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黃仁勳 00919 博愛座

冒險坐著顛頗的麵包車,沿著鐵軌步行前往世界七大奇景之一:馬丘比丘

欣傳媒/欣傳媒 2023.03.26 09:17

新聞圖片

圖:列車經過時,鳴笛警示,列車長也會探出頭來與我們打招呼,提醒行人注意安全。(蔚藍文化提供)

早上九點半啟程,麵包車直奔水電城,地圖上短短的距離卻要開五小時才能到達,彎彎曲曲的山路,比九彎十八拐再彎曲個一百倍,顛簸的山路加上高山稀薄的空氣,那是我人生中最難熬的五小時。有幾次在恍惚之中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抬頭一看前面因為土石流道路封閉,右邊山壁上流石滾滾滑落,滑過五米半的道路,直下懸崖。兩側有當地人協助指揮,約莫等了五分鐘,砂石流速減緩了司機才加速衝過流石區,這一幕驚心動魄。

麵包車裡全都是外國旅客,沒有半個秘魯人。前往馬丘比丘只有兩條私營鐵路,秘魯鐵道與印加鐵道,車票採配給制,一部分保留給當地人,剩下的開放給外國遊客。秘魯人坐火車便宜,來回馬丘比丘只要臺幣兩百元,外國人卻要臺幣五千元,價格直逼瑞士鐵路。大部分背包客支付不起高額車票,就只能冒著生命危險坐顛簸的麵包車。

鐵路緊挨著山壁,遠方群山雲霧繚繞

水電城是個莫名奇妙的小地方,就是個休息站的概念,一個火車站加上兩間餐廳,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沒有鄉下人家也沒有商店,卻是到馬丘比丘的必經之處。

所有的巴士都在下午二時抵達,包含我們大約有一百多人在這鐵軌上走著。那是一個陰天的午後,走沒幾公里開始飄起綿綿細雨,卻沒有人因此感到煩躁,鐵道緊挨著山壁,遠方群山雲霧繚繞,實在太美了。

新聞圖片

圖:穿著雨衣坐在鐵軌上,這情境荒謬至極。(蔚藍文化提供)

沿路的標語寫著「鐵軌危險, 請勿停留拍照」,每天有數百位外國旅客在這上面走著,確實是一項奇景,鐵軌當然是危險的,若不是情非得已,我相信沒有人想這麼做。一個人做一件瘋狂事,你說他是傻子,當有數百人同時做這件瘋狂事,一切就開始有趣了。

山景虛無飄渺近在咫尺,身體雖是勞累的,內心卻是無比歡喜,好像小時候第一次參加校外教學一樣,內心充滿了雀躍與悸動。一路上經過的火車不少,在這一段鐵軌他們會刻意放慢速度,並且從大老遠就鳴笛警示,要我們注意安全記得靠邊,開過時列車長會在窗邊與大家揮手,彷彿在為我們加油打氣。我們走走停停聊天拍照,火車出現就靠邊站,九公里路走了三小時。

最後的三公里開始下起傾盆大雨,我們穿著塑膠袋雨衣快步走,還是偶爾被遠方的美景吸了魂而忘記行走,最後在入夜前抵達溫熱水鎮,雨衣遮蔽效果差,大家都全身濕透了。

以前講求效率,總習慣用最省時省力的方式到達目的地,似乎那樣才合邏輯。開始旅行才發現,路上慢慢走慢慢體會,花費時間與體力辛苦勞累的路程,更能細細品味路上的點滴,也越能發掘不同樣貌的自己。

...

新聞圖片

圖:熱水鎮蓋在鐵軌兩旁,乍看之下貌似臺灣的平溪老街。(蔚藍文化提供)

為小鎮注入新的生命力,熱水鎮改名為馬丘比丘鎮

熱水鎮(Agua Caliente)是一個新興的小鎮,座落在馬丘比丘遺址的正下方,近年來由於前往馬丘比丘的人潮絡繹不絕,讓這小鎮注入了生命力,秘魯政府改其名為「馬丘比丘鎮」。

進入熱水鎮之前,路邊出現幾位在地人招攬顧客,他們拿著名片積極地介紹:「民宿地點很好,有網路、熱水,樓下有餐廳,可以看看再決定。」

我們住在鐵軌旁的民宿,這一區好似臺北的平溪老街,民宿旁有一個傳統市場,一樓賣蔬果,二樓是美食廣場,擺設就像公館的水源市場那樣,一個個小攤位旁邊幾張椅子,吃完就閃人。我們找了一間客人很多的小攤,指著旁邊秘魯人吃的雞排飯說:「兩份,謝謝(Dos, por favor)。」搭配印加可樂,也許是一整天的行走真的累壞了,覺得眼前的雞排飯好吃到令人感動,馬上再加點了兩塊雞排。

正值雨季沒那麼忙碌,但遊覽的觀光客依舊絡繹不絕,為了早點進入馬丘比丘,我們到廣場買完門票,就早早入睡了。五點天還沒亮就起床,窗外下著毛毛細雨,出門時雲層慢慢散去,我們啟程往山上走。

鎮上有觀光巴士載客到景區入口(單趟12美元),我們依舊步行前往,一公里多的路全程上坡,花了我們一個半小時才到,每走幾步路再回頭都是不一樣的景緻,群山環繞的襯托下更顯得壯麗非凡,這是用身體的勞累換來的無價美景。

新聞圖片

圖:雲霧中的馬丘比丘。(蔚藍文化提供)

馬丘比丘為印加文化遺址,考古學家研究發現,她不是普通的城市,而是貴族的休養之地,大概像是古代皇帝的避暑山莊,這麼個窮鄉僻壤的地方,今天前往參觀都要花上幾天時間,若是在兩千多年前的印加帝國肯定要花上個把月的時間。印加人信奉大自然,對他們來說萬事萬物皆有靈魂,山林是有生命的,建築此城時為了不從山上切削任何石料,花了好多年的時間搜集周邊的大石塊,故而周邊的山脈依舊聳立雲端。

七成的遊客進園三小時便匆匆離去,回民宿打包行李,走鐵軌路趕下午兩點的接駁車回庫斯科,我們決定待上一整天好好看看她。遺址佔地廣闊,在這樣的美景環繞下,隨便找一片草地都可以坐上好一陣子。

拉丁美洲的文化與亞洲大相徑庭,觀光帶動經濟發展固然重要,多數的景區卻仍保有原始的風貌,這些山水都已存在千年之久,他們不為了一己私利而破壞自然,即使交通不便似乎也沒有人抱怨,山路崎嶇泥濘就慢慢開,反正總是會到的。馬丘比丘,有世界七大奇景之美名,我們花了兩天時間、換兩部麵包車、步行五個小時才到達,回程也花一樣的時間走一樣的路。這一路的艱辛反而為這壯麗的景色增添了許多神祕感,山頂上的果實特別甜,因為得來不易,反而令人更加珍惜。

回程的鐵軌路晴空萬里,邊走邊聊天沒一會兒就到了。巴士開回庫斯科,我們在歐雁城下車直奔烤肉攤,五日的馬丘比丘之旅畫下了完美的句點。

...

後記:馬丘比丘每年吸引百萬觀光客前往,已有學者反應過多的人潮導致景區地層下陷,2017年底把票種改為上午票與下午票,也限制每日入場人潮。然而秘魯政府在2019年宣布興建機場,無疑是雪上加霜之舉,未來令人擔憂。

嬉皮、薩滿、遊牧人生:放逐拉丁美洲420天

——本文摘自《嬉皮、薩滿、遊牧人生:放逐拉丁美洲420》,伊娃◎著,蔚藍文化出版

______

圖文整理|Ryan Lin

圖文提供|蔚藍文化

...

▍延伸閱讀

立即加入欣傳媒Line@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