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IN觀點/韓國瑜暗助陳建仁 質詢權協商三黨演肥皂劇

引新聞/李 彥謀 2024.04.01 10:30

(總主筆李彥謀/特稿)立法院長韓國瑜為了「沒收立委質詢權」一事,召開2次政黨協商,但很簡單的事情,卻要搞得很複雜,民眾黨總召黃國昌還說不知道協商內容、要回到黨團進行「民主討論」;難怪有人說政客只是另類的演員,政治更是表演的藝術。

圖/韓國瑜沒收立委質詢權,其實是在幫助陳建仁內閣,綠委卻見影開槍。(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圖/韓國瑜沒收立委質詢權,其實是在幫助陳建仁內閣,綠委卻見影開槍。(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王金平、蘇嘉全、游錫堃時代

立委對行政部門進行施政總質詢,這是憲法明文規定,也載入「立委職權行使法」內,每周立法院議事處都會發正式通知給立委,將該周要進行總質詢的立委名單列出;甚至,因為每位立委有30分鐘時間,從首位質詢立委開始,基本都可以推估後續的立委幾點輪到總質詢。

這個「推估」,就是一個潛規則,韓國瑜當天由於有綠委放棄「口頭質詢」,改以「書面質詢」,時間就省下,因此繼續唱名下一位立委,導致後來的立委來不及趕到議場,就這樣失去質詢權;國民黨團方面聲稱,是立委「遲到」,不是韓國瑜的錯。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王金平當院長的時代,歷經蘇嘉全、游錫堃,都沒有發生過類似情況,他們大多會透過折衷辦法,例如宣布「休息」,或是請議事處職員盡快通知立委,這也是一套潛規則;當然,韓國瑜也有權不通知,任憑議場開天窗,提前結束所有質詢。

韓國瑜護航執政黨、綠委何以要抨擊?

現在的執政黨是民進黨,韓國瑜是國民黨,如果在各縣市議會,議長與縣市長若是不同政黨,情況基本都是對立的;在野黨議長甚至會讓議員們質詢到飽,用意就是為難執政黨。

韓國瑜表面上是剝奪立委質詢權,但是另一面來看,他反而是讓行政院減少受立委的質詢與砲轟,這在台灣政治史上相當罕見,他更像是在護航蔡政府陳建仁內閣;至於民進黨立委反彈很大,還特地召開記者會抨擊韓國瑜,這樣的邏輯很怪。

據指出,被沒收質詢權的立委,接到「民進黨團」的通知,要開記者會罵韓國瑜,「黨團」歸三長(總召、幹事長、書記長)管理,是誰下指令要求綠委開記者會?柯建銘否認他有指示,難道是吳思瑤還是莊瑞雄?他們二人能跳過老柯直接指揮綠委嗎?

圖/民進黨立委開記者會抨擊韓國瑜,但這個戰場選得似乎不好。(圖/翻攝自柯建銘臉書)
圖/民進黨立委開記者會抨擊韓國瑜,但這個戰場選得似乎不好。(翻攝自柯建銘臉書)

國會議長有裁量權,三黨協商未果變豬仔

此時的陳內閣,屬於「看守內閣」,執政黨立委質詢執政黨行政首長,基本上無此必要,除非綠委與執政團隊意見不合,此時綠委就要考慮是否退黨?而洪申翰等綠委一定要口頭質詢,在看守期的內閣,是沒有辦法給出任何改變政策的承諾,那麼總質詢是有意義的嗎?

立法院秘書長周萬來曾提醒韓國瑜,可以宣布「休息」等待立委質詢,但韓國瑜故我,一路唱名,很快就敲下議事槌,宣布散會;其實,韓國瑜才是「懂政治」的人,因為這個會期的施政總質詢,真正的意義不大,幾輪質詢下來,都沒有政策辯論的效果,媒體效應也不高,不質詢也罷。

怪就怪在,總質詢的潛規則怎麼走,竟要政黨協商?還要兩次協商不成,簡直讓人笑掉大牙;在議場,立法院長有裁量權,他可以尊重、也可以不尊重立委,要休息、要散會、要敲槌,都是議長的權力,立委不必越俎代庖告訴他該怎麼做,只是韓國瑜故做民主、召集三黨協商,大家還真的齊演爛戲,一群「豬仔立委」就此現形。

【更多引新聞報導】

IN觀點/中國再找馬英九統戰 要藍營促蔡英文登太平島

IN觀點/改革國會有違憲爭議 國民黨為何不直接提「修憲」?

林淑芬專訪/國會改革 國民黨喜歡加蔥、加料、加到整鍋爆掉

蘇丹紅風暴/林淑芬:吳秀梅應負政治責任 藍營不該泛政治化

新聞圖片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