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桃園文選】任爾東西南北風

桃園電子報/記者陳文發 2022.12.03 09:00

闃黑的夜色,朦朧的晚燈,行走於鄉間小路,特別暢適。圖 : 陳文發攝

秋末的天氣,略顯涼冷;秋末的山中,塗滿悲傷;尤其是華燈初上的近晚,墨幕悄悄地籠罩於搖曳生姿的林梢,在蚊蟲的巡弋下,沒一刻敢於悠閒地駐足欣賞,這辛勞一日的金烏,已如慣常地朝西弄燦。而紅日既頹,暮色也樂於逶迤的山徑中,競演迷惘。猙獰的樹姿呀!撩人的暝色,於生畏的寸心間,互相激盪。

 

夕陽西下,準備為天空描摹綺麗的色彩。圖 : 陳文發攝

不只一次品嚐這份闃黑釀就的惆悵,於是邀年歲織成落寞的聯想,想這彈指化逝的人生,竟如電光石火般,糊里糊塗地蝕去大半。不念不怖,念了膽戰,縱有千萬個不情不願,亦已皺摺滿布,蒼老若斯。

 

在逶迤的曲徑中,綠草自願讓出一條通人的幽境。 圖 : 陳文發攝

行進間,氣息奄奄;佇足時,浮想聯翩;許多煩惱或頓悟便從此間倏地竄出,進而氾濫得多如繁星,難以計數。且說野草精於弄姿,野花善於演香,尤其在徐徐的冷風中,特別舒暢。《浮生六記》卷六云:「舞衫歌扇,轉眼皆非。紅粉青樓,當場即幻。秉靈燭以照迷情,持慧劍以割愛欲。殆非大勇不能也。然情必有所寄。不如寄其情於卉木,不如寄其情於書畫,與對艷妝美人何異?可省卻許多煩惱。」

 

從樹的罅隙,鑽出一頭眼睛發亮的野獸。圖 : 陳文發攝

南宋陸游在《冬夜讀書示子聿》提到:「古人學問無遺力,少壯工夫老始成;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爬山亦然,只有一步一腳印才能在幾乎斷氣的喘吁中,體解絕美而默語的自然之道。可以感嘆人生的已近黃昏,也能享受餘霞的火彩斑斕,是悲是喜,繫乎一心。

 

柔和的晚燈欲與明月爭輝,惜了雲朵的反對。圖 : 陳文發攝

元朝戴善夫在《陶學士醉寫風光好雜劇》中提到:「一灣死水全無浪,也有春風擺動時。」若病難治,且可另尋藥方;若路不通,還須另闢蹊徑;這喜怒哀樂的情欲作動,實與年紀邈不相涉啊!清代鄭燮在《竹石》中提到:「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人之堅硬不如石,故要學石;人之柔軟不如竹,故要效竹;學石效竹,方能沐浴於渺茫而難窺其奧的走馬人生。

這篇文章 【桃園文選】任爾東西南北風 最早出現於 桃園電子報

熱門關鍵字:

人生 桃園 華燈初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