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葉德輝專欄】發現蒙古牧民交易加密貨幣和微晶片駱駝

銳傳媒/特別報導 2024.04.19 14:24

約翰·尼蘭德Johan Nylander發表在最新一期《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的<一位作者如何發現蒙古牧民交易加密貨幣和微晶片駱駝>( How one author found Mongolian herders trading crypto and microchipping camels)

作家約翰·尼蘭德 (Johan Nylander) 表示,與蒙古偏遠草原的牧民一起旅行是數位遊牧主義的一課。(According to author Johan Nylander, travelling with the herders of Mongolia’s remote grasslands is a lesson in digital nomadism.) 約翰‧尼蘭德是《狼經濟覺醒:蒙古爭取民主與綠色數位未來》一書的作者。

蒙古許多牲畜都植入了微晶片

遊牧民族在白雪覆蓋的戈壁阿爾泰山下的戈壁沙漠沙丘上聚集了一支雙峰駝商隊。許多牲畜都植入了微晶片,可以透過衛星服務進行監控。

巴特拜爾的蒙古包裡有一台電視、一個衛星天線和一些數位設備,由太陽能板和柴油發電機供電,這清楚地表明技術轉型正在蒙古游牧民族的日常生活中進行。騎著馬或駱駝的牧民透過智慧型手機存取網路或交易加密貨幣的景像不再像聽起來那樣不協調。

離開蒙古首都烏蘭巴托市中心金光閃閃的摩天大樓和豪華酒店,開始前往東北部的肯特省——蒙古十三世祖和成吉思汗的出生地,已經過去兩天了。開車穿過蒙古大草原,沒有路可言,只有其他車輛在泥土上刻下的零星痕跡。這裡風景開闊,馬、牛、犛牛和其他動物自由漫步。

蒙古是世界上人口密度第二低的國家

遠處,一望無際的草原上,游牧的蒙古包如白點般格外醒目。 太陽快要下山的時候,我們到達了目的地,一個遊牧家庭的家。站在他們的蒙古包外,草原似乎向四面八方無邊無際地延伸,讓世界感覺更大,但不知何故更簡單。直到現在,才真正理解他們所說的「一望無際的藍天」是什麼意思,這是對這個東北亞內陸國家的普遍稱呼。蒙古是世界上人口密度第二低的國家(僅次於格陵蘭島),每平方公里只有兩人。鑑於一半以上的人口都擠在首都,在草原上遇到另一個人的機會微乎其微。

巴特拜爾有一張開朗的臉,臉上有很深的皺紋,由於長時間在戶外工作,皮膚曬成了皮革般的棕褐色,這讓他看起來就像歐內斯特·海明威小說中的水手。他與妻子恩赫瑪 (Enkhmaa) 住在一起,他們一起在廣闊的土地上飼養牲畜。

最熱情好客、最友善的民族之一

我們已經提前安排了這次旅行,但蒙古的遊客可以開車前往幾乎任何蒙古包,並感到歡迎入住。你不用敲門:當接近游牧家庭時,習慣性的問候是友善地說“抱住你的狗”,即使你沒有看到狗。蒙古的游牧民族是我見過的最熱情好客、最友善的民族之一。

我們在家裡享用了這個國家最獨特、最美味的菜餚之一:khorkhog,即用熱石烹製的羊肉。這道菜配有醃黃瓜、各種漿果和凝乳——此外還有更多的肉,全部來自家庭自己的牲畜。一碗伏特加會被大家分享並不斷加滿。令我大吃一驚的是,午夜時分,我們的主人打開了卡拉 OK 機,我們很快就隨著滿月下勁爆的哈薩克斯坦流行歌曲和蒙古情歌起舞。

他們才是真正的「數位遊牧民族」

蒙古是世界上僅存的少數真正遊牧文化的發源地之一。大約五分之一的人口是牧民,遊牧精神與這個國家的精神緊密相連。但現代生活正快速追趕草原上的人們。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的書的主題:一個局外人對一個正在經歷現代化的社會的探索,同時試圖堅守其根深蒂固的傳統價值。

裡的許多牲畜,尤其是馬、駱駝和牛等更有價值的品種,都植入了可以透過衛星服務監控的晶片。牧民也越來越多地使用無人機。忘掉當今自由自在的資訊工作者:他們才是真正的「數位遊牧民族」。

從非常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方式

「我想多使用互聯網,因為它既有趣又有用; 「但動物喜歡這裡,這對它們來說是個好地方。」當我問更好的網路連線是否會影響他的牲畜接下來搬到哪裡時,巴特拜爾說。 “為了動物的福祉,我絕對不會選擇 Facebook。”

第二天,我們繼續深入草原,靠近大汗的出生地,對許多當地人來說,這裡幾乎是一個宗教場所。在崎嶇不平的地形上行駛數小時不太可能吸引那些敏感屁股的人。但對我來說,拋開現代的舒適,去了解蒙古,在廣闊的草原上或戈壁沙漠深處與遊牧民族共度時光,是一種從非常不同的角度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方式。對於這位居住在城市的亞洲記者來說,穿越蒙古並撰寫有關蒙古的經歷很大程度上是一次內心之旅。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