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李本京深談花旗》分歧的社會 破碎的民主》

優傳媒/ 2022.11.21 05:58

在古早時期,夫妻多看同一個電視節目,時至今日則情況大變,各自擁有中意之電視節目,看CNN者(民主黨自由派)與看FOX者(共和黨保守派)是頂頭相拼,不以為忤。這就形成黨派之爭(partisan)。是以社會分歧就自家庭開始。這一切的一切肇始於2020大選年。(圖/取自網路)

 

作者/李本京(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

 

曾幾何時,世界霸主美國不再享有冷戰結束時的萬世豪情,反而對中、俄等國國力日昇而有所警惕。擔心有朝一日這世界上再出現一個不是特別友好的「地緣戰略體」(geostrategic alliance)。當然會對國際局勢投以萬分的注意。然而真正令美國當前茫茫的則是國內的四處狼煙。

 

這是因為當今美國人不再似古早時和衷共融努力國事,美國在過去努力以為的「融合政策」(melting pot)並未全然成功。相反的族群間抓起了一波波的對抗。人與人之間缺乏互信,黨與黨更已進入赤膊戰,美國今日已進入社會分歧,民主破碎的時期,這也是對美國最大的挑戰。

 

主因在於人與人之間已無互信可言。例如在古早時期,夫妻多看同一個電視節目,時至今日則情況大變,各自擁有中意之電視節目,看CNN者(民主黨自由派)與看FOX者(共和黨保守派)是頂頭相拼,不以為忤。這就形成黨派之爭(partisan)。是以社會分歧就自家庭開始。這一切的一切肇始於2020大選年。

 

也可以說這一年就是美國社會分歧元年,因這一年是民主共和兩黨相爭之大選年,而川普就是始作俑者。這是因為川普是一個高度個人主義者,他的以自己為中心的特性切斷了與民主黨理性往還。主動地挑起了今日之兩黨互鬥,這才是當今美國超大號的問題。

 

政治使人不安、迷失、瘋狂

政黨之間在以往互留空間,以作為相互因應國事。如今雙方間只有對抗。國會同僚不再和氣地約談政事(issue),都只會相互指責、污辱。對抗、爭鬥已是國會中習見之場面。

 

2020年大選時,雙方互灑髒水,致命性地敵對,絕不留與對方一寸空間。同僚間只剩鬥爭,造成互傷(Colateral Damages),社會也因而失去章法,形成一個「分歧社會」(Disunion Society),對社會重大問題均各有意見,雙方拒不妥協,無心聽取對方之意見,這使得社會更為分離。

 

在這樣子的一個情況下,人們不可避免地極力尋求「哥們」以為助力,而 產生「加盟入伙」(self-identification)。使得自己不再孤單,而有人相挺。而這些友人均與自己生活在「同溫層」的自家人(like-minded people)。分歧社會就此成型。

 

2020年是美國社會分歧元年,這一年多個民調如PEW等顯出約有60%的選民認為美國已是一個分裂的大地(landscaping of a Polarized America)。人們深感不安(stressed and frustrating),有些人也因而得了失眠等文明病,變成易怒、嫉妒等,他們多在問「美國真會有內戰嗎?」

極端文化來到美國

根據美國CNN記者Yaffa Fredenick在2022所做之特別報導中,人們為避免遇到鄰居是敵黨的,寧可趕快搬家,正所謂「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人們也會關心下一代的友人家庭背景,當然最好不是敵黨的下一代,這種在往日不可能發生的現象,今日卻時所聞,可見這時代真跟以前不一樣。

 

這種不正常的歧視已成為「新常態」(New Normal),而這種對待他黨人的方式就是一種「黨際鬥爭」(Partisan Politics)。人們正構築小圈圈,將自己圍在圓圈中,而成為「孤立之族群」(isolating among political tribes)。他們生怕變成孤家寡人,沒有「哥們」的「落單者」(exhausted minority)。

 

媒體有時也會藉機為兩黨的「黨爭加料」(accentuated partisan),黨爭遂日以繼夜運行各地。再加上網路等電子傳播,例如CNN、FOX,甚至Facebook等均有責任,當然政府要負起社會動亂最大的責任。

 

美國主要政黨雖僅有兩個,然而黨中有派,這也是避不了的現象。例如共和黨以川普為主,然而還有Liz Cheney(父為Dick Cheney,前副總統)這一派。如今二人水火不容。民主黨也是如此,例如拜登為建制派,而華倫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則為自由左派,由此可見,美國大黨數目不變,然而這些派可數也數不完。

 

民粹四起  社會動盪

自從2020大選年後,兩黨先後均發動輿論,批罵對方。走入「致命敵對」的關係。兩黨同樣選上中國作為第一號敵人。要將此政策化成力量,必須輿論與民意支持,這正是川普與拜登的拿手戲。民粹就從這一年成為共和民主兩黨不變之核心要點,適時地運用民粹攪亂了本是平穩的政治藍圖。

 

拜登的法寶就是高唱民主、自由口號,他在多次正式演說中痛斥川普,不給川普情面,因此也種下兩黨在2022已結下解不開的樑子,雙方之黨爭加相互人身攻擊。因為2022期中選舉時, 二人全力火拼,美國的分歧與分裂顯著呈列。

 

拜登自命是在維護「自由」與「民主」,然而他卻忘了美國的「信條」(creed)不只僅有自由與民主,尚有「美國價值」這一條。如今拜登僅念念有道「自由與民主」,都未實踐美價值(value)而將「自由、民主」作為「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自由」「民主」在拜登手中僅為口頭語,與川普之「美再偉大」(mad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均為口號,事實上,這些口號各有目的,如今拜登指點「MAGA」不對,忘了自己高唱「自由」「民主」之真正目的是什麼。

今天美國遇到頂頭風,識者或稱此時之美國是「分歧的社會」(Disunion Society)是有所本的。因為各州事最不統一,與聯邦政軍時有矛盾。因此可以說今日之所以社會如此分裂,當政者應負最大責任。

 

例如芝加哥大學名教授米爾斯湯漢默(John Mearsheimer) (著有Israel Lobby and U.S. Foreign Policy等名書)。近日為文批評烏克蘭俄,他的客觀立場卻引起該校該校學生抗議,要求學校解聘,這就是民粹主義之顯現。這是因為拜登多次在正式講演中痛責俄羅斯,這種無學術研究,僅係政治口號文宣將俄國痛加抨擊,以致美國青年完全忘了美國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國家,如今為了迎合拜登而毁掉獨立學術精神,是一大缺失。

 

俄烏開戰後,美國即以烏為代理人,從事一場「代理人戰爭」(proxy war),華府下令美資企業退出俄國,這種作法就是以政治手法破壞「全球主義」(Globalization),應予譴責。由此以證美國為求戰爭勝利就會破壞世界貿易通則。而在如此一個經常以雙標治國的體制下,美國政策也就有自相矛盾。人們就會感到壓力,於是就產生了自以為是之「抗議文化」(Adversary Culture)。久而久之,人們不滿之處日有增加而發生不平之言的抗議(discontents of life in a different society),社會分歧就此呈現。

 

這一連串政府與人民間的矛盾浪潮起於川普時期,他在2019年7月4日美國國慶時,打破傳統,倡言要發展軍事,此一突來之驚人之語引來社會不安,因為提高軍事預算,就是備戰,美國人甫經伊拉克、阿富汗二勞民傷財之長期戰爭後,對戰爭了無興趣。川普則配合軍事發展誇張地製作了不少的美國標語,例如「美國再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等口號,由此也挑起了民主黨的反擊,「文化之爭」(culture war)由而開始。歐巴馬之「新進步主義」退縮,川普之「新軍武主義」登台,自此民不得安。

 

白人至上主義者

肇致族群歧視之主要成事者就是「白人至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s)。這之中以「三K黨」(Ku Klux Klan)為主。他們有歷史,有淵源,遠在百餘年前就是一個名聲狼籍之分歧主義者。其成員多為農工低層或中下層為主,基本不滿現實、生活壓力以致。這些現象就像萬花筒般生成不同之形象,也就是美國人現實生活寫真之一,值得觀察(… a Kaleidoscope of wars of looking at them)。族群歧視就是美國社會永恆存在的一股黑暗力量。

 

這是一椿有關白人種族歧視者奪走亞裔生命之實例。1975越戰結束後,一些越裔難民來到美國多個角落謀生。其中有一支來到德州南部一漁港,由於越裔漁民未遵當地規定捕魚,雙方起了衝突,最終以鎗擊越裔漁民收場。這在歷史上僅有一小段陳述。然而卻代表極為複雜之實情,重點在族群歧視者隨時隨地都有。一有事端,亞裔必是受難者。

 

三K黨(英文簡稱the Klan),於1979年虐殺越裔漁民之事為作家Kirk Johnson所記,為文成書《The Fishermen & The Dragon》(此處Dragon喻三K黨為恐怖之代稱)。此書於2022年出版,可以瞭解三K黨之性質,值得一讀。

 

人們在互鬥之時,不顧及整體社會之發展,全意批判對手,視為死敵(Lethal Adversary),憂心國事者難免不會想到這是不是又要打內戰了。自2020大選後,美國實際已顯露出是一個社會分裂的國家(Disunion Society)。

思路混亂的價值觀

雖然美國今日已是世界霸主(hegemony),號令四方,軍力飄揚,自1945二戰結束後端坐寶座,無國能及,可說是1776建國以來最盛之時,然而就國內政情以觀,則問題重重,混然不像一個領袖群倫之大國,自川普及至今日之拜登似已放棄國內之治理,全神放在反中抗中政策上。事實上這個強國已發生社會分歧,民主破碎之現象。這個現象來自川拜二人死鬥之苦果。

 

川普於2017年登基後,即對民主黨採取不合作主義,是凡前任歐巴馬之政策幾乎一概去之。並且違背傳統對歐巴馬諸般不敬。兩黨之間已無同僚之情。拜登上台,就以污辱川普為其國內第一要事,尖酸惡評川普之用詞太過刻薄,雙方關係已成水火。

 

更令人憂心的是臨近2022期中選舉之時,拜登利用在朝優勢,不但用字狠毒,更動用政府機器對川普施出壓制。是以雙方已不可能言和,剩下來的就僅剩死命的惡鬥。這一現象可從拜登攻撃川普語句中看得出來。

 

他們二人在相互對罵時之語句帶刺,都忘記傳統信念(creed)及「美國價值」(American Value),只看到美國利益(American Interest),也就是說二人今日腦中治國之道已無靈魂(soul)而只有現實(realist),雙方已無法溝通(excommunicated),自然形成了極端爭鬥之現象,黨爭已升級到「極致黨爭」(Hyper Partisan)。

 

事實上雙方均因互鬥而受傷受創(damage done is done),網路更扮演了一個攪亂的工具,在系統化規則(algorithms)的運作下,坊間出現了不少的網路專家(1450),借機灑鹽,社會更形混亂。人人都感到在「替天行道」(Manifest Destiny),其實在謀利爭權,美國分裂已是事實,只是幅度大小而已。

 

作者簡介

李本京,政大外交系,堪薩斯州大政治學碩士,紐約聖若望大學歷史學博士。淡江大學榮譽教授,中華戰略學會理事長、中美文經協會榮譽理事長。近著:《傳奇‧爭議:川普與分裂之美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