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野夫劈柴〉大破大立華麗變身──賴清德逆風日子剛開端

銳傳媒/劉 志聰 2024.05.21 04:31

2024年520,關鍵性的歷史時刻,蔡英文笑容滿面下班了,走出總統府,她要過自己的美好日子。踏著穩健、自信腳步,賴清德淡定就任了,他很努力擺裝出笑容,但他也知道千萬斤重擔已壓在肩上,這是逆風日子的嶄新開端,沒有緩衝、蜜月期,咬著牙、忍著淚,他必須讓2300萬人,看到他最光鮮和無畏無懼的風景!
  
面對新國會朝小野大的生態,以及紅藍白聯手搞怪的亂象,四、五月以來,深綠內部出現相當多不滿小英八年執政的雜音,他們嚴厲指摘小英八年做得不夠,才衍生藍白兩黨,挾「多數暴力」劍指賴清德的諸般操作,甚或小英未如外界預期進行赦扁,也是刻意將燙手山芋和麻煩甩鍋給賴清德云云,試問:小英對賴清德如果有芥蒂和惡意,賴清德能逆風打破「八年魔咒」嗎?
  
長期觀察政治發展的資深媒體人指出,繼阿扁破天荒喊出「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後,蔡英文更進一步進行「遠離中國」的浩大工程,八年任期結束,她成功向世界上架台灣,結合美、日等民主大國,鞏固台灣國家安全,在經濟上的成就,已是前無古人,她從馬英九手上接中央執政權時,股市是淒風苦雨的八千多點,如今股市已突破二萬點,台灣對中國出口的依賴,也從40%降至30%,如今小英已完成階段性任務,其他沒解決的問題,自然是接棒者賴清德的考驗與挑戰了。
  
有關特赦阿扁的案子,在媒體開始別有用心炒作時,許多人就感覺背後有貓膩,吊詭的是相關親藍媒體和名嘴,更是居心叵測惡炒扁、小英、賴清德的個人恩怨情仇,最後本案不了了之,應是不意外。

[caption id="attachment_61885" align="alignnone" width="906"] 林濁水說:民進黨如果特赦前總統,這樣的民進黨已經不是民進黨/TVBS畫面[/caption]

雖然相關陰謀動機論在政壇到處流竄,但知情的親綠名嘴分析,新潮流系大老林濁水等對赦扁案的那些殺人誅心雜音,或恐才是蔡英文決定將該案留給賴清德處理的「棉角」所在,如果新潮流大老對扁的仇恨值仍然偏高,特赦扁的綠營內部和解意義,豈非徒具虛名?
  
許多外媒和國內政治大咖不約而同指出,賴清德當務最急的是解決紅藍白以國會為戰場,劍指賴清德搞毀憲亂台的種種操作。賴清德就職演說軟中帶硬點出「程序正義」題,確實有獨到見解,但問題並不會依憑國、眾兩黨的善意而迎刃解構,卓內閣高舉「溝通、協調」大旗,若只說不做,只會被當成是怯戰、懦弱,藍白政治咖「軟土深掘」、「得寸進尺」,只是剛好而已。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不出席五二○國家慶典,他自我合理化的緣由,是看不到「政黨和解」,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大陣仗出席總統府前的慶典,他也意在言外大聲呼喚「政黨和解」,同時,他們都將新國會亂象,歸咎於賴清德「執政傲慢」,當選後不去拜訪在野黨政治大咖。部分民眾黨不分區立委,更直接點名期盼賴「謙卑」地與柯文哲會面,談政黨合作云云。朱、柯口說「政黨和解」,藍、白兩黨立委在國會中又搞了什麼破事?難道他們要學白蛇精,先下毒,再出面解讀,藉以割稻草、搏善人美名嗎?
  
中研院院士朱敬一大師曾在臉書發文,講了一段「蠍子與青蛙」的童話故事,青蛙揹蠍子過河,走到一半,就被毒針刺背而沉下水中溺死,蠍子當然無法倖免。「為什麼要刺我?不知道你也活不了嗎?」蠍子有氣無力答:「我不知道呀,只是習慣性刺下去而已!」國民黨、民眾黨那些政治咖,真的是蠍子轉世嗎?無人敢草率論斷,但至少他們是牛鬼蛇神、豺狼虎豹,社會上的人,只要有腦袋,絕大部分都認同。
  
資深黨政媒體人、親綠名嘴不約而同指出,蔡英文卸任前想為「政黨和解」盡一分心力,但朱立倫延宕拖延軟性拒絕,柯文哲與蔡英文會面吃了牛肉麵,事後卻又說三道四,在此世態下,賴清德如果操之過急,躁進拜會藍、白大咖,新國會就不會出現種種不合時宜的亂象嗎?賴清德如果像童話故事裡的青蛙,一時心軟或心存僥倖,或恐遭遇的除了被「背刺」毒發落水外,絕對不會出現另類的台灣奇蹟!
  
知情的親藍名嘴指出,阿扁總統第二任就職後,國民黨、親民黨也曾碾壓性在立法院通過「三一九槍擊案調查條例」,當時行政院先是提出覆議,被國、親兩黨立委狠狠打臉後,繼而由阿扁總統移請大法官會議釋憲,因而促成部分「行政院認為窒礙條文」宣告無效,當前藍、白兩黨總席次,沒有當年國、親兩黨多,即使通過了法律、預算案,行政院、總統府還有很大空間得以「見招拆招」!

[caption id="attachment_62223" align="alignnone" width="1567"] 柯文哲、黃國昌高舉「芭樂」表態後,有人天真建議綠營高層適當時機出手「收編」白/民眾黨臉書[/caption]

對於民進黨的仇恨值,藍確實大於白,在柯文哲、黃國昌高舉「芭樂」表態後,有人天真建議綠營高層適當時機出手「收編」白,畢竟中央執政的資源必然比國民黨和傅崐萁多很多,傅王都可對黃國昌摸頭,綠營何必畫地自限呢?問題的關鍵在於蠍子是習慣性「背刺」,柯建銘等綠大老很早就將柯、黃視為「拒絕往來戶」,他們都曾親身品嘗過「毒針」的滋味。「政黨和解」這齣大戲,未來會如何演出,且讓我們拭目看下去!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