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東皋採菊集》民進黨大敗 在野陣營應該感謝李遠哲或蔡英文?

優傳媒/ 2022.11.29 04:12

民進黨的大敗,是已腐化的民進黨執政團夥所掌權,造成執政中央的在野力量之功,非國民黨之力。放眼未來,尤賴廣納地方績優縣市長與民間具有清望的企業家與賢達的知識與力量,扭轉爛局,帶動台灣政治、社會的改革,縱然起步維艱,一旦啟動並帶給台灣善良人民希望,自能步向正善循環。(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俚語俗話形容一個人毫無自知、還過度自信,常以「馬不知臉長」、「猴子不知屁股紅」加以諷刺。但對於總統蔡英文在這次選舉所扮演的角色及其助選時的言行,為尊重女性,誠不知如何形容,或只能以「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菜在哪裡」加以文飾了。

 

蔡英文在選前最後一刻到處助選時,喊出「支持蔡英文,就請支持民進黨候選人」,恐怕是選前最差助選口號了。蔡英文在2020總統大選雖贏得817萬票,幾乎各縣市都獲得過半選票。但時至今日,她竟以為支持她的選票還有那麼多,這不是太過自信,就是太過盲目。

 

民進黨元老揭竿反黑金

選前一個多月,在李遠哲接受網路政論節目專訪前,民進黨創黨元老鄭寶清、蘇煥智、許國泰就已紛紛指責民進黨的腐化與黑金,直到李遠哲現身接受採訪,直指蔡政府比過去更腐化、台灣社會比過去更沉淪、且蔡英文對減碳降溫等能源政策竟以「2024以後不是她的事」回應他。李遠哲的諾貝爾科學家公信力,加上蔡的論文事件、與蔡政府防疫過程種種不合常理常規的扭曲作為與弊端,早已讓蔡英文的支持度大減。前立委許國泰並因而預言,李遠哲的現身說法,會是壓垮民進黨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創黨元老及李遠哲紛紛「揭竿」而起、義斷衣袍下,民進黨敗象已露,唯一能夠挽回敗局的機會,只有靠各縣市長候選人的形象、能力、與在地方的經營實力,蔡英文最好的作法,是避免站到第一線上去助選,且最好只讓無事一身輕的副總統賴清德以其尚存的一點清望,代她前往助選。偏偏她卻還以為自己尚有「817」萬的功力,到處助選,還要將自己和候選人綁在一起、加上一句「支持蔡其昌(或某某某)就是支持蔡英文」,搞得許多形象不錯的民進黨縣市長候選人,輸得更難看。

 

外人很難理解,掌握黨、政大權的蔡英文,難道對於自己支持度的衰退沒有一點訊息嗎?對於各縣市長候選人的選情沒有一點統計資訊嗎?以她曾得過英國政經學院博士、受過邏輯演繹、歸納推演的訓練,她難道不知道將自己和候選人綁在一起、對候選人是更不利的嗎?但她似乎偏偏就是要這麼做。

 

喊錯口號反害了綠參選人

一位綠營支持者在網路新聞上便留言說,本來還有一些深綠本土派尚對民進黨有感情,就算對執政中央不滿,也還會想要投票支持民進黨候選人;但一聽蔡英文說:「支持某某人就是支持蔡英文」,反而不去投票了!曾是WTO談判代表的蔡英文,腦袋裡的邏輯思維能力難道比不過一個綠營支持者?或者,蔡英文真的是被權力矇蔽了雙眼和腦門?

 

從縣市長得票數比例與國民黨贏得四都、民進黨退守北港溪以南來看,民進黨可謂大敗(否則蔡英文就不必辭黨主席了),但外部只看得到的檢討只有蔡英文辭去黨主席,其餘檢討或改革措施則都未見隻字片語。民進黨內部鬥爭或許才要開始,但真正能為民進黨帶來改變、並對台灣社會有所助益的,只有按照許國泰等人所言「恢復勤政清廉愛鄉土的創黨精神」,在具體的勤政清廉指標下改革府院黨的腐化結構,否則民進黨也很難有任何改善成效。但要任何人自己改革自己(包括蔡英文)所建制的龐大利益架構,恐難如登天。

 

如今在政治舞台上已無影響力的民進黨大老林濁水,於投票日當天在臉書上寫下「慟」字,此一「慟」 字,有哀悼之意。然而,對於民進黨各縣市長候選人的4百多萬支持者而言,選舉大敗或許會心痛、乃至心慟;但對於其他600多萬支持在野陣營、及許多對執政者不滿而未能返鄉投票的選民,則應該是如館長陳之漢所留下的「送」字那樣的大感舒爽。

 

有人極痛而慟 有人喜極而送

林濁水個人是極痛而慟;但若站在台灣整體社會善良人民的立場,民進黨執政不但不得人心,並如李遠哲所言更加腐敗,則林濁水實不必太過於慟。應該恢復其本有之知識份子良知,以其過去擔任立法委員之經歷與能力,對執政黨的施政提出洞察事理的針砭讜言,促其落實改革,以利百姓民生。

 

當然,對許多在野政治人物而言,民進黨執政中央若持續爛下去,且最好蔡英文、蘇貞昌與賴清德都永遠綁在一起,讓腐化的執政過程一直爛到2024總統大選,屆時執政權必將更可能易手。但那對台灣社會眾多善良百姓而言,終非是福。

 

終歸而言,此次國民黨縣市長大勝,並非得自於藍營本身的施政滿意(除部分縣市如台中市長盧秀燕、新北市長候友宜),而是來自於眾多反民進黨黑金腐化政權的綠營元老揭竿號召,加上民眾黨的支持,進而促使眾多中間選民轉向支持,國民黨才能大贏。

 

從過去主跑經濟企業新聞,再到投入政治新聞採訪,發現許多經營者或掌權者,總是在企業或組織發生重大危機、已岌岌可危時,才來高呼改革。但明明那時組織財務、人才、市場都已顯露困境,企業或組織的體質已非常孱弱,侈言改革卻早已沒有資源與動能了。組織應該是在體質尚健壯、資源充裕的時候,就應投入資源時時進行內外環境變化的偵測、建立中長期指標、推展變革與改善工程。

 

英明不可知 卻過度自信加權力傲慢

然而,組織或企業領導人常會陷入「過度自信(overconfident)」理論的認知偏見陷阱中,以為過去的成功都是自己的天縱英明。因此,既不認為自己會犯錯,也很少會認錯。蔡英文是否英明,明白人如李遠哲實大概也一直看不出來。而她過度的偏執、偏聽與偏見,及對自己支持度下滑的資訊毫無所感和無知,加上她掌權後所產生的自以為是的「過度自信」,恐對民進黨這次縣市長的大敗,要負主要的責任。

 

民進黨兩次執政都同樣犯了黑金、腐化及權力傲慢的危機,也為台灣社會帶來有形和無形的重大損害;但民進黨雖令善良人民大失所望,國民黨卻也讓善良百姓難有寄望。否則,就不會有朱立倫、韓國瑜的兩次總統選舉大敗。國民黨朽舊的權力結構、與各自山頭自我感覺良好的爭權奪位性格,歷經被陳水扁與蔡英文兩次政黨輪替的教訓,似也從未真心進行內部的改造與變革(馬英九時期的小小變革算是如泡沫般的失敗,未激起太多波瀾)。

 

如今,台灣的中央政權被民進黨的蔡政府所把持,地方政府則多由國民黨所掌政,如果兩黨都毫無改革決心,兩邊的主事者只想奪權爭利,身旁必然圍繞眾多追逐腐肉的禿鷹,則台灣社會永無脫胎向上提升的動能。而如今改革契機與動力並不在民進黨目前的執政團夥身上,國民黨若能透過地方資源的整合與在野力量的結合,帶領啟動台灣政治與社會改革,或是另一個可期待的盼望,

 

問題是,國民黨僅靠朱立倫一個人,絕無可能帶動改革。唯有發揮集體智慧,廣納地方績優縣市長與民間具有清望的企業家與賢達(在李登輝、陳水扁、蔡英文縱容並大搞黑金政治並造成人民對立分裂後,目前台灣社會賢達好像僅存不多了)的知識與力量,或有可成的機會。縱然起步維艱、前途充滿波折,但一旦啟動並帶給台灣善良人民希望,自能步向正善循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作者簡介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