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凱米颱風 拜登 幼兒園性侵

演紅《懷玉公主》卻被冠上「難搞」罪名!鄭家榆:後來我學會「轉念」

優活健康資訊網/Uho編輯部 2024.06.16 10:00


台灣女演員鄭家榆曾演出《懷玉公主》、《第8號當舖》、《加油!曉惠》、《銘謝惠顧》、《最美的雲彩》等電視劇,2000年因出演《懷玉公主》在華人市場家喻戶曉。她也於《開始愛》一書中,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走過生命的幽谷,自省、沉澱,學會與自己相處。以下為原書摘文:


改變我的劇中角色

在進演藝圈之前,所有的老闆都器重我,同事都喜歡我。進了演藝圈後,我是出了名的敬業演員,曾幾何時,拍了《懷玉公主》後我就被冠上了一個「難搞」的罪名。懷玉,是讓我想忘也忘不了的名字。

直到現在去星巴克買咖啡,偶爾還是會看到杯子上寫著「公主早安」4個字,我心裡的第一個反應是,天啊!在星巴克工作的妹妹才幾歲?《懷玉公主》播出到現在已有21個年頭,那她又是幾歲看的啊?然後很自然地又聯想到了2件有趣的事。




當時戲劇在熱播的時候,我問一個朋友:「喂,你有沒有在看懷玉啊?很紅耶!」
朋友:「我哪有時間看啊!不過我女兒有看!」
我:「你女兒才3歲,是在看什麼?」

朋友:「不知道啊,有一天我回家後,菲傭告訴我她不肯吃飯,我問為什麼?菲傭回答,因為懷玉被關進監牢了!妳有被關進監牢嗎?」天啊!前幾天的劇情真的是這樣耶!

還有一次,颱風天,我匆匆忙忙地進了超市買點東西,忽然聽到有人在喊「懷玉公主在菜」。我尋找著聲音的來源,竟然看到一個差不多4歲的小女孩,坐在超市的推車籃裡,跟她的媽媽指著我說,「懷玉公主在買菜耶!」

以前還線上的時候,我出門從不會把自己打扮得像個「偵探」,並不是我要別人認出我,而是我打從心裡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明星。反而是當有人要找我簽名的時候,我才會想起,哦,我是公眾人物。對我來說,它就是一份工作,一份比我之前做的都再高收入的工作。

在拍《懷玉公主》之前,甚至在進演藝圈之前,所有的老闆都器重我,同事都喜歡我,在進了演藝圈後,我是出了名的敬業演員,連電視台的長官都對我當時的經紀人夏玉順先生說:「你們公司要是每一個藝人都像鄭家榆那麼準時就好了。」



被冠上「難搞」的罪名

曾幾何時,拍了《懷玉公主》後我就被冠上了一個「難搞」的罪名!我的工作態度一直沒變,從小家裡教我的,就是做人要有責任感,天底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一定要努力,準時很重要。也許是受到在美國工作過的影響,我向來都是一是一,二是二,加上我們全家都臉皮薄,不懂得變通,也不懂得人情,但我知道做人要厚道,我一直的工作態度就是這樣,我一直是原來的那個鄭家榆。

可是拍完《懷玉公主》,進的每一個劇組,我都會聽到「難搞」這兩個字。每當我回想起來以前在拍《懷玉公主》或是之後每一部戲的點點滴滴,我就會想,要不是我的心臟夠強大,要不是我有一種越挫越勇的精神,我可能已經走上絕路⋯⋯

《懷玉公主》是唯一一部我沒有辦法全部看完的作品。原因是它真的是太長了,另一個原因是我「覺得」我無法觸碰這部戲,其實我也不確定自己看了會怎麼樣?可是就是「覺得」我看了會難受,就在幾年前,我經過華視附近,我的心都還是會痛,身體會冒冷汗。

但這也許就是人生的功課,現在網路發達,搜尋「鄭家榆」3個字,10篇新聞有9篇會提到「懷玉公主」,復出後跟年輕人拍戲,每一部戲總會遇到有人告訴我「 我好喜歡妳演的懷玉」。

《懷玉公主》是我拍的第一部宮廷戲,當時很多的台詞我是需要查字典的,記得有一個鏡頭是,「阿瑪」坐在面對我的左邊,「額娘」坐在面對我的右邊,攝影機擺在他們的後面,鏡頭面向我,要拍我一路跑進來,跪在他們的面前叫阿瑪、額娘。

那個鏡頭我大概跑進來跪了10次以上,因為我叫「阿瑪」的時候,視線看的是「額娘」,因為有一個瑪(媽)字,然後再轉看額娘時,意識到自己叫錯了,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跑、一次又一次地跪⋯⋯十幾年前中山醫院骨科醫師吳濬哲就建議我動膝蓋的手術,但我一直沒有勇氣,反而選擇跟我的疼痛「和平共處」。

終於去年在膝蓋痛得無法忍受的情況下,去長庚醫院照了MRI,檢查結果是「半月軟骨碎裂」,醫師問我是不是很常跪著?出了馬偕醫院,走在中山北路的街道上,走著走著,又讓我想起了懷玉公主這部戲。 



不斷學習著要如何放下

在提筆之前,我總以為我不後悔任何人生中所做過的決定,或是遺憾任何在我身上發生過的事情,我曾經上過身心靈課,我練習打坐冥想,我每天運動,我甚至現在在讀《聖經》。

我不斷學習著要如何「釋放」和「放下」,但在提筆之後,我意識到這些都是很冠冕堂皇的話。我只知道在一開始寫完關於童年的回憶後,我是好幾天像死去般臥在沙發上全身痠痛,動不動就想哭,全身無力,眼前一片黑漆抹烏的⋯⋯所以,是因為我沒有放下兒時的遭遇嗎?

還是正在「釋放」負能量呢?人說「寫作關於過往是療癒現在」,請問,要怎麼療癒?我「拎」起了這樣東西,但卻不知如何放下。我只看到我哭得多出了更深的眼袋、氣色變差、臉變醜了,我更難過而已⋯⋯

可是當我想到,就在上個月,我戴著口罩,星巴克的年輕店員居然還可以認出我來,看到咖啡杯上面寫著「公主早安」的時候,雖然鼻子還是有點酸酸的,但我的心卻是暖暖的,有一種曾經受過的委屈都可以煙消雲散。 

與其說是「放下」,倒不如說是我學會了「轉念」,我「接受」猛跪次數超過百次,有時還不給我護膝的拍戲現場,我「接受」在我身上發生的一切事情,造就了今天不斷想要學習和改變自己的我。因為《懷玉公主》,的確讓我在之後的演藝生涯中加了很多的分數,更讓我的人生有了一部代表作。

(本文摘自/開始愛:走得跌跌撞撞、受過傷的路上,花都開了/尖端出版)


歡迎加入《優活健康網》line好友,更多醫療新知搶先看!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