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藏漢攜手捍衛藏人自由民主 ——2024年全球「3•10」西藏自由抗暴日網絡會議紀要

銳傳媒/特別報導 2024.03.17 06:22

田牧(整理與編輯)

65年前的「3•10」,西藏人民為擺脫中共專制統治舉行「抗暴起義」,在達賴喇嘛帶領下,藏族人民艱辛地走向世界,五湖四海為家,走過了輝煌歷程。自從尊者達賴喇嘛倡導「尋找共同點」的漢藏對話以來,這一天也成為了漢藏人民共同反對中共專制統治的團結之日、友誼之日,這一天也成為世界各地漢人的紀念日。

今年3月10日網絡紀念活動,是歐洲之聲與西藏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於去年底在台北商定:此次紀念活動由漢藏朋友共同籌備組織。

漢藏人民都懂得一個道理,中共獨裁統治的存在,無論是藏、蒙、維吾爾民族;還是大陸人民、台灣、香港百姓等,都難以擺脫中共專制的迫害與奴役。無論來自哪國哪族的朋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中共,我們只有團結一心,與中共的專制獨裁鬥爭到底,才能建立憲政民主新政府,才能根本解決受到極權與民族脅迫、欺辱,才能真正贏得自由民主的勝利。

網絡紀念活動由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獨立中文筆會榮譽會長廖天琪主持。

主旨演講:西藏人權惡化與主權淪陷

西藏行政中央駐台灣代表、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格桑堅參的演講:西藏地區人權惡化與主權淪陷。

世人皆知,中共的極權獨裁統治不擇手段、倒行逆施,國家沈淪,百姓遭殃,人權惡化,西藏區域的藏人生活與工作更是直線下降、不堪入目。現在西藏實行的所謂習近平「新時代治藏方略」,我簡要歸納如下:
一、中共采用各種方式,消除十四世達賴喇嘛作為宗教領袖在藏區的影響力,成為統治藏區的主要施政策略。中共以藏傳佛教中國化的名義,將具有千年特色的西藏宗教徹底清理與毀滅。
二、中共在民族政策上以「鑄牢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欺世盜名,消滅各民族的語言、文化、宗教,及傳統的民風、民俗等。中共將西藏文化定義為流毒,予以清除,關閉與禁止藏人傳統特色的教育模式,比如關閉寺院建立的學習藏語和宗教傳承學校,並抓捕從事西藏文化研究的西藏精英,很多西藏文化精英英年早逝,不明不白的去世。

中共曾經對各民族的自治有承諾,有協議,而習近平執政後推出的民族政策全然不顧這些。為了落實所謂的「民族共同體」政策,把藏區小孩關進集中營似的寄宿學校,進行同化教育;完成學業的西藏青年,被分散派遣赴各省區工作,實施全社會同化政策。

綜上所述,可見中共推行的「民族共同體」政策,是赤裸裸的民族同化、民族滅絕政策,並成為習近平新時代黨的治藏方略。完全違背了世界人權宣言明確規定的「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

然而,流亡65年的藏人,始終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與幫助,得到廣大漢人的聲援與友誼,借此我想回顧一下美歐國家長期對流亡藏人社會的全面支持,及藏人為解決西藏問題而提出的「中間道路政策」。

幾十年來,美歐國家一而再、再而三出台針對「西藏政策的法案」與「西藏問題的決議案」等,比如,2002年,歐洲議會通過一個決議案,文件規定:「如果中國政府不與尊者達賴喇、西藏流亡政府的代表和談解決西藏問題,歐盟將會承認流亡的西藏政府為西藏合法政府」;2002年,美國也通過決議案支持西藏法案,規定:「在美國國務院要設立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有了美歐國家支持與力挺的背景,從2002年至2010年之間,西藏流亡政府達賴喇嘛的代表與中共統戰部之間,曾經舉行了10次和談,但最終都未達成任何結果,習近平執政以來,已完全停止了和談。

眾所週知,尊者達賴喇嘛於1987在美國國會提出「五點和平建議,1988年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對五點和平建議進行詳細闡述,稱之為「中間道路政策」。基於這一政策,與中共和談解決西藏問題成為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既定政策。特別是在2002年至2010年的和談中,根據雙方會談的內容和建議,我方提出了「關於全體西藏民族獲得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作為雙方談判的備忘錄。在這一基礎上,根據中共提出的疑點,我們於2010年又做了七點闡述,這就是最新版本的「中間道路政策」,結果被中共汙蔑為「半獨立」與「變相性獨立」,沒有獲得任何實質性的成果。

2018年,美國出台一項西藏法案,即「旅行對等法案」,其中提出:如果中共官員特別針對藏人入藏進行刁難、故意卡簽證等,美國將制裁這些官員,並提出美國要在西藏首都拉薩設立領事館。

2020年,美國推出支持西藏法案,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性文件,這個法案經過美國參眾兩院高票通過,美國總統簽署而成為「美國的西藏政策法案」。這一法案第一次對尊者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提出了最清晰的政策:任何政治或者是政黨基於政治的原因,如果對尊者達喇嘛轉世靈童的事業進行干涉,美國將作出制裁。並規定:尊者達喇嘛轉世靈童的尋找權利,唯有尊者達賴喇嘛、西藏人、藏傳佛教信徒才有。法案同時承認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即先前的西藏流亡政府,為代表西藏人的合法政府,西藏人選出的領導為合法的領導人。2020年簽署這一法案後,我們的司政也拜訪過白宮。

這一法案,對藏人在流亡中實行的民主制度給予充分肯定,包括對西藏的宗教、文化、衛生等,對於西藏聯邦政府的行政經費,美國采用預算劃撥的方式,進行了很大的贊助。這個方案也針對西藏的環境、保護水資源等,提出了嚴重的關切。在這一基礎上,2024年1月份,美國眾議院再次出台了另一個法案,即「促進解決藏中沖突法案」,美國第一次對西藏的主權歷史地位有了清晰的政策,也就是不承認中共所宣稱的、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假宣傳,法案敦促中國政府必須盡快與尊者達賴喇嘛、包括藏人行政中央的代表和談,解決西藏問題。以前美國政府或者很多國家對西藏的主權歷史地位,都采用一種模糊的態度。自從美國有了這樣的明確政策後,歐洲、日本、印度等也對西藏的歷史地位、關於達賴喇嘛的轉世,及藏人行政中央都有了相應的一些政策轉向。

在過去65年裏,我們藏人執著奮鬥的背後,有這麽多國際正義力量的支持,包括今天網絡視頻會議上的所有嘉賓,西藏問題一直得到大家的關注與支持。展望未來,我們希望,讓藏漢民族團結一致,共同反對中共專制統治,促使中國能夠走向憲政民主化的歷史進程,我們期望不管是西藏人、還是台灣人、香港人、或者民運人,及海外的自由民主人士,我們大家都能夠形成一個強大的統一戰線聯盟,共同對抗中共,雖然各自的訴求不一樣,包括維吾爾、包括南蒙古、包括很多遭受中共苦難的人們,我們都能夠攜手合作,共同去迎接中國自由民主事業的勝利 !

推翻中共才能解決西藏問題

接著是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發言,他指出:六十多年前,中共發動了對西藏民眾的屠殺,同時改變了西藏社會的結構,使藏人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從此喪失了對自己生活方式的自主權。
西藏的社會要進步,要改革,那是西藏社會和人民自己的選擇。在中共的軍隊進入之前,西藏社會上層已經開始醞釀各種改革措施。中共的侵略阻止了這些改革,強加給了西藏社會一種共產黨制度,蘇俄共產黨式的農奴制,一種人們不得不接受的外來的生活方式。

西藏人民有自己堅強的信仰體系藏傳佛教。中國共產黨用軍事強權的壓制,強迫人民放棄自己的信仰,接受共產主義邪教。這導致人民強烈的反抗,至今仍難以接受中共混亂的道德信仰體系。

由此可以看出,幾十年來西藏問題的根本,就是共產黨的侵略和暴政。不推翻中共的暴政,西藏問題不可能得到解決,中國的所有問題都不可能得到解決。因此西藏問題不是民族宗教問題,而是基本人權問題,是中國共產黨強加於社會和人民的暴政問題。只有團結一致推翻暴政,才是大家共同的前途。在細枝末節的事務上爭論不休,正是共產黨破壞我們團結一致的陰謀,望大家警惕。

團結是自由民主勝利的基石

台灣駐德國謝志偉大使,長年以來,堅持關心與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同時也關心西藏、維吾爾、南蒙古、香港等自由民主民族運動等,謝大使是大家公認的海外華裔與各民族的良師益友,受到朋友們的敬重。
謝大使演講:如果我們環顧與回憶近年來的華裔世界裏,中國大陸的人民、西藏的人民、香港的市民,維吾爾族人民,我作為世界公民,作為整個華人社會不同文化裏面的一個成員,一直有個感觸,今天西藏所碰到的問題,就是一個流亡政府碰到了一個流氓政府。

剛才魏京生兄講得非常清楚,中國的問題,就是中國共產黨。我昨天從德國中部城市曼海姆回來,他們舉辦了一個曼海姆論壇,在大學裏面,我是最後一個主講者,在我前面是三個國會議員與一個業界的代表,其中基民盟的議員叫羅德裏奇·基賽韋特(Roderich Kiesewetter),他談到中國問題時,特別提到了西藏、也提到了維吾爾、提到了香港、提到了中國民運,他說很遺憾地看到,中國共產黨的政權,已經成功的讓世界的自由民主國家,要麽就是不再去談西藏如何被侵略、維吾爾族如何被關殺、香港如何被破壞、台灣如何被威脅……;要麽就提出中共原先的認知,即中共極權化的統治理念與政策,在過去幾十年,是利用他們的經濟誘惑、利用他們的軍事實力達到的。

基賽韋特議員表示:我們不能讓這種現象繼續下去。這一結論非常正確,也非常重要。我們今天開這個會,紀念西藏抗暴65周年,我在想這個「紀」,就是記住歷史,記住真相;那個「念」,就是念念不忘,堅決對抗中共,一個共同的基礎是:我們絕對不能忘記。正如剛才魏京生所講,它是整個中華民族災難的源頭。
今年2月16-18號的慕尼黑安全會議上,王毅講了一段話:「中國是一個和平的大國,中國沒有侵略鄰國的任何野心。」這真是睜眼說瞎話,對於台灣他當然也講了,剛剛天琪在開篇語也談到了,自從有了中國共產黨,它們信奉「槍桿子裏面出政權」,任何人要與中共對抗,要麽你就信我隨我,要不然你就等著讓我抓你關你。

新近我有這樣的感悟與認知,這幾年以來,全球、尤其是自由世界國家面臨一個挑戰,這個挑戰:就是西方世界遭遇自己幫助與豢養起來的中國反噬,幾十年來,中國在政治上、在技術上,甚至在一些制度上,西方不但給予優惠政策與條件,我們知道有很多民主國家還幫助中國訓練警察等。

這就好比養虎為患,中國警察的長臂都已伸向各個民主國家。這樣的反省契機是必要的,需要的,所謂的去風險化,大都只是就經濟領域而論。事實提醒世人:去風險化,絕對要統籌兼顧與考察中國的經濟、中國的政治、中國的人權、中國的意識等,國際社會在執行與落實去風險化時,需要強化追究、譴責與懲處。

昨天我在演講時,談了團結的重要性。如果所有自由民主愛好者、支持者、創建者,不管你是台灣人、大陸人、中國人,現在我也看到了幾位老朋友,米夏•雷、羅蘭特•庫納,在這個世界上,我一直堅持與時常將「團結問題」掛在嘴上,只有團結一致,我們才有可能勝利;倘若分裂,自成一體、各自為政,我們一定會失敗。

近幾年以來,我們不管以漢藏的名義,或者以自由民主的概念,我覺得:時間站在我們這一邊,只要我們認清職責所在,不管是民運,或者是西藏、維吾爾,還是台灣人、香港人,及國際力量的聚合,相信這是一個可以預期與展望到隧道盡頭的光明前景。所以如果我們把這樣的聚會、紀念活動,形成一個反抗中國共產黨的思想、立場、力量的聚合平台,或者是聯盟,不論是在西藏抗暴65周年、或者是香港2019年「反送中運動」、或者是過去幾十年對台灣的威脅與恫嚇,甚至到今天都沒有停止的狀況下,這個常態性、例行性的心靈交流、意見的交流,是絕對必要的,而且還需要堅持下去。

除此之外,我們仍需關注國際性、社會性的各種隨機性、臨時性的各種活動,包括整個華人文化圈裏的視訊會議、現場視聽,我認為都是非常必要的。我不管在哪一個位置上面,只要中國共產黨政權沒有垮台,我都會與大家站在一起。雖然我已經快七十歲了,但我們還有第二代、第三代。昨天在曼海姆大學,是清一色的男男女女大學生,基賽韋特議員就說了,「哪一天倘若中國侵略和威脅台灣的話,那麽不是只有台灣受到威脅、最後一個亞洲民主堡壘與燈塔受到威脅,我們絕不能讓民主之燈熄滅。」我們今天的聚會,就是讓民主燈塔的電池永蓄,所以我覺得很榮幸、也很高興與各位一起,來進行這樣非常有意義的交流與討論。

各民族共同設計未來中國體制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發言。
我接著剛才謝大使的話:「其實我們已經在隧道的盡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光明。」我非常同意這句話。魏京生先生、王丹先生和我在發起「國是會議」的時候,也是鑒於這一點,就是中共暴政的垮台。我們已經看到了希望,而且是指日可待。可是在這一刻到來的時候,我們既感到一種興奮、一種欣慰,幾代人要推翻共產黨暴政的願望,就要在我們這一代手裏實現了;另一方面我們也感到一種沈甸甸的責任感,這個責任就是,如果共產黨垮台之後,我們要回答一個問題:中共政權結束之後,中國會變得更好、還是會變得比如像失序呀,這是輕的,還是變成舉國內戰局面。

我們可以借鑒,世界上已經有一百多個體制轉型政府,多數轉型都伴隨著一些並不是那些推動轉型人的一開始想法。實際上我覺得在中共專制統治的國土上,人們都希望結束專制,能夠享受自由。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應該討論共產黨之後的中國,應當是一個更好的中國,我也非常希望謝大使能夠轉告台灣中華民國政府,他們同樣在這方面需要承擔特別大的責任。昨天我還與一些朋友在爭論這個問題,中華民國究竟能夠在中國大陸未來的轉型中扮演什麽角色?而今天的話題,我覺得同樣有一個現實問題,其實達賴喇嘛給我們指出了非常好的方向,就是在中共垮台之後,我們各個族裔的人,應當能夠和平的討論,在那一片土地上,我們應該有一個怎麽樣的政治安排?當這一刻越來越來臨時,我們不光要看到自由的曙光,我們還應該想到我們這一代人肩負的責任,為各個族裔打造一個和平的基礎。

二十多年前,魏京生先生剛出來時,我就與他討論過嚴峻的國難問題,我們生活的那片土地上有著太多的苦難、太多的災難、太多的血淚、太多的哭泣、太多的悲劇了……。所以我想說,為了讓我們、確實我們也能承擔這一使命,去完成中國體制的轉型。我們從現在開始,必須著眼於思考與規劃起中共垮台後的國家政治安排,我希望今天的與會者能夠意識到這一艱巨問題。

新近,魏京生先生、王丹先生也在為這樣的目標一直在忙碌。我想在將來的「國是會議」上,希望各個族裔的朋友都能參加進來,然後來討論這些問題,即中共垮台後,在那片土地上的政治安排,可以有各種各樣的選擇。無論怎樣的選擇與安排,都應該用我們的智慧、用我們的耐心,為未來那片土地上居住的各個族裔求得幸福和安寧,能夠找到一個合適的模式與方式。

「國是會議」宣言發表後,我接到一些朋友的反饋,他們共同關心的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關於自由的問題,這個問題當然可以到以後再討論;第二個問題就是關於自治選舉的自決權問題;說你們沒有放在裏面很遺憾。其實我們在這個會上也進行了討論,只是在那片土地上,我覺得我們先把共產黨的暴政推翻,然後我們才有可能討論各個民族和各個族裔的問題,將來我們之間的政治關係應當怎麽處?我們確實要把這個問題提到日程上來。因為幹翻共產黨、把中共推翻,這是我們共同的起點,僅僅是一個起點。在這個起點之後,我們是走向更光明的未來,還是要經歷一段痛苦的過程?這就要取決於我們的智慧、取決於全局考慮。特別是時間越來越近,我越感悟達賴喇嘛的那種睿智、那種慈悲的心懷。尊者當年提出「中間道路」,我還以為這是一個策略性考慮,記得當年還當面向尊者提出來了,達賴喇嘛其實很少打斷別人說話,這一次他卻馬上說「不是的」,並解釋說:這是一個對西藏命運深思熟慮的一個思考。

我為民主運動奮鬥,從76年第一次坐牢起已經48年了,再過兩年就半個世紀了。早年的時候,我更多的考慮,是把共產黨制度結束之後,是一個美好中國的開端,但是當我經歷了漫長歲月後發現,在辛亥革命時候,許多革命的發動者,他們都是在走向刑場之前,想的就是,如果滿清推翻之後,我們中國會有更好的未來,他們想他們的後代會非常和諧的生活在一起。我相信他們沒有想到,後來在他們推翻了滿清之後,轉了一圈之後,搞出了共產黨這樣一個暴政。今天我們已經有了前人這樣的一些災難之後,我們應當有這樣的聰明才智、有這樣的遠見卓識,去思考未來政治建構的基石與策略。每當這個時候,我都感到一種深深的愧疚。

藏族人民在共產黨的統治下,確實遭受了深重的苦難,這是共產黨制度帶來的,但另一方面,也未嘗不與中華那種源遠流長的大中國文化有關。所有這些問題,最後都是要有一個完美和諧的政治方案才能夠解決,那時我們才能夠真正一勞永逸的讓我們各個民族在同一片土地上能夠和平的、自由的、和諧的生活。
西藏的無聲消失

柏林記者、國際人權協會的董事會成員(IGHR) 米夏·雷(Michael Leh)演講。
最近德語和法語電視台ARTE有一部一個半小時的電影,展示了西藏的歷史和現在,片名是《西藏的無聲消失》。這個片名既能說明問題,又令人擔憂。西藏不能從人們和政治的意識中消失。但危險是現實的,存在的。眼下俄烏戰爭已經讓世人看到了烏克蘭的被消失。

西方的註意力和精力都被戰爭吸引了。藏人希望世人認識到「北京和莫斯科」之間的所謂「友誼」,會令世界批判性地看待中共。問題是中共不以為恥,反而還在在台灣或南中國海,表現得更加咄咄逼人。

中國外長王毅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說出宣傳口號時,與會者也鼓起掌來,似乎是出於愚蠢和膚淺。這並不能解決問題。西藏人可能對「西方」沒有太多期望。重要的是藏人可以在民主國家區域獲得政治庇護,這對西藏民族來說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我們影響北京非常有限。世人目睹了香港最後的自由被摧毀,北京正在對維吾爾人採取殘酷鎮壓,中共對藏東地區德格,對那些反對在西藏建造水壩計劃的藏人採取了殘酷行動。據報道,大約1000名藏人被捕,許多人遭到毆打,預計六座古老的修道院和許多歷史悠久的文化遺產將被摧毀。

盡管中國警察使用暴力,但藏人仍然勇敢地拯救與反抗,令人感動。藏人多年來一直在爭取得到國際社會更多的關註,也取得了一些成果。

中共政府變得越來越殘酷極端,他們使用最現代的監視技術,在藏族人中大規模收集DNA樣本。我提到的《西藏的無聲消失》電影中,聯合國少數群體問題特別報告員費爾南·瓦倫斯說:「中國正試圖消滅西藏文化和語言,這無疑是文化種族滅絕行動。」

瓦倫斯也談到了強迫同化。將藏族兒童送到遠離父母的寄宿學校,這讓人聯想到俄羅斯大規模綁架烏克蘭兒童到俄羅斯的事情。這是為了摧毀烏克蘭人對民族文化的認同感。

國際刑事法院已對相關的俄羅斯人發出國際逮捕令,這是正確的,還有一項針對普丁的國際逮捕令,可惜尚未成功執行。普丁已經不敢去他真正想去的每一個國家了。我認為,必須嘗試同樣、甚至更好、更尖銳的方法,總之使用一切國際法律手段,來回應中共對藏人的鎮壓。

德國政府去年推出了新的對華戰略。裡面有一些關鍵的批評表述,可惜在很多情況下只是泛泛而談。西藏問題只簡單的在第24頁關於「保護人權」中提到過一次:「在與中國的關係中,我們將繼續確保人權的維護。這涉及到一些個別案例,包括聯合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情況作的報告、西藏局勢、香港局勢、民族局勢、宗教團體以及人權捍衛者處境的惡化。」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感覺到與梅克爾時代相比,德國的對華政策有了什麽實質的改變。

聯合執政的自由民主黨和綠黨,在政治領域對台灣更加進步和富有建設性,而朔爾茨總理和他的社會民主黨卻總踩煞車,德國對華政策真正的「轉捩點」尚未出現。為了實現這一目標,必須做進一步的努力,我希望這將對西藏更為有利。

「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實質

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因有事不能參加會議,但他給會議傳來了書面發言。
今天我們和藏人朋友一道舉行線上集會,紀念西藏抗暴65周年。謹向尊者達賴喇嘛表達由衷的敬意,向藏人朋友表達衷心的祝福。

近幾年來,我們在中共官媒上,看到一個新口號,曰「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不消說,這個口號最早是習近平提出來的。2020年8月,習近平在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強調:「做好西藏工作,必須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依法管理宗教事務」。習近平提出:「要積極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

習近平發出號令,下面的人趕快響應。中國官方藏學機構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清華大學等的一大批人趕忙撰寫《堅持藏傳佛教中國化方向》系列文章,中國官方媒體大量轉載。

在2015年召開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習近平首次提出要堅持我國宗教中國化方向。所謂宗教中國化,照理說,就該是指那些外來宗教。外來宗教才有中國化的問題,中國本土的宗教本來就是中國的,就是中國化的,因此不存在中國化的問題。你可以說推進基督教中國化,推進伊斯蘭教中國化;但是你不能說推進道教中國化。因為道教是發源於中國,植根於中國傳統文化,由中國人創立的宗教,是本土宗教。道教本來就是中國文化、中國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推進道教中國化」按定義就是不通的。

再說佛教。佛教固然是從印度傳來的,但由於它傳入的時間長,影響大,早就和中國的文化相交融,也就是早已中國化,早已成為中國文化的一個組成部分。老話說「三教九流」,「三教」就是指儒教、佛教、道教。今人一提起中國傳統文化,必提儒家、佛家、道家、法家、墨家,等等。由此可見,要說推進佛教中國化,也是說不通的。

不錯,當我們說佛教在中國早已中國化,主要是指漢傳佛教。那麽,藏傳佛教呢?藏傳佛教有沒有中國化的問題呢?如果你說藏傳佛教需要中國化,那言下之意就是,藏傳佛教是外來宗教,不屬於中國文化,並進而暗示,藏人不是中國人,西藏不屬於中國——至少是過去不屬於中國。

不消說,習近平提出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並沒有間接承認西藏並非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意思,更沒有暗中支持西藏獨立的意思。那麽,他說的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又是什麽意思呢?如果你承認藏傳佛教是藏族文化的一個主要部分,如果你承認藏族是中華民族的一部分,那麽你就該承認藏傳佛教也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既然如此,所謂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又是從何談起呢?可見,當習近平提出推進藏傳佛教中國化時,其實他要推進的是漢化。

但是,習近平提出要推進我國宗教中國化,又決不僅僅是漢化。我們注意到,中國道教協會及相關機構也在那裏開大會、發宣言,堅稱要「推進道教中國化」。道教本來就是普天下最中國化的宗教了,怎麽還要推進中國化呢?於是我們發現,所謂推進宗教中國化,並不只是漢化,而是馴化,是黨化,是習化。這就是習近平推進宗教中國化的實質。

中國民運支持西藏抗暴運動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秘書長黃慈萍的發言。
我很樂意與大家一起參加「支持『中間道路』漢藏和睦友好 ——2024年全球『3•10』藏漢民間紀念西藏抗暴運動大會」,這一天是藏人抗暴日65周年的日子,我也已二十多年參加這樣的紀念活動了。我們年年參加這樣的活動,既是紀念與表彰藏人無懼中共的迫害,勇敢起義的過去,也是為了表達對達賴喇嘛尊者、尤其是對他「中間道路」的支持,並表達源於中共的迫害造成藏漢矛盾沖突的關注,更希望藉參加這樣的活動能夠推動和促進漢藏的民間交流和諒解,直到中共專制垮台,中國實現憲政民主,各民族能和平協商,達到真正自由民主的目標。

記得二十多年前,首次見到達賴喇嘛尊者時,我談到支持藏人獨立自治的主張。他老人家向我詳細地闡述了他的中間道路,並表示在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裏,藏漢在一起是有益的。在這之後的多次見面裏,他老人家的想法也是一致與可信的。然而,達賴喇嘛尊者這樣平和與真誠的言行卻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中共所歪曲與利用了。

看到在中共迫害下藏人的悲慘遭遇,和其它民族的人民包括漢人的悲慘遭遇,尤其是最近對香港人民自由的剝奪和對台灣的咄咄逼人的威脅,我們不能不發聲,更必須行動。

上周末,中國民運在民運領袖魏京生、王丹、王軍濤的啟動下,召開了首屆「國是會議」,並在美國國會舉辦了新聞發布會。本著求同存異的原則,代表們發表了「中國民主運動第一屆國是會議宣言」,表達了會議中形成的有關未來中國民主進程和民主中國建設方案的共識。其中特別提到:「民主中國的政府維護經濟和金融的健康公正的運行,建立合理的社會保障系統,促進科學、教育、文化、健康和生態保護的發展,維護公民的公平發展機會。民主中國保護弱勢群體的權利,促進各族群和社群平等分享發展和參與的機會。」以及「民主中國與自由民主陣營合作,積極參與以維護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打擊國際恐怖主義和專制勢力,支持民主自由在全球的發展。」

今後的「國是會議」依然會本著求同存異的原則,邀請各方面人士參加,並就有關專項進行專門討論,有關在推翻中共專制獨裁後的民主自決及自治問題也會是其中之一,相信那會兒也會有藏人代表參與。我希望在我們大家尤其是漢藏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我們能盡快結束中共的專制統治,迎接民主中國的那一天。那時候,漢藏人民就可以真誠地共同平等協商,選擇並實現對大家都最有益的和平方案。

加強與藏民族的對話與合作

八九六四學運領袖、華盛頓波托馬克文化沙龍創辦人之一李恒青發言。
大家都知道,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現在越來越深入,矛盾越來越越尖銳。最近爆發的事件,各方面反應回來的信息都是這樣。應該說中國的大變革時期是越來越近,將在不遠的眼前了。擺在中國民運面前的一系列問題是:
1、中國將往何處去?大變革以後如何建立未來中國的政治體制?這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去關心與思考的問題。
2、民族問題不可忽略,所以民族平等、不同民族和睦相處、文化傳承、信仰自由等,都是我們沒有辦法迴避的問題。而歸根結底,是基本人權問題。我們都是被壓迫、被奴役的人,被剝奪的群體。我們面對同一個施暴者、壓迫者:那就是中國共產黨。
3、越來越多的人都認識到解決民族問題的前提,即只有中國民主化才能解決我們共同面對的問題,包括西藏問題,及香港、台灣、各民族等問題。
4、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是個很好的解決方案,得到了各方面的認可和支持。這也反過來提醒我們,解決民族問題時,需要聽取與吸納各民族朋友的思想與建言。
5、團結才能勝利,今後我們應多多展開與加強漢藏人民(政治精英、普通百姓、文化界等)對話、交流,相互理解合作。
世界每一角落都在舉辦西藏紀念日
藏人行政中央官方中文網站(西藏之頁)及外交與新聞部雙月刊《西藏通訊》總編輯蔣揚次仁發言。
紮西德勒!首先,感謝大家參加今年的全球漢藏民間紀念西藏自由抗暴運動大會,對西藏人民表達支持和聲援。

今天,是西藏自由抗暴 65週年的紀念日。今天上午我們在達蘭薩拉舉辦了紀念活動,緬懷 65 年前千千萬萬為西藏的自由和正義而獻出寶貴生命的藏人同胞。值此之際,澳大利亞國會跨黨派支持西藏小組聯合主席迪恩·史密斯參議員率領三名澳洲各黨派的議員和「澳洲西藏委員會」組成的代表團,以及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的議員邁克爾·布蘭德率領「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德國分部的兩名代表出席了官方紀念活動,並且在發表講話時,表達了對西藏烈士的悼念和對西藏自由運動的支持,同時,他們還強烈譴責了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的殘暴統治。

今天,在達蘭薩拉、在台灣、在歐洲、在北美、在澳洲和世界各國,以及正在參加會議的我們,都在紀念西藏自由抗暴日。成千上萬的藏人和支持人士走上街頭抗議中國對西藏的殘暴統治政策。同時呼籲國際社會關註西藏境內的緊張局勢。相信大家都知道,就在上個月,中國政府在西藏東部德格縣境內,殘酷鎮壓了和平抗議當局在金沙江上遊建設大型水電站的藏人,許多藏人在抗議事件中受傷,1000多名參加抗議活動的藏人隨後也遭到軍警的拘捕。當地藏人呼籲當局停止在金沙江上遊建設大型水電項目。這一水電工程將導致數千名藏人被迫從他們祖祖輩輩居住的村莊搬遷,並將徹底摧毀可以追溯到公元13世紀的多座古寺,這些寺院中保存著豐富的古代佛教文物和珍貴的壁畫。因此,在我們紀念西藏自由抗暴 65 週年的同時,我想懇請大家關注當前德格縣的緊張局勢,並且向您所在國的國會或政府,以及國際機構和環保團體提出這一問題。請求國際社會敦促中國當局立即釋放所有遭捕藏人,立即停止水電站的建設工程,並且尊重當地人民的權利和意願。

最後,感謝主辦方歐洲之聲連續數年來舉辦紀念西藏自由抗暴日活動,也感謝與會各位的大力支持和積極參與。

追求正義與自由渴望人人平等

中國民運的老朋友、萊茵馬斯職業高校教師、牧師羅蘭德•庫訥(Roland Kühne)的發言。
借此,我要特別感謝格桑堅參代表,他讓我回想起我們在台灣的溫馨聚會!也請代我們會議和肯彭人民問候達賴喇嘛尊者!

我們的世界還要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國家被另一個國家佔領、攻擊、轟炸多久?
一個自治、獨立和文化獨特的國家:西藏,卻遭受來自中國的暴力和恐怖主義。這些佔領和壓迫其他國家領土的政權,不配稱為國家。實際上,中共是法西斯暴力,以為被佔領的領土和人民屬於他們,但是:人類永遠不屬於一個國家!
西藏人民不得不經歷男女老幼被失蹤、被流放、被折磨、被殺害:這樣的事件絕對令人世人難以忍受!
我想激情的呼籲:

首先,是對正義的渴望和對每個人尊嚴的絕對承認,以及每個人絕對的、不可否認的獨立性格。
我們要尊重:藏人這種掙脫獨裁政權自主意識,追求正義的渴望,要求生命的完全獨立自主。

我們從內心深處聲援:以兄弟般的同情心理,理解藏人強烈解脫專制的渴望、及擺脫遭受暴力壓迫與束縛的訴求。

有一種團結同理心,它要求無論宗教、文化和民族多麼不同,人們都必須平等而有尊嚴。實踐這種渴望必須導致一種行動精神,這不是說自由是無限,我們可以在人權宣言中體會它的真意。

以這種方式理解的渴望,也成為對正義的承諾,對窮苦人、飢餓者和受壓迫者的求救聲,不會充耳不聞。

西藏人民對自由的嚮往也超越中國的權力機構、軍隊和秘密警察、意識形態的固化、透過攝影機和官僚機構進行全面控制、最終只會導致沮喪、自暴自棄、喪失能力,對國家徹底失望。

我希望並願意向西藏人民發出呼喊:永遠不要放棄對獨立、自由和民主的希望,堅守父母的傳統。繼續相信你們美麗的西藏終將得到解放。還西藏自由!西藏有希望!還西藏民主!

我正在教學一個「國際班」,其中包括18歲以下有難民背景的學生,他們來自敘利亞、阿富汗、烏克蘭、索馬利亞、幾內亞和厄立特裏亞,我們的主題是:神是一位共同體的神,年輕人儘管語言宗教和文化不同,卻試圖成為一個社區,透過互相傾聽,嘗試理解差異,去了解對方。在課堂的小世界裡,只要你堅持遵守規則,就能體驗到全球共同機會——人權:所有人都生而自由,無論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有何不同,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希望我們美麗的星球上所有年輕人都能接受這種寬容的教育。

堅持藏漢合作牢記歷史教訓

中國民主黨英國總部主席、英國中國觀察協會理事長王冠儒的發言。
我們一起紀念⻄藏人⺠抗暴起義的日子,這是一個充滿意義的日子,也是一個不容忽視和忘記的歷史日子,在這個特殊的日子裏,我們要銘記過去的抗爭,更要展望未來的和平與友好。作為全球藏漢⺠間的一份子,我們堅持每年舉辦這樣的紀念活動,不僅是為了銘記歷史,更是為了加強漢藏之間的交流與理解。我們深知,過去的矛盾源於某種程度上的誤解與不信任,而唯有通過溝通與合作,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出路。因此,我們要秉持達賴喇嘛尊者所 倡導的「中間道路」,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來化解漢藏之間的分歧,推動兩族人⺠的友好交往與合作。同時,我們也要明確,漠視⺠族間的矛盾只會加劇分裂與對立,而只有通過民主、自由的制度,才能真正實現國家和民族的長治久安。我們呼籲各界人士共同努力,推動中國憲政民主事業,讓每一個公民都能享有自由與尊嚴。

在這個過程中,了解真相至關重要。我們相信,尊者達賴喇嘛的仁慈與愛心,以及對真理的追求,將引領我們走向更加光明的未來。只有通過了解真相,我們才能做出正確的選擇,承擔起化解矛盾的責任。最後,我想強調的是,漢藏兩族都是具有歷史和智慧的⺠族,應該共同來承擔處理民族矛盾的責任,保持友誼,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共同追求雙贏的局面。在全球藏漢⺠間的共同努力下,我也相信,一定能夠實現漢 藏和睦友好的目標,為世界的和平與發展貢獻力量!

民主中國陣線總部召集人之一的王進忠和筆者也有發言,王進忠是日本的老民運了,在海外民運圈中人盡皆知,特別是他與日本民主黨前國會議員、前經濟産業副大臣、前法務政務次官牧野聖修先生長期合作,牧野先生對中國民主運動參與和支持,可說是盡心盡力了,他一直擔任全球支持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副董事長,我們有很好的合作與共事。在日本,進忠與牧野長年對支持與聲援西藏、維吾爾等自由民族運動,當年牧野聖修還在日本國會創建了支持西藏小組,其中也有進忠的積極遊說和協助,現在該小組還在繼續運作中。

參加全球「3•10」西藏自由抗暴日網絡會議的還有:民主中國陣線總部召集人王國興(荷蘭)、梁友燦(墨爾本)、唐元雋(紐約),中國民主黨海外委員會秘書長姜福禎(海牙)等朋友。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