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蘇煥智維新觀點》民進黨讓長照走入死胡同!

優傳媒/ 2023.09.28 15:00

長照本是高齡化社會後,台灣一項重要的產業發展契機。可惜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下,衛福部長照共產主義的心態下,禁止增設,新設者禁止營利,真的是「把台灣的長照趕入死胡同裡」!(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老人長照問題是今年總統選舉的大考題!不過談長照前,其實是先有老人年金運動的哄動台灣!

 

一、從老人年金到長照社會保險:
我在1992年參選立法委員時提出老人年金的政策,1993年進入立法院後就開始推動,並於1994年在全民健保實施後修改農保條例時提出老農津貼暫行條款,並於1994年6月開始發放。有老人年金後,我們也看到老人長照議題已經愈來愈嚴重,養護機構在當時如雨後春筍快速成長。

 

1997年12月日本通過戒護保險法(相當於國家辦的老人長照保險法),我當時正好擔任第三屆立法委員,而且也連任第四屆立法委員。日本在2000年4月正式實施戒護保險,當時我們就開始在立法院推動台灣應該學習日本實施長照保險法。

 

二、「村里關懷中心」到「社區照顧關懷據點」:

2010年年底我選上台南縣長,面對高齡化特別嚴重的農村地區,就開始著手推動「社區化的老人照顧」計劃。於是就利用各村里現成而便用率偏低的活動中心,成立了「村里關懷中心」; 以「健康的老人來照顧弱勢的老人」、運動、量血壓、陪伴就醫、定期免費健檢(行動醫院、全民健檢)來照顧老人的健康。

 

當時在台南縣已經成立了二百多個村里關懷中心,因此縣府背負沈重的財務負擔。當時謝長廷擔任行政院長,我們期待他能把「村里關懷中心」列為行政院的政策,來承擔這些費用。後來謝長廷真的接受了此一計劃,但把名稱改為「社區照顧關懷據點」。

 

名稱改了但也因而把「健康的老照顧弱勢的老人」這種互助的精神,以及「終身學習計劃」、「社區總體營造」,以及小學生的課後輔導、安親、「照顧弱勢兒童」的精神也被忽視了 ! 不過「長照、關懷」的精神已成為「村里關懷中心」最核心的部分。而後來「村里、社區共餐」的發展,也是從「村里關懷中心」發展開來的。

(圖/取自網路)

三、沒有長照社會保險,長照體系無法健全:                                                                                                  

我在推動村里關懷中心時,就發現「長照社會保險」及充足的長照保險對台灣基層長照需求有多麼重要:

1、在高齡化、超過高齡化的農村社區,如果有充分而穩定的長照財源,我們就可以讓那些長輩完善長照體制 : 受到長照服務,而不必活得那麼辛苦而沒有尊嚴;而且也可以提供村里的失業者或家庭主婦可以從事長照的到宅服務,而且你:賺錢就業的機會。而且在外打拼的子女也可以放心。這個時候我就開始很「幹谯」,為什麼我們的政府不早日實施長照保險呢 ? 讓我們有充分的長照財源 !

2、在推動村里闘懷中心時,我們發現需要有受過照顧專業訓練的照顧人員來提供到宅服務,也需要有專業社工行政或企劃人員,可以為社區規劃教育訓練及活動,讓這些長輩能活得開心、有意義。缺人、缺錢,其實關鍵仍然在於沒有實施長照社會保險。

3、社區化的養護機構及臨托日照中心。對於已經失能、或部分失能,或是獨居老人(特別是男性老人,不會煮飯、洗衣服、整理家事),有些人需要到機構或日照中心。這些也都涉及需要長照保險及充足的財源。村里關懷中心就是一個「自然村」最基層的,由下而上的互助照顧組織。

4、陳水扁總統卸任後林萬億也回到學界,當時我們台南縣政府為了將「村里關懷中心」(後來的社區照顧關懷據點)的功能及成果,作更深入的研究,特別委託林萬億來做一個國家級的研究計劃。不過後來蔡英文選上總統後,林萬億負責長照這一個領域,我卻發現他捨棄了由「村、里、社區」自主產生的「社區照顧關懷據點」,而另外與民間簽約成立「長照甘仔店」(C據點)。從這點由政府主導來看,從這點由政府主導來看,就已經跟由下而上的村里社區自行決定就有很大的不同。

5、村里長與社區發展協會的雙頭馬車問題!

村里社區是執行長照、監督長照執行成果,最密切相關的單位。但光是誰來負責執行就造成雙頭馬車。到底是村里長來辦? 抑或應該由社區發展協會來辦? 就往往是衝突的矛盾點。可是卻很少人關注到這個眉角。這是台灣社造、長照必須要先解決的基本課題。

對於這件事,我有一個很具體的建議: (1)村里應該要法人化,並建議應定位為「公益性的私法人」,但不應該定位完是「公法人」。(2)村里長應與社區發展協會整合為一,不應該再雙頭馬車。

 

四、稅收制vs社會保險制:

韓國在2007年4月也通過「老人長期療養保險法」並於隔年2008年7月開始實施。應該是受到韓國實施長照保險的刺激,所以當年12月馬政府宣布開始規劃「長照保險」。2009年7月衛生署成立籌備小組,12月將長照保險草案送行政院。2015年6月4日行政院審議完畢送立法院審議。馬政府任內雖然國會過半完全執政,但並沒有決心推動完成立法。因而導致立法院屆期不連續,法案自動徹2016年民進黨完全執政後,堅持税收制,反對長照社會保險。但稅收制為何在台灣不可行的理由:

(一)稅收制的財源不穩定,而且財源嚴重不足。2023年支出預算雖達650億元,但重要的給付項目,例如進駐機構的費用、聘請外勞照顧的費用、子女辭職回家照顧父母,均不能得到給付。而且加稅的社會子女若苦不堪言! 但以社不堪言!但以社會保險費供作財源,人民接受度較高,以2015年行政院的版本是依據健保費率的四分之一,來課徵長照保險費,財源相對穩定。

(二)從「社會救助」到「服務對價」:

稅收制的會計主計程序非常複雜,請款程序,檢送相關核銷憑証,麻煩很多。常常要先墊支而且付款要拖好幾個月。至於依社會保險,則是依據服務定價,是屬於服務的對價關係。依據全民健保的模式來給付,可以說相對簡化很多。

(三)目前國際上採取社會保險的國家,主要有荷蘭、德國、法國、盧森堡、日本、韓國。就連國大陸自2012年青島市開始已經有49個城市試辦。

而採取祝收制的國家有英國、義大利、奧地利。這幾個國家都是稅率偏高的國家,而且也是採取公醫制度。

台灣是相對低稅率國家,任何名義的加稅,都容易引起社會動盪。今而採取長照社會保險,交保險費增加健保苦,2015年作民調民眾支持度超過七成。而且台灣全民健保是採取社會保險制,所以長照採取社會保險的接受度相對高很多。

 

五、長照共產主義、禁止長照營利:

民進黨政府對於長照的管制非常嚴格,限制私人長照業者個人最多祗能49床。由於政府管制太多,造成長照機構苦不堪言,長照機構紛紛關門,目前台北地區長照機構關門的已經超過一百多家,非常可憐。

 

而且衛福部禁止長照業者營利,新設的長照機構只能以非營利的長照法人及協會來興辦。這種禁止營利的邏輯等於是禁止台灣的長照產業發展,也相對的使得有長照需求的老人,無法得到更好的服務。

 

長照本是高齡化社會後,台灣一項重要的產業發展契機。可惜在民進黨完全執政下,衛福部長照共產主義的心態下,禁止增設,新設者禁止營利,真的是「把台灣的長照趕入死胡同裡」 !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蘇煥智,前台南縣長,曾任第二、三、四屆立法委員。台大物理系肄業,台大法律系畢業,輔大法研所碩士。現為台灣維新召集人,大員法律事務所律師。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