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蔡詩萍》沮喪啊,我在板橋馬失敗了!

愛傳媒/ 2022.11.18 05:15

蔡詩萍》沮喪啊,我在板橋馬失敗了!

蔡詩萍》沮喪啊,我在板橋馬失敗了!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11月13日中午左右,回到家,太座看我一眼,眼神疑惑著:這麼早?!

    是啊,我沒多說什麼。表情給了答案。

    她笑笑,「還要這麼辛苦嗎?以後半馬吧!」說完出門去了。

    我默默換洗衣物,倒頭睡了一覺。

    傍晚醒來,黃昏艷麗如啼血杜鵑,沒錯就是我的心情。

    手機上,傳來好些張照片,都是沿路看到我的跑友,合照後傳來的。

    但我沒心情多說什麼,恭喜他們完賽後,我就在落地窗前,喝著冰啤酒,發呆。

    奇怪咧,跑得半死時,最誘惑我的魔鬼,就是停下來,一杯冰啤酒,啊,多爽快啊!

    但現在,喝著冰啤酒,心中一片苦澀。能說什麼呢?

    都說了世事難料一如跑馬,但,依舊沮喪啊!

    女兒回家了,想吃一款限期銷售的炸蝦天婦羅漢堡,去山下買回來,父女倆坐著聊了一會。她去許願文昌公,期待申請好學校,我對她說以前考大學,奶奶帶我去新竹城隍廟許願。第一志願中了,以後要還願的。

    女兒問,那要是她在國外呢?我說,一樣啊,不是我們代表去還願,就是等妳回國後去還願啊!

    我問女兒,文昌公管得到國外學校嗎?女兒瞪我一眼:你要講中文名字啊,例如Brown university 就要許願布朗大學啊!

    噢,我望望女兒,噢17歲的女孩,是很那個的……

    窗外黃昏已逝,萬家燈火,女兒跟我聊天,讓我平靜不少,但我的心情還是不好。

    八點多早早入睡,全身疲憊,但心的疲憊更甚。

    竟然醒來三點多了。難得沉睡了近七小時,腦袋漸漸清晰起來,還是決定動手寫下這次跑馬失敗的心情。

    臉書上,都是一篇又一篇,跑馬完賽的喜悅與興奮,很少人會記下失敗的心路歷程,當然多數人是能跑完的,跑不完成少數,少數也就不想讓大家掃興而沉默了。

    但既然跑馬一如人生,那失敗不也是一幅幅不可少的畫面嗎?只是,跑馬畢竟是我們一般跑者的業餘生涯,成功值得一記,失敗就算了吧,反正只是業餘嘛!

    但我還是在深夜裡,細細回想了,何以這一馬,失敗惹!?

    天氣熱,北部近三十度高溫,當然是因素之一,而且蠻重要的因素。

    幾位跟我熟悉的跑者,很明顯,完賽成績都慢了許多,炎熱迫使大家都速度放慢,尤其對我這個後段生,本來就是五個半鐘頭到六個半之間的跑者,速度放慢,時間就更緊迫。

    我過去幾場無法完賽的馬拉松,多數是炎熱天氣失敗的,這沒錯,但實在不該是理由的,別人再熱,都勉強為之了,你,老傢伙,如何不能呢?

    練習不夠,這確實仍是關鍵。

    板橋馬起跑後,大概十幾公里起,就覺得腿力不彰,我幾度放慢腳步,努力調整呼吸,還試著改成大步跨走,試圖來緩和自己流失的體力,但這招,上次在台東知本馬,上上次在宜蘭杏輝馬,都有實效,調整後,能夠再度啟動跑步程式,但這回失效了,幾度跑起來,立馬感覺呼吸紊亂,小腿酸痛,連第一次折返點後,膝蓋都微微痛起來。

    我不是不想掙扎完賽的。第一次折返後,我一直再算時間,算自己的跑速。

    跑完半馬我大概用了三小時,不算太差,如果能撐,是可以在大會規定的六個半小時內拚完的,然而過了半馬後,半小時內我只完成了三公里,而且有點吃力。

    當時我便開始緊張了,因為,如果是一小時只能六公里,那剩下的時間就很勉強,何況我的體力只會下降不會上升,跑速會更慢,那就非常可能完賽不了的。

    過了24公里以後,背後追上來知名的「水牛哥」,他說今天真熱,連他的招牌「啊~啊~」都喊不了幾次了。

    我對他說我沒力了。他說跟著他,應該可以在六小時二十分前後完賽,再差,拚壓線前剛剛好。

    我咬緊牙根,跟了兩公里多,但水牛哥的背影,越來越遠,那很像你要溺水前夕,感覺自己一直往下掉,往下掉,偶爾掙扎一下,浮上來,看見前面的島嶼,但不一會又沉下去,沉下去……

    就那樣,我的計時器記下了26.49公里,四小時四分鐘,我棄賽了……

    很沮喪啊,回到會場,我悄悄拿了寄物的背包,連晶片都沒換,就往停車的遠方走去。

    我的全馬,停在27場。人生一如跑馬,我只能記住,不是每回都能贏的,尤其對我這樣的後段班。

    祝福在田中馬完賽的跑友,祝福在板橋馬完賽的朋友,不要安慰我,我的下一場在台中資訊杯公益馬,我會努力完賽的!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