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老孫侃時政》大選戲太爛,不如聽相聲

優傳媒/ 2023.12.25 06:05

總統大選好比說相聲,總統候選人像是「逗哏」,副總統候選人則是「捧哏」。如今我們看到的三組候選人,副手比主角還要搶戲,恍惚之間分不清是「侯、賴、柯」選總統,還是「趙、蕭、吳」選總統?捧哏比逗哏還搶戲,這齣戲還能看嗎?(圖/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我愛聽相聲。筆者一家都愛聽相聲,因為我父親愛聽,所以小的時候一起跟著聽,就養成了聽相聲的習慣,因此小時候最大的心願,就是長大後能當個相聲演員。以前的選擇不多,當時台灣最有名的相聲演員,當屬吳兆南和魏龍豪的老搭檔,因此我們家買了兩位大師全套的錄音帶,兩位老先生的相聲,陪伴我度過了童年。

(圖/取自網路)

現在我依然愛聽相聲,要說當前最好的相聲,非「北京德雲社」莫屬,除了德雲社以外,陝西兩位年輕人所創的「相聲新勢力」也創意十足。現在方便了,在網路上很容易找到相聲影片,也不用花錢,所有的煩惱,看一段相聲,立刻一掃而空,相聲真是個好東西。

 

大選剩下不到一個月,但這齣選舉大戲,是「越演越劣」,難看到讓人不忍卒睹。三組候選人你們知道你們在幹嘛嗎?相聲有單口、對口和群口相聲,但主要還是以對口相聲居多。通常對口相聲的形式,一個負責「逗哏」,另一個負責「捧哏」。雖然逗哏承擔「抖包袱」的角色,但相聲圈有一句老話叫做「三分逗、七分捧」,包袱能不能「響」,捧哏演員起到關鍵性的作用。

 

總統大選好比說相聲,總統候選人像是「逗哏」(提出願景、提出理想、提出政見),副總統候選人則是「捧哏」(配合逗哏演員)。如今我們看到的三組候選人,副手比主角還要搶戲,恍惚之間分不清是「侯、賴、柯」選總統,還是「趙、蕭、吳」選總統?捧哏比逗哏還搶戲,這齣戲還能看嗎?

 

這場大選,正副候選人各彈各的調,還有副總統候選人跟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叫板,上任一年內若不推內閣制就辭職。這不是胡鬧嗎?當副手的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還沒當選就急著「造反」嗎?找個相聲演員來當副總統候選人,都比他腦袋清楚得多。

 

這次大選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三組副手都是「迫不得已」。藍白兩黨的副手候選人是因為「藍白和破局」而上場救援,綠營的副手則是因為害怕「境外勢力」的美國和「英系」扯後腿,而不得不做出如此選擇。正因為如此,三組副總統候選人都「有恃無恐」盡情地放飛自我,完全不在乎「江湖規矩」。

 

筆者常想所謂的「備位元首」,究竟圖什麼?要說當個副總統,除了坐領高薪,出門有隨扈跟隨外,還能有什麼作為呢?站在副手的立場思考,副總統最大的盼望和利益,不就是總統宣誓就職後立刻無法視事,這樣副手就能馬上取而代之,登上大位嗎?如此說來,總統最該防範的不就是他的副手嗎?按理說,副手應該找自己最信得過的人擔任,如今卻都是出於萬般無奈的妥協,這個國家還能好嗎?

 

選舉的結果已經註定了,不管誰當選,國家的未來都是一團糟。從選舉的過程就可以預測,不論哪組勝選,副總統候選人,必然是未來總統最大的「噩夢」。萬事萬物都有必然的道理,且道理往往是相通的。這三組正副總統候選人,若是去說相聲,不但一張票都賣不出去,還得讓人罵死。筆者猜想,他們也知道自己賣不出票,所以來選舉,賺選舉補助款。

 

筆者認為,我們的選舉制度,若是改為只選出總統,總統當選後再任命副手,或許選舉會好看一些。就像聽「單口相聲」,還附贈「開盲盒」,多有趣呀!
 

註 : 開盲盒,是一個網路流行詞,在兩個人網戀的時候,認識的雙方不看照片,不打視頻就直接談戀愛或者在現實中見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

孫恭正,退伍軍人,東吳大學會計研究所碩士,曾任證券專業經理人,北京中律縱橫副總經理,教師。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