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美日菲峰會與東協立場 /張競

台灣好報/ 2024.04.18 13:18

張競(政論家)

4月12日美國總統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以及菲律賓小馬可仕總統,首度舉行三方領導人峰會;隨後次日美菲兩國國安高層,其中包括國家安全顧問、外交與國防首長,隨後就在華府舉行聯合會談。

就目前看來,兩國安全合作關係顯然獲得具體進展,特別是菲律賓小馬可仕總統本身都認為美日菲三方協議,將會改變南海及印太地區發展態勢。

但在美日菲三方協議遣辭用字處處劍指北京同時,小馬可仕總統又以此地無銀三百兩口吻,再三強調並保證三方峰會不針對任何國家,而是著重於深化馬尼拉、華盛頓和東京三方經濟和安全關係,而且峰會所達成商業協議,亦不會影響北京在菲律賓各項投資計畫。

諸多政治評論家與戰略觀察家在審視美國、日本與菲律賓相互應和,並重申各項安全承諾時,卻顯然忽視東協會員國如何評價美日菲三方協議,基於協議內容涉及安全合作面向,無疑是與東協會員國安全利益息息相關,因此可知此種觀察視角,確實存在嚴重盲點。

過去二十年來,西方國家不斷鼓動及敦促東協與北京透過對話協商,以便建立南海行為準則。但就目前來看,從談判協商逐漸顯現跡象接近達成協議後,西方國家就開始絕口不提建構南海行為準則,並且積極另起爐灶重新建立論述基礎,以便繼續干預南海情勢;而菲律賓當初提出南海仲裁案,其實在相當程度上,就是刻意在產製區域外強權得以藉題發揮藉口。

但從此種軌跡變化狀況,充份證明西方原先呼籲建立南海行為準則,其目的並非希望穩定南海情勢,而是希望設定北京與東協矛盾對立架構,離間雙方關係。因此當菲律賓開始援引外力,為其在南海撐腰之際,馬尼拉究竟要如何對其他東協會員國說明政策?馬尼拉是否還有意願繼續配合東協,推動建立南海行為準則?

在菲律賓針對印太與南海積極採取外交作為演變至此種狀況後,誠然就東協組織規範來說,其成員國對於本身所採取外交作為,並無通報其他會員國義務。但吾人必須要探究,馬尼拉在採取行動前,是否曾經知會過其他東協會員國?假若未曾事前通報區域內盟友,如今在美日菲峰會落幕,各項協議皆木已成舟,此時又將要如何通報其他東協會員國?

東協各國身處兩強競逐較勁擂台難以脫身,本來若要妥善周旋於強權較勁各項議題,避免選邊站以免惹禍上身,就已經傷透腦筋。假若任何會員國採取單邊主義決策模式,重大關鍵外交決策毫不事先知會周邊盟友,不無可能會引起其他會員國內心相當不快。

說實在話,東協原本能夠藉由相互呼應配合支援,透過與北京對話協商南海行為準則,獲得拉抬身價絕佳良機。但是菲律賓先是未與盟友溝通協商,就貿然提出南海仲裁案,最後判決出爐後,基本上並未獲得所有東協會員國認可,並且透過任何聯合聲明表態支持。如今馬尼拉未能記取教訓,就與美國及日本建構出此等安全協議,其他東協會員國若是仍未曾受到重視,並且獲得事先通報,內心感受必然極度不是滋味。

儘管東協無疑是東南亞地區最關鍵性區域性組織,但其卻絕非具備集體安全或是集體防衛意識之區域安全或是軍事組織;不過區域安全確實是東協各個不同層級集會時,必然會碰觸重要議題。因此馬尼拉在安全議題上與美國與日本結盟,會不會與東協集體政策,產生重大矛盾與對立現象,恐怕就是東協各個會員國,所必須儘速處理重要課題。

誠然就東協內部既有政治文化與運作規範來說,確實是具有不干預他國內政傳統基本原則,但此卻不意味著東協對於其成員國,採取可能會影響集體共識相關政策會全然漠視無感。就算東協國成員並無義務在採取任何外交作為時,必須先與周邊盟邦協商或是提供通報,但亦不能完全無視其他東協成員國對此表達關切或是存在異議。

不過東協並不會無端排外,對於國際強權有意參與區域內事務,亦是基本上保持開放理性態度,但在評論美日菲三方加強安全合作時,絕對不能無視東協共同政治原則以及個別成員國所持立場,畢竟東協在區域安全議題上,還是具有無可否認發言權與影響力!(圖:本報資料照/轉載《梅花新聞網》

新聞圖片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