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柯文哲的三觀-人生觀、價值觀、國際觀(勁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勁報/ 2023.08.28 08:26

(勁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我在大學修過兒童心理學、教育心理學、心理學,後來轉商學院在經濟學中讀到行為學派、在企業管理中讀到行為科學,後來在美國花旗銀行副總裁那兒學到看人談吐與行為語言的竅門,尤其是對授信對象的行為談吐分析其授信資料的真實成分,因此就利用時間深入研究行為科學的學問,後來經實驗印證結果還有些甚高比例的正確性;後來就很喜歡觀察一些公眾人物的行為舉止。   

最近賴清德與侯友宜在談自己的身世,其實郭台銘的身世比侯友宜更糟,最好的當然是柯文哲、他現在還在做「媽寶」。賴清德是台北萬里鄉下礦工的兒子,惜乎兩歲時父親就因礦災而殉職了,靠著母親以體力工打零工及舅舅的接濟養活六個兒子,讀建國中學高中部畢業以前賴清德都靠獎學金完成學業的,所以論家世應是最弱最差的一位;其次是郭台銘,他父親雖是隨國民黨蔣幫集團逃到台灣躲避赤禍的外省人,但他父親只是個最低層的小警員,與國民黨黨政軍權貴完全無關,因位階太低薪資不足以養家餬口,所以郭台銘從小就寄住在板橋慈惠宮而且還一住就是九年,初中畢業他只能去讀五專半工半讀完成學業;預官役退伍後想創業還靠母親去標會得二十萬元,十萬元當創業基金另十萬元當結婚基金;其次是侯友宜,他雖然出身嘉義小鎮、但其父親曾幹過日本軍夫又在國共內戰中幹過國民黨軍人並在退伍後開始賣豬肉,這在當年艱苦困難的台灣農村社會是屬於中上階層人家了;民國六十年我來台北讀書認識兩位同學其中一位家在永康街賣冰結果在永康街買了好幾間房子,另一位家在松山賣豬肉(當時忠孝東路六段尚未開通),結果也是買好幾間房子,若無嫖賭惡習,這兩位同學現在應該都是「包租公」大老爺了,這就和侯友宜有一棟大樓在租文化大學一樣;可見侯友宜在成長過程中家境已是中產之上人家了;而這些參選人中成長過程之家世最優渥的當屬柯文哲無疑的;看看柯文哲的爺爺在二戰結束時就能幹上省立高職(中)校長,這在當時台灣人中除了「半山仔」之外是很難尋覓的地方本土人物,由此可見柯文哲家世之顯赫;柯文哲這位爺爺當過日本兵也當過國民黨打「共匪」的兵後來又當了國民黨的校長,但在國民黨「二二八大屠殺案」的清鄉運動中,卻被打掉半條命、回家幾年就葛屁翹辮子,其原由為何沒有交代清楚,反正當時國民黨特務打人關人殺人也不須啥理由的,倒楣鬼就被抓去當升官發財工具充當祭品、何況還當過日本兵?是不是間諜或是反間諜誰知道?蔣經國不是說了嗎「抓匪諜寧錯殺一萬人也不輕縱一人」,這就是蔣經國殘暴不仁之處也是他的特務嘍囉狗腿子可怕之處,在當年隨便殺個日本兵是非常順理成章的事也是很讓蔣經國解氣的事,蔣經國不是在奉化家鄉他母親毛福梅墓前立上「以血洗血」之石碑嗎?所以柯文哲爺爺能活命帶傷回家等死大概有動用一些關係走內線或外線或拋物線以讓生命留下最後一口氣在家中翹辮子不致孤魂飄荒野;所以柯文哲爺爺到底因何被國民黨特務打得半死因沒清楚交代想必也非啥光彩之事,否則以柯家好大喜功、好勝好名好辯之個性早就好事傳千里傳進北京城勤政殿了。    

柯文哲父親也是個人才也曾考進台大醫學院,卻因為家裡已有一位哥哥在台大醫學院就讀,為了節省學費就去改讀新竹師範(免學費又有生活費零用金可拿),師範畢業後教了三十幾年書後退休,現在近九十歲高齡還在擔任三家日本企業顧問(幾年前他說他還在養柯文哲市長);他母親也是公務員退休,柯文哲擔任市長以來因口不擇言常說一些讓台灣人民不爽快的話、或說一些離經叛道遠離台灣人民核心價值的話,柯媽媽就要趕快出來給兒子圓滿解釋或斷章取義或以偏概全的強詞奪理一番,所以迄今柯文哲都還被看成一名不折不扣的媽寶,這也是我認為干脆由柯媽代表民眾黨出來選總統比較合適;以前陳水扁母親就非常安靜、李登輝父親李金龍也很隨意,他們都沒像柯媽這麼多高見還專門替兒子作話後註解,讓人搞不清柯文哲真正談話之語意。    

大概是到六十多歲都還在當媽寶,柯文哲真是幸福到目空一切目中無人,所以他常眼高手低、講很多卻做很少而且缺乏同理心缺乏慈悲心,他當市長就把行之多年且各縣市都有的重陽節敬老金取消,再窮的縣市都有而佔全國稅收超過36%的首都老人每年重陽節卻只能問候柯文哲的父母甚至祖先,每談一次就要問候兩三次,真沒辦法、生到這種特立獨行標新立異不按禮俗關懷老人的兒子只好辛苦一點了;當然現在全國老人都很怕柯文哲當選總統,不過他幹總統真停掉重陽節敬老金,那他父母一定被全國老人「幹」死了。    

柯文哲雖然是個醫生但因自小在優渥家庭中成長,所以他沒史懷哲悲天憫人關懷弱勢情懷修煉,他不但不關懷老人他還鄙視其他弱勢族群,他把勞工朋友以狗喻之,他把奉公守法的公務人員當成古代唯唯諾諾唯命是從的太監,他把到國外做外交工作的人當成「外勞」,他還輕視女性;他自認智商157所以就鄙夷一切而自認為高人一等高高在上而目空一切目中無人;他自己創造的一套邏輯是第一流的人才讀醫學院第二流人才讀工學院第三流人才讀商學院第四流人才讀法學院第五流人才讀農學院第六流人才讀文學院其他不入流的人才去讀藝術學院;我不知他這套邏輯基礎是啥?很不幸我非常鼓勵年輕人去搞文創搞藝術,我都鼓勵年輕人行行出狀元,如果真不喜歡讀書就去搞藝術搞文創文化、唱歌演戲繪畫都好,只要有興趣很喜歡很快樂就埋頭苦幹下去,只要不吸毒販毒賭博詐騙等做傷天害理的事,只要抓緊目標就去打拼奮鬥,「車到山前自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郭台銘從十萬台幣資本拚到現在百億美金家產,他創業初期也曾失敗過,宏碁電腦的施振榮創業初期也曾失敗過,台灣的國際級奧斯卡獎大導演李安一開始也不是很順利;世界聞名的哈利波特作者羅琳老師恢復單身後想再回中學教書卻苦無機會,每天帶著女兒在家胡思亂想信筆塗鴉竟然寫出瘋迷全球的哈利波特還被拍成電影,就這麼「簡單」賺進比英國皇室還多的財富,2012年國際奧運會在倫敦舉行,其大會表演只展現兩個主題,一個是已演出超過半世紀(不知多少集了)的007電影人物代表,另一個就是本世紀風靡全球十多年的哈利波特影集,這一部科幻文學就創造出這麼巨大的世界影響力,這大概是郭台銘和柯文哲所無法想像到的神奇。羅琳老師現在只以她的基金會在做社會公益事業,她當然也可以像郭台銘一樣購置私人座機,不過當前全世界前十五名豪華私人座機中演藝文化工作者就佔四位:包括伊利昂S2、成龍(有兩架另一架是林鳳嬌專用)、碧昂絲、泰勒佩理;有一位印度籍專門研究血清的醫學界人士也有一架,如果柯文哲專心專業在醫學界發展應該也可以買得起私人飛機也說不定還可獲得諾貝爾獎,可惜他跑進他非常外行的政壇就只能每天胡說八道鬧國際笑話了;政壇中無人有私人座機,川普總統那架是當總統以前就購置的,美國總統座機「空軍一號」也列名十五大豪華座機內的第九名,但那是美國政府的不是私人的,當然各國的元首專機也都不是私人的。    

台灣當然還有文化演藝界人員買得起私人座機,像周杰倫、蕭敬騰等人,其實台灣有很多演藝人員的年收入都比很多中小型企業高出很多的如蔡依林、張惠妹、費玉清、王力宏、林俊傑、李容浩、周興哲、五月天樂團等等很多很多,所以做藝術工作者也是需要很高的智慧和努力的實踐,否則只靠嘴巴光說不練也是無法成大功立大業的,所謂「小器小成、中器中成、大器大成」,台灣每年音樂產值約一千五百億台幣大部份集中在前一百名大牌歌星身上,所以一百名以外的音樂工作者都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如果政府能再提出一些輔導獎勵政策或民間大財團再多提供一些支持,相信台灣音樂總產值在翻兩三番奕是很有可能的;以前反攻大陸的戒嚴時代,不能隨便演唱糜糜之音也限制唱很多的台語歌曲,結果江惠的「惜別的海岸」和沈文程的「心事誰人知」在夜市中大量的夜夜傳唱,幾百萬張唱片就這樣傳遍全國甚至傳到海外僑界,更厲害的是鄧麗君被「共匪」嚴嚴實實的圍堵在「鐵幕」之外,結果鄧麗君的柔美聲音還是突破鐵幕,當年中國大陸就流傳一句順口溜「白天聽老鄧的晚上聽小鄧的」,可見音樂傳播的力量與對人民生活的影響;2017年美國全國文創總產值高達七兆多美元,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舜何人也、余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這是我們奮鬥打拼的目標。   

柯文哲之有目空一切目中無人自私自利以自我為中心的本位主義的價值觀也是有他雄厚的底氣的,除了前述說的他有優渥的家世及挺他挺得胡說八道的母親外,他還有顯赫的學歷及傲人的資歷,他自稱智商157畢業於台大醫學院獲得醫學博士學位是亞洲心臟移植權威朱樹勳博士的得意門生,除了在台大醫院擔任重症醫療急診室主任多年也在台大醫學院擔任教授,他是台灣第一位急診與重症加護專職醫師,也是台灣器官移植標準程序的建立者,亦為自美國引進葉克膜技術至台灣者,也是自台灣將葉克膜技術輸入中國大陸者,柯文哲此一貢獻讓許多重症之醫療多增加將近30%存活率,所以柯文哲算是對醫學具有重大貢獻的專家學者,這是他的專業也是他能自命非凡傲態百出的底氣,如果他能繼續在醫學領域探索更尖端的醫術與學理,他在醫學上的貢獻將會更大,說不定還能獲得諾貝爾醫學獎,可惜他「愛做大官不愛做大事」的人生觀讓他減少在醫學界為台灣人民甚至全人類做出更巨大貢獻之機會。    

當他從醫學界轉換跑道到他非常陌生的政界時,我早先也常寫文章肯定他支持他甚至第一次競選市長時還寫很多文章支持他,直到他當選後開始「海選」局處首長時我便確認柯文哲領導的市府很難拚出好政績了,蓋他自己對市政不了解又「海選」一群不認識又沒默契的人來扛重任,結果一任四年下來他的政績乏善可陳,年年都被市民打出最末一名的成績,更慘不忍睹的四年中竟有25位局處首長不願再為他效犬馬之勞,有幾位是強忍到最後一天就打包回府不願繼續陪他再拚第二任,因為實在很難配合把政務工作做好並做出好成績;柯文哲也自己在連任之後說第一任剛上任前兩年都在亂做(意指市政千頭萬緒他都搞不清楚),我當時在本專欄寫說「你到現在都還在亂做」,而今事實已能證明他八年市長都在亂做,例如拿救人命的第二預備金八千多萬去辦城市展覽博覽會,結果花了二倍基隆城市博覽會的經費而觀賞人數只有基隆市的十分之一(台北市人口是基隆市的8倍,雙北市更是基隆市的19倍)。   

從柯文哲在台北市亂做八年的惡劣印象再想到他答覆記者當選後將由國會多數黨領袖擔任閣揆就讓我毛骨悚然有一股想要移民菲律賓的衝動,柯文哲喜歡信口開河胡說八道,有些可以當笑話聽最多就多幾次問候他的母親可也,但對這些他曾經幹過的亂七八糟惡政就不能等閒視之而當笑話聽聽了;如果柯文哲真當選總統甭說他的學識能力經驗都不足以扛起整個國家大政(因他連台北市政都扛不起嘛),就以小小的民眾黨也無法扛起整個國家大政,斯時若台灣政治無法平穩發展而亂象叢生,則與柯文哲或民眾黨關係密切的黑幫集團就會伺機控制整個社會,台灣亂象將難以收拾,屆時與柯文哲兩岸一家親的中共就可堂而皇之派兵入台「協助」平亂俾穩定台灣社會「造福台灣人民」;當台灣亂象平息時台灣最高領導人已悄悄換成中共台灣區書記了,柯文哲還是當他的「兒總統」也。   

柯文哲對憲政理論實在一知半解,世界上實施內閣制的國家其元首都是虛位的,柯文哲讓國會多數黨領袖組閣,國政大權就已由多數黨領袖所掌控,預算大權與立法大權都在其手中,連總統府、國防部、外交部、陸委會之預算都掌控在其手中,如果真是這樣的局面、那「柯總統」甘願當個虛位元首嗎?如果不願、那不就發生政爭了嗎?國政不就大亂了嗎?台灣社會不就大亂了嗎?這不就提供中共最好的攻台時機了嗎?柯文哲有太多似懂非懂的邏輯,偏偏他又喜歡秀下限,讓國人都知道他的智商很高但其實智慧甚低:譬如他說賴清德要進白宮是要去應徵「外勞」,他講這句低智慧的謬論害他母親被問候很多次,蓋全國稍為關心國事的知識份子都知道賴清得想進白宮是要突破外交困境、是要為自己國家人民做外交工作,而去應徵外勞是要為別人工作,這兩個主客体完全不同,但這麼簡單的邏輯柯文哲卻搞不動,也難怪把奉公守法的公務人員當成太監,也難怪市長政績年年敬陪末座,每年拿著超過36%的全國總稅收其政績竟連高商畢業的林姿妙縣長都不如,教出這麼「傑出」的兒子的母親能不被國人多問候幾次嗎?   

從柯文哲擔任市長之初的五大弊案變成五大案,我就領悟其中必有貓膩存在:不久就又傳出柯文哲心腹大將蔡璧如私會遠雄集團高層代表,我就感覺大巨蛋要從一顆巨大明珠蒙塵了,我真為大巨蛋將來的安全性擔憂的;還有柯媽媽前年跑去台中第二選區和台中黑派大阿哥顏寬恆「不期而遇」,後來柯文哲又跑到苗栗支持脫黨競選縣長的鍾東錦我就在白色的背景中看到黑色的影子;後來黑影越來越大,柯文哲掛羊頭賣狗肉的經營策略就昭然若揭了,柯文哲的紅白藍黑的多元色彩就一目了然了,以前他公開說自己是「墨綠」真的是為搶救連勝文的,可嘆的當時全國人民真的都背柯文哲騙了;我擔任過全國營造公會八年特優總幹事,我擔任中國通商業雜誌總編輯不滿二年就榮獲當年行政院新聞局金鼎獎,我一向腳踏實地做事,務求到力求真善美之境地,所以對一些和稀泥、裝模作樣、欺世盜名、我都不敢恭維不敢仰望也都敬鬼神而遠之,這也可能是我年逾古稀猶一事無成只能寫寫文章諍貶時事賞善罰奸的原因吧。    

柯文哲的國際觀除了中美兩國外大概很少涉獵,2016年柯文哲在國外說「香港很小,沒啥了不起」,我便開始公開寫文章批判他,蓋對這個世界數一數二偉大成就的城邦,只有少少的七百五十萬人口的城邦竟能創造世界前五名(2016年)的外匯存底,其「匯豐銀行」及「國泰航空」兩大企業曾名列世界第一大企業多年,國泰航空曾有十多年是全球服務最好最安全的航空公司;香港其五所市立(當年他們稱為官立)大學名列亞洲前十名、還有一所名列第十一名,反觀柯文哲市長自已督導的台北市立大學卻排名在兩百多名,幾年前台北市立大學創校一百周年(自台北師範時期算起)的口號是「創校百年拚亞洲前百名」,一個年度稅收佔全台灣超過36%的城市所辦的唯一大學竟以拚亞洲前百名為目標,這樣的市長還能時常在自我膨風訕笑別人;豈不天下第一大笑話。 

2019年2月26日柯文哲到西亞沙漠盡頭的以色列參訪。他一下飛機看到特拉維夫繁榮的景象整個人像嚇傻一樣驚恐,吾人從電視上看到他嚇傻的臉色,當天的專欄又重重批判他一頓,蓋這副驚恐臉色足足顯現他對國際事務的無知;十多年來我數十次提起台灣最應該學習的對象就是西亞的以色列,他不但在沙漠中建國還在非常缺水的環境中開墾農場,利用集體農場制度(合作社制度)經營農產品產銷,不但自給自足還能外銷歐洲打進共同市場,它從獨立建國當天就開始打仗,天天面對敵人挑釁,男女都要當兵,它國境三邊都是敵人只有一邊海洋也可能冒出敵人,比台灣還慘還缺乏資源與能源,但他們恰如毛澤東所講「與敵人鬥、與上天鬥、與大自然鬥」,現在以色列是世界第一的設計王國、創意大國,用頭腦與知識在發展國家經濟賺取巨額外匯;但柯文哲到想選總統時才要去取經隨便拿回來匫圇吞一下,能消化嗎?會不會太把國事當兒戲了?   

我常說柯文哲除了葉克膜外其他知識都非常貧乏,尤其是他的國際知識實在難測其下限,他父親至今將要九十歲還在三家日本企業擔任顧問,他父親曾說到現在還在養柯文哲,所以日本人可說是柯文哲的衣食父母,但柯文哲竟連日本幾位重要領導人都搞不清楚,不但丟了民眾黨的臉也丟了他父母的臉,而且還丟到日本國去了,所以我說柯文哲的國際觀很差,其「三觀」問題都很大。不客氣的說,從柯文哲的三觀來看他都不是很理想的台灣總統人選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立委辦公室主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