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慕安會觀察:美中緊張局勢「不為刀俎即為魚肉」

報新聞/編輯部 2024.02.26 02:24

文/黃清晏

如果你不在餐桌上,你就會出現在菜單上!
(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in the international system, you’re going to be on the menu.)!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近日在參加「慕安會」時說了一句值得深入解讀的一句美國俚語。他在回答主持人關於「美中緊張局勢正在導致更大的分裂」提問時,引用了一句美國俚語稱:「在國際體系當中,如果你不在餐桌上,你就會出現在菜單上」,翻譯成中文的話,意思是「不為刀俎即為魚肉」也就是說「不做美國的朋友,就是美國的敵人」。作為超級大國的首席外交官,布林肯說這句話所暴露出來的弱肉強食世界觀,透著森森的冷酷和寒意。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圖/MSC

慕尼黑安全會議,雖然主題是「通過對話促進和平」,可實際上卻是中美「安全觀」的對話研討會。同時,也是中美在激烈的進行「歐洲爭奪戰」。中國外長王毅引用三國志-蜀書中:「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雖然是說給美國人聽的,同時也是說給歐洲人聽的。從美國務卿和中國外長各撂下的一句話來看,高下立判,都非常的有深意。

王毅
圖/MSC

今天的世界,早就不是某個超級大國壟斷操控的私人餐桌,而是所有國家應該共享繁榮、共擔責任、公平競爭的廣闊舞台。要和平不要戰爭,要公道不要霸道,要合作不要對抗,以和解替代衝突 ,用開放包容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國際社會絕大多數國家的共同願望,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注定要成為菜單上的魚肉。違反這種歷史大勢,必然遭到國際社會的批判和反對。

慕尼黑安全會議(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簡稱(慕安會),創始於1963年,前身是以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為重點議題的「國際防務大會」,如今已發展成為國際戰略和安全領域的重要年度論壇之一。

圖/MSC

慕尼黑安全會議主辦方12日發布《2024年慕尼黑安全報告》,聚焦全球日益加劇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經濟不確定性。報告認為,後冷戰時代關於「和平穩定和經濟發展」的樂觀主義已消散,世界面臨陷入「雙輸」局面的風險中。

為期3天的第60屆慕尼黑安全會議(M SC)2月16日在德國南部城市慕尼黑開幕,會議主題為:「通過對話促進和平(Peace through Dialogue)。」
與會貴賓代表,除德國總理蕭兹(Olaf Scholz)、美國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之外,還有以色列總統赫爾佐克(Isaac Herzog)、巴勒斯坦總理穆罕默德-什塔伊耶(Mohammad Shtayyeh),中國外長王毅···等出席,歐盟將派遣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以及幾位歐盟委員及全球約50 位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前來德國慕尼黑出席會議,但俄羅斯和伊朗政府代表未受邀請。

圖/MSC

2月18日剛剛落幕,這次會議有哪些值得特別關注的內容?簡述如下:

1. 在本次參會的120多個國家之間,慕安會大體把參會國家分為三類:
(1)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以G7為核心的傳統發達國家,主要仍以跨大西洋伙伴關係為重點。
(2)以專制挑戰者俄羅斯和朝鮮等為中心的問題國家,是需要應對的問題和有限合作的的對象。
(3)以及新的全球夥伴,全球南方為代表是慕安會全力待爭取的國家。
中國處在(2)和(3)之間。與中國直接相關的場次雖然只有2/59,但中國已經作為全球性的影響力無處不在。歐洲人立場相對中立,比如在會議上質疑西方雙重標準、批評美國改變台海現狀。

2.根據今年慕尼黑安全指數,中國威脅依然擠不進前十大,根據G7的調查數據,除了日本和加拿大外,其他5國對中國的好感度高於去年。
甚至在會議數量上,中國看起來也並不是討論中心——59項會議議程里與中國直接相關的只有兩場,分別是王毅外長致辭的中國專場《堅定做動蕩世界中的穩定力量》和傅瑩大使參加的「增強防禦:印太地區安全」的區域安全研討會。

3.因為慕尼黑所在的巴伐利亞州經濟轉型並不順利,而且4萬烏克蘭難民的遷入,也加劇了排外主義的流行。而民粹主義政黨-德國選擇黨(AfD)很可能在今年6月的德國東部地區選舉和歐洲議會選舉中取勝,躁動的德國預示著歐洲的未來「Flailing Germany is the Future of Europe.」,將會對歐洲帶來更多變數。

圖/MSC

4.慕安會組織者在本次會議前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G7國家的大部分民眾認為,十年後他們的國家將變得更不安全、更不富裕。
在這種不安全感下,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在大會第一天即強調,無論俄烏戰爭如何結束,無論大西洋兩岸的選舉結果如何,「有一件事是非常清楚的,我們歐洲人現在和將來都需要為安全做更多的事情」。

5.俄烏衝突爆發即將滿兩年的背景下,本次會議僅邀請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Zelensky)與會,但和去年一樣將俄羅斯代表排除在外。就會議第一天的情況看,美西方代表繼續發表反俄的激烈言論,但卻缺乏對這場危機的深度討論和對話。同時,儘管巴以衝突及其外溢效應帶來的中東局勢惡化廣受關注,但本屆會議同樣拒絕邀請伊朗代表參加,缺乏全面性的對話討論,全球安全議題難解。
會議中討論了烏克蘭危機、巴以衝突等全球安全議題,與會方在諸多問題上仍存較大分歧,全球安全曙光難現。

6.在面臨全球多重危機的情況下,西方在繼續保持自我中心霸權心態的同時,開始收斂並壓抑自己對中國崛起的抗拒情緒,僅對「脫鈎和去風險」有什麼區別,提出討論,如果把「去風險」最後變成了「去中國化」,那就意味著是「脫鈎斷鏈」,以目前歐洲的經濟處境,恐怕還承受不起這個代價。現在的問題就是把所有東西都安全化(everything is security),比如美國出台的實體清單···等。但是當下也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問題太複雜湏更加審慎的評估,目前沒有更好的答案。

The post 慕安會觀察:美中緊張局勢「不為刀俎即為魚肉」 appeared first on 報新聞 Mega News.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