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從最基層壯大台灣(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4.03.27 17:26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去年(2023)九月國際聞名的天下雜誌對當年全國縣市長做「施政滿意度」調查,結果前五名都是偏鄉小縣市長包括第一名的嘉義市長黃敏惠、第二名是最北邊的離島全國最小的連江縣長王忠銘、第三名為嘉義縣長翁章梁、第四名為雲林縣長張麗善、第五名為台東縣長饒慶鈴;這樣的封神榜一發表立刻引起關心地方發展的人士很大的關注,蓋這與往年前五名大都由六都市庫非常滿溢財源非常充實的大都市包辦有很大的不同,由去年的封神榜可看出只要縣市長多用心思在政務上也可以做出讓縣市民眾非常滿意的成績,絕不能像柯文哲幹上台北市長就想選總統大位,完全無心於市政建設,那當然只能每年都拿最後一名、敬陪末座、讓父母妻兒蒙羞。   


去年第一名的黃敏惠已是第四任嘉義市長,是嘉義市任期最久的市長,之前她還幹過國大代表與立法委員,其問政與服務風評廣受佳評,她父親黃永欽先生曾任多屆台灣省議員(在萬年國會議員的老賊時代、台灣政壇一軍都選省議員二軍才選立法委員三軍選國大代表)也長期擔任工商團體領導人,也和蔡潔生一樣為地方做很多公益善舉,父女兩代服務地方造福桑梓達半世紀之久,都是腳踏實地熱心公益關懷弱勢的公益人士,黃敏惠大學畢業後曾擔任父親省議員特別助理多年,對公眾服務事業可謂獲益良多,堪稱家學淵源獲得父親真傳;好幾年前我就曾在本專欄撰寫過拙文指出「黃敏惠堪稱為國民黨的蔡英文」,可惜未能獲得國民黨掌權人之重視,故黃敏惠只能繼續在地方深耕,此次獲得全國第一名也是實至名歸。   


連江縣是全中華民國最小的縣份,原本是名不見經傳,很難在台灣報紙雜誌看見其芳蹤,但自上任縣長劉增應大力翻轉連江縣的地方建設,大力發展觀光,他將縣內原各閒置軍事設施全部大翻修,把軍營、砲台翻修成觀光景點或民宿再到國內外招商攬客,結果劉增應上任第一年亦獲得五星級縣長全國第二名,這個光榮的桂冠是有史以來所有連江縣長所不敢想的,劉增應此一偉大政績當然也驚動中央政府,當劉增應第二年繼續獲得五星級桂冠榮銜,蔡英文總統就搭上總統專機飛到國境之北的連江縣視察劉增應這些逆天翻轉歷史的偉大政績,蔡英文總統也大為讚賞、除了慰勉有加亦交代劉縣長繼續大力建設翻轉連江,中央將會全力支持。   


去年劉增應兩任八年任滿,他將連江四島翻轉建設成非常光榮的島嶼,非常光榮驕傲的矗立在閩江口,為了維持這逆天蓋世的偉大政績,他選擇他的高中同學王忠銘接班繼續他未完成志業,俾將媽祖四島建設成海峽西岸的海上明珠。   


王忠銘原是交通部觀光局媽祖風景管理處處長,後來被劉增應挖角至縣政府服務,歷任縣府企劃室主任、教育局長、參議、秘書長、副縣長,並在去年參選縣長成功;這九個多月來他循著劉增應前縣長確定的發展路線繼續發展,同時也大幅改善交通和醫療,也就在王忠銘的「忠勤廉能、天道酬勤」不捨晝夜夙夜匪懈地在劉增應前縣長建立的磐基上繼續發展建設媽祖造福桑梓;老天有眼,上任九個月的王忠銘也獲得縣民的高度肯定,以全國第二名進入2023年的封神榜。   


其後第三名為嘉義縣的翁章梁縣長、第四名為雲林縣張麗善、第五名為台東縣饒慶鈴,這三個縣都是農業縣,雲林縣還一直以台灣「農業首都」自喻;其實台灣農業自蔣介石帶著兩百萬軍民流亡台灣後,為了養活這麼眾多的難民只好鼓勵農民種稻,不管水田旱田只要能長出稻米的都要求農民種稻,台灣地處亞熱帶氣候區,除屏東縣可以三熟外其餘各縣市都可以二熟,智慧較低且不學無術的蔣經國因「哈米」哈得腦神經發炎還要求屏東縣每年「三獲」俾利供應逃台難民米食無缺,害屏東土地幾無休養生息機會,還好當時屏東農專(現在的屏科大)的教授發揮頭可斷血可流不怕死的知識份子良知,大聲疾呼政府趕快停止「三獲政策」,否則屏東農地將日漸貧瘠地力日衰,將來農業收成必將日漸減少;蔣經國雖是一介不學無術的草包但一聽會影響以後的農業收成,還是趕快停止屏東縣的三獲政策;所以那段時期台灣農業主要是稻米和日治時代就流傳下來的蔗糖、鳳梨、香蕉、茶葉,而且這些主要都外銷日本(茶葉有外銷歐美各國),尤其是香蕉為台灣創造甚多的外匯(當年佔全國外匯收入15%左右),直到蔣經國惡搞一個「蕉神吳振瑞冤案」,台灣香蕉榮景才在蔣經國政治謀殺下結束。後來在李登輝博士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並結合台大農學院一群教授與當時農委會一些專家積極推動農業「綠色革命」,開始研究種植一些高附加價值的農業如蔬菜水果,讓台灣農產品種類更多元化多角化多樣化;當時可說是台灣農業最興盛時期;可惜好景不常,當中共開始執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政策後,很多農民甚至國民黨的農業高官紛紛將台灣農業「綠色革命」研發出來的優良品種移植到中國廣袤的神州大地並將產品行銷國內外市場,由於當時中國所有生產元素如人工、土地(中共給台商農地租期最高可達七十年、港澳只有五十年、其餘各國更低)、稅金(中共給台商最佳的稅率如台商可達三免五減、港澳只有三免二減),因此台灣很多優良品種都被吸引到中國,結果台灣農業和養殖業就開始萎縮,現在台灣農業佔全國總生產毛額只剩1.5%左右,由此可見台灣農業縣的財源之非常難堪。    


但這些有守有為以生命在為人民服務為地方創造新機的縣市長有多麼偉大、多麼讓柯文哲和高虹安、蔣萬安等人汗顏到無地自容;這五位名列前茅的縣市長有四位是國民黨籍一位是民進黨籍,可見國民黨內人才很多惟都難獲黨中央重視,但像專業在喊口號講肖話的韓國瑜卻是國民黨內的奇葩,到現在還有黨內領袖人物在呼籲韓國瑜競選2028總統;國民黨就是一直重用一些蠢才而讓人才曝露荒野;譬如以前的台東縣長黃健庭的政績也是名列全國之前茅,但國民黨也是將其棄置荒野,直到五年前想出來競逐總統大位的郭台銘欲找黃健庭擔任副手,才讓國民黨內有心人士一語驚醒夢中人,故在朱立倫再度出任黨魁時才找黃健庭擔任黨中央的秘書長;國民黨就是這麼鱉腳有趣的江湖團體;我常寫的有趣案例就是捐二公頃土地給國家建「胡適墓園」(現在的南港公園)的李彥秀竟與有竊佔國土嫌疑犯同列位國民黨中央副秘書長,這就足以顯現國民黨是黑白無常善惡不分非常胡說八道非常胡作非為的政黨,只要是政二代、企二代、富二代、軍二代大都可在國民黨內崢嶸頭角飛揚跋扈「飛越杜鵑窩」,不管其家族巨額財富是如何撈來、騙來、污來、A來?像郭台銘、林百里都是1949年國民黨大逃難的難民,其中林百里尊親逃到香港調景嶺住木頭帆布搭蓋的A字形寮屋,郭台銘逃到板橋無處居住只好落腳板橋慈惠宮借住九年,兩人都在艱困環境下刻苦耐勞勤儉吃苦打拼奮鬥才能創造跨國籍的國際性大企業,尤其郭台銘從十萬元資本額做到年營業額五兆多的跨國大企業,個人資產逾百億美金,每年光在台灣(鴻海)分配的股利就有92億元台幣,另外還有中國及海外的「富士康」未計在內,所以外省逃台難民中也有很多正派正直正義正氣凜然的賢明之士,但若不與蔣幫集團同流合汙就很難受到國民黨當權派之重視更甭說中用了。    


當然像郭台銘、林百里會成為國際級的大富豪,主要要拜美國實施凱恩斯的資本主義及雷根總統倡議的「全球化」與「自由貿易」之所賜,資本主義就是利用一般人類貪婪天性以正當或不正當手段追求個人利益之極大化,然後再利用「涓滴理論」讓有錢人在生活買賣或公益捐贈過程中將手中的錢慢慢流向一般庶民大眾或貧戶手中,這套理論與策略在「全球化」和「自由貿易」尚未高度盛行之前所有勞務、貨物及人員與資金都只在國內流動時尚可認知理解,可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全球化」與「自由貿易」大盛行之後,各國勞務、貨物、人員與資金都在國際間大量移動,很多資金跑到國際間投資,很多人到各國觀光旅行,也有很多人到薪資水準較高的國家工作,這些高收入高所得的資金不一定會購買國內貨物,可能會去購買各國較高級或較新奇的產品,所以所謂「涓滴理論」就很可能會「滴」到國外的大廠商那裏,故「國際化」與「自由貿易」受惠最多的還是有錢人,結果就造成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社會貧富不均現象,這個現象就有賴政府以財政政策、金融政策、社會政策、教育政策去解決。    


台灣原是一個開發中國家,2016年以後在蔡英文政府勵精圖治帶領台灣走向廣闊多元的國際市場,讓台灣走向世界也讓世界看到台灣,尤其在台灣西部各縣市積極開發許多「科技廊道」,培育出許多高科技產業,特別是「台積電」「聯電」等國際級大廠,尤其台積電還成各國爭相仰望爭取設廠的「護國神山」;在一群高科技產業的拉拔之下,2023年台灣已成聯合國下屬的世界銀行與國際貨幣基金承認的「已開發國家」「先進國家」,個人所得超越日韓兩國,成為東亞最高的國民個人所得國家。   


觀乎這幾年台灣的經濟發展重點都集中在高科技產業,對於傳統產業尤其是庶民經濟較無重大之產業政策指引(除了武漢肺炎開始傳染之始對醫療衛生防疫產業有些較重大政策之外);如此偏跛的經濟產業政策並非健全理想的經濟結構,這與四十年前創造「日本第一」的經濟結構有點類似,當時日本政府幾乎只有看到通產省和大藏省在工作,這兩個財經部會將產業與金融財稅政策集中在鋼鐵、汽車、錄影機、半導體、電腦、飛機等,日本政府將其視為經濟高度成長引擎的「策略性工業」,以金融與財稅政策引導鼓勵民間與外國資金投資,政府在後面擔任重要的輔導角色。    


如此大行資本主義大力保護輔導國內重點發展產業,等到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盛行「全球化」、日本廠商為了多利用第三世界較落後的人力資源的廉價勞工,紛紛到東南亞、中國、印度等地區設廠生產,可惜俟亞洲金融風暴一起,除了台灣之外亞洲諸國幾乎都難倖免,日本較偏跛的產業經濟政策就大受災難,至今衰退已近三十年猶難恢復、幸好日本整體經濟形勢尚佳再加上日本人的勤奮節儉刻苦耐勞之民族性,讓日本還能維持強大生產力長據世界經濟大國之列;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日本可以作為台灣經濟發展之鏡子。    


所以台灣除了重點發展高科技產業之外也應注重傳統產業與國民經濟的發展,讓台灣經濟結構更臻健全完備。     


國民經濟是經濟結構之磐石,也是經濟發展之基石,其內涵包括:勞工經濟、農漁經濟、零工經濟、攤商經濟、中小企業、合作企業、國民旅遊、國民金融、國民住宅、文創產業、文化事業、環保經濟、社區營造、地方創生等,這些經濟比重約佔總體經濟之百分之三十左右,這些都較屬於地方政府業管的微型企業,只要中央主管部會制定較優質政策並以金融和租稅制度獎勵輔導由地方政府妥善執行讓這國民經濟體系創造出最佳的績效,俾大力提升國民收入暨庶民生活水平,只要國民收入提升則購買力必然提升、也就是內需市場的擴大,這對帶動提升國民總生產毛額必會有乘數理論的效果,所以只要從基層健全台灣經濟結構以充實經濟發展的磐石,那台灣個人所得的PPP值邁向十萬美元亦非是很艱難之事。    


寫到這裡就又讓我想起建設台灣成為遠東的瑞士之美夢;位於阿爾卑斯山麓的瑞士除了漂亮風景較多外,天然資源卻不及台灣之豐富,但他們利用觀光旅遊與製造業及金融業發展經濟,其製造業以前以鐘錶獨佔世界鰲頭,後來鐘錶被日本的電子鐘錶所取代,現在的製造業則以石化製品、醫藥製品、醫療器材、科學精密測量儀器、樂器等為主,金融業則包括銀行業和保險業等,上述這些產業都屬傳統產業、很少高科技產業,但瑞士已是全球個人所得前三高的國家,按照PPP值計算將近十萬美元:瑞士上述傳統產業台灣也都有、台灣還有世界最頂尖的高科技產業:兩國都是經濟高度自由的資本主義制度國家,在經濟自由度來看瑞士是世界第二名、台灣是第四名(分別是新加坡、瑞士、愛爾蘭、台灣),所以只要台灣將傳統產業與國民經濟搞好搞到盡善盡美,那建設台灣成遠東的瑞士也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有夢最美、希望相隨」。    


若各縣市政府都從最基層開始努力發展國民經濟,譬如各村里發展社區總體營造以美化村里社區,建立社區獨特的文化文物及社區產業以發展社區經濟,讓台灣的村里部落都有美麗景觀與美食文化可吸引國內外觀光客,然後再發展各鄉鎮市區的地方創生以繁榮地方經濟厚植地方稅基充實地方稅源,當然也能充實地方建設財源,那台灣就能消除髒亂消滅貧窮,更能創造就業機會,讓本地青年不必到外地工作,像屏東縣的離島小琉球只靠觀光就能「地方創生」,不但為本地人創造就業機會也是全台灣第一個能提供近百個就業機會給外地人的鄉鎮,算是很成功的「地方創生」典範。   


是故,只要成功從基層發展國民經濟就能壯大台灣,把台灣建設成遠東的瑞士也就能美夢成真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