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國國民黨改革之王道(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4.03.25 13:45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朱立倫大刀闊斧砍掉蔣經國最惡作劇也最讓台灣人最瞧不起的黃復興黨部,由黃復興的廢立可以看出朱立倫的英明果決與蔣經國的胡作非為,怎能將一群貪生怕死貪腐成性看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集體大逃亡的敗將殘兵都封為「榮譽國民」呢,還由國家包辦他們及眷屬的就業、就醫、就學、就養、照顧服務;蔣經國為了照顧這群貪生怕死的敗將殘兵由「輔導會」興辦各種事業公然與台灣人民爭利,讓台灣人民民不聊生,而這群敗將殘兵卻啥都不用做就能吃香喝辣還炒作軍宅賺取暴利到美國加拿大當寓公,這種投機取巧巧取豪奪的不良投機份子,一向樸素節儉踏實無華的台灣人怎會看得起這群人呢?所以看到朱立倫將這些影響台灣社會進步的毒瘤割除,大家當然都要給朱立倫按個「讚」,偉大啊!朱立倫主席。    


朱立倫主席這一偉大的大改革對國民黨蔣幫集團而言是非常逆天非常找死的作法,2016年蔡英文總統只稍微輕輕地做一點點年金改革就被黃復興一群自私自利有勇無謀的老兵拍打總統防彈座車,害一群國安人員被處罰,現在朱立倫主席竟敢將他們窩居打滾翻騰的老巢全都端了,美其名是將他們「安座」在各地方黨部,這群一向自命非凡的敗將殘兵豈會把台灣這些地方黨部的小瓜瓜放在眼裡,那還不如去龍山寺前的艋舺公園當遊民或街友哩;總而言之統而言之,朱立倫這筆血海深仇樑子是結大結深了,有仇不報非君子,朱立倫竟然趕動黃復興大爺,那就誓不兩立了。    


不過朱立倫的改革魄力卻贏來更多社會支持的掌聲,不管是朝野各黨派都齊聲喊讚,蓋黃復興除了定期「餵」一些選票給國民黨支持的候選人外,對台灣這個國家與社會實在沒啥正面貢獻,反而還有衍生很多不良風氣,譬如很多老兵拿著一兩千元就在西門町到處誘拐一些貪玩不愛讀書的國中女生賣淫,這事吾人已在本專欄寫過很多次,故不再此贅述。    


試想看看1949年國共內戰的部隊誰人能像「黃復興」這麼好命這麼油滋滋;解放軍是大勝利的,但新中國建政後,有很多部隊就被毛澤東派到西北改組成「建設兵團」,去大西北種樹開發水源灌溉沙漠成綠洲,不但在沙漠中營建高速公路還在綠洲中開發建設現代化新都市,七十多年前還沒有現代化營建機械,但這些剛打敗國民黨六百多萬大軍的神勇人民解放軍又開始戰勝西北惡劣的天然環境,在漫天風沙中生活工作逆天而行,他們不但在沙漠中建現代化城市,還在沙漠底下幾百公尺下面營建地下科技城,研發核子彈與航太工業,這些最先進科技產品的育成搖籃都是解放軍在打敗國民黨蔣家飯桶兵後就馬不停蹄地轉換戰場,開國成功後馬上轉進到建國階段(轉進在國民黨的意義是向後轉再大逃亡),他們在大西北興建十多個沙漠城市,最大人口將近九十萬,大部份是三五十萬中型城市,最小也有十多萬人口,這些新開發出來的城市都由建設兵團師長兼任市長,由於軍紀嚴明故城市建設都非常井然有序。    


國民黨還有一支跑到泰北被蔣介石丟包的孤軍,四國會議後蔣介石要那些不願到台灣的孤軍自力更生三個月,三個月後政府補給就會源源不斷而來,可是不只三個月過去了、三十個月也過去了,三十年六十年也都過去了,蔣介石也死了、他兒子蔣經國也葛屁翹辮子了,但是政府的補給依然空空如也,他們只好一直自力更生、死裡求生;他們剛逃到泰緬邊界時也是飽受泰緬兩國政府軍圍剿,知名作家郭衣洞(柏楊)說「他們戰死便與草木同朽,他們戰勝亦是天地不容」,但他們就在緬北的叢山峻嶺中與瘴氣瘧疾鼠疫或大型猛獸搏鬥,在死裡求生在死地求存,從緬北再轉戰到泰北,在泰北幫泰國打敗數十年無法平定的苗共、泰共之亂,為泰國軍方防守北方疆土,結果七十年過去,泰國江山無恙(當年不容孤軍的緬甸現在卻是內戰頻傳頻臨分裂局面),泰國前國王蒲美蓬因而特准孤軍在泰北「借地求生」,七十年來孤軍已傳衍到第三代,他們將金三角建設成第二個香格里拉,有如世外桃源,人口從八千人成長到十幾萬人小城市(整個金三角超過一百萬人),美斯樂更建設成泰北聞名國際的風景區,一年四季國內外觀光客絡繹不絕,為泰國賺取甚多外匯;這支孤軍至今在學校(白天教泰文、晚上教中文)或社區禮堂、公共集會場所都還懸掛國父孫中山遺像與泰王肖像並列,有的地方還懸掛丟包他們的蔣介石遺像,真是亂七八糟的愚忠;雖然身處如此險惡的環境而且條件又這麼惡劣,但他們還發動六次「反攻大陸」(五次主動一次被動),最遠打進雲南六十幾公里處、攻下一處人民公社端走整座倉庫糧食與武器彈藥裝備、還鼓動二百多位雲南鄉親「起義來歸」,真可謂戰果非常輝煌,可惜寡不敵眾,俟共軍大部隊援軍趕到時,孤軍部隊也只好鳴金收兵撤退「凱旋而歸。」    


這支孤軍部隊不但「反攻大陸」還兩度打敗來犯的緬甸國防軍、活捉緬甸國防部長,緬甸只好到聯合國控訴中國國民黨部隊入侵緬甸國土,故才有前述的「四國會議」;四國會議之前這支孤軍部隊正式的番號是「雲南反共救國軍」,李彌將軍受蔣介石之命擔任總指揮官,李彌將軍就曾公開說個玩笑話「當年只要我願意、我現在就是緬甸王」,由此可見這支異域孤軍比逃到台灣的「黃復興」神勇厲害太多了,貪生怕死的「黃復興們」真的太飯桶了。   


當年國民黨還有一些部隊逃到香港,他們一到香港就被港英政府繳械並安置在當年還很荒郊野外的調景嶺,不能行車只能翻山越嶺或走水路到尖沙嘴或對岸的香港島,這些人在調景嶺利用帆布和山中撿拾的樹枝搭建簡陋的A字形寮屋、靠著台灣「大陸災胞救濟總會」微薄的救濟金過活,但是他們忠貞不二從不變節;現在原來的調景嶺已開發成新市鎮,建了很多二三十層樓的高樓大廈,進駐很多國際企業與機構和NGO、還建很多公屋與地鐵通到港九與深圳各地,調景嶺原居民第二代甚至第三代只要有正常工作就可以參加抽公屋然後帶著父母住進去,也有一些隨子女移民美加各國甚至移居台灣(如台灣首富之一的林百里-----很多人不知他是從香港調景嶺寮屋中出身的、他的出身比郭台銘還卑微,他們的父母都是1949年從中國逃出來的國民黨難民,「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但還有幾十位較孤苦無依的難民搬遷到新的調景嶺,他們還是自建A形寮屋居住,距離舊調景嶺約有七八公里,港府有開一路中巴公車連通舊調景嶺新市鎮;1997年之前調景嶺欲準備大開發前,中國新華社香港分社(當時尚未有中聯辦)曾派人去徵詢返鄉居住意願,中國政府願協助他們返回故鄉與親人團聚,但這些與泰北金三角一樣終身對國民黨效愚忠寧願曝屍異域也不願投共附共舔共的孤臣棄子,國民黨應該發給他們華夏獎章(大概看了我的文章,吳敦義擔任黨主席時曾帶妻子與數名隨員到泰北金三角參訪並祭拜段希文與李文換兩位將軍);我自從民國57年讀了郭衣洞的「異域」,後來每本異域的書或報導都買來閱讀,讀了越多就越瞧不起逃亡台灣吃香喝辣的敗將殘兵「黃復興們」,當然也越瞧不起蔣介石蔣經國的貪生怕死昏庸無能。所以最近看到朱立倫主席英明果決將黃復興黨部「化整為零」,從中央扁到地方、從天堂降到地獄,真是大快人心也對國民黨燃起新的希望;黃復興的美日子真的美到盡頭了,不過也早就還本了,從我上述所寫包括打勝戰的人民解放軍在內,就數逃到台灣的黃復興最油滋滋了,人民解放軍已在沙漠中建設出十幾座中型現代化城市還有地下航太科技工業城可與美俄在太空中一爭長短,還引額爾濟斯河水灌溉沙漠成一大片綠洲,而逃到台灣的黃復興們啥事都沒幹,就是吃喝玩樂再炒作軍宅發大財、貪腐成性貪婪成精,國民黨有這種部隊不全黨大逃亡才怪,所以朱立倫以會計學教授的高水準精算結果英明果斷讓黃復興斬首示眾,此一非常舉動必將吸引更多中間選民與青年世代抬頭仰望的存在,國民黨又大有希望了。   


不過,中國國民黨應改革的地方還很多,不論國民黨或民進黨都應該正派經營、正規營運,要信守公理、公義、正義之基本原則,絕不可投機取巧偷雞摸狗,絕不可國庫通黨庫或通私庫、更不可竊佔國土盜賣國家機密或私通外國出賣台灣主權,兩黨都要有明確的治國藍土與政策主張及政策目標,一切以台灣人民最大福祉為治國目標,不是以搶位置爭權奪利以權謀利為政黨努力奮鬥打拼的目標;但觀乎這次國民黨國會不分區提名人就有很多竊佔國土營謀私利的專業級人士,在區域選舉中也提名很多這方面的專家人才、而且在國民黨地方派系(或惡勢力)的大力輔選下都紛紛高票當選,讓一些年輕世代誤認為努力讀書正派做人殷勤做事還不如混地方幫派有前途,當年年輕的蔣介石就是在上海混地方幫派的小混混小囉嘍,結果一掌握軍權就把孫文打天下的親信心腹股肱大將負責的政權、黨權、司法權全部沒收進自己的口袋,結果把國家搞得國不成國家不成家,最後國民黨只好捲舖蓋開始大逃亡,被日本人追殺再被共產黨人追殺,最後國民黨四分五裂,蔣介石也帶著兒子蔣經國遺臭萬年,連蔣萬安是姓蔣還是姓郭都搞不清楚,最後終身在為蔣家鞏固領導中心的「黃復興」在黨內幾無立錐之地、僅能在民主選舉時靠著神聖的一票顯示存在價值,而那一票還是很多民進黨人犧牲青春歲月與健康(如吳淑珍)甚至犧牲寶貴生命(如陳文成)爭來的,這就是兩蔣父子不正派不公義、專制獨裁殘暴不仁特務治國自私自利貪生怕死讓國民黨蔣幫集團給海內外及兩岸人士都看不起的原因,所以朱立倫一定要正派經營國民黨要努力建立國民黨公義親民愛台灣的形象,真的要「苦民所苦」(不似韓國瑜只會呼口號)要如范仲淹說的「先天下之憂而憂」,絕不能「錢到公事辦、火到豬頭爛」,所以朱立倫真要改革國民黨最好將那些竊佔國土的不分區立委全部停止黨權解除不分區立委職務,這不但不會影響國民黨國會席次還會大大改善國民黨的國際社會形象,最好也把那些區域選出來的國會議員也停權,若這些人不改邪歸正那下次就別再提名了。   


國民黨內還有一些自命不凡的人也應該檢討一下,譬如自大自傲自命不凡的翁曉玲「萬年常任副教授」(顯然很不用功或太笨或外務太多升不上正教授),對國家社會都毫無貢獻、渠一上質詢台就在與閣揆比大小,翁曉玲中文程度顯然不高、搞不清「質詢」的人際關係,她說「質詢是上對下的關係」,我卻從未看過總統在質詢什麼人,因除了開玩笑話之外「上對下」通常只要下令或訓示就好、又何必再用「質詢」在浪費生命;是故,「質詢」也者就是平行或以下對上的據理力爭,翁曉玲顯然搞錯這種人際關係,她在象牙塔窩太久搞得太鑽牛角尖了!吾人以前曾聽朱高正說「台灣法律系都在背法律條文,所以像阿扁他們很會背法律條文的人、大學沒畢業就考上律師高考、還有很多師專生很會死背東西故也多能考上律師、但他們往往不懂法理,要懂法理就要到德國讀法律研究所」,這是我對德國法律研究所初步的印象,不過最近翁曉玲副教授顛覆我這種較正面的印象,她似乎搞不清楚我國憲法對五院平行地位的設計,故才有五院之間有爭執紛端時由總統邀集五院院長會商調和解決之規範;翁曉玲不但要「以上對下」質詢閣揆,還要監督監察院,她提議要制定「監察委員行為法」,她批評現行之「監察委員行為法」只是自律性規範、位階太低,故應由國會立法以提高其法律位階,約束違法或不適任的監察委員;若翁副教授之理成立,那是否也應制定「大法官行為法」「考試委員行為法」「總統府資政行為法」「國策顧問行為法」呢?依吾人管見當前最需要的是制訂副教授八年未升等為正教授者降為助理教授或改為兼任副教授,免得很多副教授一幹就是終身職,既不做專業研究也不在專業期刊上發表論文;另外現在很多人走路都低頭看手機,影響交通安全至鉅,立法院亦可研究制定一部「走路行為法」,以確保行路人之公共安全。    


像翁曉玲這種蓄意羞辱行政首長以彰顯自己搖擺身段的威風,這種民意代表既差勁也無聊;美國現任副總統賀錦麗在擔任參議員時因懷疑川普總統與俄羅斯有不當聯繫,乃邀請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來報告說明,因言詞犀利口氣亦較激烈而被委員會主席訓誡「客氣點、不要對官員不禮貌」,這就是較有水準的國會議員之行為準則,可惜台灣有很多國會議員道德文章國際地位與社會貢獻都遠不及備詢官員、就一昧想以憲法授予的言論免責權來大顯威風羞辱部會首長,故而讓台灣國會議員形象惡劣至極,這種立法委員或縣市議員惡劣表現都讓所屬政黨之社會形象更為低劣,對於這類型國會議員朱立倫也應要妥為檢討矯正,不然就大刀闊斧開除後再補上較優秀較可幫助黨建立優良社會新形象的人選,朱立倫若能如此揮刀斬愛將也會大力扭轉社會對國民黨極端惡劣之形象,對吸引中間選民有很大之作用;最近有媒體對國會三個黨團作出民調,結果民進黨最佳,國民黨次之,毫無懸念的民眾黨墊底;對於民眾黨的表現只有「總召」一人每天在咆哮國會,其他就是在等待國民黨分一杯羹以解解饞;至於國民黨的表現大部份是靠院長韓國瑜在得分,韓國瑜過去在高雄市長表現實在太差太可笑了,因此被高雄百萬市民怒髮衝冠就翻掉市長的大桌子,韓國瑜只好捲鋪蓋回家自己去「苦民所苦、睡到中午」,享受他人生三大樂事:喝酒、唱歌、打麻將。不過韓國瑜當上立法院長之後有很大的改變(連洪秀柱都如此說),蓋立法院長連高商畢業的劉松藩都能幹得有聲有色得心應手順風順水,又何況韓國瑜陸軍官校畢業幹到中國國民黨「國軍」少校退伍又到政治大學唸那免學費又有生活費可領的東亞研究所(這是蔣經國下令要辦以專門培養高級情報人員之研究所),然後又到北京大學博士班深造修業九年肄業回國,這種學歷比劉松藩強太多了,只要不喝太多酒幹個九十分的院長應是輕鬆愉快的,所以韓國瑜也讓國人一新耳目為國民黨贏了很多分,若無韓國瑜這位「得分王」,國民黨的整體表現可能就要落入「小三」的卑屈地位,那一群只會搶鏡頭表演特殊才藝的「藝人型」國民黨國會議員、幾乎毫無政策論述能力,這樣的國會議員朱立倫能不加緊革新矯正嗎?    


朱立倫主席最該儘快處理的除了上述的翁曉玲之外應是不分區的王育敏了,最近台北市發生一歲兒童被保母虐死案件,此事涉及雙北市政府、中央衛福部、兒童福利聯盟、主辦社工、保母、當然還有兒童原生家庭;這事發生在去年12月間,當時正是總統與國會議員大選最熱烈駭翻天之時,尤其是新北市長侯友宜正在代表中國國民黨競選總統大位,本案最核心要角長期擔任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及董事的王育敏也在競選國民黨不分區立法委員並身負輔選區域立委與總統之重責大任,大家都在忙著競逐追求功名利祿與及國民黨政治利益的極大化,就在這種政治極大光輝而人性極度醜陋之時,一個小生命就在不正常的環境中被犧牲了;選舉完後本案才被爆發出來,草木含悲山河變色,雖然江山無恙社會安全卻已破了一個大洞,台灣這個正在欣欣向榮的社會竟然還有人毫無人性的暴虐一個一歲多的小嬰兒,就像當年逃亡台灣藏命的蔣介石拿著一些破槍對著手無寸鐵的台灣人民胡亂掃射一樣沒有人性,而本案最沒人性的是一群業管相關人員一副事不關己將責任推得乾乾淨淨,例如選後事情一爆發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就將責任一股腦推給中央衛福部,好像國民黨執政的雙北市政府毫無半點關係,我不知中央衛福部有否制定一套「基層必須虐死兒童否則依法嚴辦」的政策,若有就當然要檢討,其他就要檢討地方政府與負責執行的相關團體了,所以朱立倫這一推卸責任之大行動就是表明中國國民黨不想為台灣國家社會負啥責任,他已明確表明「爭權奪利」就是國民黨最高戰略原則,其他人民苦難社會災難都與國民黨無關,就像南部八八大水災小林村滅村活埋數百人生死未卜,但身為總統的馬英九卻在災後第十二天才出現在受災較輕微的台南街頭;相較於花蓮半夜發生大地震造成統帥飯店震垮,當時的蔡英文總統除了連夜指揮花蓮駐地官兵連夜搶救外、次日一大早天未亮蔡總統就已出現在松山機場準備搭乘總統專機親自去督導救災工作,專機上還「順便」載了一大隊救災人員,搭乘總統專機是要國安當局批准及總統同意的,這時的蔡總統早已把自己安全置之度外,一切以救災救難為第一優先,由這兩位前後任總統的救災行動就可看出誰對國家社稷較有責任感、誰較重視人民生命的價值與生活的品質;所以台北市虐死兒童案一爆發就看到朱立倫將責任推得乾乾淨淨再觀乎過去馬英九總統救災的行為準則,就可看出國民黨對台灣這塊土地的感情與對台灣人民的責任感;以我較卑微的台灣底層一介匹夫來看,國民黨不想對台灣人民負責也無所謂,那就請國民黨退出台灣政治圈,甭再管台灣眾人之事,勿只顧爭權奪利搶大位,真該要負責時卻又推得乾乾淨淨,一副事不關己模樣,與蔣經國「射後不理」的調調如出一轍,害蔣萬安現在到底事姓蔣還是姓郭或姓王都搞不清楚,這就是「不負責任」「逃避責任」小則貽害子孫大則禍國殃民,這是國民黨應最優先改革之重點,不想負責就甭再玩政治了,就這麼簡單!   


本案中一群國民黨人要求兒福聯盟董事長林志嘉應辭職負責,林志嘉原本是本土派的忠貞國民黨員,因無法獲得國民黨蔣幫遺孽們支持故而違紀參選早期的台北縣長,後來台聯黨成立、因其父與李登輝為世交故被李登輝拉到台聯黨,其實我看他對台獨運動的熱忱還不及社會公益活動之十分之一,尤其在關懷婦幼工作方面;筆者自大二就參加很多「幼幼社」「慈幼社」活動,研究所畢業在外商銀行工作有較豐厚的收入,故也參加很多關懷弱勢活動,對林志嘉這位小老弟的公益行徑就相當關注;1991年12月當時才33歲青年立法委員和一群關懷兒童問題的有心人士共同發起「兒童福利聯盟」,1998年改為財團法人基金會組織迄今33年,所以這個基金會是林志嘉以私人身份發揮他的社會影響力而發起成長壯大的,台灣有很多基金會,除了像張榮發那種大財團成立的基金會之外,以私人力量成立發展成這麼巨大的基金會、應該是絕無僅有了,很多人都是信任林志嘉清廉誠實有守有為不亂搞私人經濟利益而捐款給這個基金會的,所以若林志嘉辭掉董事長後這個基金會會變成怎樣?實在不敢想像!如果被國民黨趁機整碗端走,那這個基金會就要唱輓歌了,國民黨現在也掌控一個「中華救助總會」(就是以前谷正綱掌控的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這個拿公帑成立的基金會一直由一群國民黨權貴人士掌控,其規模與兒福聯盟差不多(資產重估之後計),除了政府預算挹注外大概也沒啥人在捐款,理由很簡單,負責人公信力不足也。所以國民黨不要妄想趁機趕走林志嘉就可端走兒福聯盟五十億元以上的資產,這就真的太異想天開了;在我從事近五十年公益社團的績優總幹事來看,本案該負最大責任的應是長期擔任執行長又擔任董事的王育敏,雖然她在案發後辭掉董事但她還是國民黨不分區立委、而且還是衛環委員會召委,這個身份已足夠讓本案無法深入檢討,除了衛福部長活得不耐煩了、否則誰願在召委主持的會上檢討召委;也許國民黨要說「兒福聯盟」應由董事長負責,不過筆者觀乎林志嘉擔任立法院秘書長八年期間都沒辭掉「兒福聯盟」董事長就可知兒福聯盟應是「執行長制」而非「董事長制」的,林志嘉不是蔣經國不可能同時擔任總政戰部與救國團及革命實踐研究院三大主任要職;立法院祕書長是五院幕僚長之一,位高而權重,除非立法院院會通過決議否則無人敢同意他再去負責另一個大事業單位的成敗責任,所以兒福聯盟真正負成敗責任的人應就是執行長無疑;既然該由長期擔任執行長與董事的王育敏負責,那王育敏辭卸「兒福聯盟」相關各職亦是理所當然之事,惟再由她在立法院以召委身份主持檢討會議就天理難容了,國民黨不要將台灣人民都當成傻瓜,台灣人民只是較敦厚和氣與人為善,能忍則忍,不能忍就只好你死我活拼命到底了;所以國民黨最好讓王育敏離開立法院專心去選嘉義縣長,否則一歲就被虐死的剴剴也不會原諒國民黨的。    


最近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陳重文因收取巨額賄款被檢方收押,情節非常重大,聽說涉案議員還很多。大家共享經濟共好生活都來分杯羹,所以國民黨民選公職人員素質普遍很差,像前南投縣長李朝卿連救災款都要貪,真的不顧人民死活之極為惡毒行徑,其犯罪總刑期超過450年,這也是一個歷史紀錄,不知國民黨人是否同有光榮感,這種專業貪污高手一定讓很多國民黨人咸感「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為者當亦若是!」國民黨若不思改良黨員素質,若儘提名陳重文、李朝卿、王育敏、翁曉玲或一些竊佔國土之徒擔任要職,保證一定會嚇跑很多中間選民,如果民眾黨能健全發展或民進黨不再繼續腐爛下去,那國民黨就撿不到便宜也就只好繼續沉倫下去,最後消失在台灣的政治舞台矣!    


所以要求正直、正義、正派、正氣、公理、公義、廉能、親民、愛台ˋ有守有為、不貪不取、應是國民黨今後改革之王道,朱立倫既然能夠將台灣人民最瞧不起的「黃復興」拔掉,若再堅持這幾項改革之王道,則國民黨就能廣受中間選民支持重返執政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