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柿子影言》可憐的東西復活 科學怪人看人生

卡優新聞網/ 卡優新聞網 2024.02.24 04:17
新聞圖片

作者 柿子 報導

  就像最能考驗廚師功力的餐點,就是最簡單的蛋炒飯一樣,對於「電影」這項藝術,與其費盡心思想破頭,創造出繞了又繞、轉了又轉、絕處逢生的劇情,某些時候還不如透過簡單的想法,帶給觀眾絕大的啟發。倒不是說《可憐的東西》是部簡單的片子,但偏偏就是這樣「直搗黃龍」的架構,才更能看出真實世界的荒謬。

  該片劇情設定有些驚世駭俗,一位成熟的女人有著一顆嬰兒的大腦,在艾瑪史東精湛演技的帶領下,觀眾像是陪著她一起長大,也用她「無知」的眼光,看盡所有將真實世界蠶食鯨吞的惡夢。雖說主角是位女性,又安排她在各個階段成為不同男人的附屬品,表面上看起像是《芭比》的變體,不過當故事一步一步前進,會發現《可憐的東西》講的不只是女性主義,而是理解到,原來我們自己才是導演眼中「可憐的東西」。

  《可憐的東西》故事背景為英國19世紀維多利亞時代晚期,一名逃避丈夫虐待而不幸身亡的女子貝拉,在被科學家成功復活後,心智仍停留在孩童階段,卻對未知世界充滿渴望;她與放蕩律師私奔,踏上挖掘自我的冒險,試圖擺脫時代對女性的偏見,追求平等與性解放。

  故事設定非常嚇人,電影開頭是一位看似傷心透頂的女人從橋上往下跳,原以為導演要以倒敘法開始訴說這女人的一生,下一幕卻是女人以極度不協調的肢體在家中生活。天才醫生將女人救起後,把腹中嬰兒的大腦移植到女人的腦袋中,創造出有如科學怪人般的生命,猶如《班傑明的奇幻旅程》。

  當觀眾以為天才醫生要將這位名為「貝拉」的女人當成禁臠時,劇情卻一反常態,讓貝拉自由成長。從她在屋頂上展露對外界的嚮往時,《可憐的東西》就成為一部「跟你想得不一樣」的電影。貝拉從嬰兒時期的牙牙學語,經過體驗身體歡愉的少女期,接著與男人逃家「探險」,藉由艾瑪史東的演技,引導觀眾再一次成為孩子,跟著貝拉的眼睛重新審視世界。

  之所以說這部片「簡單」,因為貝拉是一個這麼無知的女人,感受到性愛的美好後就不斷地「讓自己快樂」;恣意妄為的行動後,卻又看到人間疾苦而傷心痛哭。隨後她開始學習「金錢」對人生的重要,成為法國妓女卻能正視自己的工作,並試圖將「接客」這件事變得有趣…。整部片就是「貝拉成長史」,讓觀眾跟著她一起長大。

  導演不跟觀眾玩花樣,貝拉在每個階段看起來都是男人的附屬品,卻不帶任何批判的角度去看世界,於是種種現實世界的荒誕,就在電影中被突顯出來。身體自主原本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卻被社會框架綁架,被要求「忠貞」;資本主義聽起來很公平,卻將貧富差距的缺點全部蓋過;習慣生活在父權結構下,忘記了其實「我們是自己的生產工具」。

  貝拉不懂人類世界的禮儀、沒有經歷社會的洗禮,沒有辦法正常地與他人在餐桌上聊天,還會說出不合時宜且讓人尷尬的話語,但透過這種「無知」,觀眾看見人世間種種怪異情境。《可憐的東西》將已經社會化的我們重新洗滌,用純真的角度去理解世界,這才知道「可憐的東西」不是貝拉,而是身處於其中卻完全不覺有異的我們。

  片子沒有太多轉折,也撇開戲劇化的結局,平鋪直敘,而艾瑪史東表現實在太驚人,她說服所有觀眾,她就是有著嬰兒大腦的貝拉,加上導演獨特的美術風格,像是油畫般的天空、彷彿達利再現的城景、大量魚眼鏡頭呈現出來的變形,一幕幕在觀眾心裡投下原子彈,根本不須要什麼「戲劇性」,因為觀眾透過貝拉就已看到「非常戲劇化的社會」。

  看著貝拉從不同的男人手中脫逃,最後長成一位獨立自主、擁有自我意識的女性,對觀眾來說充滿諷刺感,畢竟沒有多少人可以走到這一步,這也讓《可憐的東西》猶如童話故事般奇幻,但又能用這種奇幻訴說真實,真是不可思議的一部好作品!我給這部片象徵「影壇經典」的5顆柿子,艾瑪史東的演技絕對再創高峰,導演更是看透人生的大師,掃蕩國際大獎不是沒有理由。

酸柿子點評真有人可以接受未婚夫或未婚妻去外面玩一輪,玩夠了再回來跟自己結婚嗎?還是我也太社會化了?

影評等級:(0顆柿子~5顆柿子)
0顆柿子:影史奇觀;0.5顆柿子:不值一提;1顆柿子:絕對傻眼
1.5顆柿子:眉頭深鎖;2顆柿子:一陣尷尬;2.5顆柿子:尚未成熟
3顆柿子:可有可無;3.5顆柿子:瑕不掩瑜;4顆柿子:不看可惜
4.5顆柿子:強力推薦;5顆柿子:影壇經典

作者介紹:電影部落客「Mr.柿子」,從大學時代開始迷上電影,過著沒有電影活不下去的生活,曾經有一天趕過6場電影的瘋狂紀錄,誓言為每部看過的電影,寫一篇評述,至今已破千篇文章。
《本專欄固定每週五刊出》

原文出處

相關文章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