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專欄】孤獨老化卻樂觀的美國社會

銳傳媒/張正修 2024.04.15 04:58

廣告溝通領域的專家瑪麗安‧薩爾茲曼(Marian Salzman),在過去30年裡一直在發行報告書,提供有關流行趨勢的預測資訊。她的作品《2038年的典範轉移(paradimeshift ):生活、社會、技術》是一本預測最近的未來的一本書,但在這本書中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從過去到現在的美國人的生活方式和價值觀是轉變了,即使是美國人,也感受到孤獨,並逐漸老去。

一、全球四個基本趨勢和十個大趨勢:

薩爾茲曼首先整理了全球四個基本趨勢:
(1)「即使在一起也是要分開的」已經變成常態
由於科技進步,我們可以建立高度的個人化環境。如果想要只存在於自己所創建的世界中,要這樣子做是可能的。
(2) 經濟不公平的現象呈現出像曲線一般往右上方成長的趨勢
自1970年代中期以來,經濟不公正在許多國家急劇增加,導致人們被分成《許多極其貧困的人》與《極少數的超富裕階層》。美國的社會安全網已經被磨損。
(3) 自我中心主義成為新的世界觀
這與第一點是相通的,我們今天的世界觀是自我中心的,每個人都被鼓勵建立和培養自己的「個人品牌(personal brand )」。
(4) 把更高的價值放在《分享體驗》上面
儘管是自我中心,但同時也重視共同的體驗、凝聚感和夥伴意識的團隊精神。

在上述這些趨勢中,第一點和第三點,以及第四點似乎是有矛盾之處,但實際上,雖然我們想要避免麻煩的交往,但當孤獨感加深的時候時,我們也無法忍受孤獨,因此我們也渴望有共同體驗。除了這四個趨勢之外,她還列舉了十個大趨勢:
(一)是人們的母親的大自然正在反撲,而且是激烈地在憤怒著(氣候變遷的加劇)
(二)現在和未來的混亂正在加速,並增加其氣勢,這對心理健康和幸福提出考驗
(三)兩個全球超級大國沒有力量為我們帶來我們所期望的未來
(四)絕望的時代所必要的是:從絕望的狀況中所產生的計劃
(五)在邊界模糊而且混亂增加的世界中,建立清晰的流程圖(swimlane)的壓力會增加
(六)《小的》會變成新的《大》。人們會享受簡單的快樂,開始使用小的物品
(七)新奢侈品會是極簡單的東西。這是一個讓人可以喘息的時間和空間
(八)公平成為新的口號
(九)有彈性的認同
(十)以自我為中心。隨著社會和文化越來越流動,就越重視個人的體驗,並尋求同類的人。

二、美國走向孤獨

過去對於美國人的刻板印象是美國人是樂觀的、善於社交的。事實上,就在僅僅10年前的2013年,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一項調查顯示,41%的美國人表示調查那一天是「特別愉快的一天」。而做同樣回答的英國人為27%,德國人為21%,日本人僅有8%。

但是,在疫情大流行之前進行的一項調查中,約有六分之一的美國人不知道鄰居的名字。在千禧世代中,這一個比例是四分之一。在19世紀訪問美國的托克維爾(Tocqueville)曾經稱讚過他所見到的《連結社區的很強的凝聚力》,但現在這種鄰里的交往已經消失了。

自1990年至2014年間,美國鄉村俱樂部的會員數下降了20%。根據蓋洛普的調查,1999年時有70%的人參加宗教組織,到了2020年則僅剩下47%。
2015年的調查顯示,在年齡介於65至75歲之間、至少有兩個成年子女的美國女性中,有11%與至少的一個子女是疏遠的。其中62%的人與至少的一個子女的聯繫每個月只有不到一次。

在過去50年當中,獨自生活的美國人比例幾乎增加了一倍,到2019年為止達到了14.6%。在辛辛那提(俄亥俄州)、匹茲堡(賓夕法尼亞州)、聖路易斯(密蘇里州)等城市,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成年人是獨自生活的。
換句話說,現今的美國人不是與他人分享快樂的人,而是享受《獨自一個人》。相對地,如果與日本相比,在東京,超過40%的人口是獨居的,日本在孤獨方面遠比美國先進。

三、少子老齡化的進展

由於美國積極接受移民,1980年時,80%的人口是白人,這到了2020年,則下降到不到60%,至2030年左右,除了西班牙裔之外的白人將佔55.8%,西班牙裔將佔21.1%,非裔將佔13.8%,亞裔將佔6.9%。這一點相對來說,是比較廣為人知的。由於對移民政策的積極性,因此預計到2021年,人口將從3.31億增加到2030年的3.5億。

但是,即使如此,美國也將面臨老齡化問題。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2020年的報告,預計到2034年左右,65歲以上的人口將首次超過17歲以下的人口,目前65歲以上的人口約佔15%,到2060年將增加至人口的近四分之一。日本目前65歲以上人口已佔約三分之一,但美國人卻也將變得更加孤獨,而且越來越少生育子女,而會逐漸變成老年國家。當然,當現任總統候選人已經是老年人時(指拜登和川普),人們已經不得不感受到美國老齡化的現實。

在老齡化的美國,分裂會減弱嗎?對移民和多元文化主義加以否定的感情會減弱嗎?對此是存在著悲觀的預測。

根據2017年在德國所進行的一項調查,大多數25歲以下的受訪者認為,他們國家的文化與移民文化的融合是可接受的。相反地,70歲以上的受訪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希望移民能放棄自己的文化,而融入德國文化當中。

年輕的國家對他人是寬容的,而老年國家則不容易寬容。

四、高齡化與自我中心性格的高漲

雖然這不是薩爾茨曼所寫的,但我們可以思考一下美國正在變老的事實,以及前文提到的自我中心性格增加或對極簡主義(minimalism)價值的追求。如果將美國視為一個人格,隨著年齡增長,活力減退,結果就會導致對他人施加影響的能力減弱,同時老化也使得分辨力加強,開始思考「他人是他人,自己是自己」、「人要各自」。

此外,由於不像年輕時那樣充滿欲望和希望,因此人們更傾向於尋求簡單的、符合自己身份的舒適感,而不是物質上的滿足。或許我們可以這麼說。

對於領導國際秩序的積極性和能力的減弱,不僅是因為世界變得更加複雜,也可能與美國的老化有關。

不過,請回想一下剛才所提到的2013年的調查。的確,美國正在面臨孤獨和老齡化的問題,但與其他先進國家相比,美國人仍然極為樂觀。如果我們真的認為幸福不在於追求經濟豐富,而是在於簡單而精簡的生活,那麼即使國家因為少子高齡化而失去活力、人與人之間的聯繫減少、價值觀也變得內向封閉,我們還是應該從美國那裡學習如何去保持積極、樂觀。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