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朱國珍》再次被冠上從屬關係,卻成了「兒子的太太」

愛傳媒/ 2022.11.27 05:30

朱國珍》再次被冠上從屬關係,卻成了「兒子的太太」

朱國珍》再次被冠上從屬關係,卻成了「兒子的太太」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小壯丁今天拔牙,牙科醫師非常熟練地在十五分鐘內完美結束療程。拔完牙時間接近中午,小壯丁咬著止血棉花球,臉龐壓著冰敷袋,我們就近在百貨美食街用餐,當然,剛拔完牙的小壯丁不能吃東西,只能看著我和外婆享受美食。

    這間百貨公司美食街的氣氛不錯,除了處處布置綠色盆栽,還有散發暖色光的壁燈,深木紋貼皮餐桌感覺穩重可靠,我常來這裡獨自用餐也能怡然自得,很有家的感覺。就連用餐的陌生人也是如此溫暖。

    就在我忙進忙出為母親點餐、取餐的同時,隔壁桌一位阿姨突然叫住我:「他是不是剛拔完牙?我看他留了好多血,口罩裡面都是血。」說完往小壯丁那方向瞧了一眼。

    我回答是。阿姨接著說:「妳去超市買冰的礦泉水,讓他趕緊用冰水漱口,再吐出來,連續做好幾次,就可以止血,而且不會這麼痛。」

    阿姨說完張開口,用手指右臉頰的口腔:「我一次拔掉四顆牙,就是立刻用冰水漱口,馬上就止血,而且後來也沒有發炎!」

    我點點頭,謝謝阿姨,按照長輩建議,立刻去超市尋找冰的礦泉水。

    等我買好礦泉水,帶著我的餐點再度入座,終於可以輕鬆下來和媽媽、小壯丁話家常,我們一邊吃飯,一邊聊天,我媽媽突然說:「剛才妳走來走去,不在位子上的時候,隔壁的人問小壯丁:『她是你太太嗎?』」

    「誰?」我沒聽懂。

    我媽媽望向那位建議我買水的阿姨,說:「她剛才問安安,妳是不是安安的太太?」

    剛拔完牙的小壯丁,此時忍不住接話了:「我說:『那是我媽媽!』然後她嚇了一跳,說:『怎麼那麼年輕。』」

    我已經忍不住笑得人仰馬翻。這應該創下我們母子出遊最離奇經驗沒有之一。

    「我看起來有這麼老嗎?」小壯丁忍不住問:「我看起來像二十六歲嗎?」

    我繼續發笑,沒時間理他。

    瑪格麗特•愛特伍在反烏托邦小說《使女的故事》虛構了一群沒有真實姓名的「使女」,她們的代號是英文介係詞of再加上她們所服務對象的姓氏—「of誰」的從屬關係。我非人妻已久,沒想到再次被冠上從屬關係,卻成為了我兒子的太太。這處境對於一個小說家來說難免賦予多重演繹,例如小說中「使女」的象徵。然而對一個人類而言,既然大家都愛追求長生不老,那麼被誤認為是我兒子的太太,似乎離這個目標也更近了一點。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