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電費調漲 午後雷陣雨 開箱

東皋採菊集》 「芒果乾」亡的是哪個國?

優傳媒/ 2022.11.01 22:43

                                                   

蔡英文、賴清德販賣的「芒果乾」,實質上只在製造對立與仇恨;如今的民進黨政權讓台灣人民血汗錢不斷、被惡質外國資本家及政客割韭菜,有如羅馬帝國轄下「虛假民主自由」的殖民地。設若中國大陸有一天實施民主法治並持續富強,台灣人為何不能選擇統一?(圖/取自網路)

 

作者/劉東皋

 

蔡英文、賴清德販賣的「芒果乾」,實質上只在製造對立與仇恨;如今的民進黨政權讓台灣人民血汗錢不斷、被惡質外國資本家及政客割韭菜,有如羅馬帝國轄下「虛假民主自由」的殖民地。設若中國大陸有一天實施民主法治並持續富強,台灣人為何不能選擇統一?

 

2019年5月,自行政院長辭職下台的賴清德準備與蔡英文進行民進黨總統提名初選期間,前往中山醫學大學演講,一名女學生向他提問時,聲稱自己有很深的「亡國感」,賴清德回答說,中國已經開始併呑的期程,且已設定台灣只有「一國兩制」這條路可以走。

 

如今賴清德當上副總統兩年多,尚未看到中國政府提出了什麼台灣併吞的期程,倒是每到選舉期,民進黨蔡政府就強打抗中保台伴隨「芒果乾」(亡國感)的訴求。

 

最近,蔡英文呼籲選民11月選舉投票支持民進黨,否則國際上會以為「台灣人民是不是改變主意了?」新聞媒體聞聲辨位,猜測民進黨又要在接近投票前主打「亡國感」了;但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認為,民進黨再打抗中保台等訴求,此次恐不利民進黨。

 

販賣「芒果乾」恐已無效

到底,民進黨再強打出抗中保台與亡國感對已現頹勢的縣市長選舉是否有利,那可由掌握大數據與「內部民調」資料的專家去判讀,本文無法、也不欲探究。筆者較想辨析的是,亡國感所亡的「國」,到底是哪個國?

 

依照賴清德與蔡英文的言行脈絡邏輯看,兩人主打的亡國感之國,應是「台灣國」,然而,「台灣國」實際上並不存在(至少世界上目前並未有一部台灣〔共和〕國憲法及一個台灣國)。

 

真實情況是,如果中共統一(不論文統或武統)台灣、並實施一國兩制,則亡國的應該是「中華民國」,問題是,蔡英文與賴清德總骨子裡並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例如,總統府稱今年雙十國慶日是Taiwan National Day,使我至今仍搞不懂,雙十節和Taiwan National Day有何關係?難道民進黨政府假想的台灣建國日也是在十月十日這一天);對他們而言,中華民國既然不存在了,中華民國再亡一次,他們有何好擔心和傷心的?

 

中華民國憲法本就承認自己是中國

而對於台灣社會的「統派」而言,中華民國既等同於「中國」;即使台灣實施所謂一國兩制的統一或統合,這些仍屬於「中華民國」的國民可能多數也並不認為是「亡國」。因為中華民國本來就是中國,除了政府名稱換成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外,「中國」並沒有亡!

 

蔡英文與賴清德訴求的「亡國感」,本意應是「台灣國」的亡國,但台灣國既不存在,其潛在目的,就是要引起台灣人擔憂「台灣」亡於中共。

 

問題是,即使台灣社會遭受中共統治,也不可能「亡掉」,一般老百姓基本是士農工商、各過各的生活;許多台商前往北京、上海、廈門、深圳、廣州生活,甚至可能還覺得許多大陸人民的生活水準與所得並不差於台灣中產階級。一旦台灣實施一國兩制,真正感到生活及工作受限制的人,主要應該就是現有既得利益的政客(或與其相勾串的政商財團和附從利益者),及自由思想與好發言論者(如筆者自己賴以生活的筆耕言論)。

 

販賣亡國感只為製造仇恨與對立

而蔡、賴等人販賣的「亡國感」,實際上只是想將中共集權政體與「邪惡政權」劃上等號;將共產主義社會與自由民主社會一刀劃分界限並形成對立,讓許多無知的人民、尤其是以愛好自由為名的年輕人,對中共產生不滿、仇視,並對「台灣將亡」感到不安、恐懼。以遂行其在台灣可以繼續統治人民的意圖;這眾多的政客,當中少有真心為人民福址打算,而只求自己利益的實現。

 

不論東、西方,也不論是施行民主或集權政體,社會階層同樣都有統治(治理)階層與被治理階層的關係。掌握權力的統治階層,有沒有真心為基層百姓謀福利才是社會是否安康繁榮的重要因素,而不是表面上的民主、甚至是虛假的自由。例如,菲律賓民主化後的腐敗、解嚴後台灣施行民主導致政客與政府的腐化,皆令社會陷入向下沉淪的境地;但實施中央集權的新加坡政府,在李光耀與李顯龍父子清廉勤政為百姓的施政下,如今國民所得已超過七萬美元。

 

英國新任首相蘇納克於10月25日就職時表示,會盡一切努力解決經濟問題,並且「視國家需要優於政治之先」(聯合新聞網);蘇納克的言說便指出,身為一名政治人物基本應有的特性,須將國家人民的需要置於政黨及個人利益之先;但反觀今天,許多美國政客所推崇的民主自由,多數是將個人利益置於人民福祉之先,台灣許多政客自也不遑多讓,只想著自己現有位子及下一次的選舉利益,毫無一點以國家人民福祉為先的理念。

 

惡質政客與資本家吸乾人民血汗錢

自蘇聯解體後,美國惡質資本家伴隨著美國無恥政客,肆無忌憚炒作金融與房地產泡沫而多次造成國際金融風暴、導致全球跟隨美國資本主義的國家也一再遭到美國資本的侵襲收割,並使得美國與這些跟隨美國的國家,社會貧富差距更形擴大、公共建設因政府不斷增高的負債而停滯、多數政客靠著民粹選舉制上台後,只是不斷的在分配利益,吸乾了人民血汗錢。

 

一名曾任央行官員的私立科大退休教授最近在LINE上憤憤不平的說,「操盤操到史上最大虧損五千億元,非常了不起。整個國安基金不過是五千億,而勞動基金不到一年就虧了五千億;外資今年至少撈走一兆二千億以上,外資利用台積電割大小韭菜,也把散戶的錢掃光,台灣非常了不起,到底誰在搞鬼?」

 

這名教授的不平之言,引起我反思台灣的現象。台灣社會就好像一頭被養肥的豬,這頭豬自以為生活在自由自在的圈窩裡,等到被宰了,才發現外面有個「主人」隨時等著宰它。

 

台灣如同被養肥待宰的殖民地

再想像一下,美國政府今天就像是古時候的羅馬帝國,而台灣則如同羅馬帝國宰制下的一個殖民地。這一帝國美其名在自己的國家實行共和(古羅馬人有公民權,但殖民地的百姓和奴隸有嗎?),也要他的殖民地都實行自治及所謂的自由市場競爭;但殖民地的百姓和屋奴、農奴與工奴們賣肝工作十八個小時拼命生產賺錢,犧牲健康與家庭生活,根本也不關他的事。

 

等到台灣殖民地的辛苦人民好不容易積蓄了一些財富,卻不斷的被這惡質帝國洗腦要金融自由化、市場自由化,還說台積電是護國神山等;等一堆百姓都投入房市及股市等投機市場後,便利用帝國的金融霸權與政治軍事強權,以惡劣的金融炒作、與挑起戰爭等手段,撈走殖民地百姓辛辛苦苦所存的上兆元的財產。而此時,這一帝國所培植的殖民地所謂民選總統,卻連一聲也不敢吭,還大方的將人民血汗錢利用各種手段「輸出」給帝國。

 

這似乎就是台灣現實的處境。如果台灣這個政府(不是這個國家)的多數政客,根本不顧人民福址權益,而是在配合美國惡質資本家與政客、結合台灣惡質資本家與政客,不斷的損害台灣人民辛苦的血汗錢;但中國政府卻難不斷的提高中國人民的福祉利益、抵抗美式資本主義假自由化卻真掠奪的惡質金融(錢)霸權,並為國家的富強持續增強國力,則中華民國(台灣)與中國政府統合成一國,又有何不可?

 

假如中國民主又強大 為何不能選擇統一?

約莫四年多前,曾經調往《台灣醒報》擔任副總編輯一小段時間,當時參加台灣民意基金會一場民調記者會,會後,我問了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一個問題:「假使中國大陸實行民主法治與選舉,且國力如同美國一樣強大,台灣人認同統一的人會不會很多?」游盈隆避重就輕的說,「民調不做假設性問題」。

 

如果,台灣社會與人民再繼續被惡質政客所操弄,不斷的將台灣人民血汗錢假「自由經濟」之名輸出給那些美國「外資」及「假外資」資本家、及其背後的惡質政客,最後還要成為美國抗中戰場,搞得台灣民貧國疲;則筆者寧願假設,在中國大陸實行民主法治並持續富強後,以投票方式選擇與中國統一。從而,台灣何亡國之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劉東皋,祖籍山東齊東縣,台灣高雄人,淡江大學統計系畢、朝陽科大企管研究所碩士、大葉大學管理研究所管理博士。曾任經濟日報、台灣日報、新新聞周刊、台灣醒報,並陸續在中部數家私立大學兼課。2014年創辦自媒體中報雜誌至今,持續關注台灣社會表面現象的背後實相,記錄當代台灣社會的思想所在。

社群留言