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走進靈魂的樂園/夏俊山

台灣好報/ 2024.02.22 11:18
沒有沉重的開支負擔,
運載人類靈觀的馬車,
取費是何等低廉……

思緒飛進了靈魂的樂園,物質的貧乏、肉體的疲勞、環境的惡劣……生活中的一切艱辛,全都遠我而去。我的心進入了歐洲,又隨魯濱遜上了荒島。有人喊,粥熟了,我才如夢初醒。船上的灶具是一只鍋腔(形如敞口的瓦缸,一邊有洞可燒柴草),太簡陋,木頭鍋蓋布密封,鍋裏刮進了少量草木灰,他們望著有草灰的粥不敢喝,我卻不知不覺喝得飽飽的——因為我的心還在荒島上,根本沒注意粥中有草木灰!

這是怎樣的境界呢?範仲淹在《岳陽樓記》中講的“寵辱偕忘”“其喜洋洋者矣”大既就是如此吧!

這次冬天行船,時走時停,我搖了十二天櫓,拉了兩天纖,喝了十三天粥,裝回五千斤蘆葦,解決了生產隊養蠶缺蘆葦編席的困難。媽媽見我歸來,摸著我變得更黑更瘦的臉,不斷地掉淚。我呢,心裏在嚷,媽媽呀,悲傷什麼呢? 你知道兒子此行有多少人陪伴嗎?魯濱遜、星期五、國王、船長……-哦、是書籍,讓我早就忘了生活的艱苦!三年後,有了考大學的機會。放下扁擔,我坐進了考場,據說剛剛恢復高考,能被大學錄取的比例很小,我卻感到沒費勁去復習,就輕鬆地考進了大學中文系。

四年後,我成了一名中學教師,當我的教學有了收穫,當我的文章經常發表時,我的心又一次浸泡在潮水中,這是幸福的潮水啊!我常想,當初,如果不是在勞動的間隙,不忘讓自己的心靈走進靈魂魂的樂園,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的一種色彩呢?當物欲橫流,一些人為金錢而苦惱時,我會想起曾助我走出困境,擁抱幸福的靈魂的樂園,當一些人迷戀於“方城”、酒吧時,我總是想說,人間風景萬千,有一處更好的景致,就在書中,那是我們靈魂的樂園!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