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在專案部過春節(外一篇)/梁征

台灣好報/ 2024.01.19 12:12
——讀《查令十字街84號》有感
冬日的夜晚,我讀完了《查令十字街84號》。這是一本小書,講述了一個千裏神交的溫暖故事。書的正文,是一疊從1949年至1969年悠悠20載的書信集,還有序跋及附錄。那書信的一端,叫海蓮·漢芙,是一個酣暢淋漓的性情女人,是一個愛書成癡、窮困潦倒的紐約編劇;書信的另一端,叫弗蘭克·德爾,是一個矜持穩重的英倫紳士,是一個為海蓮·漢芙海尋舊書20載的謙謙君子。

書中,海蓮·漢芙受不了美國“不是標價奇貴的珍本就是到處都是的邋遢書”轉而去英國的馬克斯與科恩書店郵購:於是二十年的前塵舊事娓娓而來。

奧斯丁一本正經的在信裏和自家姐妹討論綢緞的價格,數落鄰桌太太小姐的矯揉造作。看起來,奧斯丁和海蓮·漢芙還真有些相似,只是海蓮·漢芙所書寫的一切都圍繞著她的書。

查令十字街84號是倫敦無與倫比的舊書店之一。“一走進店內,喧囂全被關在門外。一陣古書的陳舊氣味撲鼻而來……那是一種混雜著黴味兒,和長年積塵的氣息,再加上牆壁和地板,散發來的木頭香……店內有一位年約五十的英倫男士,他禮貌地向我問好……”“活脫脫從狄更斯的小說裏蹦出來的可愛鋪子”。這是到訪過查令十字街84號這家舊書店的人對它的描述。

讀書人的樂趣,莫過於遇見好書而又價廉。書中,海蓮·漢芙說她絕不買一本沒有讀過的書,我懂她的那種感覺,尤其是在如她那般生活困窘的條件下。

後來,查令十字街84號也沒有逃脫書店凋敝的宿命,最終關門變成了一個酒吧,只是在門邊掛了一個銅牌,上書:查令十字街84號,馬克斯與科恩書店舊址,因為海蓮·漢芙的書而聞名天下。查令十字街84號成了一道風景,成了人們對書的懷念之地。於是,有人感歎:“二十年間緣慳一面,相隔萬裏莫逆於心。”這恐怕就是《查令十字街84號》最動人之處。

書籍裝幀要有書卷氣,要清貴不要華貴。大概因譯者同時也是書版設計者的緣故,書的整體感覺不錯,隨書還送了一本關於此書的別冊,更是令人驚喜。

合上書本,我的腦海裏閃現出海蓮·漢芙那深情的話:“你們若恰好路經查令十字街84號,請代我獻上一吻,我虧欠她良多——”

這些年來,我們都虧欠書店太多。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