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蘇煥智維新觀點》政權空窗四個月,實在太長,違憲危險了!

優傳媒/ 2024.03.28 07:15

「空窗四個月」是不必負責的偷鷄摸狗、貪贓枉法的決策,朝野三大黨應該正視嚴重的問題。我認為可以考慮修法明列總統選舉結果產生後一個月內正式交接。至於總統選舉及國會議員選舉是否一併舉行?或是先選總統再緊接著選國會議員?及是否採取法國二輪制選舉?應該也是值得一併檢討。(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台灣今年1月13日選出新任總統,但新任總統卻要等到5月20日才要正式就職。政權交接空窗期長達四個月又一周。這應該是全世界政權交接空窗期最長的國家。

 

自2012年馬英九時代將任期差距超過3個月又19日的國會議員(立法委員)與總統合併在1月份舉行以來,每一屆的新任總統交接就職空窗期就長達四個月,而為各界所詬病。2012年是馬英九成功連任所以問題不大,但2016年蔡英文也是等了四個多月,已經引起各界密切關注。2020蔡英文連任成功問題也不大,但2024年賴清德當選,雖然同屬民進黨但畢竟是不同,所以四個月的政權空窗期,讓人民對於執政黨不能回應最新民意非常無奈,形同國家空轉四個月。

 

政權交接的空窗期長達四個月實在是太長了,不但是有嚴重的國安風險,而且違反責任政治的基本原則。特別是政權交接期,有許多部會首長幾乎確定不能連任,政務官進入跛腳階段,許多偷鷄摸狗的政策或決策就偷偷通過了。

 

所以新的國會選舉產生後,舊的國會議員應該要停止新的立法及政策決定。例如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常常利用國會議員改選後的殘餘會期,而國會議員無心問政時,偷偷通過一些嚴重違反公義的法案。其中最典型代表的法案就是民國85年1月通過的老舊眷村改建條例,以及民國82年1月修改水利會組織通則將水利會會長及水利會代表由會員民選改為官派。民進黨完全執政時期也利用國會議員改選年的殘餘會期,通過一些不合理的法案。

 

立法院尚且如此,更何況總統及行政院各部會龐大的預算、行政法規及政策,都是非常容易利用政權交接的空窗期偷鷄摸狗幹許多圖利的工作。特別是今年大選後發生食安問題,這跟政權交接期已有不少政務官及官員無心政務,螺絲嚴重鬆脫的現象。

 

政權交接空窗期太長,在台灣與中共兩岸關係具有國安及戰爭風險的情形下,也讓人擔心容易產生國安及戰爭風險。例如因為中共漁船越界進入金門海域,經我國海巡船艦驅離而發生意外翻船導致兩岸糾紛,並發生中共海巡船艦刻意越界金門海域執法,而引發嚴重的國安危機。政權交接空窗期太長風險愈安!

 

全世界採取內閣制的國家幾乎都是選完即進入政權交接,幾乎不會產生政權交接的空窗期。在多數執政聯盟組成的過程中,也頂多由文官系統扮演看守內閣的角度。不會作出任何重大的決策。至於總統制國家的政權交接期如何呢?以歐洲總統制的典型法國為例,例如薩柯奇總統是選後9天即交接,歐蘭德總統則是選後10天即交接。至於美國總統的交接期則規定不得超過2個月。所以全世界先進國家都是以選完後愈快交接,才更能符合「新的民意、新的政府」,才符合責任政治的原則。

 

台灣的看守政府長達四個月,這是完全違反民主憲政的基本原則。選舉結果反映新的民意,產生新的政府來負責執行。這是民主政治責任政治的基本原則。現在新的民意產生新的政府也產生,但是卻由舊的政府繼續執政4個月,這四個月其實就是不需負責,反正就是要下台了。

 

2016年蔡英文選上後空等4個月,當時社會各界也討論過此一議題。幾乎都認為這4個月不是「空轉」就是「違憲越權」。其實更可能的危險是不必負責的偷鷄摸狗、貪贓枉法的決策,卻可以不需負責。當然目前兩岸情勢的國安風險提高也是當前各界關注的,4個月的空窗期的確是國安風險太高。可惜這一屆總統空窗期4個月媒體卻很少報導討論,執政黨及在野二大黨也幾乎沒有關注此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

 

我認為朝野三大黨應該正視「空窗四個月」是一個嚴重的問題。我認為在全球密切交流,資訊信息萬變的時代,「空窗期愈短愈好」,我認為最好不要超過一個月內,如果二個禮拜內更好。也許可以考慮在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中,修法明列總統選舉結果產生後一個月內正式交接。至於總統選舉及國會議員選舉是否一併舉行?或是先選總統再緊接著選國會議員?及是否採取法國二輪制選舉?應該也是值得一併檢討。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