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東皋採菊集》鄭文燦如何檢討民進黨?

優傳媒/ 2022.12.08 06:45

民進黨如今的主其事者,都是派系的頭頭或名義上的老板(如英系、蘇系),在蘇貞昌認為自己的政績表現良好,蔡英文覺得中央已很努力、只是地方結構未改變的自我感覺與心理認知下,鄭文燦要如何檢討得下去?(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為了九合一選舉縣市長大敗,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辭掉黨主席,卻推派被視為「英」系的高雄市長陳其邁擔任代理主席,還推出一向親「蔡」、最近論文被評定為抄襲的前桃園市長鄭文燦擔任檢討小組召集人。這一對組合,到底要如何對主導這次2022民進黨縣市長提名的蔡英文進行檢討,頗令人好奇。

 

其實,比較好的組合應該是讓台北市議員王世堅加上立委高嘉瑜擔任檢討小組召集人與副召集人,檢討的結果可能比較具體實際些。

 

敗選後尚未見真心檢討

民進黨內部派系涇渭分明,有所謂的新潮流(還分南、北流)、英系、正國會、湧言派或蘇系等。不論勝選或敗選,常都要基於派系平衡「喬位子」,此一慣性之養成,久之淪為勝者爭功、敗則諉過的組織氣候。例如,11月26日才敗選,就開始有人檢討王世堅、高嘉瑜選前言論,更有人把責任推給選民或「地方結構」問題,就是沒看到自己的問題。

 

此次落選的民進黨台北市議員梁文傑日前說,他不認為論文抄襲、貪污、黑道是敗選主因,真正原因是疫情造成人民生活困頓、以及兩岸關係的緊張讓人民擔心等。他還順便把國民黨也有人涉及論文抄襲、貪污與黑道、卻都當選縣市長牽扯進去。其發言的邏輯,有點像他在電視政論節目上不得不為民進黨辯論、順帶倒打國民黨一耙的作法。

 

不過,重點不在於他的認為,而是民眾的觀感才重要。從這次民進黨在選舉過程中的助選言論可以發現,民進黨過去長期的烏賊戰術,以及「綠能藍不能」的雙重標準作戰策略,已經不靈了。也就是「硬拗」的認知作戰方式,已相當引起人民的反感。

 

烏賊戰只想麻痺人民看誰比較髒?

舉例包括:當林智堅發生抄襲案時,民進黨就大打國民黨候選人也抄襲;當民進黨被李遠哲及眾多民進黨創黨元老認證為黑金時,民進黨便大打國民黨黑金;當民進黨的側翼或網軍大打認知作戰或放假消息被民眾指責時,民進黨就指責國民黨或共產黨大打認知作戰、放假消息。搞得連江湖氣很濃的館長陳之漢都要出來大罵民進黨是黑金政權、還製造假消息!

 

民進黨長期的雙標作為及硬拗的烏賊戰策略,過去如果只是國民黨在罵,效果也許沒那麼好;因為國民黨本身過去確實這方面的形象與信用不佳。想要刮別人鬍子之前,卻因為自己鬍渣還不少,導致國民黨的批評顯得無力許多。

 

但是,這次除了國民黨,幾乎是民進黨或綠營中尚有清譽的大老級人物出面指責民進黨,連在黨內的王世堅與高嘉瑜不約而同、對林智堅論文案說了一點良心話卻被同黨同志大力攻擊,導致中間選民的反感度大增。人民對民進黨執政中央在防疫作為、疫苗採購、房價暴漲造成貧富差距、通貨膨脹及物價的毫無控制能力、治安的嚴重敗壞等施政已累積極大的不滿,加上林智堅論文案併新竹市棒球場案,加深了人民對民進黨的腐敗印象,種種累加、甚至相乘的效應,終至民進黨的大敗。

 

初選機制良莠不能掩蓋腐敗事實

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台北市立委補選參選人吳怡農所說的「民進黨初選機制崩壞」。但初選機制崩壞除了造成一些市長候選人提名不當外,也只造成民進黨部分認為不公平的人士不滿,如鄭寶清脫黨參選桃園市長。然而鄭寶清、李遠哲與前台南縣長蘇煥智所指出的民進黨腐化、黑金問題,難道只要初選機制完善,就視為不存在或可以被掩蓋了嗎?

 

所謂檢討,包括人與事。而民進黨執政中央的黨和政,都各有其人和事的許多問題需要檢討和改變。問題是,事的決策與執行,都與人有關。如果民進黨只檢討事情,最後對所有主其事者都輕輕放下,這樣的檢討與改革成效恐很有限。

 

而民進黨如今的主其事者,都是派系的頭頭或名義上的老板(如英系、蘇系),在蘇貞昌認為自己的政績表現良好,蔡英文覺得中央已很努力、只是地方結構未改變的自我感覺與心理認知下,鄭文燦要如何檢討得下去?

 

硬拗又鴨霸令人觀感不佳

民進黨該檢討的人與事,選後其實有很多民主前輩與學者專家提出洞見和看法,客觀的問題與事件,明眼人都看得很清楚。但最重要的是,民進黨的結構性腐化與主事者傲慢的態度,如掌權後的硬拗、肆無忌憚且恥度無下限的兩套標準價值觀與心態,卻是很難改變的。

 

除非民進黨未來的主事者,包括新內閣與新任黨主席,針對腐敗的黨政結構與黑金惡瘤等病灶能執刀切割,進而虛心傾聽人民心聲、了解民怨及民願之所在、踏實面對台灣國內外政經問題並提出具體政策方案(不要再搞兩套標準或表裡不一、及口惠而實不至的口號政策)、並重新思考不偏不倚的兩岸和中、美、台「務實外交」政策,或許還能挽回一點民心。

 

自有政論節目以來,不論是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或蔡英文擔任總統期間,只要施政後期眼見許多藍營或綠營的名嘴、民意代表,配合執政當局的認知作戰,在節目上硬拗瞎扯,就感知到是政黨輪替要發生的癥兆。明明民怨不滿已深,但就有一堆人假借為「政策辯護」(有些政策明明是錯誤的思考與決策)的名義在節目上瞎掰護主,實際上這些人極可能多已淪為共犯結構腐化的一員而在遮掩硬拗,直到最後導致選舉大敗再來責怪其他人。

 

「權力的傲慢」導致政權的腐敗似乎人人都知其道理,但台灣多次民主選舉選出的多數政治人物及政務官,掌權後卻總因「德不配位」、品格低劣而不斷的重複顯現權力傲慢的腐敗過程!只能期望經過多次民意教訓後,台灣日後選出的掌權主事者能有點自我期許,別再犯了「權力傲慢」這個令人觀感「很討厭」(引用林濁水之語。如果不了解,請上網蒐尋「林濁水、蘇貞昌很討厭」)的毛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