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從抽籤詩發現秘密?!成大陳益源教授: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

勁報/ 2024.06.18 00:36
新聞圖片

【勁報記者于郁金/金門報導】國立成功大學特聘教授陳益源113年4月29日在《金門日報-浯江夜話》專欄,撰寫《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乙文,透露了金門傀儡戲大師蔡遠進又有另一個秘密;這也是接續前(111)年11月29日在《金門日報-浯江夜話》專欄,撰寫〈蔡遠進的那雙手 記《閻君膽》乙文,再透露了蔡遠進傀儡大師秘密! 

 

現任國立成功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陳益源,長期研究田野調查工作,及致力推動臺灣文學作家作品的外文譯本;特別的是,他推動大學與社區的在地連結,及民間信仰、閩南文化與金門學的跨國跨領域合作;不僅長期研究民俗學,近十年來,亦積極投入閩南文化研究,多次成功舉辦大型閩南文化國際學術會議..等等;讓臺灣文學在國際立足發光發熱最,去年更榮獲彰化縣文化局第24屆磺溪文學獎「特別貢獻獎」。

續前(111)年11月29日成大陳益源特聘教授撰寫〈蔡遠進的那雙手記《閻君膽》在金門日報浯江夜話乙文刊登,引起地區共鳴;113年4月月29日國立成功大學特聘教授陳益源撰寫《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再度於金門日報浯江夜話乙文刊登,經其同意授權,分享全文如下:

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作者:陳益源)

我小時候,每當慵懶被動,家母常以泉州腔閩南語譴責我:「親像ka-lé同款!」一開始我聽不太懂,還以為她笑我像剪刀(鉸攆,ka-liá)一樣,手動一下,才剪一下,因為母親善於裁縫,以剪刀為喻,似乎理所當然。   

 

很久以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家母口中的「ka-lé」是指線控木偶:傀儡尪仔。我想我的遲鈍未必天生,應該是與日常生活裡已極少有機會接觸傀儡戲有關。   

 

直到在金門認識金門傀儡戲劇團蔡甲庚、蔡遠進父子之後,我才與懸絲傀儡有了近距離的接觸,並且親眼目睹藝師巧手操縱下的傀儡戲偶,其實可以做出許多高難度的動作。   

 

蔡遠進團長師承泉州提線木偶大師林文榮,林文榮神乎其技的《鍾馗醉酒》,捧缸、甩杯,蔡遠進學得很到位,而他又據以研創出獨具金門特色的《風獅爺獻瑞》,拔劍、舞劍、收劍,同樣令人歎為觀止。   

 

有一天,我看了蔡遠進演出《小沙彌下山》詼諧逗趣的劇情與動作,請問他傀儡還能做什麼?他很豪氣地說:「原則上,人能做的,傀儡都會」!   

 

就衝著他這句話,我2021年主辦「籤詩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時,便邀請金門傀儡戲劇團為研討會進行開幕表演,我的要求是讓傀儡抽籤詩。   

 

這事並未難倒蔡團長,2021年11月7日,只見他手持名為「祝幸福」的老者傀儡登場,口唸「大街小巷鬧彩彩,五顏六色是花海,家家戶戶笑哈哈,歡頭喜面樂洋洋」四句吉祥話,為籤詩文化研討會進行了傀儡當場抽籤詩的生動演出,博得滿堂彩。   

又有一天,我聽說蔡遠進應邀要為葉鈞培老師作品展進行開幕表演,由於葉老師編著過一本有名的《金門拭餅文化》,金門拭餅就是我們常說的薄餅、潤餅或春捲,金門地方傳說金門春捲乃是明朝名宦蔡復一(1576-1625)夫人李氏所發明;我突發奇想,建議蔡團長不妨讓他的傀儡來演這齣。   

 

2024年4月2日,清明節前兩天,金門睿友文學館「葉鈞培走讀金門作品展」隆重開幕,現場觀眾果然大開眼界,因為大家萬萬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   

 

在「一目觀天象,一腳跳龍門,龜蓋朝天子,麻面滿天星」四句形容蔡復一傳奇形象的旁白聲中,只見右眼微眇的蔡復一木偶步上戲臺,端坐案前振筆直書。一旁賢慧的蔡夫人,看老爺為奸臣所陷,為求在時限內寫完大量文書而忙到沒法吃飯,於是製作拭餅皮,把食物切碎做餡,捲成圓柱狀,親餵蔡復一進食,使丈夫免於饑餓,且好消化。   

 

戲臺上,蔡復一咬了一口拭餅,問:「嗯,真讚、真讚,吃了有飽,又能補充體力,真是不錯。這道菜是什麼?」蔡夫人回答:「這道菜叫做拭餅,是用春捲皮、紅蘿蔔、豆乾、豌豆、香菇、芹菜、蒜苗、韭菜、五花肉等食材做成的」。說完,轉身又拿起一個包好的春捲,走向臺下,遞給在場的金門縣文化局呂坤和局長品嚐。   

 

受限於開幕表演時間短暫,金門傀儡戲劇團「蔡復一夫人李氏發明食拭餅」劇情力求簡單明瞭,不過這次的演出無論是蔡復一右眼微眇的木偶造型,或者夫人李氏包春捲的靈活動作,都可以看出蔡團長的用心與巧思。   

 

我邊看邊想,既然金門傀儡會抽籤詩,也會包春捲,那麼以後可不可以請蔡遠進表演一下金門傀儡(ka-lé)拿鉸攆(ka-liá)剪布做衣服的裁縫動作呢?這個想法,我還沒有跟蔡團長說。

= = = 結束分隔線 = = =

成大陳益源特聘教授在《金門日報-浯江夜談》專欄中,特別2次撰寫同一人;可見兩人私交甚篤,也看「出」成大陳益源特聘教授對蔡遠進傀儡大師「特別」的「崇拜」,舉例來說在撰寫〈蔡遠進的那雙手 記《閻君膽》乙文,有以下這麼一段話,埋下伏筆,撰寫《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乙文:

1、〔我個人尤其偏愛看蔡遠進的那雙巧手,他居然可以那麼靈活地操縱16條到20幾條的懸絲,讓司馬貌順利提起裝著「閻君膽」的酒壺、倒酒、一仰而盡,又能輕易執起名為「一笑半哭」的毛筆、寫詩、觸額點判。同時,他還能成功地讓「浯洲鎮風獅」猛然拔出揹在身後的寶劍,舞動自如,之後又迅速地將那把寶劍插回劍鞘之內。〕..

2、〔實在很難想像蔡遠進到底是下了多少功夫,才能夠讓他手上的每尊懸絲傀儡所做出的一連串動作,總是那麼細膩、流暢,栩栩如生,人偶合一的程度直教人歎為觀止。〕...

3、專欄中還有這麼一段[我現在想仿效吳晟〈手〉那首詩,這樣說:「蔡遠進的雙手,一攤開/便展現一尊一尊最生動的傀儡/那是說不完的人生/那是道不盡的故事」〕。

 

特別的是,陳教授這篇撰寫《沒想到金門傀儡也會包春捲》乙文,還特地寫上:

1、[2021年主辦「籤詩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時,便邀請金門傀儡戲劇團為研討會進行開幕表演,我的要求是讓傀儡抽籤詩〕..看來陳益源教授還可能爆料傀儡大師蔡遠進秘密。

2、文中期待文提及[我邊看邊想,既然金門傀儡會抽籤詩,也會包春捲,那麼以後可不可以請蔡遠進表演一下金門傀儡(ka-lé)拿鉸攆(ka-liá)剪布做衣服的裁縫動作呢〕?粉絲們可要拭目以待。   

(于郁金攝)

出生彰化縣福興鄉番婆村,現任國立成功大學中文系特聘教授陳益源,為臺灣民間文學、民俗學、越南漢文學研究專家、國際知名學者;另現擔任臺灣中文學會會長、國際亞細亞民俗學會副會長、《台灣文學研究學報》(THCI 第一級刊物)主編、《金門日報•浯江夜話》散文專欄主筆、教育部漢學研究中心指導委員、高教評鑑中心人文學門認可審議委員、科技部人文司複審委員,又長期擔任考選院典試委員、大考中心協同主持人,以及馬來西亞新紀元大學、拉曼大學海外評委…等職,曾獲越南社會科學院授予「越南社會文化貢獻勳章」等各種獎勵及榮譽事項,著作等身(已於臺灣、中國大陸、香港、越南、馬來西亞等地出版學術專著30幾部,主編專書60餘種,期刊論文近200篇),學術地位崇高,為人謙沖有禮,備受學界景仰。

 

民國82年起,陳益源教授先後任教於中國文化大學、國立中正大學、國立成功大學,也曾於國立清華大學、世新大學、真理大學、國立中興大學、國立彰化師範大學兼課,主要講授「臺灣民間文學」相關課程,指導過許多研究生撰寫與彰化文學有關學位論文;近20年來主辦過20多項大型國際學術研討會,結集出版會後論文集皆頗受好評;關於臺灣民間文學(特別是彰化民間文學)田野調查採錄,及臺灣作家作品(包括彰化文學經典)外文翻譯推廣,則是長期努力奮鬥目標。

 

今年3月底國立成功大學公布特聘教授名單,陳益源第四度連任成功大學特聘教授(一任3年),這也是成大文學院首位4度連任者。(由成大陳益源教授提供照片)

新聞圖片新聞圖片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