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國會助理的天空(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4.04.18 07:26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我時常說「助理若用功、委員就成功」,我也常說「國會人才在助理不在委員」,所以民進黨很重視助理的徵選與培訓,民進黨內也有很多助理跟著委員步步高升輝煌騰達;從這一屆賴清德新政府中大家就可以看出吾人二十多年來在國會之觀察沒有看走眼,大家就拭目觀察閱讀下去:   


首先從賴清德的副手蕭美琴開始看起,蕭美琴剛從美國回來第一份工作就是擔任呂秀蓮國策顧問助理,後來跟呂秀蓮進入總統府擔任阿扁總統英文翻譯,其實這也是助理性質,不過蕭美琴很努力向政壇前輩學習,不久就參加競選僑選立法委員成功而正式踏上政壇,再過一個月左右蕭美琴就正式成為中華民國台灣的副總統,這是第一位從助理逐步晉升到副總統的國家領導人;其次再看賴清德總統當選人的內定閣揆卓榮泰原是台北市議員謝長廷的辦公室主任,謝長廷到高雄當市長後卓榮泰接班當立法委員,謝長廷另一位選區服務處主任莊瑞雄則去選台北市議員,後來也回屏東選上立法委員,現在是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據聞他也很有可能入閣幹政務官俾發揮長才;謝長廷幹立委時還有一位辦公室主任沈發惠現在是連任多屆的立法委員;謝長廷另一位服務處主任高建智後來也幹到立法委員及立法院顧問、並擔任過僑務委員會政務副委員長、對世界各地台商服務甚勤;卓榮泰立法委員辦公室主任阮昭雄年紀輕輕已是行政院僑務委員會政務副委員長,假以時日再磨練一下,不久很可能亦是閣員級人物無疑,卓榮泰還有一位國會辦公室執行長徐國勇後來也幹到立法委員、行政院發言人、內政部長;現任行政院副院長鄭文燦早期是邱垂貞立法委員助理,前任立法院副院長蔡其昌也是國會助理出身;現任行政院副秘書長何佩珊是立法院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多年的助理。     


民進黨現任立法委員還有很多是國會助理出身,如黃秀芳委員、賴瑞隆委員、張宏陸委員、陳素月委員、王美惠委員、林宜瑾委員、李柏毅委員等(政二代或企二代、軍二代全無列入);這就可看出民進黨較願栽培年輕人接棒、例如這屆高雄左楠地區的劉世芳自己是十拿十穩可以連任的、但他卻把機會讓給年輕人李柏毅並盡全力輔選,結果李柏毅順利接棒成功而劉世芳也意外在賴清德新政府中被任命為內政部長,負責新政府首席部之重責大任,這真是有捨就有得的最佳寫照。   


所以這一屆賴清德新政府從副總統蕭美琴和閣揆卓榮泰、首席部內政部長以降將有一群政務官從國會助理基層開始歷練出來的,這是民進黨助理才有的機會,因為民進黨將助理當人才在培訓;反觀國民黨一直將國會助理當奴才或狗才使用,除非是政二代、企二代、軍二代、黑二代擔任自家長輩國會議員的助理才有可能崢嶸頭角出人頭地,就像我常說的「蔣經國若非蔣介石兒子連科長也幹不上」,若沒有這層金銀銅鐵與裙帶關係,那就只有「自求多福」,像徐巧芯那樣將議員幹成藝人,每天在鏡頭前表演各種哭鬧劇以博取聲量,最後也撈個國會更大的舞台表演,害國會議員格調越來越差,因此也越讓國人看扁、瞧不起;不過這已算是非常高明幸運的國民黨員了,至少沒有像「余文」幹到替老闆去坐牢而妻離子散,在國民黨內代老闆受過的很多,以後再來分享之。   


本月十日賴清德總統當選人一大早開始宣佈他的新閣揆與副閣揆人選,而在同一時間一群民眾黨的助理正陪他們昔日老闆高虹安在法院開庭,聽說這個庭要開一整天,高虹安是現任新竹市長,她不上班跑來法院開庭倒楣的是新竹市納稅人,但這些助理們陪同出庭作證不去上班很可能就會影響到新工作的考績或升遷,民眾黨成立還沒幾年、高虹安也不過只幹二年立委就讓她的一群助理吃不完兜著走,時常三不五時要陪她跑法院背法條精進法學知識強力強化「認知作戰」,這大概是三黨內最特殊的助理培訓方式,反正只要不去幫高虹安作偽證犯法條,偶而跑跑法院增長見識,讓公理正義在咱社會伸張,這對咱國家社會社稷還是很有貢獻的,至少比徐巧芯將國會議員當國會藝人幹強太多了,對人生也較有意義多了。   


所以年輕人若想幹國會助理就要睜大眼睛看清楚各黨的文化與中心思想。國家設置公費助理是要協助國會議員加強問政能力與監督政府力道,但很多委員甚至政黨卻將國會助理當家臣與家奴或當人頭使用;以前還有很多身穿黑色衣褲白色布鞋在立法院區或委員研究室大樓大搖大擺行走,其中很多是委員兒子在帶隊帶頭的,也曾發生這些幫派色彩較明顯的年輕人被警方從委員研究大樓中帶走,現在這種「武行」不見了,但「文行」卻上場了,很多國民黨公費助理變名嘴公開講一些似是而非胡說八道欺瞞民眾的言論,更有一些以身試法跑進議場對執政黨委員丟水袋或粉包的,這種下三濫又違法的舉動若追究起來當然是這些非法行為人要自己承擔,委員老闆最多給你發一些便當加奶茶份額的獎金,而下焉者也可能只給你口頭慰問獎勵了事;很多委員到風月場所發小費都很大方、一次還要叫三四位小姐同樂,但對獎賞助理則都很小家碧玉輕描淡寫小家子氣,難怪很多公費助理要斜槓要兼差,根本無法專心為委員服務。    


我常說國會是一座寶山,若想挖金銀財寶或侵佔國土的就加入國民黨委員麾下學習歷練,若想挖無價之寶的知識經濟就加入民進黨的助理團隊磨練,只要肯吃苦願打拼,假以時日千錘百鍊之後,今天的小助理也有機會在二十年後出任閣揆主持國家大政或出任副元首輔佐元首領袖群倫。    


所以國會助理的天空有的晴空萬里也有的天昏地暗日月無光,當然也有一些比較倒楣的要時常跑法院搞到一事無成卻滿腹法律知識,能否靠這種知識謀生那就要靠個人造化或造業了,只要不空入寶山而回就是人生另一種收穫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