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志在深山有遠方/蘇軾冰

台灣好報/ 2024.04.19 14:49

一石激起千重浪!沈先祥的舉止,一時成了人們關注的熱點。很多人想不通,有議論的,有勸說的,也有嘲笑、等待觀望的,有人甚至說他“腦子進水”。十幾年的艱辛拼搏,沈先祥積累了一定的資金和各種工作經驗,如果在城裏繼續闖下去,發展只會越來越好。此時愛尼山鄉的中藥材種植才剛剛起步,雖然有人小試牛刀發了一點財,但中藥材種植畢竟投入大,風險高。沈先祥在城裏發展得好好的,妻子在昆明做服裝加工生意,開著店鋪,收入可觀,一家人工作、生活安定,何必要回來吃苦冒險呢?可沈先祥決心已定,他一個勁地在心裏說服自己:家鄉再窮也是自己的衣胞之地,自己出來闖蕩,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回到家鄉,憑自己的努力帶領鄉親們改變家鄉貧窮落後的面貌。現在脫貧攻堅的大幕剛剛開啟,每一個有為的青年都應該接受考驗,在這場偉大的戰鬥中有所作為,如果錯失良機,自己會後悔一輩子的。

沈先祥返鄉創業和對家鄉的拳拳之心感動了親人,妻子、家人都很支持他。2013年初,他把多年積累的70萬元資金全部帶回家鄉,搞中藥材種植和黑山羊養殖。一開始,他種植中藥材35畝作為實驗。2014年5月成立了雙柏興祥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後,他便開始大幹了。種植中藥材,沈先祥與別人不一樣,他除了租一些雜草叢生的荒坡地外,大部分搞的是林下種植。老家山高坡陡箐深,投入很大,剛開始租地和架水、修機耕路就用去了40萬元。很快,他帶回來的70萬就沒了。資金短缺,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地向家裏求援,好在家裏人理解他、支持他。

中藥材種植費時、費力又費錢,發展過程中困難重重。有的農戶的地是多年閒置,可他就是不租給你;種植的地塊、山林缺乏水源,架設水管得花費不少資金,而且還經常缺水;當地小工難找,工價高,需要用工時還找不到,只能高價到外地請。此外,因為他是返鄉創業,白手起家,沒有多少財產可以抵押,一開始關鍵時刻貸款也很難。公司發展壯大後,每年純收入在150萬至200萬元之間,投入卻要200萬至300萬元,賺的少,投入的多,資金常常短缺。但是,沈先祥還是咬著牙堅持下來了,無論遇到任何困難,他都初心不改,一心要在中藥材種植上闖出一條新路,帶動家鄉的父老鄉親脫貧致富奔小康。

一開始,在種植中藥材的同時,他還種草100多畝,養殖黑山羊74只,而且是全部引進新品種黑山羊。人們都猜不透他葫蘆裏到底是賣什麼藥?

“沈老闆是回來種藥的,卻又種藥,又種草養羊,他心大,要雙管齊下。”

“還是沈老闆精明,種植、養殖都搞,哪樣賺錢幹哪樣!”

“山裏到處都是草,他卻花錢種草,把羊關起來養,這不是瞎子點燈白費蠟嗎?”

比起中藥材種植,養羊發展快、見效快,才一兩年時間,黑山羊就賣得了好價錢。可是,沈先祥卻一下子放棄了養羊,一頭撲在中藥材種植上。這事,令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我問他:“你當初養羊是不是為了羊糞可以作中藥材的肥料?”

他說:“不是。雖然羊糞是中藥材種植最好的肥料,但我當初養羊是為了給村民作示範。在一開始作調研時,我瞭解到中藥材種植最大的受害就是羊群。山裏人習慣在大山裏放牧,羊吃百草,每年春季,各種中藥材剛剛發芽就被羊吃光了,我想用自己的示範告訴村民,圈養發展更快、收入更多,引導村民黑山羊圈養,讓更多的中藥材種植戶不要再受羊群之害。”

我問他:“那現在中藥材種植和養羊之間的矛盾解決了嗎?圈養的多不多?”

他說:“沒有。村民還是習慣放養。”

採訪中,沈先祥開車領著我在他的基地整整跑了大半天,徒步爬山過箐,在茂密的森林裏看了他種植的重樓、黃精、續段、百部等中藥材。在不少地方,我看到了在嚴重的旱情之下剛剛從松毛、草叢裏鑽出來的不少藥苗被羊吃了的情況。

看著這令人惋惜的狀況,我問他:“不是早就封山育林了嗎?這樣的情況有關部門不管嗎?”

他說:“鄉里也宣傳過,但村民們習慣了,這也是中藥材種植發展不起來的原因之一。為了保護藥苗,我只好統統蓋上松毛,等雨季別的地方草發綠了,再請人揭去松毛,讓藥苗生長。這樣雖然可以起到一定的抗旱作用,但成本大,同時耽誤了藥苗生長。”

經過多年的拼搏和艱苦努力,沈先祥自己共種植中藥材2000多畝,大部分是林下種植,所投入的人力多,花費也大。最近幾年,重樓、黃精、續段、百部等中藥材價格下跌,茯苓卻價格不菲,很多人靠種植茯苓發了財,沈先祥種的大部分卻是林下不起眼的百部等中藥材,我問他為什麼不像別人那樣搞茯苓?他說種植茯苓得用松樹,雖然很多農戶大部分用的是風吹倒的死樹和彎、紐的松樹,現在還可以用松枝、松毛等物代替,但對森林還是破壞很大,我不提倡發展毀壞森林的中藥材,看著有人砍樹我就心疼。

聽著他的介紹,看著密林中無數若隱若現的中藥材面,我對這位有膽有識返鄉創業的青年一下子肅然起敬。

創業容易,過程卻十分艱辛。愛尼山鄉的很多中藥材種植大戶都是“藥二代”,父輩多多少少都種植過中藥材,積累了豐富的種植經驗,不少人已經在這一行業打拼了好幾年。沈先祥卻不一樣,他初來乍到,生產技術、管理知識、市場經驗都沒有。

創業初期,他除了虛心向當地種植戶學習外,還先後到廣西、四川、大理、玉溪、麗江、曲靖等地“取經問道”,考察引進中藥材品種35個,在本地不同海拔、氣候和土壤的地區進行試種,不斷摸索積累中藥材種植經驗,最終選定15個最適宜的中藥材品種推廣種植,穩步發展。短短幾年中,他就先後在愛尼山鄉、妥甸鎮的6個村組創建中藥材種苗繁育基地3個、中藥材示範種植基地1個、標準化種植基地4個,企業流轉種植總面積達1383畝。

在本地推廣中藥材種植之餘,他還積極向縣外發展,在楚雄市、南華、牟定、祿豐等縣市推廣中藥材規範種植750餘畝,企業實現中藥材年銷售額2000萬元。2020年,為解決中藥材收購、加工、銷售、種子種苗培育問題,他在妥甸鎮菁口村租賃場地投資成立雙柏滇貿葛業中藥材種植有限公司,招聘員工6名,引進和達成合作企業20餘家,投建示範種植基地1個,輻射帶動種植面積2000餘畝,公司加工生產線竣工投產以來,完成收購各類本地中藥材400餘噸,實現銷售額1000餘萬元,為全縣中藥材產業持續健康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

在發展過程中,從藥園規劃、種苗培育到種植管理,他都親自示範,帶著職工一起幹,堅持推廣葛根、天門冬、黃精、續斷、青梅、百部等道地中藥材,採取訂單種植的模式,通過“手把手”傳授種植技術和提供種苗的方式輻射帶動,帶動本地農戶130戶,帶動法脿、安龍堡等7個鄉鎮756戶(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14戶)農民群眾發展葛根規範種植1700餘畝,天門冬、金銀花等其他中藥材2000餘畝;採用提供種苗和技術的方式,帶動楚雄、玉溪、昭通、臨滄、麗江等州市農戶300多戶,種植7000多畝,為貧困地區的群眾找到了一條致富路。

10幾年來,他所創辦的公司累計提供就業2.85萬人次,支付工資310餘萬元,其中為11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增收75萬元。2021年以來,他的基地每年用工達6580人以上,最多的時候一天達40多人,

每年用工支出60萬元以上。企業通過土地租賃、勞務用工等方式,與縣內廣大農戶建立利益聯結機制,還積極探索土地入股分紅的方式,帶領群眾共同發展,入股農戶每年除租金外,每畝還能獲得130元分紅,加上在他的基地務工,收入十分可觀,有的農戶一年打工收入4萬多元,他帶動的種植戶最好的種植戶年純收入7.8萬元。他所在的小村有38戶人家,有24戶租地給他種植中藥材,有18戶長年在他的基地打工;附近的羊碑山、馬鞍山、倉房、大村、街子隊80%的農戶都長年在他的基地打工。在他和其他種植大戶的帶動下,愛尼山湧現了海資底社區小村、街子隊、倉房和力丫村委會大箐邊,麻海村委會岔箐、麻海街,六合村委會假拉山、李正村等一批中藥材種植專業村、重點村。目前,全鄉共帶動中藥材種植農戶2433戶,種植中藥材7.1萬畝,產值4500多萬元,群眾的增收致富管道不斷拓寬。同時,他還積極參與愛心公益、履行社會責任,在基礎設施建設、幫扶濟困等方面先後捐資捐物10餘萬元。

沈先祥,這位闖過“大城市”,當過大企業“藍領”,在昆明成家立業的有志青年,自從選擇放棄繁華、放棄安穩,回到家鄉當“種藥農民”那天起,就始終初心不改,把全部的資金和精力都投入到中藥材種植中。10幾年如一日,他默默堅守、艱苦奮鬥,從幾畝到幾千畝,從“門外漢”到“行家裏手”,成長為本土最具代表性的生物醫藥大健康產業領軍人物之一,成長為一名當之無愧的“實幹型”農民企業家。2020年,他的企業被評為雙柏縣“萬企幫萬村”精准扶貧行動優秀企業;2022年,他被評為“興雙人才”,受到縣委、政府的獎勵。由於他的勤奮和不菲的成績,沈先祥除了任雙柏興祥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外,還被推選為雙柏滇貿葛業中藥材種植有限公司總經理、雙柏縣第十屆政協委員和楚雄州中藥材產業協會、雙柏縣中藥材產業商會、愛尼山鄉中藥材種植產業協會副會長。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