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蔡詩萍》大年初二的兩位賓客

愛傳媒/ 2023.01.26 05:15

蔡詩萍》大年初二的兩位賓客

蔡詩萍》大年初二的兩位賓客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大年初二,老家來了兩位貴客。

    還真巧,兩位貴客加上我,竟然三個新竹高中畢業的校友!

    大舅許信良(我媽的大弟弟)是竹中畢業,第一志願考入政大政治系;我高中死黨賀景濱,竹中畢業,考入第二志願政大中文系(他立志唸中文系,台大之後就填政大),我當然也是竹中校友,唸竹中時,老師就問我:「你大舅許信良嗎?」,因為我高中時,正是大舅出版《風雨之聲》,針砭省議會,反骨聲勢正旺的時節。

    我現在在蔣萬安市長的市府工作,很自然聊起萬安市長的家族,大舅談起他中學時代(中壢中學),高中時期(新竹高中),與章孝嚴、章孝慈兩兄弟同學的往事。

    賀景濱高二轉來竹中,跟我同班,我們一見如故,遂成死黨,週末我常去他的家裡蹭飯吃,他亦不時到我眷村家裡看我爸媽。他祖母很喜歡我,我也很懷念她,景濱後來在一本他翻譯的蘇聯短篇小說集裡,序言特別提到剛過世不久的祖母,我印象深刻,久久不能自已!那是一位極為醇厚的老人家,很像我們生命裡永遠會記得的一些老人家,例如我外婆,你的奶奶等等。

    當年我母親認識父親,家族對這婚姻很疑慮,但高中生的我大舅,卻獨排眾議,支持二姊,這就使得我母親與大舅有了姐弟之外不一樣的革命情誼,只有得空,大舅便來我們家坐坐。

    許信良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先驅,一生際遇多舛,但始終不改他樂觀看待台灣前途的性格,我之所以走上唸政治系的路徑,跟他是有相當的關聯性。

    死黨賀景濱立志寫小說,迄今作品不多,但僅有的三部小說都很具個人風格,我對他必成一個了不起的小說家,是非常之期待的。

    兔年伊始,三個竹中人,巧遇在我家,說巧遇只是日期之碰巧,但若論及人生的際遇,說不定,早就因為我們前後進入那所自由開放的高中校園,因而早就注定了我們雖然走各自的路,卻終究要在不同的山嶺上遙相呼應,呼喚成新竹高中特有的一種校友生態,那是我們生命底層永遠無法被剝奪的自由、開放的意志。

 

作者為知名作家、台北市文化局長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