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左化鵬》布拉格的「黃金小巷」

聚傳媒/ 2024.06.16 14:00

左化鵬》布拉格的「黃金小巷」

左化鵬》布拉格的「黃金小巷」

照片為作者提供

    【聚傳媒左化鵬專欄】這裡是布拉格城堡區的一條小巷,原先巷弄甚窄,僅容一人通行,故被稱為捷克的摸乳巷,但因住著一位捷克的國寶哲學家卡夫卡,他的名氣太大,享譽全球,前來參觀他故居的遊客甚多,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因此這條巷弄被拓寬,成為今天的黃金小巷。

    我站在黃金巷門牌號碼「22號」的卡夫卡故居前,拍照留念。我和他結緣於五十多年前,當時,我剛考上大學,校園裡正吹起一陣存在主義風。許多大學生,你也卡夫卡,他也卡夫卡,好像卡夫卡成了時髦的代名詞,我當然不落人後,也卡夫卡一番,裝作自己很有學問。

    後來,我選修了葛神父的存在主義這門課,對存在主義的先驅卡夫卡,有了進一步了解,知道他是猶太人,母親出身書香門第,父親是個屠戶,他有一個不快樂的童年,父親性格乖戾,他動輒被父親暴打,因此他說:在父親的面前,自己只是個奴隸,卡夫卡的著作中常折射出自己家庭的關係,他常說:「生活上要求的東西,我一樣都沒有,有的只是人類普遍存在的弱點」。他又說:「生命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他會停止」。

    卡夫卡,我這幾天會夜宿布拉格,歡迎你來夢中相會。如果可能,我會再邀比你大兩百多歲的老友笛卡爾同來夢𥚃,三人大被同眠,聽他談理性主義,甚麼「我思故我在」,聽你說存在主義,甚麼「變形記」,我也告訴你們從未聽過的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照片為作者提供

    【聚傳媒左化鵬專欄】這裡是布拉格城堡區的一條小巷,原先巷弄甚窄,僅容一人通行,故被稱為捷克的摸乳巷,但因住著一位捷克的國寶哲學家卡夫卡,他的名氣太大,享譽全球,前來參觀他故居的遊客甚多,人來人往,川流不息,因此這條巷弄被拓寬,成為今天的黃金小巷。

    我站在黃金巷門牌號碼「22號」的卡夫卡故居前,拍照留念。我和他結緣於五十多年前,當時,我剛考上大學,校園裡正吹起一陣存在主義風。許多大學生,你也卡夫卡,他也卡夫卡,好像卡夫卡成了時髦的代名詞,我當然不落人後,也卡夫卡一番,裝作自己很有學問。

    後來,我選修了葛神父的存在主義這門課,對存在主義的先驅卡夫卡,有了進一步了解,知道他是猶太人,母親出身書香門第,父親是個屠戶,他有一個不快樂的童年,父親性格乖戾,他動輒被父親暴打,因此他說:在父親的面前,自己只是個奴隸,卡夫卡的著作中常折射出自己家庭的關係,他常說:「生活上要求的東西,我一樣都沒有,有的只是人類普遍存在的弱點」。他又說:「生命之所以有意義,是因為他會停止」。

    卡夫卡,我這幾天會夜宿布拉格,歡迎你來夢中相會。如果可能,我會再邀比你大兩百多歲的老友笛卡爾同來夢𥚃,三人大被同眠,聽他談理性主義,甚麼「我思故我在」,聽你說存在主義,甚麼「變形記」,我也告訴你們從未聽過的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專欄文章,不代表J-Media 聚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