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每個人都會被情愛所傷 閱讀獨抱樓主《金劍銀衣》/沈默

台灣好報/ 2022.11.03 18:44
新聞圖片 沈默

1962年的《金劍銀衣》是獨抱樓主的封筆作(據聞近年有《失劍記》,但尚未得睹),我首先注意到的就是父與子的問題──關於邪惡之父和正義之子,金庸的《射鵰英雄傳》(1957)也曾藉由楊康與楊過做出血緣不能決定善惡、人是有可能超越自己出身的人性論述。抑或漫威電影《尚氣與十環傳奇》(Shang-Chi and the Legend of the Ten Rings,2021),其實也是在處理類似的倫理情境、道德難題。

同時,我也很容易聯想到喬治‧魯卡斯(George Lucas)主導的電影系列《星際大戰》(Star War),有個知名反派角色黑武士達斯維爾,在《星際大戰首部曲:威脅潛伏》(Star Wars: Episode I–The Phantom Menace,1999)、《星際大戰二部曲:複製人全面進攻》(Star Wars: Episode II-Attack of the Clones,2002)、《星際大戰三部曲:西斯大帝的復仇》(Star Wars: Episode III–Revenge of the Sith,2005)等前傳故事裡,他原是一個原力天賦滿滿、備受期待的絕地武俠超級新星,然而在自身慾望、忿怒與對力量渴望的誘使下轉為使用原力的黑暗面,投入西斯武士那一方。簡單來說,這是安納金‧天行者的黑化歷程。

而正傳三部曲《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英語:Star Wars: Episode IV–A New Hope,1977)、《星際大戰五部曲:帝國大反擊》(Star Wars: Episode V–The Empire Strikes Back,1980)、《星際大戰六部曲:絕地大反攻》(Star Wars: Episode VI–Return of the Jedi,1983)之中,當路克‧天行者逐漸發現自己的身世之謎,最後不得不對上滿手血腥、殺戮與邪惡的黑武士,卻仍舊秉持住信念,不讓自己墮入黑暗,同時也以受苦喚醒被埋葬在達斯維爾體內的安納金‧天行者,將西斯皇帝摔入機器深淵。

某種層面上來說,《星際大戰》系列根本是史上最暢銷的武俠電影,原力是內功,光劍是招式,尤達老師訓練路克的過程,也十足的武藝師徒制,正傳三部曲可見得受日本武士道對決風采的影響,而前傳三部曲的部分,當絕地與西斯持光劍對決時,往往是胡金銓武俠電影常見的跳躍、翻身、挪移動作。多年後,黃易寫的《封神記》(2008),與其說取經還珠樓主《蜀山劍俠傳》,融合西方科幻元素,倒不如說是把《星際大戰》直接還原成武俠小說。

而《星際大戰》的根本命題與《金劍銀衣》相仿:作為主人翁,發現父親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蛋,該如何自處呢?如何去面對、消化、解決父親所造成的舉世傷害呢?反派就真的毫無一點溫柔或良善的可能嗎?種種凡此。

但獨抱樓主《金劍銀衣》所寫的惡父委實糟糕透頂,好色得多次以各種手段姦淫女子,且有盜寶竊物上癮症,胡作非為無法無天,完全是一名黑武士等級的窮凶極惡之徒哪。這人留下無數的爛攤子,讓離異之妻、兒子和友人在他死後還得到處收拾。所幸,其子宮天挺的名字就已喻示了一切,連天都挺他了,自然是福星高照、迭有奇遇,總能化險為夷,最後迎來皆大歡喜童話一般的結局。

我以為,《金劍銀衣》寫的就是一個明珠暗投的故事,獨抱樓主不但以卓明珠為小說女主角姓名,同時有一章節名就是「明珠投暗」,且卓明珠還真的是被吸入奇異之洞,展開不下於宮天挺的神奇機遇。這裡的明珠暗投,自非寶珠落入不明價值之人手中而得不到賞識的意思,而是必須相反來看,事情不止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樣,而是有更幽微黑暗的東西,潛藏其中,必須有人拿著發亮之珠去照亮裡面的顛倒恐怖,揭露過去的傷害,此乃獨抱樓主暗寓於小說中的個人性關懷。

而每個人都會被情愛所傷──為何《金劍銀衣》最厲害的寶劍名為傷心人劍,正是此故。從洞中人與孤島隱俠、雲台仙子和佛使者、古劍華及井家姊妹等一組又一組的情愛糾葛、恩怨連綿,也能見分曉。抑或祈明為自表對雲台仙子的心跡,斷左臂示愛,不得所求,惱羞成怒,因愛成恨,也就要死生相決。如是為愛黑化之心,在《金劍銀衣》不乏所見,如井飛燕求愛不成,一怒成為古劍華父親古文瀾之妻,千方百計要讓古劍華付出代價,最後是自掘墳墓、兩敗俱傷,讓兩家人都滅絕了。從古、井兩姓看,亦不難覷出獨抱樓主的言外之意:這世間哪裡無波了,就是古井也是能生波激瀾啊!

獨抱樓主寫:「多情只是會引起更多的遺憾,說不定還會闖下大錯。」我相信,這句話正正是象徵《金劍銀衣》小說核心精神的一顆明珠,也不啻於這樣一本黑化武俠童話裡最為清醒明亮的啟示。

【作者簡介】沈默,1976年生,武俠人,與夢媧生活,育有貓帝、魔兒、神跩三頭貓兒子以及一人類女兒禪,為多屆溫世仁武俠小說大獎得主,包含第九屆溫武長、短篇武俠雙首獎。並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長篇小說創作發表專案」補助、《文訊》雜誌「二十一世紀上升星座:1970後台灣作家作品評選(2000~2020)」小說類20大,入圍2020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入選《華文小說百年選•臺灣卷》、2022 Books from Taiwan 亞洲專刊等。出版作品有《劍如時光》、《在地獄》、《天敵》、《傳奇天下與無神年代》、《七大寇紀事》、《超能水滸》、《英雄熱》、《詩集》、《幻影王》、《2069樂園無雙》與《孤獨人》、《天涯》、《魔幻江湖絕異誌》、《兵武大小說》等長篇系列。主掌【飛一般沉默】個人新聞台Blog: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hensilent

圖一:獨抱樓主 楊昌年
圖二:楊昌年絕版作品《金劍銀衣》書封上冊
圖三:金劍銀衣1962年舊書封 (照片華星娛樂提供)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更多新聞】

  • 東線無戰事 中國應作東方王道干城/楊雨亭
  • 從錢到錢 從權到權/周天瑋
  • 大稻埕歴史巡禮/江素慧
  • 社群留言

    台北旅遊新聞

    台北旅遊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