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薛子隨筆》戰火燃燒下的《反戰歌曲》

優傳媒/ 2022.11.30 07:04

我希望,尤其是台灣的年輕人,在被美國與塔綠班政府,送上戰場之前,都能好好的聽聽這些《反戰歌曲》。我也不希望,將來要在戰火浩劫之後,再來尋找問題的答案。然後告訴自己說,問題的答案,“只有在風聲中,飄送搖曳待你去追尋”(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台灣目前正處於“兵兇戰危”的險境中。最近出刊的國際媒體“經濟學人”,就有文章,分析臺海發生戰爭的可能性。

 

雜誌封面有五位人物,分別是蔡英文、習近平、澤倫斯基、普丁與拜登。就算是個大傻瓜,不讀文章,也看得出封面的含義。

 

澤倫斯基、普丁、拜登主導了殘酷的“俄烏戰爭”;蔡英文、習近平與拜登,將是主導台海戰爭的三位要角。

 

蔡英文登上了國際媒體的封面,洋洋自得。在選舉期間,頻頻做出大内宣,聲稱自己成功讓世界“看見台灣”。

 

問題是“經濟學人”,是在提出嚴重警告,台灣將成爲第二個烏克蘭。蔡英文領導台灣,進入戰爭邊緣,台灣人民可能要付出極大的、血的代價。蔡英文竟然以此爲她的“政績”,而公開炫耀。 權力的滋味,已經使她瘋狂 !

 

在此“兵兇戰危”之際,我們可以來聽聽一些《反戰歌曲》,並且好好想想,戰爭所帶來的危害。在戰火燃燒之下,一些音樂人,又留給了我們哪些,值得深刻省思的好作品。

 

1.巴布迪倫(Bob Dylan)的“Blowing in the wind”

這首歌家喻戶曉。主要是反對美國政府出兵侵略越南,造成美國子弟兵,在越南的大量傷亡。

 

很多人聽歌,對於歌詞的含義,大都是輕輕帶過,甚至不知道在唱些什麽。我們現在來好好看看,這首歌,唱出了什麽樣的嚴正抗議。

 

前段的歌詞有: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the cannonballs fly

Before they are forever banned?”

(到底炮彈要飛越過多少次,才會被永遠封禁?)

 

在台灣,我們要問,到底飛彈,要飛越過我們頭上多少次,蔡英文才會停止,邀請美國議長,來訪問台灣?

 

後段的歌詞,在嚴厲質詢主政者:

“Yes, and how many times must a man look up

Before he can see the sky?

 

And how man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Yes, and how many deaths will it take till he knows

That too many people have died?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到底我們要抬頭多少次,才會看見乾净的藍天?

到底你的頭上,需要長幾隻耳朵,才會聽到民衆的哭泣?

到底要報上多少死亡數字,你才會注意,已經死了太多的人?

朋友啊,問題的答案,在風聲中,飄送搖曳,等待你的搜尋)

巴布迪倫的唱腔,乾燥沙啞,與天王巨星貓王的圓潤、飽滿、多情,反差强烈。不過,巴布迪倫的作品,有深刻内涵,他是個“詩人音樂家”。

 

2016年,巴布迪倫贏得諾貝爾“文學獎”。他淡泊名利,沒有參加瑞典的頒獎盛會。

 

巴布迪倫的作品,有一個特色,就是喜歡用口琴伴奏。台灣的陳昇是他的粉絲,陳昇很多作品,也用了口琴。陳昇的英文名字是 Bobby,沿用了巴布迪倫的名字。陳昇的作品,多取法巴布迪倫的風格。

 

2.湯姆瓊斯的“綠草如茵的家園”(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

我大學時聽這首歌,完全不知道這首歌在表達什麽。年齡漸長,有次仔細聽了這首歌,才清楚認識到,這首歌是非常强烈的《反戰歌曲》。

 

歌的前段很抒情,乍聼以爲是抒情歌。到了後段,出現對白,説明自己夢到了“綠草如茵的家園”。實際上,自己是在牢獄中,年邁的牧師,正要爲自己做最後的禱告。黎明之際,自己的年輕生命,將被終結。

 

最後,是自己的靈柩,送回自己“綠草如茵的家園”。自己的爹娘,與心愛的瑪莉,都來迎接自己的靈柩,要把自己埋葬在幼年時,留下歡樂回憶的,老橡樹下的土壤之中。

 

這首歌的前段是鋪陳,後段結尾部分,才是真正的精髓。

這是首非常棒的歌,不論歌詞、歌曲、湯姆瓊斯的演唱,都充分詮釋了這首歌要表達的、强烈的“反戰理念”。

 

我感覺湯姆瓊斯唱這首歌,“歌來如海天風雨逼人”,唱得真好。

 

這首歌深入社會人心,大多數知名歌手,都翻唱了這首歌,包括了貓王,瓊拜亞(Joan Baez) 等。

 

3.瓊拜亞 的“Donna Donna”

瓊拜亞是著名的反戰女歌手,她的代表作是“Donna Donna”。這首歌,在敘述一隻飛燕,與一隻送往屠場的小牛犢之間的因緣交會。

 

歌詞的開頭如下:

“On a wagon bound for market

There's a calf with a mournful eye

High above him there's a swallow

Winging swiftly through the sky”

(在小貨車上,有頭眼神哀傷的牛犢子,天上有隻燕子,快速飛翔)

 

"Stop complaining!" said the farmer

"Who told you a calf to be?

Why don't you have wings to fly with

Like the swallow so proud and free?"

(你停止抱怨吧,趕車的農夫說。燕子能夠驕傲飛翔,因爲他有翅膀。你的命運,不能跟他比。)

 

“Calves are easily bound and slaughtered

Never knowing the reason why

But whoever treasures freedom

Like the swallow has learned to fly”

(做爲牛犢子,就該認命,貨車送屠場,你沒有理由申辯。你期望自由,就要像燕子,先學會飛翔)。

 

歌曲的名稱“Donna Donna”,大約是指牛犢子在車上,自知來日無多時的痛苦呻吟。

那年,美國的反戰情緒到達高峰。人民不能接受,越南人民追求獨立與統一,爲什麽美國要出兵,侵入越南,橫加干涉。

 

很多美國青年,燒毀了徵兵令,拒絕遠赴越南,參與越戰。1967年前後,瓊拜亞與巴布迪倫等著名歌手,齊聚在華府市中心,進行萬人大示威,輪流演唱反戰歌曲,盛況空前。

 

後來的黑色幽默電影《阿甘正傳》(Forrest Gump)中,就有青年人齊聚華府,進行“反對越戰”大示威的鏡頭。電影中,有影射瓊拜亞的事跡。

 

台灣人是不是要像歌中的牛犢子一樣,被美國與塔綠班,聯手送上屠場?還是我們必須要設法自救。

 

4.格倫坎伯(Glen Campbell)的 蓋維斯頓(Galveston)

我在美國德州求學時,曾去休斯頓南方海邊的度假勝地蓋維斯頓遊玩。蓋維斯頓海邊的海鷗處處,與遊客十分親近,海景優美。

 

格倫坎伯是美國著名的抒情歌手,他的代表作是“By the Time I get to Pheonix”。這首歌有時光流動的感覺,是我非常喜愛的一首歌。

 

這首歌,總會讓我聯想到杜牧的詩句“落魄江湖載酒行”。離人的情緒,伴隨著路途時光與景色的變遷,而漸行漸遠。同時,縱使人逐漸走遠,依依遺情仍在。

 

格倫坎伯另一首代表作,就是“Galveston”,是以蓋維斯頓海岸爲背景的反戰歌曲。

Galveston歌中,敘述自己在戰場,眼見加農炮呼嘯而過,一邊擦槍,一邊情不自禁的想到了,蓋維斯頓海邊,浪花激蕩的聲音。

“Galveston, oh Galveston

I still hear your sea waves crashing

While I watch the cannons flashing

I clean my gun and dream of Galveston”

想到了自己的女友,在自己離開蓋維斯頓,前往戰場的時候,她才21嵗,有明亮動人的眼睛。

“Galveston, oh Galveston

I still hear your sea winds blowing

I still see her dark eyes glowing

She was 21 When I left Galveston”

也許她正在海邊等我,在我們常常一起追逐遊戲的蓋維斯頓。

 

哦,我是多麽的懼怕死亡,她將會爲我而哭泣,我將無法再見到,蓋維斯頓的海鷗飛翔。

 

這首歌,將死亡的恐懼、對愛人的懷念、與對美麗家鄉的思念,做了連結。

 

5.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的 “迷墻”(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我第一次聽到 Pink Floyd 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就爲之震撼不已,這張專輯太神奇了。

 

樂團主唱 Roger Waters 的父親死於二戰戰場,當時他才五個月大。他的“迷墻”作品,對於戰爭,提出了嚴厲的控訴。

 

主題歌“迷墻 1”的歌詞很簡短,全文如下:

Daddy's flown across the ocean

Leaving just a memory

A snapshot in the family album

Daddy, what else did you leave for me?

Daddy, what did you leave behind for me?

All in all it was just a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it was all just bricks in the wall

“爸爸飛越了海洋,只留下了,幾張家庭照片。

爸爸,除了照片,你還留下了什麽?

你還留下了什麽給我?

所有的一切,不過就像墻上的一塊磚頭;

所有的一切,就像墻上的一塊,微不足道的磚頭”

 

他的“迷墻”專輯,除了以上這首主題歌之外,還有多首充滿反戰情緒的歌曲。

譬如有首“Goodbye Blue Sky”(再見了,藍天),就是强首烈的反戰歌曲。

 

“再見了,藍天”這首歌的部分歌詞内容如下:

 

“擡頭仰望藍天,看到了飛機往下投彈。

我們爲何要如此倉皇的逃躲炸彈?

炸彈的火焰已經熄滅了,但是我們的痛苦與驚恐,已永遠揮之不去。

再見了,美麗的藍天;再見了,藍天!”

 

在平克弗洛伊德的專輯中,偶爾還會出現幼兒的啼哭聲,令人想像到,戰爭的受害者,包含了很多無辜的幼兒。一旦有戰爭,其實是無人能倖免戰火的蹂躪。

 

Pink Floyd 曲風强烈,感情直接穿透人心,是我最喜愛的前衛搖滾樂糰。

 

Roger Waters 特立異行,不追隨西方主流意見起舞。在今年八月,他接受 CNN主播斯默爾科尼什(Michael Smerconish)採訪,公開表態說,如果不是美國主導要烏克蘭加入北約,戰爭不會發生。

 

他說,俄烏戰爭,美國總統拜登是挑起戰爭的 “戰犯”(War Criminal)。

 

斯默爾科尼什說,中國嚴重侵犯人權。 Waters 說,真正侵犯人權的是美國。2003年,美國侵略伊拉克,屠殺了很多中東的平民。二戰之後,美國不斷發動侵略戰爭,多次侵略他國,中國一次都沒有。

 

接著談到台海議題,兩人又起了爭執。Waters要斯默爾科尼什試著站在中國的角度去想事情。

 

Waters說:“如果中國在墨西哥或加拿大境內部署能攜帶核彈頭的飛彈,美國會怎麼做?”

 

斯默爾科尼什打斷說“我們在說話的當下,中國正忙著包圍台灣軍演。”

 

Waters回嗆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自1949年以來,國際社會就承認這一點。”

 

Waters 繼續説“如果你連這都不知道,就是書讀得不夠多,去讀點書,再來談台灣問題吧”。

 

訪談之後,Waters 這位搖滾樂手,頓時登上了 YouTube的熱搜,贏得了大量大陸網友的按讚。

 

我非常喜愛Waters的音樂作品。至於他會悍然衝撞,美國CNN主播的主流意見,為中國發聲,叫CNN 主播去“多讀點書”,也確實證明了,他有“不屈從於世”的“搖滾精神”。

 

我很高興,我的音樂偶像,在某些政治觀點上,與我一致。也許就是因爲基本觀點與理念一致,他的音樂作品内涵,才這麽容易,引起我的共鳴。

 

 

結論:

戰爭是殘酷的。民衆因爲當政者的權力、私欲、與愚蠢,成了戰爭的犧牲品,就像是被放上貨車、送往屠場的牛犢,命運悲凄。

 

我選的這幾首《反戰歌曲》,都是在歷經戰火劫難之後的反思沉澱。在寫下這些《反戰歌曲》之前,社會已經付出了巨大的血淚代價。

 

我希望,尤其是台灣的年輕人,在被美國與塔綠班政府,送上戰場之前,都能好好的聽聽這些《反戰歌曲》。

 

我們不要自陷絕境,將來只能空自緬懷“綠草如茵的家園”;再也聼不到有如 Galveston海岸邊浪花激起的聲音;最終“所有的一切,不過就像墻上的一塊磚頭”(All in all it was just a brick in the wall)。

 

我也不希望,將來要在戰火浩劫之後,再來尋找問題的答案。然後告訴自己說,問題的答案,“只有在風聲中,飄送搖曳待你去追尋”(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薛中鼎,大學讀理科,有比較嚴格的邏輯訓練,後來在政大讀企管碩士,美國讀管理科學博士。

大約有北方遊牧民族的基因,所以換了些不同的工作領域,在美國、北京與台灣都生活多年。雖然“遊牧”四方, 對於中國文學與歷史,尤其是文學與歷史的關聯性,以及歷史變遷的邏輯性,一直有濃厚的興趣。喜歡嘗試著以百年後歷史學家的角度,來分析探討當下的現象與問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