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金錘變鐵錘 秀才遇到兵

銳傳媒/編輯中心 2024.04.01 11:43

文/李建畿(台灣福和會常務理事、台灣人權文化協會理事長)

圖中最右的Sato Masayoshi (陳正義),他的父親大正11年(1922年生),日本時代在台灣當空軍管庫存,日本戰敗投降後,他為了找工作,當時台南空軍,美國CAT(今亞航)都在招募職員,他原想去美國陳納德將軍創立的飛機維修公司CAT應徵,因為跑錯了,進入中華民國空軍,從此變成了“台灣老竽仔”

因為他對飛機零件庫存管理的專長被派到新竹的空軍基地管理庫存,有一天長官要盤點庫存,發現金槌 (kanazuchi)怎麼不見了!

日本對於所有的金屬製造的槌子都叫做金槌,他拿出鐵槌,被認為是他掉包,把黃金做的槌變成鐵槌,他又只會說日語與台語,溝通不良,被抓去關了一個月。Sato 是我在亞航的好友,後來娶了日本太太,旅居日本40年,昨日陪我到高雄參加南社包場觀賞湯德章的記錄電影時,回憶當年發生在他父親身上的往事,直呼這個外來政權教育水準比起當時已經非常文明進步的台灣,簡直就是“乞丐趕廟公”。

他父親為人忠厚老實只差一點沒被抓去槍斃,但當時來台接收的那些“外省權貴”以統治者姿態作威作福的行徑乃是後來228事件及白色恐佈發生的主要原因。

湯德章在1943年返回台灣後向總督府登錄成爲律師,開始爲台灣人主持正義、酌收廉價律師費,當年湯德章律師事務所用的事務桌是家父在林百貨當主任時賣給他的,送過去的位置就是成大日語蔡顯隆教授告訴我的在林百貨斜對面忠義路上,家父李錫銓說,湯德章夫婦非常有禮,還端茶招待他,沒想到1947年3月13日被抓去遊街示眾,最後在湯德章紀念公園(大正公園,民生綠園)槍斃時,住在中正路的家父看了淚流滿面,直呼“怎麼會這樣...?從此,“囡仔人有耳無喙”成了我們家的政治禁忌(taboo)!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