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要麼瘦 要麼死?減肥過度的女孩可能已經生病了

愛傳媒/ 2024.06.07 18:26

要麼瘦 要麼死?減肥過度的女孩可能已經生病了

要麼瘦 要麼死?減肥過度的女孩可能已經生病了

一進入夏天,就不斷地聽到「快肥死了!我要減肥」「不能再吃了!我太胖了」「連呼吸都會胖!」⋯⋯。社群媒體上便出現越來越多曬身材、曬食譜、推薦減肥產品的內容。評論區裡,「一定要瘦到50公斤以下!」「這個月暴瘦10公斤!」

「168」、過午不食、只吃蘋果、斷碳、生酮飲食......改造飲食的減肥法更是層出不窮。在嚴格的減肥計畫裡生活愈發扭曲變形。

新聞圖片

但也有一群人,她們在試圖重建自己與食物的關係。她們是進食障礙患者。

進食障礙(Eating Disorder,簡稱ED)是一種精神疾病,是神經性厭食、神經性貪食、暴食障礙等一系列疾病的總稱。在精神類疾病中,神經性厭食症是致死率最高的一種。

據騰訊網「視覺志」報導,甜兒(化名)經歷過進食障礙的女孩,她解析那場惡夢。她想起小時候爸爸出軌、父母離異,媽媽患了間歇性失憶症,自己差點住進孤兒院......食物,成了她慰藉自己的方式。12歲時,甜兒的體重已經到了140斤,周圍有人用「死豬」來稱呼她,無端的惡意連綿不絕。

高中時期,她能感覺到身邊人鄙夷的眼神,去到餐廳,服務員上下打量的眼光裡都好像在說:「你都這麼胖了,你少吃點吧」。體重99公斤以後,就沒敢再上秤。

新聞圖片

上大學時,甜兒從北京去了廈門,這裡的女孩普遍更苗條,甜兒越發對身材自卑起來。她投了6個社團,到了面試環節,所有社團都用同一個理由拒絕了她:「你的身材這方面不太行」種種挫敗累積,讓她下定決心開始減肥。

「要麼瘦,要麼死。」甜兒減肥最嚴重的時候,十個小的聖女果,就是一天的飯量。

她從最初的100公斤,一路瘦到50公斤出頭,減掉了半個自己。但甜兒發現,自己的身體好像有點失控了。那個時候身體已經有不好的反應,體重飛速下降,頭髮也一直在掉。當時還很厭世,覺得人生特別無趣。

這樣減肥兩年後,甜兒的月經消失,還出現各種營養不良的症狀。她的最低體重只有29公斤,血壓40,心跳39。最終,她被送到了北大六院的病房。

「好好吃飯」,對我們來說習以為常的四個字,對於患者來說,就像是正確的廢話。讓ED患者重新學習吃飯,就像讓坐輪椅的人重新走路一樣,是一場生活的復健。

甜兒一開始還抵觸進食,並非真的不想吃,而是對肥胖的恐懼仿佛刻在骨子裡。食物吃下去,心裡全是負罪感。最後甜兒在醫院強制性的規律進食中,體重一點點漲回來,38公斤的時候,她出院開始居家治療。現在的甜兒已經恢復了正常生活。

新聞圖片   

暴食、厭食、催吐……進食障礙患者「好好吃飯」有多難?除此之外,更顯著的因素,則是社會普遍的審美風氣。瘦才等於美,只有瘦才算作高級。而胖,是醜的,是罪惡的。

不少女孩在十幾歲就有過節食經驗,新一代美的象徵從超模變成偶像,不變的是依舊苛刻的身材標準。

關於過度減肥的道德邊界正在模糊。演員用來要求自己的減肥法在網上瘋轉,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有大把人願意嘗試。很多人都忘了,神經性厭食症的致死率是精神疾病裡最高的一種,這場以身材和食物為素材的表演,是用生命做賭注的。

與其被一個刻板的身體意象所綁架,不如讓身體成為我們走向世界的工具。如何處理我們與身體的關係,是每個人終生的課題。不過,起碼我們可以從現在開始,學習尊重自己的身體,遠比美有意義。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