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黃光芹直攻》韓國瑜不能萬事只靠周萬來!

優傳媒/ 2024.02.21 09:01

有了這次教訓之後,韓國瑜應知,立法院長不是選來維持議事中立的,在愛情與麵包之間,他必須作出選擇。與其維持假中立,還不如站在民進黨4成民意脆弱執政的對立面,站在浪頭幹一場。

 

作者/黃光芹

 

凡待過立法院的人都知道,周萬來(如上圖/取自網路)是位議事通,無人能及。韓國瑜新任立法院長,找他當秘書長就對了。

 

但立法院也是個講究政治高度「藝術」的場域。尤其,站在在野黨強力監督執政黨,以及代議士積極捍衛民生福祉的立場,韓國瑜就不能只抱著周萬來這本活字典,凡事依議事規則行事,把反對黨開闢的戰場沒收,視立法院為老學究照章行事的書院。

韓國瑜2月1日當選院長,整個過程曲折跌宕,背後有太多的政治折衝、運作和攻防,絕非死抱著板上釘釘的一套「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辦法」,他就可以躺著當選。

 

同理,規則是死的,戰略是活的。為回應多數民意希望立法院提前開議、交代食安真相、反對黨有效監督執政黨,國民黨立院黨團總召傅崑萁及多數立委因此連署提議提前召開臨時會,是正確的作法,既開闢了戰場,也有心展現即戰力。而最早提議2月16日即開議的民眾黨立院黨團總召黃國昌,也公開表態支持,倒是手中握有召集朝野協商權柄的院長韓國瑜,第一時間即封殺了召開臨時會或提前開議的可能性。尤其中間搬出各種艱澀難懂的法規,豎起了免戰牌,相當令人傻眼。

 

很顯然,韓國瑜很可能因為下面兩個原因,作出了這項決定。1是為形塑議事中立的高度,2則因第一次朝野協商已定2月20日開議,他豈會自打臉?若是,則韓可能因小失大,光是隨之而來的政治解讀,就讓他吃不完兜著走。果然,「韓國瑜打臉傅崑萁」、「韓國瑜反而幫民進黨解套」等諸多負評,立刻伴隨而來。

 

就時間的發動來說,多數民意對於每逢選舉在即,會期尚未結束,立委就提前落跑,還擺出一副「選舉我最大」的姿態,早已極端厭惡,甚至有「薪水小偷」的譏評。

 

大選在1月13日結束、新任立委在2月1日就職,中間即使隔了個過年,一般公司行號早在大年初六就已開工,相較國政百廢待舉,立法委員更無怠惰的本錢。因此,韓國瑜在第一次朝野協商,以不擬剝奪立法院職工假期為由,達成2月20日開議的決議,不僅落後民間一個禮拜,還予人「錯把立院當北農」經營的感覺,更食埋下開議前出現不同動議的伏筆。

 

傅崑萁和多數國民黨立委在立法院開議日前躍躍欲試,想將戰場往前提到2月17日,並以食安問題單點突破,邀請行政院長陳建仁到院進行專案報告,很明顯地,是想發揮即戰力。如果召開臨時會有爭議,提前開議莫不失一個辦法,與民眾黨殊途同歸,韓國瑜何以斷然否決召開第二次朝野協商的可能性,,反將戰埸没收,落人口實,實為不智。一般認為,他是聽取周萬來「法匠」的建議,而忽略了適當回應民意。

 

韓國瑜是否在2月16日10點05分,作出不進行朝野協商的決定?不在乎議事處有沒有發出公文,而在於他有沒有做出這樣的決定?如果有,被民進黨劫殺,反將國民黨一軍,則國民黨偷雞不著蝕把米,反遭人分化,自亂陣腳。

 

國民黨最後踩住議事處未發出正式公文為由,全盤不認帳,讓韓國瑜得以改弦易轍,改而提前在2月19日召集朝野協商,邀請陳建仁進行食安報告,差可算是迷途知返,應付過去。

 

有了這次教訓之後,韓國瑜應知,立法院長不是選來維持議事中立的,在愛情與麵包之間,他必須作出選擇。與其維持假中立,還不如站在民進黨4成民意脆弱執政的對立面,站在浪頭幹一場。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黃光芹,前《新新聞》周刋、《自由時報》資深記者;《時報周刋副總主筆。現為《新聞不芹菜》節目主持人、新聞評論員。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