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燈會 走春 賞櫻

陳婉真說故事》DPP vs ChatGPT 務實台獨工作者的挑戰

優傳媒/ 2023.05.17 07:13

1989年自焚的鄭南榕喪禮中所使用的照片。他身上披的是新國家運動總指揮的彩帶。他一生的主張就是要建立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而他也因為是第一個公然在演講場合中講出他主張台灣獨立,並在他所創辦的雜誌上刊登許世楷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不久即遭傳喚,鄭南榕說,國民黨不能逮捕到他,他們如果一定要來拘捕,只能抓到他的屍體。(邱萬興攝)

 

作者/陳婉真

 

賴清德曾說他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現在為了選總統,怕被統派見縫插針,遇到這個問題總是左支右絀,答得不知所云。民進黨前主席卓榮泰還說:「不要再講台獨,重點在務實。」問題是選戰開打後,對手那麼輕易聽你的話,就此乖乖不再講台獨嗎?

 

我試著幫他解圍,試著用「愛國」取代「台獨」,意思是因為愛國所以會說自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

 

當然有人會逼問:「你愛的是哪一國?」戒嚴時期你如果說是台灣共和國,那你就死定了——我絕不是危言聳聽,鄭南榕在金華國中演講場中,第一個公然說出他主張台灣獨立後,沒多久就被以叛亂罪傳喚,自囚期間因為侯友宜強行拘提而自焚殉道。

 

即便在解嚴後的1990年代初,每次去幫縣市長候選人助講時,旁邊一定有競選總部的人來拜託:「等一下上台演講時,請不要講台獨。」當下實在很想掉頭離開,生過一頓悶氣後又想到,那個時代講台獨的確有人會怕,怕選票會跑光,只好乖乖不講台獨。

 

那個時代唯一不怕講台獨的首長候選人是陳水扁,他看選情不太妙,或是遇有可能的衝突點時,就在報紙上大登主張台灣獨立的廣告,也的確收到很好的效果,一路從台北市長到總統。

 

1989年4月7日清晨,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侯友宜(後排左二)強行攻堅欲逮捕鄭南榕,鄭自焚殉道,自焚現場遭警方封鎖,不久民進黨前主席江鵬堅(前排右一)前往探視,侯友宜始放行。(邱萬興攝)

 

他最落實台獨的功績,是把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改名為凱達格蘭大道,把中國石油公司改為台灣中油公司。

 

黃信介常說:有些事是只能做不能說(例如台灣人講台獨);有一些是只能說不能做(例如國民黨說的統一)。但黃信介比較可以幽默化解群疑,反倒是到了這個時代,民進黨已經二度執政了,卓榮泰還說不要講台獨,實在很讓人儍眼,難怪越來越多人懷疑民進黨所謂抗中保台,根本是選舉的騙術。

 

在中共眼裡,只要不是和它同樣的主張的,全部被歸類為台獨分子。他們還分批公布制裁名單,包括蘇貞昌、游錫堃、吳釗燮、蕭美琴、顧立雄、蔡其昌、柯建銘、林飛帆、陳椒華、王定宇等10人都被列為制裁清單,蕭美琴還被制裁兩次。王定宇則說,敵人的咒罵是我們光榮的徽章。

 

既然是光榮的徽章,怎麼到選舉時卻反而不能說、不敢說呢?前主席卓榮泰要怎麼解釋呢?

 

即便把台獨改為愛國也一樣有問題,以前國民黨最喜歡用愛國這個詞,還有人成立「中華民國反共愛國聯盟」,包括馬英九、李慶華、蘇起、張京育、關中、魏鏞、趙少康、郁慕明等人都是,諷刺的是這中間很多人反共反到跑去舔共去了。

 

果然如朱高正所說,不分藍綠,政治果真是高明的騙術嗎?

 

1989年立法委員選舉時陳水扁的傳單。那次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郭倍宏突破黑名單,回台幫盧修一及周慧瑛助選,在數千警力包圍下,又成功返回美國,引起一陣郭倍宏旋風。投票前三日,陳水扁在自立晚報刊登台灣獨立萬萬歲的廣告。那次選舉幾乎所有公開主張台灣獨立的候選人如林濁水,李逸洋...等人,全部當選。(翻拍自《綠色年代 台灣民主運動25年》)

 

人話不能信,那麼,來問問最近最夯的ChatGPT 如何?

 

且看以下內容:

問ChatGPT:「何謂務實的台獨工作者?」

ChatGPT 答:

務實台獨工作者是指在台灣地區主張台灣獨立的一群人,他們通常以實際可行的方式追求台灣的國家主權和獨立。這個詞彙常用於政治討論中,特別是在台灣的國家認同議題上。

務實台獨工作者主張台灣獨立,但他們更加強調在實踐獨立的過程中要考慮到現實情況和國際關係的因素。他們認為,達到台灣獨立的目標需要穩健而謹慎的策略,並且要充分考慮到國際間的政治、經濟和安全等多重因素。

務實台獨工作者通常強調與其他國家的合作和友好關係,並且主張維持穩定的兩岸關係。他們認為,在爭取台灣獨立的同時,也應該確保台灣在國際社會上的地位和尊嚴,並且在兩岸關係中保持和平穩定的發展。

然而,務實台獨工作者的具體立場和策略可能因人而異。有些人可能支持逐步實現台灣獨立的策略,例如強化台灣的國際參與、發展經濟實力和加強民主制度等。而其他人可能主張更積極的方法,例如修憲確立台灣主權地位或直接宣布台灣獨立等。

總體而言,務實台獨工作者強調以現實和可行性為基礎的策略,以實現台灣的國家獨立。他們認為,透過穩健和理性的方法,可以在考慮到國際情勢的同時,推動台灣的國家利益和主權。

 

據說 ChatGPT 很多中文的答案都怪怪的,顯然小粉紅花了很多功夫餵養它一些奇怪的資訊,但對於「務實的台獨工作者」這一道題,倒是說得四平八穩,不會像民進黨那樣選前一套,選後又是另一套。

 

2020年作者和賴清德合影,那時他還沒有說要選總統,笑得比較清鬆。(陳婉真提供)

 

我們看這幾個月來賴清德的民調數據,大多在40%上下,大致上和政黨好感度差不多;然而,也有差不多比例的人討厭民進黨,原因是權力的傲慢、說一套做一套(例如總統專機走私大量香菸,卻說是超買),尤其在年輕選票方面一直偏少,這是相當值得重視的警訊。

 

我回想起以往自己被國民黨洗腦的過去,有一天當自己看到一些它不想讓你看的東西,或是自己突然腦袋開竅後,你會痛恨當初騙你的那些人或集團。現在的年輕人也一樣,別想瞞騙他們,否則你會付出很慘痛的代價。民進黨千萬不要學國民黨,用欺瞞或避重就輕蒙混過去,否則你會失去更多年輕選票的支持。

 

台獨是一個議題,面對中國的武統威脅更是一個不可迴避的大問題,想當初常備兵役期由4個月延長為1年時,民進黨也是萬分顧忌,深怕選票跑掉,然而,調整過後顯然社會的反應並不壞。可見我們的社會對於大是大非的議題反應是相當理性的,民進黨處處為選票考量的「權謀」可以休矣。

 

1992年10月4日,民主進步黨結合各獨派團體發起「一台一中大遊行」,主訴求:「一個中國此路不通;一台一中海濶天空」。當時講得理直氣壯,八年後民進黨取得執政權,怎麼現在講到「台獨」,彷彿變成票房毒藥了?

 

無論是人類社會的任何時期,凡是有外來侵略者的威脅,執干戈以衛社稷是必然的反應,連經常被獨派訕笑的蔣介石都會發起「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運動;台灣歷來遇有外來者入侵,即便清廷將台灣永久割讓給日本,台灣人依舊自發性的抵抗,難道現在的年輕人眼見中國步步進逼,不會熱血沸騰,想要抵禦外侮?

 

國家的前途將何去何從?國家有難,主政者的態度如何?具體作法是什麼?這些不是執政的民進黨應該坦然以對、並號召全民共同響應、全面備戰的嗎?眼見全世界都在討論台灣的安危問題時,未來的可能領導者難道還要掩耳盜鈴嗎?

 

你們應該主動去拜訪曹興誠,以及眾多和他有同樣想法的人,讓他現身說法,告訴台灣人他是如何從移民新加坡,到回台灣捐款抗共,到公然主張台灣獨立的;你們更應該謙卑面對人民,讓人民知道一個主權獨立、可以在世界上和各國平起平坐的國家,對我們台灣的未來發展而言,是何等重要的事,然後大家努力達成這個目標,這應該才是一個務實台獨工作者的當前要務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陳婉真,曾擔任《中國時報》記者、美國《美麗島週刊》創辦人、立法委員、國大代表、台灣產業文化觀光推展協會理事長、綠色台灣文教基金會執行長等職務。

她生於彰化縣,從小立志當新聞工作者,台灣師範大學畢業便後順利考進中國時報,仗義執言和使命必達、務實求真的精神,讓她在新聞界以犀利觀點聞名。

她在戒嚴時期挑戰禁忌,即投入政治改革,因此成為黑牢裡的政治犯,但是無畏無懼的堅持理想,不論藍綠執政,從不向威權低頭。

現在是自由撰稿人,想記錄主流媒體忽略的真實台灣故事,挖掘更多因為政權更迭而被埋沒的歷史。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