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收藏之樂(外一篇)/梁征

台灣好報/ 2023.10.31 12:04
最開始,我是從巴金先生的《海上日出》知道有大海的。後來,我又讀過《海底世界》《富饒的西沙群島》等文章,作者優美的文字告訴我大海是一個神奇而美麗的地方。從此以後,大海就在我心裏紮下了根,我渴望讀高中考大學,走向遠方,去看大海。

我第一次見到大海是在青島,那是2006年夏天,我出差到青島,辦完公事,一個朋友說帶我去看大海,我非常激動。我和同伴迫不及待地去尋找大海,當我們打的來到五四廣場的時候,我問的士司機,大海在哪里?的士司機楞了一下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付完的士費,臨關車門時,司機說了一句,下車就可以看見了。當我下車後,頓時聞到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絲絲清涼與點點鹹澀的海水味道,大約走了十來步後,我見到了大海,原來這裏周圍被海包圍,難怪司機沒有回答我。

初見大海,我激動又期待,像是脫了韁的野馬,在海邊快樂的奔跑著,向前奔跑著,回頭看著自己在沙灘上留下的腳印。我從海浪退去的沙子裏撿貝殼,遙望無際的大海,大聲同大海打了聲招呼:“大海,我終於看見你了。”那天,我和同事在海邊呆了好幾個小時,任習習的海風在自己的腋下穿過,感受那嘩嘩的海浪聲從自己的耳畔劃過,直到走累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那天,為了紀念我頭一回與海親密接觸,向來不愛拍照的我也忍不住請朋友幫我拍了一張在沙灘上的照片,見證了我第一次看見大海。

第二次見到大海是在深圳,那是2012年的夏天,我帶著家人到小梅沙遊玩。那裏的海灘並不大卻擠滿了人,水質不夠清澈乾淨,海浪也不夠洶湧,兒子和同行的小夥伴踩了會兒水便覺無趣。我和妻子在海岸上散散步,拍幾了張照片。傍晚時分,我們找到一家燒烤店,坐在最靠外的桌子上,吃著燒烤吹著海風,店裏面駐唱歌手的歌聲緩緩入耳,聽著《外婆的澎湖灣》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還有一位老船長……澎湖灣,澎湖灣,外婆的澎湖灣,有我許多的童年幻想,小曲輕聲地哼著,整個心都想靜止在那一刻,無所思更無所慮的夜晚將我們籠罩,我便覺得此行不算白來。

第三次見到大海是在北戴河,那是2013年的夏天,我們一行八人因公出差。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到著名的北戴河。海水很綠,看看遠處的大海,天空,藍天,白雲,大海的海岸襯托出一篇美麗的景色。沙灘被太陽曬得微微發熱,踩在上面很舒服。貝殼在海浪中被慢慢磨成了“細沙”,順著海浪來到岸邊,被風一吹,就混在了沙子裏。與著名的景點相比,這個沙灘的遊客很少。沒有了密密麻麻的人群,海岸線變得清晰了許多。站在海邊,海浪會打濕你的腳踝。這裏並不熱,在海邊聽著大海的聲音,順著海邊撿拾貝殼,還有陣陣風拂過,真不愧為“療養聖地”。在沙灘上,我遇見了一位熱情的小女孩,她送給了我一個小小的海螺——連同她的善意。海螺很精細,是海洋的禮物,至今這枚海螺還擺放在我的書櫃裏。

我見過最美的海,是在越南。2018年的夏天,在越南出差的我所住的酒店出門就是大海,我走下樓梯到沙灘上,看著小孩們挖沙,也看海水一浪一浪沖上來將沙灘打濕。沙灘很乾淨,是沒受過污染也極少遭人踩踏的沙灘。放眼望去,海水的藍是那樣的深邃,泛閃著粼光,天空的藍是那樣的清澈,飄曳著幾朵白雲,第一眼望過去還以為到了仙境。我站在原地發呆,我竟然不知道原來海竟能這樣的美。輕閉雙眼,用耳朵去感受周圍那絲絲海風,用心靈去體會那份夕陽斜照下的寧靜。偶睜雙眼,看頭頂片片浮雲向身後飄去,三兩只海鷗在天上盤旋,一天的勞累都化為無形,疲憊的內心也得到自由的放鬆。

最讓我念念不忘的是,吃過晚飯,我們沿著海邊散步,望著夜色裏的大海,什麼也看不清,卻能聽見一浪又一浪拍過來的聲響。我們抬起頭,天上恰好掛著月亮。我喜歡這樣吹著海風的靜謐時刻。海浪的聲音猶在耳邊迴響,大海的故事仍在繼續。

慕然回首,我發現自己曾數次與大海親密接觸,有澎湃的,有寧靜的。我領略大海的風光,更銘記與大海在一起的故事。我喜歡大海,是因為那兒有我兒時的夢和有我現在所嚮往的夢;我喜歡大海,是大海教會了我包容,教會了我學會平靜;我喜歡大海,因為在海邊,我多了一份喜愛,多了一份心靈的寄託、心的平靜,少了一份心的喧鬧和心的浮躁。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