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活著就是為了說故事 人生豁達通透的黃越綏

獨家報導/獨家報導 2022.12.02 11:14

獨家報導【製作人/張淯 社長|文/黃家音|圖/涂開司|責任編輯/陳曉玫|核稿編輯/黃家音】

她出生南部政治世家,向來孝順父母、照顧弟妹,父親曾經從政,後來事業失敗,由於家庭成長的歷練,讓黃越綏肩負起很大的責任,必須負起部分的家計,為了家計遠嫁重洋,結婚後侍奉公婆、丈夫、孩子。不幸的是,她的丈夫被綁架並慘遭撕票,於是,黃越綏帶著三個孩子返國,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原生家庭,她甘願成為單親媽媽數十載!

黃越綏的人生經歷那麼多的磨練,讓她變得更為堅強,或許因為個性使然,她幽默、開朗、樂於助人、俠肝義膽、有同理心,充滿悲天憫人的胸懷。黃越綏說:「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趕不上老天爺的一句話,我用幽默來看待自己,我是達觀不是樂觀。只要年紀活得夠老,就不得不達觀了。」

二十七歲為愛遠嫁菲律賓,與先生鸞鳳和鳴了十五年,黃越綏說:「他意外走的時候,感覺真的沒有辦法活下去,可是一看到孩子跟著我哭感到害怕,我生氣的時候小孩不知所措,忽然間想到即使對先生再多懷念,都應該為這些無辜的孩子負起責任,於是我就訂下悲傷的時間點,給自己一個月走出來。」

忠於自己

不過,我們多數人還是情關難過,在看不開、過不了自己心裡那一關時,常會給自己放不下、忘不了的藉口。這時候該怎麼做呢?黃越綏說:「不要縱容自己的悲傷,一定要定時間讓自己停損,因為我們的人生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不管是親情、友情、愛情或社會,都對天地有責任和存在價值。所以,不要因為某個人或某件事情就讓自己覺得沒有存在的價值。」

2020年8月基金會。

人生對黃越綏而言,人與人在這個世界不應該有階級之分,雖然社會有身分──社會結構中的一個位置,但,人不應該有階級,應該有的是「身分」。所以,黃越綏認為,我們扮演什麼角色,身分就是角色的扮演。一向就是老天給什麼角色,她就去扮演好「它」,她是一個忠於自己,扮演好角色的人,正因為如此歷練也就特別多!

若說人生像坐雲宵飛車,每一次的爬升、每一次的墜落,都操控不在自己的手裡,任由命運帶領我們走向人生的高峰或低谷,讓人不禁怨嘆命運的無情、人生的可悲。黃越綏形容自己是坐「雲霄飛車」長大的孩子,她經歷過所有的甘甜苦辣與痛苦磨難,所以她走起路來比人輕快,登山也爬得比較高,跌下來時可以不以為意接著往前走。她有句「人生活著是為了說故事」的名言,說的就是她是一個故事多的人,這讓她不達觀都不行,因為必須活下去!

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是草莓族,無法快速歷練到人生的大起大落,很多人碰到挫折可能就會想要自殺。面對這樣的人,要如何輔導呢?「絕對不能放棄!」黃越綏堅決且肯定地說:「我成立麻二甲之家(未婚媽媽收容安置中心)至今十年,基金會邁入第二十六年,每個送來的孩子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即使他的父母親放棄他,我們社會都不能放棄他,何況是正常化的家庭更不能放棄你的孩子!」

黃越綏女士 小檔案

 

學歷
銘傳女子商業專科學校三年制夜間部
菲律賓大學公共行政管理、工商管理
、餐飲管理三個碩士學位
美國哈佛大學深造,修習各種心理輔導諮商課程

 

經歷
總統府國策顧問
美國哈佛大學東方民族基金會研究員
美國心理諮商協會
美國婚姻家族治療協會會員
美國心理發展基金會(PAIRS)擔任講師
從事六年臨床實務研究工作
成立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
成立麻二甲之家

 

榮譽
菲律賓總統頒予榮譽外國公民資格

代表作
《婚姻靠經營》
《黃教授》
《婆媳牽萬情》
《葵花笑典》
《考一張父母執照》
《婚姻診所》
《黃越綏談血型》
《新同志不如老敵人》
《臺灣婚姻檔案》
《黃越綏談生活》
《怎樣享受滿分的婚姻》
《異色幽默》
《單親的天空》
《黃越綏詩集》
《母女江山》
《婆婆,是家人不是外人》
《再考一張父母執照》
《婚姻是什麼?黃越綏的新手婚姻參考書》
《黃越綏的意外人生》
《婆媳學問大:黃越綏解答世代婆媳問題》
《黃越綏的高齡快樂學:「老」就是這麼一回事!》

 

主持電視節目
台視《面對納稅人》
華視《少年仔 你知道嗎?》
民視《惹火女人》
真相新聞網《男人別走開》
SET電視台《新聞不鎖碼》
東森綜合台《婚姻大拼盤》
東森財經新聞台《台灣五四三》
東森財經新聞台《台灣大解碼》

主持廣播節目
台灣全民廣播電台《黃越綏時間》
綠色和平電台《黃越綏時間》
台北之音《台北卡布奇諾-黃越綏時間》
主持Podcast節目
《恁祖媽來了》

禮不可廢

黃越綏表示,人就是怕沒有希望!自殺的人通常是在絕望中看不到一盞燈,無人伸手帶給他希望。她輔導過一個孩子入獄的家庭,她這樣跟家長說:「要給他希望,即使孩子已經被抓,送進監獄,都要跟他說,媽會在,爸爸、媽媽、兄弟姊妹都會在外面等你回來。」

「這個社會因為少子化的關係,造成家長都很寵孩子,讓孩子太過於受到保護、寵愛、滿足,以及被過分重視時,明明做錯了,父母還是會稱讚他,考個60分就好棒,難道考100分就要跟他膜拜了?!」黃越綏說:「這是什麼世界!我真的搞不清楚。孩子罵不得、講不得、管不得,父母還要整天跟孩子說謝謝跟對不起。」

出身這樣家庭的孩子,他變得驕縱傲慢與自我,反而聽不進家長任何的話,變成沒有家教與禮貌的孩子,對此,黃越綏堅決主張「禮不可廢」!她表示,現在的孩子即使大學畢業念到碩士,到他家去作客,爸爸媽媽還要到房間請他出來,跟來訪的阿姨打招呼,卻常常換來「她是誰啊!」這樣無理的回覆。
臺灣與其他亞洲國家的父母親對孩子的教育觀念較為保守與放不開,捨不得放手,無法訓練其獨立,所以

才會到現在還出現這麼多婆媳問題。黃越綏認為,要給孩子希望,但絕對不要過分寵愛他。訓練孩子獨立最好的方式就是放手,比如無論什麼年齡,在孩子放寒暑假時讓他們跟團出去旅遊,或是送他們去夏令營,讓他們自己有機會去磨練,所以很多孩子從夏令營回來,或者住校後,才知道家有多好!

女權運動

走過舊社會男女不平等、重男輕女時代的黃越綏表示,臺灣社會經過民主自由開放後,兩性關係隨著變開放,那時候很多人離婚,單親也變成一種趨勢。社會普遍對單親存有歧視,當時的單親大部分孩子的監護權都是由女性來負擔,卻又受到性別歧視,所以單親媽媽不管在社會或是職場上都受到歧視,單親家庭的孩子在學校也很容易受到霸凌。

那時候的社會普遍對離婚的女性、寡婦,或者單親媽媽都有成見,認為寡婦是歹命的女人、離婚婦女是壞女人,未婚生子是不貞的女人。即使像她這樣幹練的女性成為單親媽媽,獨自扶養三個小孩也備嚐辛苦、無奈與無助,黃越綏感同身受地說:「真的是沒有經歷過的人無法感受到的!像我這樣的女人都會這樣艱辛,更何況是躲在牆角下,一定有很多比我更無助的女人在哭泣。」對從事女權運動的黃越綏而言,無法忍受臺灣社會對失婚婦女的歧視,所以她決定走入草根,開始作實務的輔導工作。於是,她挺身而出於1995年成立「財團法人國際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

該基金會成立至今二十五週年,可是實際上已超過二十五年,因為黃越綏先前花了五年在籌備這個基金會,她從花蓮、屏東、臺東、高雄縣,這樣子先做了差不多三年多的輔導工作,同時也幫助原住民婦女團體有能力成立一些屬於她們的單親自助會,最後才正式成立這個基金會。

黃越綏認為,失婚婦女受到歧視的現象經過這二十多年社會現況與氛圍的改變,已逐漸趨緩,就連未婚媽媽也越來越少,當然跟少子化與學校正確的性教育有關,讓孩子們越來越瞭解身體自主權,對於不喜歡的碰觸,勇敢大聲說不!「現在正確的性教育越來越多,很可惜的是很多家長在家庭教育方面並沒有與學校同步,關照到這一塊,很多孩子透過網路去找性伴侶,或直接約砲友,雖然未婚媽媽比例在下降,但是未婚媽媽的年齡也在下降,我們收到最小的未婚媽媽只有十三歲,她自己都還是個孩子!」黃越綏遺憾地說。

黃越綏出席第六屆傑出弱勢單親母親表揚暨2019年母親節活動。

經營婚姻

社會快速變遷,現代男女的情感受到多元情慾文化的波動,外遇、小三和小王的問題頻繁發生,黃越綏對此的看法是比較開放的,因為她認為人類的思想已經不是傳統禮教可以約束,由於社會的多元化、經濟或文化的跨國活動日益增多,再加上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的議題已公開,相對傳統「正常化」的一夫一妻制正面臨人性的挑戰,而,往往人性正是關係到感情面,也就是最禁不起考驗之處。

黃越綏表示,現在的人都很長壽,平均活到八九十歲,我們怎麼能夠期待人一生只愛一個人,這是很困難的!她說:「我以前也傳統過,譬如說早期我是反對廢除通姦的,但是後來站在廢除那一邊。因為時代不一樣了,我們很多法令跟想法必須與時俱進。現在歐美、西方文化已經發展到離婚是不需要任何理由,所以我認為所謂的婚外情、小王或小三問題,只要當事人能夠處理好自己的感情,其實是不用太多的法律跟道德去界限。」

「現在,外遇已不是男人的特權!」黃越綏說:「以前都是女性來諮商輔導,看如何抓姦,或是斬斷先生的婚外情。可是現在也很多男生來問我,要如何摘下頭上那頂綠帽子。」黃越綏憶起以前在《費玉清時間》接受訪問時所說的笑話,男生只要多戴幾次綠帽子,習慣就好。女性絕對不是要服從,兩性和諧為什麼要服從?女權地位要達到平等,男人不能只拿義務來要求,相對的女性也可以站在一個對等的地位,也可以主動、浪漫與情趣一點。

黃越綏表示,這是二十多年前的笑話,結果現在變成事實,雖然大家都期待走入婚姻,白頭偕老;愛情可以浪漫,但是婚姻是寫實的,需要面對現實的。再好的愛情也會變質,也往往禁不起時間的考驗。所以,她才會在三十幾年前寫《婚姻靠經營》,當時有十家公司不打算出這本書,因為他們覺得企業需要經營,無人覺得親密關係需要經營,最後是皇冠出版社的平鑫濤先生幫我出這一本書,可是近二三十年大家才覺得婚姻是親密的人際關係,是需要經營的!

「廢婚主義」(對舊式婚姻──專制婚姻和新式婚姻──自由婚姻表示厭惡,主張者認為廢除婚制是「為世界人類(男女)謀幸福」,人類最大幸福是每個個體的「自由人格」,而「婚姻制度是不適合於『自由人格』的」,故當廢棄之。)從上世紀五四時期談到現在整整百年,這個問題黃越綏怎麼看?她說:「不需要廢除婚姻制度,因為它就是傳統下來的一個法律規範,婚姻制度有一個很重要的主張就是不亂倫。」黃越綏認為,有需要的人自己會去爭取,她不主張廢除婚姻制度,但是她更不主張對婚外情大張撻伐,甚至歧視離婚者。

婚姻制度

黃越綏表示,婚姻是為了防止人類亂倫而存在的一種制度,但是從人類過去幾千年的歷史都可看到亂倫的存在,那會影響人類後代,因為亂倫以後還是會「播種」,產下的後代會有遺傳病且壽命不長。所以,她認為婚姻制度還是有存在的價值,有些人相信婚姻就奉為信仰;有些人不相信婚姻,就不結婚,或者只是戀愛不結婚,或者結婚後會跟對方說:「我一時錯誤,所以對不起,還我身來。」

也許大家認為黃越綏客觀,但她認為自己是相當主觀的人,每個人對婚姻的態度不一樣,她的立場就是不主張廢止婚姻制度!黃越綏常常談到「人性」,對此她的看法是什麼呢?她說:「以這多元化的世界來看,我希望你們能夠站在人性的脆弱面上更開放一點,你對人性可以有信心,但不能過分樂觀。」她認為,大家應該對婚姻制度有信心,但是不能過分樂觀,因為外遇可能隨時都會產生。

外遇是人跟人之間的,不是一個女人一個男人出現就可以造成外遇,黃越綏認為,外遇是因為你自己本身在婚姻中多多少少出現倦怠感,或者你剛好處於低潮期,又或者你剛好在想要什麼辦法才能脫離困境。結果,剛好有機會一個人撞進來……通常有外遇的人一定都會數落對方的不對,一定都數落老婆對他不好,或是丈夫對她不體貼,一定不會說是自己太差了,導致今天婚姻不好。老婆對外遇對象這樣訴苦:「唉!我先生不體貼。」於是,那個男人說:「我來代替他體貼妳好了。」要不先生對外遇對象說:「我老婆不瞭解我。」這個女人說:「那我來瞭解你。」

從心而欲

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黃越綏走過孔子說的每個人生階段,她說有日突然收到老人證,但依然生龍活虎全球跑,在自己寫的書《黃越綏的高齡快樂學:「老」就是這麼一回事!》裡就是要告訴大家,要用平常心接受變老,歡喜當自己成佛,要從容地提早準備身後事,舉辦公開的生前告別式,要保有臨終的尊嚴,才能優雅地告別。

黃越綏表示,雖然我們的生命在延長,但事實上我們的健康不能夠延長,我們只會越來越衰老、越來越衰弱。我們會面對疾病不斷地挑戰,不管是急診還是慢性病,都在衰弱中,將來我們要過很久才會死亡。黃越綏瀟灑地說:「我們來的時候不知道是怎麼來的,走的時候總是可以讓自己有個安排,所以我想透過這本書告訴大家不要浪費太多資源,要為自己怎麼死做一些準備,也許不能如己所願。」

黃越綏認為,臺灣人太禁忌去講死亡,所以我要來做一個「生前告別式」,她計畫自己的生前告別式是要賣門票的,所得收入還可以捐給基金會。黃越綏表示,假設她七十五歲做一次生前告別式,最後要以近亡人的身份來答謝大家的蒞臨,然後七十五歲以後居然沒有死活到八十歲,她還要再做第二次生前告別。到了最後真正臨死時,她不希望死在醫院,希望只有她的孩子守在身邊。黃越綏說:「這時候我希望不進食,就喝水,就讓身體一直削弱到最後,我就躺在床上死掉。雖然有人告訴我這個過程會很痛苦,但我相信再難過也沒有比拖著不死更難過,所以我打定主意要這樣子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其實,黃越綏是主張應該要有安樂死的,她希望我可以等到那一天,如果不行的話,就用前面所說的方式

進行。人都會怕死,但我不主張放棄生命!但是,她覺得有時候看到老人家會自殺,或年輕人受不了憂鬱的困擾選擇自殺,我們都應該站在比較同情的角度來看他們,而不是用責備的口吻,因為有時候人要自殺也需要很大的勇氣。

達觀人生

對於消解憂愁轉念,黃越綏總有獨特的見解:「天下沒有真正解決不了的事,只有繞不過自己的那道鴻溝。」一個人若沒有相當的覺悟與膽識,怎會如此規劃與安排自己的人生?黃越綏表示,有一天她與悟覺妙天禪師坐在一起自慚形穢,他八十九歲氣色好得不得了,看起像六七十歲,氣定神閒得讓人佩服,反觀自己真是膚淺與浮躁。

或許她有受到悟覺妙天禪師的影響,也或許人生走到現在生命觀也豁達了,自然造就這麼與眾不同的黃越綏!她說,她敬佩悟覺妙天禪師的修養,修禪的人跟平凡的自己就是不一樣,就像有時候她看到大師很禪定,自己就是沒有辦法辦定下來。

但,黃越綏選擇做自己,最重要的是要瞭解自己,也要讓別人瞭解你,這個社會有太多人戴著面具生活,不希望他人走進他的心,但他也沒有企圖走入別人的心,所以這樣子過人生就會很累!

黃越綏表示,她從不做雙面人,不做迎合他人之事。她說:「當然有時候我也會矯情,譬如說自己知道我雖討厭某件事或某個人,卻衝著他笑,自己知道笑得很假,對方看不看得出來我不知道。」沒辦法,有時候在社會上就必須是這樣,但是,大部分時間,她還是用自己最原始的樣貌呈現在大眾面前!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