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陳婉真說故事》這樣的國會只會更讓人民藐視它

優傳媒/ 2024.05.28 21:39

 5月24日那天,我把自己臉書封面照片貼上「我藐視國會」的貼紙,馬上引起臉友熱烈討論。(圖/貼紙由年代電視台提供)

 

作者/陳婉真

 

上周五(5/24),立法院院會又為了所謂的國會改革法案吵鬧不休,場外聚集了十萬名抗議群眾,令人聯想到十年前的太陽花學運。

 

不同的是,這次的執政黨是民主進步黨,然而,它卻是立法院的少數黨,加上由黃國昌領導的民眾黨八名立委,完全配合國民黨的行動,導致民進黨在立法院處於絕對劣勢。

 

有國民黨立委不諱言,最近立委們的反應,相當程度是蔡英文執政時期一黨獨大、國民黨立委八年來一路挨打,所累積的宿怨,特別是蘇貞昌擔任行政院長的強勢作風,不但在立法院通過許多爭議法案時,根本沒有國民黨籍立委置喙的餘地;帶領官員到立院備詢,更經常提出反質詢,有時連旁觀者都看不下去。

 

由民間團體發起的「528全台青鳥行動」海報。(圖/取自網路)

 

這樣的情況人民也有所警覺,因此在這次的中央選舉時,很多人轉而支持藍綠以外的民眾黨,政黨票方面,許多綠營的支持者也寧可把選票投給親綠小黨,執政黨國會議員席次不過半的情況,早在選前大家就心裡有數了。只是民眾黨政黨票衝高到八席,其他親綠小黨全軍覆沒,則較令人稍感意外。

 

和上次太陽花運動相同的一點是,導致運動能量瞬間爆發的,皆因人民無法忍受「黑箱作業」所致:

 

「沒有討論,不民主」最簡單的民主教育,卻要由小朋友來提醒國眾兩黨的立委諸公。(圖/以下照片均取自楊燁臉書)

 

太陽花學運時,張慶忠在民進黨抗議中的委員會會場四處遊走,最後在會議室後方拿著無線麥克風,趁亂宣布開會,將全案送院會存查,隨即宣布散會。

 

最這幾個禮拜以來,立法院院會審查所謂國會改革五法(指《立法院職權行使法》、《刑法》、《立法院組織法》、《立法委員行為法》、《立法委員互選院長副院長辦法》)修法過程,同樣是因為多數的國民黨加上民眾黨立委,不顧程序正義,不讓少數的民進黨立委充分發言,甚至連表決方式都不願採記名表決,反倒是在亂局中沒有清點人數、胡亂舉手就算數,導致連小學生都看不下去,說立委要先學好國小公民課。

 

5月24日那天我把自己臉書封面照片貼上「我藐視國會」的貼紙,馬上有臉友留言說:

我尊敬妳是民主的老前輩,更尊敬妳是長年為台灣獨立奮戰的領袖,但是,別鬧了,民進黨現在的核心人物是你們早年那些充滿正義感的前輩嗎?

假如妳當年就有國會調查權,連戰看到妳肯定嚇到尿褲子了。

怎麼會在野承諾推動國會調查權,完全執政之後只想著享受權力,根本不想被監督,把承諾全部丟到腦後?

民進黨擺爛八年不改革,現在輪到在野要推國會調查權,民進黨居然找藉口全力阻止,民進黨對得起人民嗎?

妳不要忘了,辜寬敏老先生生前推動「國家正名修憲公投」,是怎樣被蔡政府羞辱的,蔡英文八年都在踐踏獨派,請問妳到底在護航什麼?

 

有人針對立法院外的抗議群眾做現場問卷調查:「什麼原因讓你來到現場?」有92.6%回答:「反對審查程序不合理」,占最多數。小朋友都知道,沒有討論不是民主,立法院多數的國眾兩黨不顧程序正義,是造成民意反彈的主因。

 

這樣的回應倒是我始料所未及的,然而,也的確點出了部分問題的癥結點,更道出了一些獨派人士心中的痛。

 

我只簡單的回應:

我對民進黨的批評至少不會比你少。但看這次國民黨的表現,連程序正義都不想演了,法案內容竟然是最高機密,是可忍孰不可忍。

過去八年,民進黨的粗糙立法,國民黨束手無策,(國民黨立委)根本是墮落的一群人,連反對黨都不會當,令人不齒。

 

我說的「連反對黨都不會當」,的確是我對過去八年國民黨在立法院的整體印象,特別是蔡英文政府強力沒收農田水利會的決策與立法過程粗糙,本來水利會是國民黨選舉時的重要樁腳之一,許多國民黨的重要幹部也都來自水利會,想不到在蔡英文政府決定沒收農田水利會的過程中,國民黨立委無聲無息,根本是一付任人宰割的心態。

 

相反的,對於蔡政府違法沒收水利會出力最多的,依舊是民進黨的老黨員黃金春,以及前台南縣長蘇煥智。

 

黃金春在蔡英文選總統時幫她成立全國水利後援會,選前蔡英文承諾水利會改制事宜會妥善處理,選後立即翻臉,並以粗糙立法的方式,強行將人民團體的全國各農田水利會收歸國有,這是比共產黨還要兇狠霸道的侵占人民財產,國民黨立委無人敢吭一聲,只有蘇煥智幫忙寫釋憲文,由國民黨籍立委具名提出釋憲,可惜因大法官是由總統提名,多數大法官不敢表態,只有兩名大法官以具名提出不同意理由留存作為歷史紀錄。

 

審查過程中,立法院外被抗議群眾綁滿布條,主訴求還是反對藍白黑箱。

 

這已經是2020年的事了。

 

然而,本屆的立法院,國民黨因為有韓國瑜擔任立法院院長、傅崐萁擔任總召,加上民眾黨總召黃國昌的全力配合傅崐萁,終於再度上演無視程序正義、以多數碾壓少數的表決大戲,引發每次院會就有成千上萬人民上街頭的事件。連歐洲在台商務協會都擔心藍白所提出:在刑法增設「藐視國會罪」,是否會造成寒蟬效應,最簡單的例子如來台投資的外商金融業者就擔心,以金融圈而言,客戶就是他們的保密對象,萬一拒絕提供客戶名單,公司要負刑責,這將嚴重影響外商來台投資的意願,對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更是嚴重的打擊。

 

對於以網路聲量為最大追求目標的黃國昌而言,這一陣子的立院衝突中,的確達到了他的聲量最高點,可惜網路聲量不一定能轉換為選舉時的選票,知識分子讀萬卷書,竟然只是成為他競逐權位的踏腳石;他的不惜以現在的行為否定十年前的行為,不惜和他以往所鄙視的政客沆瀣一氣,也是政壇中少見的赤裸裸卑鄙作風,令人一時之間無以名之。

 

其實,以台灣的現況,國會改革,甚至國會擴權都有其必要,只是很多改革會牽涉到憲法層級的問題,例如廢監察院,都不是三言兩語或是簡單的立法就能畢其功,特別是以今日立法院的生態,根本是黑道及地方派系所強力把持,外加中國的黑手時不時伸進來攪局,立委洩露國家機密也不是新聞…。

 

國民黨總召傅崐萁指責民進黨動員群眾包圍立法院,有人說,民進黨如果有能力動員這些群眾,今天立法院最大黨早就是民進黨了。倒是黃國昌,是現場標語牌中出現最多的名字。在整個法案審查過程中,黃國昌成功創造最高的聲量,卻也成為仇恨值最高的人。至於他的善變能不能開創他從政的更高峰,我們且拭目以待。

 

以目前這種立院生態,強行通過這些法案,只有徒增人民的不放心與雙方的衝突。

 

倒是立法院外的民主教育,或許才是慢吞吞的改革步伐聲中,唯一讓人耳目一新的台式民主講堂,確保我們的民主能一代一代延續下去。

 

看著那些雨中熱切的臉龐,令人感動,也令人忍不住想高呼:台灣民主萬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