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蔣經國的「小三」舊事(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22.11.17 14:37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張善政莫名其妙被喻為「農業科技界的蔣經國」,其實台灣農業敗壞到今天的田地蔣經國要負很大部份的責任,這方面我已寫過很多專論評析,而台灣今天還在歌頌蔣經國政績真的是中了國民黨胡說八道胡亂宣傳的遺毒;張善政又自爆綠營會爆料他的小三事件,這應是仿效韓國瑜競選總統時預先自己消毒的作法,不過後來真的爆出一位「王小姐」,雖各方都沒承認,但韓國瑜無緣無故無償匯給她六百萬元卻也沒說清楚,到底韓王之間是何高「超友誼」關係?留給台灣社會甚多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張善政提前自我消毒後會不會像韓國瑜一樣跑出一位「高超友誼」美女朋友出來增添張善政的選情話題,值得大家期待玩味並待下回分解;蓋小三在國民黨陣營的角色及重要性決不遜於正牌夫人,譬如有國母之稱的宋慶齡或是她妹妹「永遠的蔣夫人」宋美齡(蔣介石的四夫人)都是「小三」出身;其實紅潮新貴毛澤東的夫人江青也是小三出身,在中國男尊女卑的歷史長河中,在實行一夫一妻制之前的官場中有「小三」「小四」甚至「小五」「小六」也是司空見慣的家常便飯,所以中國「永遠的總理」周恩來是中國歷史上唯一沒有小老婆的「宰相」才會被中共當局拿來大做文章大加歌頌一番。   


民國成立後雖然老一輩還是三妻四妾,但年輕一代還是開始奉行一夫一妻制,尤其是五四運動之後新文化開始通流於全國,蔡元培創辦第一所女子中學後女孩子受教育者愈來愈多(以前都只敢去教會學校上學),「女子無才便是德」的通識慢慢在中國社會中退色,除了一些達官顯要官宦巨賈及其二代之外,這種現象就已很難被社會大眾所接受,就是一些達官顯要想要迎娶納妾迎娶側室也都不敢明目張膽,最有名的是黃杰將軍擔任省主席時因無兒子想娶一位省公路局「金馬號」服務小姐為妾來生兒子傳宗接代,惟他上呈蔣介石總統凜報此意時,自己都娶四任老婆的蔣介石不置可否只在呈文上批示「無恥」,黃埔四期畢業的黃杰將軍見蔣總統沒有否決他的意思,便納妾生子了結「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之終身憾事。  


蔣介石的親生兒子蔣經國的風流韻事也很多,惟因事關蔣太子的接班軍國大事,很多風流韻事都被威權時代的蔣家王朝美化或省略不談了,當然誰敢亂寫亂談在那白色恐怖統治的威權時代,可能就有坐不完的黑牢與唱不完的「綠島小夜曲」;這絕不是危言聳聽,蔣經國搞起女人是很灑狗血且天崩地裂地動山搖的,嚴重者是會鬧人命的,因為在暴虐無道殘民已逞的蔣家父子眼中「人命」是最不值錢的,留美青年學者陳文成博士回台探親被「東廠」警總約談後第二天清早就被早起運動的市民發現橫屍台大校園中(事發地已改為「陳文成博士紀念廣場」),台北六張犁亂葬崗埋著很多當年被警總和調查局「虐殺」冤死者(大多是隻身來台的外省人,蓋本省籍的已被家人收屍埋掉了);這就是蔣家父子視「人命」如草芥的明證;不過在民進黨先賢努力抗爭之下,台灣已邁向一個高度自由民主的社會,國民黨已氣若游絲正與死神做最後搏鬥,所以我們今天才有機會來看看蔣經國搞女人的惡劣行徑,真的惡質到無法無天的極點,和他父親比起來毫不遜色,有過之而無不及。  


蔣經國發情甚早,又是大軍閥蔣介石長子,行事風格當然就比較超越社會正常之風俗民情; 一般世人都以為蔣經國的元配是蔣方良,其實依照蘇聯的官方紀錄,16歲的蔣經國在莫斯科讀中山大學時就和當時西北大軍閥馮玉祥女兒馮弗能有婚姻關係,惟此段婚姻因1927年的「四一二大屠殺事件」而無疾而終;當年的4月12日蔣介石領導的北伐軍到達上海因收了黑道與資本家巨額資金而將大砲轟向正在街頭示威遊行的30多萬上海工廠工人並結束孫中山所倡導的「聯俄、容共、扶持工農」政策,據傳此一事件有十幾萬勞工成為槍砲下的亡魂;蔣介石此舉激怒了蘇聯與中共,更激怒了孫中山的遺孀宋慶齡女士,宋慶齡因此昭告世人「蔣介石已違反總理的基本國策,乃為總理的叛徒,人人得而誅之」,中共更撤離上海前往江西瑞金並謀劃「八一南昌起義」(八一因而成為中共的建軍節);蘇聯更採取激烈手段要求莫斯科中山大學的中國學生選邊表態,結果馮弗能選擇回歸中國而蔣經國選擇留在蘇聯並公開發表聲明譴責他自己父親蔣介石「是大軍閥、是反革命分子、是中國工人大眾的敵人」(不過很弔詭的是蔣經國後來回到中國接受蔣介石的再教育改造變成「反共青年導師」,而馮弗能與馮玉祥大元帥最後都投向中共陣營,馮玉祥將軍於1949年接受毛澤東邀請準備回國參加十一開國大典不幸死於地中海的船難,而馮弗能則於1979年病逝於北京),這是蔣經國與其元配馮弗能因政治意識形態的差異而莫名其妙地離異,這段婚姻在蔣家或在國民黨與中華民國都沒被提起過,就如同蔣經國曾經打過的無數次野砲,最後都是「射後不理」,不過這段婚姻卻完整記錄在莫斯科的官方文書檔案中;而莫斯科這份檔案也意外地說明白俄羅斯的蔣方良並非蔣經國元配而是第二位夫人耶。   


不過蔣方良跟著蔣經國回到中國時因還帶著兩人在俄國所誕育的大兒子蔣孝文因而母以子貴,不論蔣介石是否喜歡這位異國媳婦,在中國傳統根深蒂固的觀念中蔣介石也無法割捨對新生骨肉的眷愛,因此蔣介石與宋美齡也都展開雙臂歡迎這位愛孫的母親而成為中國「太子妃」新貴,並在蔣介石的安排下開始努力的學習中文與中華文化;蔣方良可說是蔣經國身邊最幸運的女人,其他的女人雖一樣「侍寢」蔣經國,但命運就大不同了,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為蔣經國生下雙胞胎的江西名媛章亞若女士。   


章亞若係江西九江市人,其父親為前清秀才,民國成立時赴北京就讀法政專門學校(現在的法政大學),畢業後出任縣令,所以章亞若亦算是名門閨秀,四歲即能朗吟唐詩名句且自幼就普學琴棋詩畫與女紅,並完成高中學歷,畢業後在家跟隨母親學做家事(其母亦是出身名門),畢業後三年經其父安排至江西高等法院擔任錄事,以當時的社會風氣算是見過世面的新時代女性,故章亞若當然不是放蕩女但卻是喜歡交際的豪放女,她十七歲即嫁與唐英江法官為妻並生育二子,而隨著她出社會擔任職業婦女,其交遊交際日廣,結交的異性朋友亦日多,當時九江市許多黨國政要都成為與她有「深交」的異性朋友、死黨戰友的藍顏知己,有一些也發展出蜜切交流的裙帶關係,這當然讓丈夫非常不悅遂時常爆發家庭革命,但章亞若堅持不願離婚,唐英江難忍綠帽之辱最後忍無可忍乃自殺以顯志;結果唐家人遂具狀法院控訴章亞若謀害親夫,章亞若因而被收押,結果被黃埔一期的郭禮伯將軍所救,章亞若便獲無罪開釋;重獲自由的章亞若頓覺郭禮伯將軍是她非常需要的仰仗,自然投懷送抱以身相許並登堂入室為郭禮伯側室、與郭將軍夫人兩女共侍一夫當起郭將軍的二夫人,還想以自己的年輕貌美多才多藝鬥倒人老珠黃的大夫人以取而代之,郭將軍因忙於軍國大事也無暇當魯仲連做公正的仲裁人,郭將軍的「後宮」惡鬥常鬥得雞犬不寧寢食難安;後來郭禮伯奉召調回重慶工作,為了「安家定國」齊家治國平天下,郭禮伯委託當時擔任贛南行政專員兼贛州縣長的蔣經國協助幫章亞若安排個工作,蔣經國看出身名門又年輕漂亮且多才多藝又會寫文章略懂英文的章亞若確實堪稱為才女,乃安排為專員室的機要秘書貼身處理自己的機要事務,與王昇一起日夜追隨在身旁,而且還到蔣經國家裡擔任家教,輔導蔣孝文蔣孝章及蔣方良中英文及江西省的地方文史,這些工作對蔣經國來說真是公私迪吉,兩人的職場戀情乃在這種公私迪吉中如膠似漆的緊密結合在一起,這兩位都是舊爐舊壺,當然知道男女關係最高境界是啥境階,尤其章亞若當然知道蔣經國的太子身份是不可逆天的,就如同廣東人說的「上了哥的床就是嫂子」,只要上了蔣經國的床她離太子妃的地位就隱然存在了,而且從客觀的角度來看,不論國籍、出身家世、教育程度她都比蔣方良更適合當太子妃甚至更適合當未來的總統夫人,最重要的是當蔣經國的女人比當郭禮伯的女人更有安全保障也更有發展機會,有了這些基本概念的思想建構,章亞若當然就「衣帶漸鬆終不悔」了,最要命的是蔣經國的色心正大發、花心正大放,他完全不顧郭禮伯將軍委託照顧小妾的重託及「朋友之妻不可欺」的江湖道義天理,只顧自己舉槍衝鋒陷陣直搗章亞若的核心;當蔣經國攻下章亞若的雙峰斷崖機密處,從此夜夜笙歌日日歡呼旦旦而伐之,就在如此男歡女愛蔣滿意章歡愉的抽送活動中,章亞若也順理成章地將自己的寓所掛上「蔣寓」的招牌並大搖大擺地以蔣夫人身份自居,並為證明他與蔣經國關係的天長地久日月同在,他一聲不響地懷上蔣經國的龍種,蔣經國悉知後亦喜出望外趕忙向父親蔣委員長凜報佳音,惟為降低章亞若高調的招搖而安排至廣西桂林待產,並在產下雙胞胎後經蔣介石按照孫輩「孝」字排行賜名「孝嚴」「孝慈」(故蔣經國在日記中說章亞若誕生的雙胞胎不是他播的種是不可信的);事情至此似乎非常圓滿,壞就壞在這段期間蔣經國曾興起休掉蔣方良「太子妃」的念頭,採取他生母毛福梅與父親離婚但還住在奉化溪口鎮故居的模式由蔣家繼續奉養享受兒孫承歡膝下的天倫之樂,惟此一念頭馬上被蔣介石及陳立夫等黨國核心人物之反對,蓋此舉將擾亂蔣介石安排接班佈局(蔣介石休掉毛福梅等妻妾而迎娶宋美齡時還尚未掌控全國黨軍政大權),但這時蔣介石已是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九五之尊,並以「訓政時期」在統治全國訓政工作,而蔣經國就是實質不虛的「東宮太子」,蔣介石告訴陳立夫這樣的家庭決不同於一般民間家庭,絕不可離婚而寧可將東宮王妃冷凍冷藏;在父親與一些黨國核心要員反對下,蔣經國亦打消休妻之意,惟此舉已為章亞若引來殺身之禍,在國民黨豢養的百多萬特務囉嘍中總有一些冒進強出頭建奇功的冒失鬼,也不知是蔣介石父子或陳立夫指使下竟跑去桂林省立醫院將產後不久的章亞若毒死了,從此章孝嚴章孝慈兩兄弟就淪為蔣家威權白色恐怖統治的犧牲者,真是「父祖不仁以孫兒為芻狗」。  


章亞若冤死桂林後聲名大噪,桂林市民都知道蔣委員長兒媳婦死在省立桂林醫院並留下一雙襁褓攣生兄弟;這對兄弟都按照蔣介石取名的分別為章孝嚴(現改為蔣孝嚴)和章孝慈,弟弟孝慈學有專精修得美國法學博士學位並在學術界終身發展,最後出任台灣的東吳大學校長多年;哥哥章孝嚴則在外交界及國民黨官僚體系中發展,曾擔任立法委員、行政院副院長、總統府祕書長還擔任國民黨中央黨部祕書長、副主席等要職;在他還在政府公務體系服務時他就委託大陸親友協尋母親歸葬墓地,由於章亞若葬身桂林一事聞名遐爾,故很快就尋出寶地下落,章孝嚴並匯款請同母異父兄弟代為遷葬並整修墓園,桂林市政府並在鳳凰山下撥出一大塊風水寶地作為「章亞若女士紀念園區」,並闢為桂林市一處景點,沿途車道步道及行進指標都建設得非常完善,章孝嚴並在母親墳前墓園入口處建設兩座古色古香的中式造型涼亭(也有說是台商朋友捐獻的),一為「孝嚴亭」、一為「孝慈亭」,長年拱護母親陵寢左右,非常莊嚴肅穆,在章孝嚴改姓蔣後、章亞若墓碑亦更換成「蔣母章太夫人之墓」,我相信這才是章孝嚴一心一意要改為姓蔣之本意,也是桂林市民一直相傳的「蔣委員長兒媳婦歸葬於桂林市」的事實;如此章亞若將不再是流露荒野的孤魂野鬼,她在冤死五十多年後終於母以子貴擁有一座莊園肅穆的美麗墓園可以安息了,這在蔣家眾多女眷中也只有蔣介石母親王太夫人才配享的「紀念園區」,其他都只是聊備一格的福座;而章亞若的這座墓園除了寶貝兒子的孝心還有桂林市政府借花獻佛撥地將園區闢建風景區供市民朋友及遊客尋幽攬勝的旅遊勝地;所以章亞若雖然在人間不及三十載就死於非命,其實在三十年代的中國多女共事一夫並非啥大逆不道之事,只恨她遇到的是薄情寡義懦弱無能無膽承擔真愛的蔣經國,如果她遇到的是大詩人徐志摩為了追林徽音而千里迢迢跑到德國與元配張幼儀鬧離婚,後又為了供揮霍無度的陸小曼而上海北京到處兼課演講,最後為了省下一些錢去搭「便機」而死於空難,這是徐志摩敢愛敢負責的男子本色,反觀蔣經國為爭取自己也沒能力負責的大位,竟將為他誕育雙胞胎的「愛人同志」平白犧牲冤死於非命;總結章亞若從當唐英江法官的元配夫人到國民黨郭禮伯將軍的二夫人再到蔣經國太子的小三,若非親生兒子章孝嚴兄弟的孺慕之情將母親墓園修建成一座紀念園區讓母親長眠於桂林鳳凰山下,章亞若的人生其實也是滿不幸滿悲哀的。   


章亞若的墓園面積還算不小,比李登輝的墓園還大,這其中是有桂林市政府甚大貢獻的,所以民進黨朋友要求蔣萬安簽啥反共抗中保台的文件,真是太不懂蔣萬安祖母章亞若在桂林市安息的觀光墓園是桂林市給了多少土地與沿途的建設經費才能讓章亞若配享這座莊嚴肅穆風景優美的觀光墓園,蔣萬安豈能不知感恩圖報呢,他若當選台北市長而不作第二位傅作義就對得起台灣的斯土斯民斯米斯水了,台北市民若不同意吾人此一觀點那就甭投票給他嘛!


章亞若應是蔣經國最有名的小三,他的小三還有很多,例如邱明山的故事也可以寫一大篇,但限於時間與篇幅就待以後有機會再分享吧;接著吾人再寫一段蔣經國在台灣追女朋友的糗事。  


顧正秋是中國很有名的京劇名伶,有「一代青衣祭酒」美譽,「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因此自中國到台灣追求者甚眾,其中包括蔣介石的犬子蔣經國在內,但顧正秋不愛太子愛才子,她情有獨鍾愛上才華洋溢的金融才子任顯群;二戰後,任顯群曾受到台灣行政長官陳儀重用擔任過交通廳長兼鐵路局長,吳國楨擔任省主席時又任命他擔任財政廳長兼台灣銀行董事長,當時台灣財政非常嚴峻,他在任內推行統一發票並發行愛國獎劵,對台灣財政改善助益宏大,被稱為「台灣統一發票之父」,這樣一位功在黨國對反攻大陸可抵百萬雄師的財金才子卻因顧正秋的眷愛而與蔣經國變成情敵,我常說蔣經國若非蔣介石兒子可能連科長都幹不上,與任顯群相比只能算是個大草包級之流,當然無法獲得顧正秋這種說唱演俱佳的藝術文化菁英之青睞;顧正秋於1987年獲國家文藝獎特別貢獻獎,1989年又獲得美華藝術協會「終身藝術成就獎」,和任顯群匹配起來真是才子佳人佳偶天成,所以顧正秋寧捨太子而去擁抱才子,蓋她也怕萬一被蔣經國搞大肚子又像章亞若一樣被蔣經國手下特務囉嘍毒死了,那豈不賠了夫人又丟了性命,在蔣家父子眼裡人命就如同螻蟻一樣不值一毛錢,所以對蔣經國只能像看到鬼一樣36計走為上策。  


可是顧正秋這一決定卻害慘了任顯群,蔣經國眼看顧正秋是搞不到了,他便調頭去搞情敵任顯群,蔣經國抓匪諜的最高戰略是「甯錯殺一萬也不輕縱一人」,因此他就簡簡單單隨隨便便給情場得意的任顯群按個「知匪不報與匪同罪」的罪名讓任顯群到黑牢中去鍛鍊幾年身體,這種追女人追不到就把情敵當政敵來處置也只有蔣經國這種孬種雜穢才幹得出來的事,結果任顯群當然是坐了冤獄;2012年7月15日馬英九總統代表政府向任顯群家人表示歉意,平反他的匪諜案罪名,頒發回復名義證書;這和高雄青果運銷合作社理事主席吳振瑞「金碗金盤蕉蟲案」一樣,最後由李登輝總統代表政府向吳振瑞先生致歉並由國家賠償吳振瑞冤獄損失及回復他的名義;蔣經國時常胡作非為利用他的特務囉嘍亂整忠良或善良百姓,最後都由納稅人幫他賠錢了事,不過也有很多事是花公帑都無法善了的,例如吳振瑞的「金盤蕉蟲案」,當蔣經國的特務囉嘍將吳振瑞關進黑牢,台日間香蕉供需的和諧關係就結束了,原來台蕉在日本市場高達90%以上的市場佔有率迅間瓦解僅剩一成(至今都是如此),蔣經國的魯莽行事為政爭而犧牲台灣農民利益,沒有「蕉神」吳振瑞的經營台日香蕉之供銷,台灣蕉農雖經半個世紀的艱難慘澹克苦經營還是毫無起色,當然國民黨在南部的選票也日愈稀少,所以這是蔣經國完全負不起的責任;又如蔣經國的特務囉嘍到美國暗殺美籍華裔記者劉宜良,結果驚動美國各界,台灣政府除了要賠償劉宜良遺孀鉅額資金還要給付美國政府鉅額罰款,當然這些錢也是由台灣納稅人支付,蔣經國每次胡作非為最後倒楣的都是台灣人民的荷包,像這種人渣到處惹事生非倒行逆施最後也無力像個男人負起責任,這種人渣當然無法獲得顧正秋的芳心,這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


蔣經國的小三很多、而他做的壞事爛事傷天害理之事更多,真是馨竹難書一言難盡,這傢伙仗著自己父親手上數百萬大軍和自己手中上百萬特務囉嘍(馮玉祥傳記中寫的)到處欺凌無辜百姓、暴虐無道、視人命為兒戲,如章亞若為其誕育一雙胞胎竟然無辜慘遭毒手亡命異鄉;國寶級的京劇名伶不愛太子愛才子,其男友就被按上「知匪不報與匪同罪」之莫須有罪名抓去蹲黑牢、製造冤獄,最後還由納稅人為其買單,這就是不學無術藉勢藉端欺壓無辜善良百姓的蔣經國缺德無德的真面目真本性;由於篇幅所限,其他蔣經國不良惡行待日後有時間再與大家分享。(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勁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