八,殺死的男子婦人,不計其數。”更讓秦明難以接受的是:軍士把他妻子的頭被挑在槍上,讓他看。“秦明是個性急的人,看了渾家首級,氣破胸脯,分說不得。只叫得苦屈!”(第三十四回)。秦明無家可歸,有國難報,無奈之下,只好重回清風山入夥。

哲人說,世上有兩樣東西不要直視,一是太陽,二是人心,前者傷眼,後者傷心。為了把秦明拉下水,宋江用計如此歹毒,秦明對宋江應該切齒痛恨,不報此仇,誓不為人!然而,事實又是怎樣的呢?當宋江卻解釋說:不絕你後路,你又如何上得山?隨即,宋江把花榮的妹妹許配給了秦明。

秦明有了新的嬌妻,很快就順從了。這是什麼人品?表面上看,秦明是可以“軟取”的硬漢,宋江等人使出“軟招”,他就招架不住,其實,往深處說,秦明就是一個不講親情、沒有人性,不講操守,只要自己快活,就可以認賊作父的“精緻利己主義者”。

◆精緻利己的戰將
宋江和花茉坑死了秦明的老婆,換上朱仝之類的好漢,當下就會操起傢伙,以死相拼。李逵殺了小衙內,那可不是朱仝的孩子,朱仝見到李逵,還忍不住要出手,以命相搏。不是那麼好漢勸阻,宋江又安排李逵避開朱仝一段時日,說不定就會出人命。再看秦明的表現,得知真相後,“秦明見說了,怒氣於心。欲待要和宋江等廝並,卻又自肚裡尋思。一則是上界星辰契合;二乃被他們軟困,以禮待之;三則又怕鬥他們不過,因此只得納了這口氣。便說道:“你們弟兄雖是好意要留秦明,只是害得我忒毒些個,斷送了我妻小一家人!”

秦明小算盤打得像冰雹砸在大棚上,劈劈啪啪地響。他既礙于宋江等人“以禮待之”,又擔心“鬥他們不過”,在個人的得失面前,秦明在戰場上的勇猛和狠勁,早已化為烏有。老婆算什麼?劉備就說過“妻子如衣服”,衣服是可以換的。原來的老婆沒了,可以重新娶一個更年輕更漂亮的。精緻利己主義者大概都是這種思維。因此,當宋江告訴秦明:“雖然沒了嫂嫂夫人,宋江恰知得花知寨有一妹,甚是賢慧。宋江情願主婚,陪備財禮,與總管為室,若何?”秦明的怨氣很快煙消雲散,不但接受了宋江的安排,還從此落草梁山,為昔日的仇敵效力。

為了立功受賞,秦明上山后多次上陣廝殺,不愧是一名武藝不錯的戰將。

在攻打曾頭市的戰鬥中,“宋江陣上秦明要奪頭功,飛奔坐下馬來迎。二騎相交,軍器並舉。約鬥二十余合,秦明力怯,望本陣便走,史文恭奮勇趕來,神槍到處,秦明後腿股上早著,倒下馬來”急於立功受賞,卻碰上了硬茬,這不是秦明武藝不行,而是史文恭確實厲害,在盧俊義上山之前,梁山上根本就沒有史文恭的對手。

在“三打祝家莊”的戰鬥中,“欒廷玉賣個破綻,落荒即走。秦明舞棍徑趕將去,欒廷玉便望荒草之中跑馬入去。秦明不知是計,也追入去。原來祝家莊那等去處,都有人埋伏。見秦明馬到,搜起絆馬索來,連人和馬都絆翻了,發聲喊,捉住了秦明。”這次也不是秦明武藝不行,而是他的智商不行,中了計。

秦明陣亡是在“征方臘”的過程中,秦明和方傑大戰了三十餘回合不分勝負,最後“卻不提防杜微那廝在馬後見方傑戰秦明不下,從馬後閃將出來,望起飛刀,望秦明臉上早飛將來。秦明急躲飛刀時,卻被方傑一方天戟聳下馬去,死於非命。可憐霹靂火,也作亡人”。秦明仍然不是武藝不行,打不過方傑,而是死在方傑與杜微步戰、馬戰的配合下。

秦明作戰為何如此賣力?大概是源於招安的願景。秦明本是大宋體制內的小官,朝中無人莫做官。官場沒有後臺,他的晉升之路很有限。被坑之後,青州知府殺了他的家人,斷送了他回朝廷的路,宋江卻給了再次做官的機會,只要招安成功,重新為朝廷效力,做官升官仍然有機會!所以,權衡利弊之後,秦明歸順梁山,勇敢作戰,立功之後,仍然可以東山再起。

秦明這團“霹靂火”容易讓人想到:人心難測,人性複雜。很多時候,人性是經不住考驗的。有勇無謀、不辨是非、有好處立馬翻臉,圖利己犧牲他人,這樣的人物自古就有。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