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郭老詩畫交響】貝多芬九大交響曲之二 : 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

銳傳媒/郭少宗 2024.05.18 07:00

[ 心未葬,魂何往? ]

 

凌晨的騷動來自意識底層千尺

夢,噩夢攪動了靈魂巨盪

亂,無邊無際的懺悔網住慈悲心

幻,撕破闇黑的邪惡和酖美

溺,酣睡於荒蕪的無辜萌態

窒,毀屍滅口那善意的烏托邦謊言

死,無聲無息化為烏有

 

子夜的逃亡奔向肉體歡愉天堂

投入地底岩漿庫的狂喜

這不是埋葬!未死透靈魂怎能下葬?

這不是盜墓!無屍骨皮囊怎能憑弔?

這不是超渡!缺魂魄皈依怎能牽絆?

這不是輪迴!不脫胎轉世怎能結束?

這不是永生!非超凡入聖怎能心安?

 

毋庸置疑

你的心眼白內障導致智慧混濁

你的靈魂青光眼吞噬了慾望

假設萬一

黃斑部病變,扭曲才是狡辯的最高原則

夜盲症患者,邁步走向黎明前的黑暗

黃泉不歸路

魂魄伊何往?

 

[ 詩畫賞析 ]

開宗明義的六字「真言」,彷彿是一場死生拉扯劇一樣,死神銜命前來索取即將亡者靈魂,暗夜的冗長夢魘延續到凌晨,許多文學與藝術的重大議題,依舊無解地爭辯到日落。

第二段進入更闃暗的死生激辯,強力擺脫死之誘惑,僅存的生之意志,得以抗拒這無邊無際的墜落深淵。徬徨無助再也不能當作藉口,玉石俱焚難道是命中註定的下場?

假使畫家的致命傷是眼疾,詩人的致命傷就是瘋狂了。在內外交逼的身心煎熬下,詩作來到黃泉路入口,應該是抽象畫登場的時刻。

抽象畫稍微樂觀進取一些,有飛揚的紅色、舞蹈的黃色、飄忽的綠色、顫慄的黑色、墜落的白色……這繽紛眾色通通鋪陳於鬱藍的大地舞台,呈現一幅邁向死亡甬道的隊伍。顯然這幅抽象畫就是形與色的送葬曲、安魂曲、牽亡曲了。

從文字的驚悚效果,達到視覺的強力暗示,藝術的感染力量可窺豹一斑,深刻彌恆,歷久震懾,堪稱耐人尋味的詩畫之作。

熱門關鍵字:

專欄 文化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