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寶林茶室 地震 清明連假

同理、傾聽與陪伴 表演劇團治癒精神病友

客家電視台/陳郁心 蔡奕輝 綜合 2023.08.09 13:30
除了服藥,同理、傾聽和陪伴,對於精神疾病者「復元」也至關重要,而相同疾病同儕間,是最能理解病痛帶來的困擾,也因此一群由精神疾病家屬組成的,臺灣家連家精神健康教育協會,搭造以精神疾病經驗者擔任演員的,「奇異果劇團」,藉由有相同疾病經驗的觀眾分享故事,隨後演員即興演出的「1人1故事劇場」,讓同為精神疾病病友的演員和觀眾,相互治癒。 我就是那個人見人愛,閃亮亮的新臺幣,想要我對不對,可是你追得好辛苦喔,我知道。 表情豐富,肢體語言自然,台上演員演出,想追求財富增長改善經濟困頓,又無可奈何的心境,演出橋段不論喜悅還是悲傷,這些腳本內容,全都來自於台下,精神障礙者觀眾的故事。 想要出去工作,真的好想出去工作。 觀眾拿起麥克風訴說心情,在奇異果劇團裡,宛如一個能自由表達心事的樹洞,特別是精神障礙族群的困擾,都能被接受、同理並且不受責備,因為演員們,是由也同樣正在經歷,或者曾經經歷精神疾病的病友組成。 觀眾 阿超:「讓別人了解,我們 我們在想什麼,可以抒發我們的心情這樣。」 奇異果劇團帶領者 劉怡妏:「可能生活中沒有朋友 沒有同儕,所以他很多東西是悶著,但在這裡他就覺得,我可以說出來 有人懂我,然後有人聽 他們還會幫我演出來。」 真的同學欺負妳的時候,會讓妳好難過。 當觀眾分享故事的同時,台上演員也沒有一絲鬆懈,必須得仔細聆聽、抓取重點,並隨即演出內容,這種即興表演的方式,除了能訓練患精神疾病的演員,學會傾聽、接近人群,另外也增加病友專注度和表達能力,拉近和社會的距離,猶如「社會處方箋」。 奇異果劇團指導老師 高伃貞:「有一些夥伴說,我覺得我聽得懂他們在說什麼,然後他就說,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感受耶,因為我也有,所以他們就說,老師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同理心。」 臺灣家連家精神健康教育協會理事長 吳金蓮:「掉進憂鬱的狀態之下的時候,我可以說 有地方說,那藉由說,我那一個低落的心情會緩。」 同為精神疾病者的演員和觀眾,更能理解彼此為病所苦的感受,相互傾聽、撫慰心靈的「同儕支持」,甚至演變為「同儕工作」,國外最為經典的例子,是美國紐約2012年實施,接住社區精神危機者的「降落傘計畫」,其中一項為,招聘精神障礙經驗者,擔任「同儕支持專線」的職員,成為「同儕工作者」,以自身經驗,為民眾解決精神障礙疑難雜症,不過臺灣類似同儕工作計畫,民間團體向政府爭取多年,仍難以落實。 臺灣家連家精神健康教育協會監事 繆珮清:「需要專業、需要專業,可是事實上,我們真的這個身心症的族群們,其實最大的困境是,我們才會自己知道我們的困境是什麼。」 上個世紀90年代開始,在「精神障礙復元運動」驅使下,英國、美國、澳洲等國,才漸漸將「同儕支持」,能幫助精神障礙者「復元」的概念,加進精神障礙政策,也因此專家呼籲,臺灣推展精障同儕支持服務,仍需要政府政策配合,讓資源做更廣且更有效的整合。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