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包特金專欄】伊朗和以色列戰火還沒結束

銳傳媒/特別報導 2024.04.15 15:54

4月13日,伊朗發起「真實承諾」行動,作為對以色列4月1日攻擊其駐敘利亞領事館的回應。在不到 24 小時的時間裡,德黑蘭向以色列軍事設施發射了 300 多架無人機和飛彈。儘管以色列及其盟國幾乎成功擊落了所有來襲火力,但高級指揮官稱讚這次襲擊成功地傳遞了一個訊息,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從伊朗領土對以色列發動的直接打擊。阿里·瓦茲 Ali Vaez發表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 的<中東仍有可能爆炸>( The Middle East Could Still Explode)說,伊朗和以色列可能還沒結束(Iran and Israel May Not Be Finished)

鬆一口氣還為時過早:兩國仍在劍拔弩張

政策制定者和專家幾天前就知道,伊斯蘭共和國將對以色列對大馬士革的攻擊進行報復,這起攻擊導致幾名伊朗高級指揮官和人員死亡。但在無人機和飛彈起飛之前,尚不清楚德黑蘭是否會將先前的秘密和間接衝突轉變為公開和直接的衝突。現在,盧比孔河已被跨越,下一章對伊朗、其政權和更廣泛的地區來說充滿了不確定性和危險。

但隨著伊朗報復的具體細節和以色列成功反擊的情況逐漸明朗,中東以外的大多數政策制定者和觀察家都表示謹慎樂觀,認為可以避免局勢進一步升級。然而,現在鬆一口氣還為時過早:兩國仍在劍拔弩張,以色列可能會以更多打擊來回應伊朗的攻擊。兩國可能繼續不斷升級打擊,導致戰爭擴大,將美國捲入並席捲整個地區。

德黑蘭推行核子計畫—以色列視為生存威脅

多年來,伊朗一直試圖透過在全國各地製造以色列戰略家所說的「火圈」來對抗以色列。它透過向德黑蘭所謂的抵抗軸心提供武器和資金來做到這一點,這是一個結盟行為體的集合,其中包括真主黨、哈馬斯、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和西岸武裝分子。它還包括敘利亞、也門胡塞武裝和伊拉克的準軍事組織。伊朗最初支持後一組組織,作為遏製沙烏地阿拉伯和美國的手段,但自去年十月加薩走廊戰爭爆發以來,這些合作夥伴也幫助伊朗針對以色列的行動。德黑蘭也推行核子計畫——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接近生產武器——以色列官員將其視為生存威脅。

作為對這多線聯盟的回應,以色列也針對伊朗進行了自己的行動。它多次在伊朗領土上進行秘密活動,包括針對核設施和科學家以及常規設施和專家的行動。在伊朗以外,在一場被以色列決策者稱為「戰爭之間的戰爭」的運動中,以色列政府經常瞄準伊朗的武器轉讓,特別是那些運往黎巴嫩和敘利亞的武器。

攻擊我們的領事館就像攻擊我們的土地一樣

雙方都小心翼翼地避免讓彼此之間的攻擊失控,這種攻擊往往遵循針鋒相對的模式。但這種微妙的平衡在 10 月 7 日之後開始發生變化,哈馬斯襲擊了加薩走廊周圍的以色列社區。為了表達對加薩居民的聲援並結束那裡的戰爭,伊朗軸心成員在德黑蘭的明確支持下加強了對以色列和美國設施的攻擊力度。作為回應,以色列襲擊了黎巴嫩和敘利亞境內伊朗支持的組織,然後襲擊了伊朗軍事人員本身。 12月初至3月下旬,以色列殺害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和聖城旅近十幾名指揮官和顧問。這些攻擊在四月對伊朗駐大馬士革領事館的空襲中達到高潮,據報道負責協調聖城旅在黎凡特地區行動的穆罕默德·禮薩·扎赫迪將軍及其副手和其他幾名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被炸死。

對德黑蘭來說,大馬士革的攻擊造成了嚴重後果。這反映出繼以色列多次智勝伊朗防禦之後,又一次大規模的情報失敗。伊朗又損失了一名高級指揮官。這促使伊朗領導人質疑他們是否真的能免於以色列軍隊的攻擊。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表示,“攻擊我們的領事館就像攻擊我們的土地一樣。”他和其他政治和軍事領導人齊聲承諾懲罰以色列。

戰略耐心的時代已經結束

伊朗的最終反應凸顯了伊朗思維的明顯轉變。多年來,其對以色列和美國的態度主要圍繞伊朗官員所說的“戰略耐心”,這是一種長期做法,需要加強代理人組織,而不訴諸立即的挑釁性報復。這項策略是基於這樣一種信念,即伊朗所建立的網絡使其能夠投射力量,而無需冒著直接糾纏的風險,在維持表面上的否認的同時收取高昂的成本。

但目前正在崛起的政權強硬派越來越認為這種耐心是軟弱的表現。因此,他們敦促政府提高風險承受能力並擁抱對抗。這種想法在伊朗過去幾個月的行為中顯而易見。一月份,伊朗襲擊了伊拉克北部和敘利亞的目標,聲稱這些目標與以色列或伊斯蘭國有聯繫。第二天,它襲擊了巴基斯坦領土,襲擊了據稱襲擊伊朗的激進組織的行動基地。現在,伊朗也襲擊了以色列。伊朗高級官員 4 月 14 日發推文稱,“戰略耐心的時代已經結束。情況已經改變。”

以色列僅造成輕微損害,沒有死亡,只有一人受傷

儘管如此,伊朗政府似乎並沒有興趣採取進一步行動。 4 月 13 日的攻擊是為了在投射軍事力量和避免以色列(也可能是美國)的報復之間發揮作用而量身定制的。在襲擊發生前,伊朗官員與華盛頓和中東地區首府交換了一系列訊息,讓每個人都有時間準備防禦系統。在有關襲擊的公開和外交資訊中,伊朗強調其正在做出有限且適當的反應。據白宮稱,伊朗表示只會襲擊「軍事設施」。襲擊發生後的第二天早上,當塵埃落定時,伊朗軍事參謀長宣布:“我們的行動已經結束,我們無意繼續下去。”

但這個聲明並沒有做到這一點。伊朗的官方聲明可能已經「視為結束」了與以色列的爭端,但以色列政府也有發言權。由於伊朗預計會報復,以色列外長卡茨宣稱,「如果伊朗從其領土發動攻擊,以色列將在伊朗境內進行回應和攻擊」。儘管強大的防禦已經成功地削弱了伊朗飛彈和無人機襲擊的潛在損失——以色列官員報告稱,僅造成輕微損害,沒有死亡,只有一人受傷——但他們可能會選擇繼續行動。

伊朗政權越來越認為耐心是軟弱的表現。

事實上,我們有充分的理由認為他們會這麼做。 伊朗可能正在為大馬士革襲擊報仇並展示其軍事力量而慶祝勝利,但鑑於其絕大多數武器被攔截,其反應可能會暴露其進攻能力的局限性。德黑蘭的襲擊也引起了國際社會對以色列的廣泛同情,同時也引起了對其自身的譴責——部分扭轉了幾天前的國際動態。

如果以色列確實以襲擊伊朗領土作為回應,局勢可能會迅速惡化。兩國可能會發現自己陷入持續、直接的敵對行動,造成大量傷亡,並進一步破壞本已危險的地區的穩定。這樣的衝突可能會迅速蔓延。被迫保衛以色列的美國可能會直接加入戰局。伊朗的非國家盟友可能會變得更加暴力和好戰。伊朗可能會進一步與中國和俄羅斯結盟。此外,西方關於加強制裁的言論本身可能促使德黑蘭與北京和莫斯科進行更多協調。而且,由於未能透過其地區盟友和常規武器抵禦以色列的進一步攻擊,德黑蘭可能會嘗試利用其高度先進的核子計畫來生產核武。

以色列不是美國的代理人

我們有理由希望能夠避免這種升級。自十月以來,華盛頓一直在努力避免全面的地區衝突,據 Axios 報道,華盛頓向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傳達的信息是將成功保衛國家視為勝利並繼續前進。美國對以色列有很大的影響力,因此可能會贏。但以色列不是美國的代理人,因此華盛頓不能保證內塔尼亞胡會坐以待斃。德黑蘭在其前所未有的攻勢中權衡了風險與收益,並決定需要對以色列進行打擊,以防止其跨越紅線(例如攻擊其領事館)。以色列政府可能會得出類似的結論。

伊朗人已經表示,如果以色列實施報復,他們願意升級局勢。以色列隨後可以再次反擊。 4月13日,中東雖然沒有爆發,但仍面臨爆發更大規模衝突、無贏家的風險。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