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天下不平/ICC發出逮捕令 難撼動美國挺以色列(蔡鎤銘)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4.05.29 10:07
圖/獨家報導編輯部製圖

獨家報導 蔡鎤銘/評論

ICC檢察官震撼要求逮捕以色列領導人

國際刑事法院(ICC)檢察官卡林汗(Karim Khan)最近要求對以色列和哈瑪斯高層領導人發出逮捕令,涉及的以色列領導人包括總理尼坦雅胡和國防部長約阿夫·加蘭特(Yoav Gallant),以及哈瑪斯的伊斯梅爾·哈尼亞(Ismail Haniyeh)、葉海亞·辛瓦爾(Yahya Sinwar)和穆罕默德·德伊夫(Mohammed Deif)。這一行動旨在調查迦薩衝突中可能的戰爭罪行和人道主義罪行。

卡林汗的請求引發了廣泛的國際爭議,因為ICC將兩者的行為在法律上視為同類,儘管兩者的動機和行為有著顯著的區別。許多人對ICC將以色列領導人與哈瑪斯領導人相提並論表示強烈不滿,認為這是對以色列國家主權的挑戰,並可能加劇以色列內部政治緊張局勢,強化極端立場。

這一決定引發了對ICC角色和權威的廣泛討論和質疑,支持者認為ICC在追求正義和問責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而批評者則認為ICC存在偏見和選擇性執法的問題。隨著調查的進展,未來的發展將在國際政治和法律舞台上引發更多爭論和挑戰。

ICC檢察官卡林汗的決定將以色列總理尼坦雅胡和國防部長約阿夫·加蘭特與哈瑪斯領導人擁有相同的法律地位,這一決定不僅在道德上將以色列的民選領導人與哈瑪斯相提並論,還可能影響到他們的國際旅行和外交活動,對以色列的國際聲譽和外交關係產生負面影響。

拜登政府對以色列對迦薩走廊的軍事行動持批評態度,認為未能充分保護無辜平民,尤其是空襲和地面攻擊造成的平民傷亡及對迦薩走廊的封鎖政策。然而,政府仍然繼續支持以色列對哈瑪斯的反擊,這反映了對以色列歷史支持及對哈瑪斯恐怖行為的譴責。

拜登政府採取了雙軌政策,一方面公開表達對以色列軍事行動的關切,特別是對平民傷亡的擔憂,並警告以色列政府不可使用平民作為戰爭工具;另一方面,在實際行動上繼續支持以色列的戰爭努力,包括提供武器系統和在國際平台上為其辯護。這種立場反映了拜登政府在國際和國內政治之間的平衡,需要在回應國際批評和滿足國內政治需求之間找到平衡,進行精細的權衡,以維護美以關係和中東地區的穩定。

美國對ICC強硬反擊!國際法治何去何從

美國長期不承認ICC的權威,主要擔憂其公正性和運作方式。拜登政府在ICC對以色列領導人發出逮捕令後,重申了對ICC的不信任,表示願意與國會合作對ICC官員實施制裁,以回應對以色列的行動。

12名美國共和黨參議員於4月底聯署的警告信於5月上旬被曝光,該警告信威脅ICC不得對尼坦雅胡等人發布通緝令,否則將對ICC雇員及其家人實施包括禁止入境美國等「嚴厲」制裁。信中甚至恐嚇道,「你針對以色列,我們就針對你。」ICC當時沒有回應。

5月20日,ICC首席檢察官卡林汗在接受CNN專訪時表示,過去兩年半,ICC與拜登政府積極接觸,ICC的價值觀在反對恃強凌弱、反對不受約束的權力等方面與美國相符,應該獲得兩黨支持,但因國際政治和戰略利益的問題未能如願。

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克·強生(Mike Johnson)日前在記者會上表示:美國應該懲罰國際刑事法院,並讓卡林汗回到他的位子上。如果允許國際刑事法院威脅美國的領導人,我們知道美國將會是下一個目標。如果國際刑事法院繼續推進其荒謬的逮捕令或請求,這將成為一個更大的國際問題。

這一立場不僅體現了對ICC的根本抵制,還反映了其特殊地位和國內政治壓力。美國對ICC的強硬態度不僅影響美以關係和在中東的戰略,還對國際法治和全球司法合作構成挑戰。

ICC對以色列和哈瑪斯領導人發佈逮捕令引發了以色列的強烈反應,並進一步鞏固了總理尼坦雅胡等極端派政治地位。這一決定在以色列國內產生了多重影響,涉及政治和社會層面。

首先,這一決定引起了以色列國內廣泛的憤怒和不滿。許多以色列人認為,ICC的決定忽視了以色列作為民主國家在面對恐怖主義威脅時採取的合理防衛措施,而將其與哈瑪斯的恐怖行為相提並論。這被視為對以色列主權和安全的挑戰,激發了民族主義情緒,增強了對尼坦雅胡等強硬領導人的支持。

其次,ICC的決定對以色列的政治環境產生了顯著影響。尼坦雅胡及其盟友利用這一機會強調以色列在國際舞台上面臨的敵對和不公待遇,從而鞏固了他們的政治地位。其他極端派政治人物也因此得到了加強,使得以色列政治光譜向右傾斜,極右翼勢力的影響力大大增強。

這一決定可能產生相反效果,強化了以色列和哈瑪斯內部的極端立場,導致更多的戰爭和死亡。在以色列,激進政策的實施可能升級對巴勒斯坦地區的軍事行動,增加平民傷亡的風險。在哈瑪斯內部,這一決定也可能被極端分子利用來煽動反以情緒,進一步加劇雙方的對立和衝突。

政治平衡之艱難選擇!拜登政府左右為難

拜登政府在處理中東政策時面臨內部政治壓力,需要在回應年輕選民和支持以色列的選民之間找到平衡,以維護政府的政治支持基礎和政策的有效性。

年輕選民群體在美國政治中的影響力日益增強,他們傾向於進步和自由主義的價值觀,並對人權和國際法問題特別關注。這些選民對以色列的軍事行動表示不滿,認為這些行動導致了平民傷亡,尤其是對巴勒斯坦人的嚴重影響。他們要求美國政府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制約以色列的行動,並推動和平談判。

與此同時,支持以色列的選民在美國政治中也具有強大的影響力,包括福音派基督徒、保守派選民和猶太社區。他們認為以色列的安全至關重要,支持以色列政府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保護公民免受恐怖主義威脅。

拜登政府需要在政策制訂和實施中進行細緻的平衡,既要回應年輕選民的關切,又要確保對以色列的支持不會削弱。這需要在公開表態、政策實施和國際外交上做出精細的操作,同時也需要在政府內部協調不同部門和官員的立場,形成統一的政策立場。這樣的策略既是對美國國內多元政治環境的回應,也是對國際社會在解決中東問題上的期望。

結語

國際刑事法院的決定引發了廣泛爭議,對以色列政治產生深遠影響。美國的強烈反應引來了破壞國際秩序、不尊重民主等批評,且威脅報復行動違反了人權準則和言論自由範圍。ICC檢察官辦公室譴責這些威脅,提醒根據《羅馬規約》第70條,威脅報復可能構成危害司法罪。專家們呼籲尊重法院的獨立性和公正性,阻礙ICC的工作將嚴重損害國際司法體系。各方需保持冷靜,尋求建設性對話與合作,以維護和平穩定,促進正義與人權,達成可持續的解決方案。

(作者為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兼任教授、淡江大學兩岸金融研究中心國際事務召集人、台北張老師基金會副主任委員)


更多《獨家報導》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