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李本京深談花旗》季辛吉最後的著作:領袖風範--令人尊敬的六位政治家

優傳媒/ 2024.02.25 20:05

從季辛吉之識人本領可知他包含了這六位賢人的某些長處,這就是要有想法、理念,也應有作法及執行力。季對此六人所作的評語,應也是作為自己的警語,使得他一生從政順遂而具影響力。(圖/取自網路)

 

作者/李本京(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

 

前言

季辛吉於2023年11月29日逝世,他寫下了一頁接一頁將近半世紀的世界大事筆記。他是一位寫作能手,終身出版17本巨著,誠世所罕見也。他敘事也言理,是思想家,也是歷史家。他留給人們以國際事務為主之巨冊,可謂研習外交事務者之最佳參考範本,他在2022年出版了最後一本巨作是為「Leadership: Six Studies in World Strategy」(譯名「領袖風範」)。這本書由著名公司Penguin Group USA出版,共528頁(季之大作多為超長篇,如《大外交》[Diplomacy]就有912頁)。

 

這位多產作家的每本書都是一本標準「長篇大論」巨作(elephantin)以及「精彩經驗」(historical experience)之筆記。他記下多次與世界領袖晤談,這些不凡之記載是季之巨著特點。他曾經為許多世界領袖徵詢過。這些寶貴的記錄就成為他的巨著之源頭。季的書中多勉人為善,不宜責怪他人(impugns),應以樂觀態度來迎接美好的明天。這些思維就是每一個政治領袖所應俱備的(indispensable quality for successful world leaders)。為了一個平靜的心,季在其書中常勉勵政治人物應以道德為正途,也可以宗教輔助之,然而他並不樂意看到政治家以宗教或口號作為施政之脊樑骨。

季氏不喜口號治國,就這一點而論,他與此口號為先之政治人物是有所不同的。他透過文字,清楚明白的文字結構,輔以個人在外交界多年之工作經驗,這些著作是當今外交界人士一個參考的寶庫,他文筆流暢清楚(crisp and lucid)的將一己之外交思維及歷史見證向讀者作一場接一場的報告,祇盼能受到有識者之注意,而完成他「傳道」、「解惑」之鴻志。

 

《領袖風範》一書主要在推出他所敬謹的六位政治家,季有心的把這六位領袖列為「政治家」,而非政治人物(Politician)。

 

這六位政治家為前西德總理艾德諾(Konrad Adenauer)、柴栔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與法前總統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埃及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前新加坡總理李光耀,以及既是好友又是老闆的尼克森(Richard Nixon)。

季對艾氏極為崇敬,認為他以智慧、耐力將二戰後已成敗軍之德國恢復元氣,再予修正,將戰後一個典型的敗軍之國拯救更新。季尊稱他為「完善政治家」(Complete Statesman),這是因艾有著不同凡人一般的性格,獨立於戰犯國中,懷著「積極向上」的氣慨,得以將納粹德國污點掃盡,建設成一個新的、有力的資本主義國家,這全因他有「積極遠見」(motivating visions)。

 

艾德諾偉大之處在於打開心胸承認希特勒的德國政府曾摧殘民主、殺害人民。故而他要德國人們在他的引導下對德國規劃好未來應走的方向,因此得到國際社會之讚賞,昂然立於萬國之中(……to take its place)。

 

他最的功績是檢討希特勒之錯誤引導。猶記筆者在1989年應西德艾德諾基金會之邀訪西德兩周,曾往猶太人被屠殺之紀念館,是時有大群小學生亦來此參觀,館方表示成立此館之目的是要告知每一個德國人,他們的先人或在希特勒高壓下做了壞事,我輩後人須知道這段歷史。筆者聽後感慨萬分,因為日本人從未承認「南京大屠殺」之事,誰有心認過,死不要臉稱侵佔大陸為「進出」中國。

 

季辛吉在本書中介紹的第二位政治領袖是柴契爾夫人,因為她的智慧,將二戰殘破的英國重建(reoriented),成功地將英國推向強國之林。雖然英之國勢大不如前,雖仍在歐洲扮演大國角色,祇是在脫歐之後已呈現時有力不從心之態,然而在地緣國際政治圈中還是具有一席之地。且不時於國際問題中與美國搭檔,於國際政治中刷卡以表示仍是國際要角之一。

儘管英國國內政事了了,乏善可陳,例如百分之十八的老百姓均活在貧窮線下(poverty line),遊民(homelessness)問題也漸浮上檯面,英倫三島仍在「大不列顛國旗之下」勉力維持住一個國家之樣貌。雖然美國自始至今均大力維護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s),也就是英、美、加、澳、紐。不過,英國再也未若冷戰期間之為人重視了。

 

另外一位賢君就是埃及前總統沙達特(Anwar Sadat),據季辛吉之言,沙達特終生有一個夢,那就是以阿共生共榮之「Big Dream」(白日大美夢)。儘管他認為以阿應散佈和平理念,永無戰爭,然而他卻有夢難圓,他心目中的以阿人民是無辜的,雙方祇有萬世太平,才有和樂家園。

觀諸中東以阿之爭,可知以色列絕無和平之意,而這正是當下以色列大開殺戒之重大原因。爭取中東之永恒和平就是沙達特與季辛吉之共同理想與理念,他們均知和平化中東是很難實現的,然而季與沙均認為這是人們必須奮鬥以求之方向。季誇獎沙之春秋大義,然而他終未及見到中東和平。

 

事實上季誇獎沙達特,他自己也日日禱告世界和平,祇是季辛吉低估以色列好戰之天性。相對之下,季一直感佩沙達特之初念,季稱謂沙為「和平使者」(Peace Apostle),一生就揹負者求取和平的「使命感」(Prophetic Ideal)天職。(Diplomacy, 頁284),季在其「大外交」書中大力讚揚沙之「功德」。而稱他為「和平外交治療者」(Healer of International Rift)。如今沙、季二人均先後仙去,當代政治人物遍地皆是,而獨缺政治家,尤其是如沙、季二人之如此沉迷在追求實現世界和平大業之美夢中。觀諸今日以色列之大開殺戒,尤令人懷念這些追求世界和平的先賢們。

 

追求現實主義者:尼克森

季辛吉在本書中著力寫出他為何對好友,也是老板尼克森的評價特別高。從季氏的文觸中可以看到他深感沒有尼克森就沒有季辛吉這個道理。他並且特別深度評論「聯中」方策之必要,因此可以看出在書中寫尼克森文字中多有感性之筆調。讀完這一章後,讀者當可瞭解尼季二人之圈養「聯中」方策之正當與持久性。「聯中」也就成為季氏超過半世紀之思想重心。

「聯中」大業必須要有策略這一「攻略」大計,就是「權力平衡」(Equilibrium),這一政策可以靈活地為世界霸權者(Hegemony)運用。尼克完成「聯中」方策即成為「美式世界秩序」之工具(Pax World Order)。若非「水門事件」(Watergate)傷了尼之底氣,否則他之成功完成「聯中」政策當享有更多掌聲。重要的是此一政策有效地消除了一個「中蘇聯盟」之可能性,若無「中美聯盟」,則世界將無和平日子了(……would render war between great powers much less likely)。

 

尼克森一生難題不少,文化界,尤其是新聞界,每一個自由派民主黨的記者天天都在摩拳擦掌,預備整死這個「騙子」(Tricky Dick)。歷史上政治人物與記者為敵者不少,然而像尼與記者們關係之壞應是黨內第一人。共和黨人中制憲派視尼為「非我族類」,因為尼的學士來自加州北方小小的Whitter College,法學士則是位於北卡州之杜克大學(Duke)。

儘管這是家頂流大學,然而地處南方,為東部菁英派視為「外人」。要作「自己人」(Insiders)則必須有長春藤聯盟畢業者較比有利。令人不能相信的一件事是成立2004之大法官會議,截至2019年始由川普聘請Amy Coney Berrett以第一位非Ivy League畢業生擔任,由此可見「東部菁英」就是掌握美政府大權的民主黨自己人(Insiders)。尼克森當然是東部之外圈人,他與新聞界格格不入,連尼之愛犬都為新聞界不喜歡,是以當尼在1974年因水門案下台時即酸酸的對媒體說:「你們也沒人好欺侮了」(……to kick around)。

 

尼依賴此一成功之「聯中」計劃,得到一些掌聲。在後冷戰時期有其不容消失的地位,因為尼季二人合作成功地消除了一個「中蘇聯盟」的恐怖組合(……what would render war between powers much less likely)。

 

在這本書中,季挺身為尼說話,因為越戰自1963甘迺迪開始以顧問名義派兵出征越南時,就種下終必會失敗之命運。與尼一齊為眾人責難者除尼外,就是國防部長麥納馬拉(Robert McNamara)、駐越總司令衛斯墨南(William Westmore land)等人,麥後來寫了本懺悔錄,人們也對他釋然了,而今為尼洗刷的人就得將季辛吉算上了,換句話說,季不得不為尼講幾句話,於公於私季之尊口是無法不開的。(見拙著《美國2024大選》,黎明文化,2023)

 

尼克森在越戰最劣之表現就在進軍高棉(Cambodia),轟炸農莊以及廣用化學武器,犯了兵家大忌。不過在季之生花妙筆之下,人們看完這一章有關尼克森之行止後,可能真的亦對尼灑下一滴同情的眼淚。

 

季對他與尼合作築建「聯中大業」,成為他這一生中最特殊的一件工程。在其「大外交」巨著之封面上印著他與毛、周會晤之合照,足見他之對「聯中」成功有著無比的自豪。

另外一段他終生難忘之事蹟就是在1972及1973年為了尼克森之「水門事件」費盡心血地為「主子」效力,以求平安。在他一些文章中對此多所著墨,也見到季是一個值得信賴之好友,這是因為季直覺的感到沒有尼的賞識及支撐,這「聯中」一事是不會成案立功的。

 

尼季二人在此一巨大工程所花費之精力實在可觀,他們之如此全力以為,純為達成其理想。他們二位就在於對「現實」之定義有著共同之解釋,例如他們均是「現實主義者(Realist)」,其對稱就是「理想主義者(Idealist)」。前者重視「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後者重視「國家價值」(National Value)。

 

而季與尼二人均屬於一個框框內的人,都是重「國家利益」之「現實主義者」,由此以觀他二人就是天生一雙的政治操縱者,尼為人心胸寬廣,識人也敢用人,而季則為博學者,久為一代地緣政治學家(geopolitical strategist)。知識寬廣,更因日常公務儘與國際有關,故在大學畢業之時,就以核武時期戰略學科專家聞名,也就是說他的知識隨著任事而豐富運用。

 

賢者李光耀

季對李特別讚賞之處有二,其一李光耀力組新國,成功脫離大馬之影響。以英文為第一語言,衍為國際性之國家。其二勵行清廉政治,世間少有。其三有效施用「菁英政治」「Elitism Politics」。其四成功運用父子傳承政治,李子李顯龍順利接班,發揮能量,多數國民均表示支持,人們也未多所怨言(……not to be fussed about it)。這也顯示李氏父子有能力治國(……ability to influence…)。

季最讚揚李之政風及行事之態度,證明他有治國天才及清白之人格,誠一具有此雙品格之領袖(archetypes),作者極力肯定李之艱苦建國工作。終於將星國置於世上最興盛之國家(…most prosperous place on earth)。這一士氣旺盛的運動係李為「永不退之現實主義者」(unflinching realisim)。李恨貪腐官員,見之則必予「痛處」(ruthlessness)。他堅持實施族群融合政策,決不動搖(Wavering Vision)。

 

他勇敢推出父傳子的政體。人們也信服此一制度,並無反對之言(not to be fussed about it)。由此可證明李之政治體系是全民所盼的。也相信李有能力去推動這些政策的。(……ability to achieve the continuity)。李全力推動菁英制度(Elitism)以及民主精神,季認為李能成功穩定地執行他的理想是不容易的,也是值得稱讚的。

 

從季之識人本領可知他自己也包含了這六位賢人的某些長處,這就是要有想法、理念,也應有作法及執行力。季對此六人所作的評語,應也是作為自己的警語,使得他一生從政順遂而具影響力。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作 :2021傳奇爭議 : 川普與分裂之美國,黎明2021年3月 ;2024美國大選 :川拜烽火 社會分岐,黎明,2023年9月。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