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俠客會客室》台灣,別自嗨,也別自戀!

優傳媒/ 2022.11.24 21:01

政治的意識型態讓台灣的金融發展一直陷於隧道化之中,空有地理的優勢。誰會把錢放在軍火庫的地方呢?台北排名67名,掉了十幾名,非台北市府之罪。(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丙喜(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媒體老友打電話來問:「新加坡現在已經超越香港,成為亞洲第一金融、世界第三的金融中心了。為甚麼?」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授課過,被問了這個問題。

 

《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對全球119個城市進行評級,於每年3月和9月公布結果。該指數從營商環境、人力資本、基礎設施、金融業發展水平、聲譽和稅收等方面對全球主要金融城市進行評價和排名。本次香港評分較上次增加10分,整體評分為725分,而新加坡評分增加了14分,總分726分,因此以一分之差排名在香港前。

錢,沒有意識型態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眼光和做法都要國際化,而非內地化,特別是不能陷入當前地缘政治的意識型態之爭。這是新加坡此次勝出的主因。

 

新加坡是全球地缘政治的和事佬。新加坡不大,但李顯龍抓世界風向,不靠邊站才能如魚得水,得力於政府非常善用智庫,拋棄意識型態,靈活地在世界政經舞台折衝,爭取國家最佳的利益。

 

政治的意識型態讓台灣的金融發展一直陷於隧道化之中,空有地理的優勢。誰會把錢放在軍火庫的地方呢?台北排名67名,掉了十幾名,非台北市府之罪。

 

錢,很會用腳走路

鈔票是沒有顏色的,特性在於跨國的順暢流動,以及接軌未來全球即將掀起的綠色金融。富人不喜歡走上街頭,但搬錢很敏感,也很會用腳投票。

 

台灣的碳排成績也在世界排名的後段班,要談綠色金融就更癡人說夢。一天到晚不肯善用核能被認定為準綠能的過渡時機,風力和太陽能發電又跟不上,碳排放最高的火發電高佔發電量卻近八成,好奇怪的能源和環保政策。選舉來了,蔡政府還把它怪台中市府。

 

金融的核心在於營商環境的安全、安定、多元和政府治理的開放、透明。新加坡的未來的潛力看好,超越香港的幅度可能愈來愈大。

 

新加坡彎道超越不是沒有道理的。政府應管的,就管,但管得很有效率;不該管的,放手,讓民間充份發揮。新完疫情運用系统動態的科學方法,連接歐美和世衛經驗,管控病毒沒有意識型態,公衛和經濟、社安和民生並重。

 

國際型的金融中心要成功,要有寬廣的地理幅員為市場。世界未來的經濟和產業的新興市場會是東南亞、印度和中東市場。綠色金融則以歐美日為中心,新加坡都佔有地理優勢。但國際的競爭像房地產一樣不能只靠區位,坐擁蛋黃區固然重要,沒好的建築規劃、居住設計和安全管理,還是空虛的豪宅,中看不中用,人也會搬家。

 

新加坡安全、乾淨、有效率的環境,深受銀行家和對沖基金經理人歡迎,例如:當地上網速度,比中國快了一百倍、比香港快八倍;稅率不但低,而且比歐美來得穩定。

 

錢,走向穩定安全

新加坡採取的是截然不同的發展路徑。新加坡因為其獨特的地理位置以及經濟模式,必須周旋於美中印、東南亞,及其他經濟貿易伙伴之間。在加上其獨立地位和精英治理方式,使新加坡更注重發展多邊貿易,也更加注重商業效率。

 

在動盪的局勢之中,這種定位就讓新加坡比香港有更強的競爭力。雖然李光耀曾羨慕香港的地理位置,但他也說過,新加坡對香港最大的優勢就是北京管不到。

 

中共廿大後,特別明年習近平的新領導班子接手後,香港和新加坡未來在國際金融中心的差距,大家拭目以待。

 

作者簡介

黃丙喜,筆耕公共政策三十年,期許為國泰民安增動力,為社會公義添喉舌。

出身新聞媒體,而後轉任台灣大型和跨國企業,赴美獲管理學博士,先後在南洋理工大學、芬蘭厄爾托大學和台灣科技大學教授IMBA和EMBA學程,並任國發會、經濟部、衛福部等政府機構專案顧問,負責政策前瞻、國會溝通和危機管理。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