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健全實用的國民教育課綱(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4.04.02 07:56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3月20日又有一個公信力極強的媒體公佈民調結果,對蔡英文總統施政滿意度高達50.5%、陳建仁第二為47.6%、韓國瑜墊後為40.1%,這是當前台灣人民對前三大最有權勢的政治領袖之評鑑;韓國瑜應是當前國民黨最高位階的政治工作者,常此下去,韓國瑜應是代表國民黨參選2028年總統大位的頭號人選無疑;第二名的陳建仁已多次表明僅幹到5月19日就要回中研院領高薪「做學術研究、也許對人類可以做出更大的貢獻」;他這一年多的閣揆工作比在中研院每月少領十五萬以上,十六個月再加上年終獎金就少領超過三千萬以上,真是虧大了;真好笑又好氣的是身為全球領最多榮譽獎章的公共衛生學者竟被一位大學常任副教授出身的立法委員在神聖的國會殿堂上比大小,真是會讓台灣貽笑國際社會了,也實在是沒大沒小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學究。    


最偉大最神奇的是第一名的蔡英文總統,任期剩下不到50天竟還有一半以上支持的施政滿意度,這真的很讓馬英九無地自容羞愧難堪,蓋當年的馬英九自就任第六年中葉的施政滿意度就掉進20%以內,第七年就掉進10%以內、漸漸地又滑到9%左右、創下全球各國元首最低最丟臉的紀錄,迄今無人能破;而他的接班人蔡英文總統在他極為差勁的政績上竟然翻江倒海讓山河變色國家輝煌騰達欣欣向榮起來,執政的第六年(2023年)在全球性武漢肺炎強烈肆虐中竟將台灣提升到「已開發國家」的先進國家之林(這是聯合國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認定的),這幾年在蔡政府大力治理下,高科技產業遙遙領先世界各國,國防科技產業亦逐漸迎頭趕上各先進國家水平,因此毫無懸念的在蔡英文最後五十多天的總統路上還以超過50.5%的施政滿意度讓馬英九無地自容祖上無光、趕快再到中國大陸祭祖懺悔告罪祖先「不肖子孫丟臉丟到國際上了」,嗚呼!    


馬英九在祭拜啥祖先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大姊馬以南雖是逃難前在中國大陸重慶出生,惟當時尚極年幼,也應不知大陸親族何許人也?當時他父母馬鶴凌秦厚修又跑到台灣代表蔣經國的「三青團」當接收大員,當年台灣並無「三青團」相關業務,蔣經國派了一大群青年到各地去當接收大員只有兩個目的,一是監督行政院長宋子文及軍方何應欽將軍派出的接收大員,二是攪和然後伺機分一杯羹;馬鶴凌秦厚修除了當蔣經國的爪牙之外也充分利用休閒遊憩時間搞出第二個女兒馬乃西,馬鶴凌後來帶著老婆與馬乃西回到烽火連天的祖國大陸,1948年秦厚修又生下三女馬冰如;1949年4月20日他一見毛澤東下達「百萬共軍過大江向全國進軍」之軍令,即趕快丟下兩個幼女給年邁母親帶著老婆及長女馬以南跑到香港觀望國共內戰的勝敗,並在香港三大豪華醫院之一的廣華醫院生下馬英九(可見他戰後來台灣當接收大員海撈多少財富);1950年6月25日北韓大統領發起朝鮮半島統一戰爭,美國杜魯門總統迅速派出兩群航母艦隊巡弋台灣海峽,馬鶴凌一看台灣有美國協防乃決定再回台灣投奔老長官蔣經國麾下當個小囉嘍混個「御前行走」虛名好在江湖騙吃騙喝再騙色,惟蔣經國有情報人員「生性多疑」個性,對於脫隊一個月以上再來台灣的學生都高度防備不予重用,因此馬鶴凌來台還是從地方黨部小幹事開始做起,直到馬英九拿中山獎學金赴美留學他才「榮任」台北市黨部一組總幹事,此時他的同學李煥、王昇都以身居黨國要職高居一人之下千萬人之上、手操生殺大權的「總管太監級」人物,可見身性好色、投機取巧的個性害慘了馬鶴凌的光明仕途。    


馬鶴凌的仕途直到馬英九從美國哈佛大學花了七年拿了博士學位回國(因他當「波士頓通訊」總編輯的職業學生)才改觀,在昔日同學李煥向李登輝主席求情讓他緊跟在兒子屁股後步步上昇,在馬英九幹上中央黨部副秘書長時馬鶴凌也幹到中央黨部紀委員會主任委員,這對父子檔在國民黨內互相提攜非常光明正大就像蔣介石與蔣經國互相提攜一樣正大光明也非常不避諱裙帶關係非常沒有禮義廉恥之道德觀。這就是馬鶴凌家教的特質一投機取巧、偷雞摸狗的家教特質;包括前述戰後馬鶴凌到台灣擔任接收大員順便分一杯羹發一點小橫財及國共內戰最關鍵階段馬鶴凌跑到香港去觀察國共內戰最後勝負之局勢來決定自己最佳的選擇,另外五十多年前大專聯考異常激烈的十五取一的時代,馬以南收取高額酬金代人考試的盜匪行徑(俗稱槍手),以及馬英九競選總統時用「六三三」詐騙選票都是非常沒有禮義廉恥的缺德行為,這樣的家庭教育就如杜魯門總統在罵蔣介石「他們一家都是賊」有相同的意義。    


馬英九是世界一流名校哈佛大學博士,可惜哈佛大學的盛名被馬英九的昏庸無能無恥玷污了,哈佛大學在台灣還有很多很傑出的校友如成功大學前校長蘇慧貞、現任副總統下任總統當選人賴清德、台灣任期最久的女副總統呂秀蓮、資深媒體人兼多產作家周玉蔻等很多很多,每人都有非常不凡的成就、對人類社會也有巨大的貢獻,在哈佛大學數以萬計的眾多校友中大概無人像馬英九這麼憋腳這麼「落衰」了,開出的政見「六三三」淪為舉世大騙局,施政滿意度只有9.2%也創下世界性紀錄,這不只是父母妻女家族蒙羞、連哈佛大學也跟著一起蒙羞,還好其他校友都在為哈佛大學爭光,所以這就可証是馬鶴凌秦厚修的家教有問題了。    


多年來我寫文章都主張學校教育與家庭教育要加強公德心與責任感教育,其次是多國語文教育(這是我出社會跑了很多國家後的體驗),但是在兩蔣父子專制獨裁威權統治的時代,為了鞏固領導中心堅強反共立場故而實施愚民教育,這時的教育綱要是以國民黨為主的課綱而非以中華文化為主的課綱,譬如「七七事變」以後中國第一場大勝戰是「平型關戰役」而非「台兒莊大捷」,但因「平型關戰役」是中共林彪打的,故國民黨編的教科書就省略不教了,其實「平型關戰役」對整個抗戰進程影響甚大,蓋平型關戰役發生在1937年9月4日距離「七七事變」尚未滿二個月,尚未充分準備迎戰的八路軍15.000人在林彪指揮下迎戰來勢兇兇野心勃勃的坂垣征四郎與東條英機領導的日軍20.000人,結果八路軍死約500人大勝日軍死約3000人,這一役讓日本軍方原訂的「三月亡華」戰略丟棄不用、改為傳統的持久戰,這種戰略之改變讓蔣介石有時間利用中國廣大的江山拖住日本無法在太平洋與東南亞與美國迂迴作戰;所以平型關戰役大捷對中國八年抗戰甚至太平洋戰爭都有很巨大的影響,但是國民黨編的教材不教讓日本放棄「三月亡華」政策的平型關戰役。這種例子還很多,很難在此一一詳述。    


前些時候北一女有位區桂芝老師在罵民進黨政府編的教科書「去中國化」,她說「108課綱是無恥課綱」「學生歷史弱智化」,我的太座與大女兒都是北一女高材生也都是第一志願考進台大的校友,出社會後都有極佳的工作也都做出很大的社會貢獻,故我對北一女老師都非常尊敬有加,但「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年過古稀的我當然是受過國民黨的愚民教育,直到上了研究所讀了很多進口書才一語驚醒夢中人;中國實施改革開放的第五年我應一個大部份是香港人少部份是台灣人組成的考察團之邀(發起人有台美西班牙等國籍經常往來台港間工作的建築師)擔任團長帶團到中國北京、廊坊、天津考察大學營建教育與土地開發及中國營建工程包括中國第一個新市鎮「芳庄」的開發,那時還是蔣經國執政、而王昇、許歷農、郝柏村、馬英九等人還在高喊「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不談判、不接觸、不妥協」的三不政策的反共抗俄時代,我在北京新華社書局看了很多國共鬥爭時代的書,才發現國民黨真的玩世不恭麻木不仁寡廉鮮恥浮而不實為德不卒執政不負責的江湖幫派,它把自己最不堪最難堪的史跡或是中共最偉大英明的福國利民史蹟都刪掉不提,但最好笑的是一進香港就可發現國民黨原來是如此亂改歷史胡亂造神的不良幫派。    


區桂芝老師說不教文言文就是「去中國化」,國民黨教台灣年輕人「胡適之是白話文之父」,「三位推行白話文運動的大師是蔡元培、胡適之、傅斯年」,國民黨欲大捧這三位大師我沒意見,其實像林語堂、(曾多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朱自清、張愛玲(張小燕姑姑,最近美國華僑界有人要推薦她參選諾貝爾文學獎,惟聽說中國方面沒支持之意、因後來她跑到香港及美國反共了)等人對白話文運動都有很大貢獻;但真正發起白話文運動的是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陳獨秀教授(當時毛澤東在當他的助理),發起「五四運動」的也是陳獨秀而非在北京街頭舉大旗吶喊的傅斯年,民國二十年籌劃組織「中國共產主義研究會」(就是次年成立的中國共產黨前身)也是陳獨秀教授;所以陳獨秀才是真正「白話文之父」亦是中國共產黨的創辦人,他的助理毛澤東既是讓蔣介石一看其名就全身發抖血壓上升血糖下降的「朱毛匪幫大魔頭」,所以兩蔣父子躲在台灣作威作福專制獨裁暴虐無道時,台灣人是幾乎看不到陳獨秀的大名更甭說要讀他的大作了,誰敢從海外帶回陳獨秀的書籍文章,蔣經國一定讓你生不如死甚至死得很難看;陳獨秀不但提倡白話文也提倡簡體字,1949年國民黨政府敗逃台灣,當時教育部只從中國帶來七百多字「部定簡體字」,新中國成立後在國務院下成立專門委員會負責加速簡體字之編造,1986年我到北京清華大學參加一個宴會,席中我曾請教當時的楊副校長當時正在使用的簡體字數,楊副校長說「已超過八千字」,當時的國務院教育委員會主任李鐵映(後來擔任中國社科院院長、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他父親是毛澤東長沙師範同學,新中國成立後歷任中央黨政高級要職,他母親曾是鄧小平第二任妻子)非常重視這項工作成果、故應會快速增長才是。由此可見推行白話文和簡體字是新中國兩項文化大革新運動,國民黨因忙著貪腐與大逃亡故落後中共很多,國民黨政府逃到台灣後好像沒增加多少簡體字,筆者才疏學淺只知道一個「書」字寫在一個口字中(還是唸做「圖書館」),不過這不是部定的而是圖書館界便宜行事化繁為簡的「文創」簡體字;我時常說「若毛澤東用文言文編寫發行「湘江評論」,或用文言文在農民講習所講課,那湖南的農民肯定有聽沒有懂,則共產主義的宣傳及二手傳播肯定無法那麼順利達陣」,依照民國初年到中國參訪考察的英國哲學家羅素說「中國人95%以上是文盲」,天知道對一群文盲要如何以文言文教他們馬列思想與共產主義,所以在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革命建國大業中白話文與簡體字可說幫了非常大忙,否則文化較低的人都很難搞懂「之乎也者」又何怪乎一群文盲農民呢?    


故減少研讀文言文與「去中國化」沒啥關係,如果多研究中共歷史就可了解新中國讀的文言文比台灣少很多,而新中國用的簡體字又比台灣多很多,如果按照區桂芝老師的邏輯來論那陳獨秀、毛澤東、李鐵映等人豈非都是「去中國化」的大將,若然,那就太沉重了,事實上兩者真的沒啥關係。人生苦短、歲月如梭、青春有限、學海無涯,還是趁著青春年華多學一些實用有用的東西;胡適之說「要怎麼收穫就怎麼栽」,他還說「白話文就是把心裡想說的話用口語化方式寫出來的文章」,台灣許多被推薦入圍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都是寫白話文而勝出的,如林語堂、胡適之、李敖、李昂等,就連海外華人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與高行健也都是以白話文取勝,可見文言文在當今的高效率高情商高智慧之時代對於人際關係之表達溝通確有較「難隱之言」,以致現代人之生活較少方便應用之處;現在的「全人教育」就是要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提高美學與創造力以及高情商、同理心及溝通力,每個人若都能具備此五大人格素養,那社會生產力必然大大提升、國家競爭力亦能大大提升。    


雖然如此轉變,但文言文也非變成一文不值,在108課綱中一有選修之設計,學校可開一些文言文的選修課讓有興趣的學生去選,就像韓國一樣若想攻讀中國文學之碩士或博士學程就要懂得中國文字的繁體字,因為中國古文學都是用繁體字書寫的,若用韓文或中國簡體字去研究中國古文學很有可能會錯意,那就難以深入研究中國文學矣!當然文言文亦可像算盤一樣當藝術品欣賞鑑賞,以前算盤是商人必備之生財器具,但電子計算機或電腦興起之後,算盤已英雄無用武之地,只能充當歷史文物收藏或充當「珠算比賽」之道具;現在一貫道都有定期舉辦「讀經評鑑大會」,古代經書都是用文言文或詩詞寫的,故這也是一種閱讀文言文能力之評鑑大會,其參加總人數最多有上萬人,這大概是全世界參加文言文讀經評鑑大會最偉大的場面;最好笑的是這個由中國山東省與天津地區興起的「儒道佛回基督」綜合體的中國本土宗教後來跟國民黨一起「轉進」到台灣以避開「無神論」之中國共產黨之迫害,但到台灣初期也沒興家發戶而是被國民黨列為異端學說的妖道,國民黨政府列為非法組織加以取締,一貫道只好淪落地下在民間最底層流傳,那時一貫道不能公開興建寺廟佛堂,只能在家中客廳聚會傳道(筆者五歲即隨祖母在村里的私家道場參道),這種地下傳道活動一直到1988年第一次總統直選前夕,國民黨大概發現一貫道道親竟然多達一千五百萬人以上(很多當然是儒道佛回基督五教重疊),所累積的基金也是國民黨數倍之多(當時國民黨被估約有資產將近二千億元),為了充分拉攏一貫道的人與錢之關係俾利於總統直選之佈局,國民黨政府於1988年火速宣佈一貫道為合法宗教團體,這就是中國國民黨虛偽齷齪的特性;從此一貫道也才開始可以在台灣公開活動、完全解除國民黨將近半世紀的欺壓霸凌迫害,而現在一貫道不僅世界各國興建很多寺院道場在推廣教學傳道(以忠孝節義為主),還在大力傳授儒家文化的文言文,所以區桂芝老師不必擔心沒地方講授文言文,「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到處有青山」,到世界最大(佔地300多公頃為台大總校區十倍大)風光明媚的六龜一貫道天皇學院講授儒家文化的基本常識文言文亦是甚佳的選擇,至於高初中課程還是多教一些對人格正面發展譬如公德心與責任感、愛護地球保護環境關懷弱勢的情操、多了解一些世界地理歷史文化之通識、多學習一些法律知識以培養青少年守法守分之修煉,然後為將來工作之國際化準備,最好把英日語說寫都能得心應手的麻力,若能像荷蘭比利時瑞士等國學三四國語文,那對自己或國家都可增加很大的國際競爭力;另外再多學一些家庭生活之基本技能如電氣水電之維修與簡單的木工修理油漆美化家園,台灣已走向高工資時代,現在請個工人來家裡修修打打都要花很多錢,這些簡單維修工作最好能自己動手DIY,以免花錢又受氣;最後是多排一些體育課程,讓青少年多鍛鍊體魄,健全身心靈發展,「強國必先強種、強種必先強身」,有了強健的身體就能減少生病也就能減少健保給付,而且優化人力資源就能提高經濟生產力,這些對國家財政都是很大的貢獻。   


其實108課綱的四大總體目標與三大面向都有清楚的規範:四大總體目標是1.啟發生命潛能2.陶養生活知能3.促進生涯發展4.涵育公民責任。三大面向包括1.自主行動2.溝通互動3.社會參與。這些在我前述文章中都有稍微提綱契領論述到,在我過去文章中亦或多或少略有述及一二,所以健全較有實用的課綱應是當前國家總體發展所需的教育基本素材,應該讓青少年深入瞭解通透知曉,俾讓咱國家新世代都有公德心和責任感,也都能具有關懷弱勢的慈悲情懷,為社會盡一份公民責任,這樣的教育才有價值也才有意義。(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